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房+清渠 换爱+小说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诸葛亮带着调令离开之后,刘桐盯着地图上的位置若有所思,这个位置可不是一般的奇怪。

这已经不是什么智慧,而是更为直接且接近人身的本能了。

“拂沃德居然在这个位置,这可是一点都不合理。”武安君现身在一旁,看着地图上的位置,微微皱眉。

“按照这个位置的话,对方肯定是有其他的打算,若是才迁徙过来的话,也就罢了,但这不现实,恐怕从一年前就位于这一位置了。”刘桐的面色上明显带上了一抹不解。

“武安君,如果还您在那个位置的话,您会怎么办?”刘桐突然询问道,“我总觉得哪里有些问题。”

“不过是鄢郢之战的翻版而已,这个距离和局面,赌一把掏心战术,很有可能打出非常好的效果,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刘玄德那无解的人人战术,不过问题不大,只要第一波强杀成功,就不需要担心后续。”白起神色异常平和的解释道。

刘桐闻言陷入沉默,也就是白起说这话,换其他说的话,刘桐都不知道该形容对方自大,还是该说对方找死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从这个位置发动反扑,是有可能直接出现在长安近郊的。

哪怕没有白起那种恐怖的无双能力,无法保证打出夸张的战绩,但是只要大军能抵达到长安近郊,就足够震动天下了。

就跟当初关羽出现在白沙瓦附近,真要说并没有给贵霜造成太大的损失,可光是出现在那里,就给贵霜的心灵造成了相当的冲击。

换成目前弱势的贵霜,如果做到这一步,绝对能提振麾下士气。

“也就是说对方大概率不想执行这一计划。”刘桐神色有些诡异的开口说道,“这就有些说不清了。”

“这很正常,要么是认识到自身实力不够,要么目标并不是为了贵霜。”政治白起不太懂,但是作战白起懂得很,看一眼地图,瞟两眼敌我双方的位置,大脑自动生成一堆作战规划。

这都不是思考之后的结果了,而是多年作战生出的不能,只要看到对手,都会思考一下,如何将对方杀了。

“这样啊。”刘桐心下也有了几分推测,不过无所谓了,诸葛亮那群人自然会解决对方,跟她基本没啥关系的。

“淮阴侯近况如何?从前段时间就到处跑的是他的腿脚,现在怎么还是腿脚,还没拼完吗?这都大半年过去了,之前不是碎过一次吗?好歹也应该有点经验了。”刘桐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劫雷对他有一定的约束能力,现在正在磨劫雷,整体已经拼好了,现在已经组合成大件了,但是将大件拼到一起还需要一些时间。”白起想了想之后开口解释道。

“淮阴侯之前又做了啥事,遭了天谴了。”刘桐很是无奈的说道,倒不是不关心韩信,而是对方不当人啊。

白起无语望苍天,刘桐见此也就没再追问。

实际上恺撒在去年的时候,手脚也有些结合的不到位,之前马超抱大腿的时候,经常将恺撒的胳膊腿抱掉,就是因为挨了天谴,没恢复过来,不过恺撒毕竟是受到波及,伤的没有韩信那么狠。

当然韩信有组装的经验,双方真要说也就是半斤八两,没太大差别,只不过天谴造成的损伤,他们短时间都没有办法磨灭。

恺撒靠着维尔吉利奥调用第十骑士军团的奇迹化,一点点的调整,算是比韩信早了几个月恢复了过来,而韩信在发现这玩意很难磨灭的时候,现在在研究如何将天谴运用到自家的军阵上。

“之前陈子川来找我说是,第六代中垒营出了点问题,既然淮阴侯赶不上趟了,要不您来帮忙看看。”刘桐很是自然地岔开话题,希望从武安君这边得到帮助。

“这个不是什么问题,虽说我并不擅长练兵,但是普通的军团,我还是能搓出来的。”白起想了想说道,好歹他也算是科班出身,在这一方面可是比韩信强一些了。

虽说这种层级的强弱对于神佬而言都没有什么意义,但韩信能做到,自己肯定也能做到,所以研究一下,改一改刚好嘲讽一下韩信。

以前活着的时候,遇不到一个和自己同级的,卖弄起来也没有什么意义,很多东西只有对同级别才有展示的意义。

“那就麻烦您了。”刘桐对着白起点了点头,“淮阴侯那边问题如果长时间解决不了的话,可以拿来我让我看看。”

刘桐好歹也是名义上统率整个汉室的摄政长公主,对于某些玄学的东西,她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是可以用某些另类的手段进行破解,天谴虽说麻烦,但是国运无所不能。

毕竟是韩信,虽说天天打打闹闹,可在大事上,刘桐还是能分清轻重缓急的,总不能让淮阴侯继续这么瘫下去。

“这个倒是不用,天谴并不能拿那家伙怎么样,他现在的状态,更多是因为他想要研究天谴,将之并入到自己的军阵之中。”白起又不是眼瞎,韩信瘫在那里是在磨天谴,还是

通房+清渠 换爱+小说

在研究天谴,岂能看不出来,所以现在祛除意义不大。

刘桐闻言颇有些沉默,该说神佬不愧是神佬吗?居然研究这种凡人一听就觉得头大的东西。

“那我就不管了。”刘桐觉得自己和神佬之间有一条名为云泥之别的鸿沟,为了避免打击到自己,决定还是不要去了解大佬的行为。

你以为大佬是作死挨了天谴,然后大半年过去了还是没救的状态?实际上大佬是故意挨了天谴,正在研究天谴本质,然后将天谴变成自身的能力,好以后彻底无视这玩意儿。

“不过,淮阴侯如此努力的开拓研究,您不研究一下吗?”刘桐有些不解的说道,她以前认为白起是职业军人,淮阴侯不改流氓本质,没想到淮阴侯在搞研究,白起每天听曲儿,看戏的,这有些不对啊。

“不需要,他研究出来,我也就会了。”白起面色平和的说着让刘桐感觉到扎心的话,什么叫做对方研究出来了,他就会了。

“那好吧,我也不打扰您了。”刘桐默默的和武安君拉开位置,这已经没办法交流了。

白起很是自然地消失,然后出现在了玉玺里面,这个时候,玉玺里面的韩信处于整个人裂开的状态,而且是裂成了几大块。

“淮阴侯,天谴研究的怎么样?”白起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倒是摸索出来一部分的东西了,天谴居然是特殊的意志属性攻击。”韩信拉着脸说道,白起闻言面无表情,他早就发现了。

“你丫是不是很早就知道了,当年你从渭水冲过来的时候,也没少被劈,而你的抗性很离谱的样子。”韩信看着白起不爽的询问道。

这话也就是问问,韩信又不傻,他只是政治头脑缺失,白起作为一个意志路线的大拿,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

笑而不语就是白起的回答,他在等韩信的另一句话。

“意志攻击是不是能化为实体,和真实物质一样一直延续下去?”韩信虽说是在询问,但是语气却出人意料的笃定。

“是的,天谴既然是一种特殊的意志打击,在释放之后能存在如此长的时间,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或者更直接一些,应该是存在将对方的意志转化为己方意志的可能。”白起点了点头说道。

“虽说不明白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扰乱对方的指挥,然后用对方的士卒给对方的指挥系添堵,还是知道的。”韩信神色异常的沉稳,并没有因为白起这种话而感觉到震

通房+清渠 换爱+小说

惊。

“你想的太复杂了,意志这种东西缥缈虚幻,你换成士气来考虑就行了,有战斗意志和没战斗意志,士气的上升和下滑等等。”白起很是淡定的解释道,“这些东西都是非常明确的外在表现。”

“果然,在这一方面你比我专业。”韩信摸着自己自己脖子下的裂口,然后整个人倒下,摔成了几大块,懒得研究了,估摸着自己就算是研究出来,白起也会瞬间学会,并且超越自身,这路还是让白起自己研究算了。

“第六代中垒营崩了。”白起开口说道。

“正常,那玩意儿本身就是我投机取巧敷衍陈子川的东西,天变之后,天地精气的活化程度,让那玩意儿根本不可能维持住天赋,之前本身就处于临界状态。”韩信非常淡定的开口说道。

“有没有改良版,让我抄一下,我去重制一个,对付一下。”白起毫不客气的伸手道。

“就目前的天地精气活跃度来看,基本不可能再出现一个和之前同级别的军团了,只能减配。”韩信想了想解释道。

“那我整一个敷衍一下陈子川算了,他的思维挺奇怪的,既对于基础看重,有想要投机取巧,正常人不应该是二选一吗?”白起有些奇怪的开口说道。

喜欢神话版三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