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把那个放在里面走路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第3442章 杀意滔天

白玉车架停在虚空,与张若尘等人不到十丈的距离。

无数双眼睛落到石斧君身上。

都想看看他一个大神敢直面四位无量,是哪来的底气?

石斧君从车上走下,向眼前的四位无量躬身行礼,刀刻斧凿般坚毅的脸上,却写满无奈,道:“被迫来此,送一口棺,请四位神尊、神王莫怪。”

石斧君本是烂臣海之主,在石族呼风唤雨,但此刻,却显得极为落寞。

他目光落到张若尘身上,心情沉重,正欲开口。

张若尘携带一身寒气,已走到黑色棺材旁边,迟疑了瞬间,伸手将棺盖打开。整个天地,随之变得森寒肃杀。

棺中,是一具岁月尸。

昔日风情绝代,笑斩天下英杰的第一杀手桃花,变得白发苍苍,枯瘦如柴,与一具蒙皮的骷髅没有区别。

失去了所有生机!

张若尘五指紧紧抓在棺材壁上,哪怕明明早有感应,却依旧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唇齿紧咬,目光痛苦中带有无穷杀意。

“吱吱……嘭……”

无法控制自己,棺材壁被捏得粉碎了一大块。

张若尘用尽所有理智,压制心中的怒火。但神念还是凝成一只无形的手,提起石斧君的脖颈,将他提得吊了起来。

仿佛要将他的脖子,与棺材壁一般捏碎。

石斧君早就料到这一结果,立即道:“此事与我无关,我也是被迫……”

“嘭!”

石斧君的脖颈,被那只无形的手捏碎,头颅和身体分离。

头颅和身体重新凝聚,石斧君继续道:“我只是一个送棺的!我若不来,亦是死路一条。界尊难道不想知道,玄一为什么这么做?”

“玄一!”

蚩刑天听到这个名字,额头上青筋都冒了起来,立即走到棺材边查看。

棺中躺着一具枯尸,的确是玄一的手段。

“你还真是量组织成员!说,玄一在哪里?”

蚩刑天一巴掌向石斧君甩过去,将他打得在虚空翻跟头,石质的脸,出现许多裂痕。

石斧君憋屈到抓狂,但克制住了,知晓这个时候惹不得他们,道:“本君和玄一没有任何关系!当年,本君被诬陷是量组织成员,惨遭石族神灵围攻,迫于无奈,只能远走边荒宇宙,躲避量组织的是是非非。但没想到,不久前,与玄一撞了个正着,沦为阶下囚。”

“若非如此,我疯了敢替玄一出面,挑衅诸位。”

张若尘坐到白玉车架的车轮上,眼神冰冷深沉,道:“我不管你是迫于无奈,还是本就在为玄一办事。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玄一在哪里?”

语气很平静,但一字一句皆蕴含不容违逆的意志。

石斧君感受到张若尘的杀意,连忙道:“之前,玄一是在白狐城将这口棺材给我,让我送来给你。此刻还在不在白狐城,就不得而知了!”

“除此之外呢?还让你带了什么话?”张若尘道。

石斧君道:“玄一说,桃花已谢,阿乐已死,他们都是因你才会有这一劫!但,叫你别太愧疚和悲伤,因为孩子还活着,你还有机会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你只需要,将地鼎和逆神碑交给我,带回去,他就会放了孩子。”

说着,石斧君取出一只木匣,递给张若尘。

张若尘打开木匣,看到匣中之物,本是已经将怒火和杀意压到内心深处,表现得绝对平静。但在这一瞬间却崩溃,所有坚韧和克制都被击破。

半截舌头……

血淋淋的舌头!

石斧君道:“玄一说,小孩子受了惊吓,一直在哭,太吵了,所以将舌头割了下来。顺便也算是一件信物,免得你不信。”

张若尘眼眶发红,如有万千柄刀在割自己的心,根本无法掩饰内心的情绪。

“玄一……”

张若尘手掌托着木匣,身上爆发出数之不尽的剑气,从未像此刻一般,欲将一个人碎尸万段。

“嘭!”

蚩刑天一拳将石斧君打趴在地上,心中怒不可揭,道:“你们怎么这么残忍?”

“是玄一,本君只是一个送信的。”石斧君心中愤慨,最近这些年自己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从地狱界的一方霸主沦落到这个地步。

千骨女帝剑指石斧君眉心,道:“若是拿到地鼎和逆神碑,你去哪里找玄一?”

石斧君道:“玄一说,不用我去找他,他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找我。”

千骨女帝道:“你可知,那个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但,我有什么办法呢?”石斧君道。

千骨女帝道:“有!与我们配合,将玄一引出来,杀了他。”

石斧君沉思,目光看向张若尘,道:“我自然愿意配合你们,但玄一还留了一句话给张若尘。”

“说!”张若尘道。

石斧君道:“他说,你应该是了解他的。若是你不拿出真正的地鼎和逆神碑,或者还想有别的什么报复行动,他会在第一时间杀死那个孩子,让你后悔终生。所以,让你做事之前,三思而后行!”

蚩刑天一巴掌将石斧君放倒,道:“别听他的,你交出了地鼎和逆神碑,玄一就会放人?根本不可能的事。”

千骨女帝道:“地鼎和逆神碑,绝不能落入玄一和量组织手中。我精通一种以假乱真的秘术,可以剥离下地鼎和逆神碑的一缕气息和天机,伪造出假器,保证不会出问题。”

张若尘目光落向苏韵和吴道,道:“二位族长,本界尊有一件私事需要处理,你们可有兴趣相助?”

既然称为“私事”,显然不是真的在向他们求助,而是在逐客。

苏韵和吴道都很识趣,客套了两句后,便带上各族神级生灵离去。他们十分忧心,意识到神尊斗法远远没有结束,幻灭星海必定随之动荡不安。

远离后,苏韵传音道:“你说,张若尘真会将地鼎和逆神碑交出去吗?”

“不可能的事,任何人都不会这么做。”吴道很笃定的说道,继而,目光中流露出异色,道:“苏族长,难道对地鼎和逆神碑也感兴趣?”

苏韵摇头,笑道:“就算感兴趣,也不敢有什么念头。这两件东西,岂是寻常人可以拥有?”

……

张若尘取出地鼎和逆神碑,交给了石斧君。

蚩刑天眼中充满惊异,声音都提到嗓子眼上,但,终是没有开口。这才是张若尘啊,没有任何人会因为一个孩子,舍弃的两件至宝,他却可以毫不犹豫的拿出。

千骨女帝动容,同时也明白了,张若尘此子的确和别的修士不一样,可谓至情至性。与他为友,必然是世间最值得炫耀的一件事。

张若尘挥了挥手,道:“去吧!”

石斧君拿着地鼎和逆神碑,看向张若尘,心中冲击很大,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人,可以将一个孩子的性命看得比什么都重。

石斧君每迈出三神灵步,就会回头一次,确认张若尘一直站在原地,没有跟上来。

他一路向幻灭星海的边缘地带赶去,心中逐渐滋生出将地鼎和逆神碑占为己有的想法。

“被玄一找上,我必死无疑,不如带着地鼎和逆神碑逃去域外,将来修为大成,再回来也不迟。”

想及此处,石斧君立即收敛身上气息,身体变成微粒大小,向夜土的方向而去。

只要出了夜土,也就离开幻灭星海,进入宇宙荒漠。

到时候,天高海阔,何处去不得?

半个月过去,一路平静,石斧君内心欣喜,觉得自己已经逃过了张若尘和玄一的感知。再有半天路途,就能离开幻灭星海。

“张若尘不敢追踪我,怕被玄一感知到。玄一亦不敢在我身上布置手段,害怕被张若尘感应到。如此一来,反倒给了我机会!”

石斧君遥望前方,宇宙虚空是漆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把那个放在里面走路

黑一片,无形中释放冰冷的寒气,给人一种极致的压抑感。

什么都看不见!

但石斧君却知,那里是宇宙中一处重要的禁地——夜土!

在这里,天地规则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夜幕盖住了一切。任何修士,包括神灵,来到这里都会停步,会对夜幕生出恐惧感。

“石斧君,进夜土见我!”

玄一的声音,从夜土中传来,在石斧君脑海中响起。

石斧君浑身一震,如遭晴天的一道霹雳,心中将玄一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太可恶了,玄一居然一直等在夜土。

难道玄一早就猜到,他一定会拿到地鼎和逆神碑,并且会穿过夜土,逃亡域外?

石斧君当然不愿意将地鼎和逆神碑乖乖交出去,正在思考,如何脱身……

“哗!”

天地之气暴动,剑鸣声刺耳。

只见,一道璀璨明亮的光束,从他头顶划过,如一柄绝世神剑斩入夜土。

石斧君双瞳神光灼灼,在上方,看见一道绝世身姿。顿时,心中更气,原来张若尘一直跟在他后面,他却毫无察觉。

张若尘穿有始祖神行衣,别说他,就是玄一也不可能感应到任何天机。

察觉到玄一的气息,张若尘丝毫都不犹豫,直接攻伐出去。

杀意宣泄,战威涵盖天地。

“哗!”

一字剑道如同斩破了宇宙一般,将星空两分,剑芒直入夜土。

夜幕被破开,玄一站在一片永恒宁静的黑色大地上,脚下野草丛生,流淌墨汁般的泉水。

看向天空落下的剑锋,他眼神深刻而镇定。脚下黑色的大地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阵法纹路,一座圆形祭台破土而出,耸立如宏伟山岳。

无数雷电,从祭台中冲出,迎向劈斩下来的剑芒。

“轰隆。”

剑气和雷电对碰,将夜幕照亮,使得永恒黑暗的夜土的轮廓,变得清晰了不少。

(本章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