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新婚同事紧窄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最快更新武逆焚天 !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殷无流已经全力做好防御,而且这也是他能够做到的最好防御了。

那相貌俊秀的青年,在自己的面前直接分离出一道残影,这手段算不得多高明,可左风能却恰恰是利用了这一点,让殷无流产生一眼就看穿的错觉。

根本就没有仔细分辨,殷无流直接出手向其中一个左风发起攻击,只要消失那剩下的自然就是这本体了。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两道全是残影,都是左风用来迷惑殷无流的障眼法。虽然只能够迷惑一时,甚至只是刹那间的光景,可左风利用的也就是这点时间。

而且殷无流也不可能长时间坚持,毕竟那两道残影都已经显现出来,他自己却是处于短暂消失的状态。

如果面对拥有精神力,或者是灵气探查的武者,这种小伎俩根本没有任何效果,会被对方瞬间看穿。

可眼下两人都在炼骨期,左风对于自己的“小伎俩”倒是非常有信心。殷无流这样的古荒大人物,虽然有着诸多精妙的手段,可是这种小武者才会玩到极致的手段,相信对方不屑,也不会去刻意研究。

左风要的就是对方被短暂迷惑的时间,第二道残影被破的时候,殷无流便什么都明白了。他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几乎是本能般的确定了左风就在自己的身后,准备发动偷袭。

他的反应倒是也绝对不慢,只见他双手直接抱头,将要害全部都保护起来,同时也准备好了用后背来承受攻击。

就在他完全准备好的一瞬间,躬起的后背没有任何事,护住的后脑与脖颈也没有受到攻击,反而两肋突然有着剧痛穿来。

“妈的,好卑鄙的小崽子!”

殷无流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他没有想到对方会在此时,直接选择对自己的肋下发动攻击。

虽然这并非是什么致命的弱点,可是相比起攻击后背,以及被保护起来的脖颈与后脑,这绝对算得上是极好的选择了。

殷无流强忍着剧痛,低头朝着自己肋下望去,正看到左风的双手拇指,从自己两侧的身体当中拔出,两根拇指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这是在徒手战斗中,左风可以使用的最好武器,两根拇指就好像两截短刀般,刺进了殷无流的身体当中。与此同时还有着两股霸道的灵气,随着其手指的刺入,直接灌注到身体当中。

两肋之下的攻击来不及防御,可是对方送入的两股灵气,殷无流却是立刻进行了阻挡,而且是在这两股灵气,对自己身体进行大肆破坏之前。

同时殷无流一条腿,好似蝎子的尾巴般,猛的朝后方点了出去,高度正是左风的咽喉所在。

只不过在偷袭的时候,左风便已经在防着对方的反击,所以殷无流的脚还没有攻过来,左风就已经先一步躲闪开。

这一脚殷无流已经有心理准备,他在出脚的同时,另外一个目的地就是要投石问路,看看左风朝什么方向躲避。

看到左风朝左侧闪躲,殷无流脚下用劲,便全力扑了过去。然而他刚要抬起手来,向左风施展震通拳的时候,却是肋下一阵剧痛,手臂只抬到一半,自然无法发动攻击了。

左风好像早就预感到了眼前的一幕,所以在殷无流想要抬手攻击的时候,他不仅没有闪躲和防御,反而还欺身而上,双掌展开好似两只飞舞的蝴蝶般,朝着殷无流身体各处攻击了过去

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新婚同事紧窄

看到对方那竖起的双掌,殷无流面色大变,已经看不到一点血色。他根本不想碰到对方的手掌,可是却又不得不防。

于是就看到殷无流,用一种非常狼狈的方式躲避着,直到躲避不过的时候,这才用一种赴死的表情,去防御对方的攻击。

左风的手掌拍击到身体的刹那,殷无流甚至不受控制的颤抖着,那并不像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害,倒更像是被吓的不轻。

事实上殷无流真的是被自己吓到了,他看到左风那拍向自己的手掌时,下意识的就认为那是云浪掌。

他不知道的是,云浪掌也并非随随便便就能够使用出来,尤其是刚刚在使用的过程中,左风不光消耗不小,同时因为第一次在经脉中分离各种属性的灵气

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新婚同事紧窄

,让其受到了一定的伤害。

即便勉强催动,最多也就只能够发动一两次,所以左风必须慎之又慎,不会轻易发动云浪掌的攻击。

被左风手掌拍中的时候,殷无流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全力调动灵气去防御和阻挡。他知道云浪掌的一大特点,就是暗劲非常隐秘,常常是还没有发觉,就已经钻入身体内部了。

结果殷无流做好了全力准备,却并无任何一丝暗劲闯入身体,等到的竟然只是一个寂寞。

只不过对方一掌刚刚拍击过来,随后又是一掌攻来,殷无流不敢有半分大意,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全力阻挡。

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殷无流都不敢有所大意和放松。毕竟性命就只有一次,即便对方得手一次,自己都有性命之忧,所以他才不得不慎重对待。

这样一来双方的战斗,也渐渐出现了非常大的改变。毕竟一方可以放开手脚,而另外一方却是束手束脚。

在承受了数次的攻击以后,殷无流发现左风每一次都是虚张声势。拍击在自己身体上的手掌,虽然破坏力也不小,可是相比起云浪掌来还是差了太多太多。

正在殷无流感受着,自己承受攻击的同时,身体在迅速恢复的时候。突然间就被左风一掌拍在了肩头。

这一掌看起来并无什么不同,甚至落在肩膀上的时候,都会给人一种轻飘飘的感觉。然而下一刻,殷无流的脸色就陡然变了,因为他所凝聚的保护灵气,受到了一股恐怖而隐秘灵气的碰撞。

这种碰撞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左风动用了云浪掌,而且比起之前来破坏力还要更加的惊人。

殷无流一边全力躲避,一边疯狂的调动着灵气,朝着肩膀上那处位置送过去。他可不敢有半点大意,不光是因为这云浪掌威力比之前强,更因为肩膀上受了这一掌,距离自己的心脏还是太近了一些。

面对这样恐怖的破坏力,殷无流肩膀上的琵琶骨瞬间就断裂了。然后是手臂与脖颈上,都受到了不轻的伤害。

感受到自己身体内的状况,殷无流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因为他发现了面前的青年人,使用的云浪掌竟然一次强过一次。

不光掌力上有明显提升,同时那掌力送出的时候,还要更加的隐秘。若非自己谨慎的将全部的灵气,都一股脑的送向肩头位置,此时自己的心脏能不能保住都是个未知数。

正在殷无流踌躇不决,是否应该现在就不顾一切的逃走,还是留下来再稍微周旋一阵子看看的时候,身体当中的一丝变化,让他下定了决心。

就在左风那运用了云浪掌的一击,落在殷无流肩头上的时候。在不远处的位置,两只小蚂蚁的身体开始快速的消失,而那只之前还坚持着不肯死去的小蜈蚣,终于熬到了油尽灯枯。

也是在这一刻,两只虫子开始了快速消融,一只虫子终于彻底死亡。而在这片空间当中,虫子的死亡,代表了击杀后收取“好处”。

恰好也是在殷无流,犹豫着自己是否要狼狈逃走,暂时不与眼前青年周旋下去的时候,天地间一缕缕奇异的能量注入身体,那些让他一筹莫展的伤势,便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了。

正是因为身体的恢复,殷无流也马上就下定了决心,与此同时他也开始不断的快速后退,似乎正在拼命的与左风拉开距离,可是又不像是要彻底逃走的模样。

看到对方是这种反应,左风双目微微眯起,身体内的灵气运转的速度再次有所提升,攻击速度与力量,也在这个时候攀升了一大截。

正在后撤的殷无流,面对左风的变化,便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他原来并未太过看得起,左风之前施展的按穴手段,只觉得那手段虚有其表。

可是如今看起来,反倒是自己有些“坐井观天”了,那按穴手法的效果甚是惊人。在殷无流见过的手段中,这按穴手法对武者的提升,绝对算的上是极高的品质了。

殷无流的吃惊,倒是与此时的逃走,完美的结合到了一起,这对左风起到极大的迷惑效果。

眼看着对方想要溜走,左风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马上就调动全力疯狂追赶。也就在数息之间,就已经逼近到了殷无流的近前,双掌武动间就连续的向前拍出。

然而就在左风手掌,即将要落在殷无流的身体上时,对方的身体就猛的抖动起来,同时原地快速旋转起来。

在殷无流原地旋转的同时,他更是直接伸手,用一种卸力的方式,轻轻的用手扇向左风的手腕。

随着一阵阵的酸麻感传来,殷无流整个人却已经猛的改变方向,由快速后撤变成了猛的窜向前方。

见此情景,左风几乎下意识的怒喝一声“滚”,就想要全力攻击殷无流。可是殷无流却是根本不管左风攻过来的一掌一脚,直接撞入到左风的怀中。

一阵脆响声从胸口传来,左风忍耐不住喷了一口鲜血,以他在医道上的能力,瞬间就明白自己胸口的骨骼,就算没有被当场折断,恐怕也已经出现数道裂痕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