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大了要被你们弄死了 宝贝我撞的你舒不舒服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听到这个问题,杨荣忍不住暗骂这位新上任的辅助大人就是一个傻逼。

却是眉头微皱,显得很是认真的思考了府主大人所提出的这个问题一番之后,这才显得如此小心的回答道:“在属下看来,那个胆大妄为的强者定然是从外头潜入域府之中的。”

李泽道饶有兴趣问道:“哦?杨副府主就如此肯定?”

杨荣心微微一凜,他觉得这位新来府主大人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对,于是更加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府主大人,属下是这般考虑的,想在这幽域府中,也压根就没有人可以悄无声息的杀害那三名府主吧?”

李泽道说:“你也不能?”

杨荣直接被吓了一大跳,赶紧说道:“府主大人就别拿属下开玩笑了,先不说属下不过区区准归一境修为,根本就做不出此等事情,即便有那实力,也根本就没那胆子啊。”

李泽道眸子死死的盯着杨荣看,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杨副府主,本府主可没在跟你开玩笑,就算你不是主犯,难道不是从犯?”

“朱雀大人还有那位什么使者之所以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难道不是因为你这位极其熟悉幽域府的杨副府主在暗中抹掉痕迹?”

杨荣闻言,吓得脸色瞬间惨白如同一张白纸,额头上面不断冒出冷汗,身体颤抖不止。

所以这位新来的府主大人这是因为找不到真正的凶手,所以打算将这脏水往他杨荣脑袋上泼?

这个该死的家伙怎可如此的恶毒?

当下满脸恐惧的哀求道:“府主大人,属下怎敢做出这此等事情出来啊,还请府主大人明查,还请府主大人明查啊。”

李泽道面无表情的扫了杨荣一眼,突然间嘴角一勾勒,笑了笑安慰道:“杨副府主无需如此紧张,本府主就是跟你开个玩笑。”

杨荣面色僵硬了下,差点一个没忍住就破口大骂,尼玛的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吗?

李泽道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你去让三位司首还有幽域府上下所有人员皆到这院落跟前候着,本府主要一一问话。”

“是,府主大人。”

杨荣拖着那依旧颤抖的身躯,领命而去。

……

某个幽静的房间里,流水公子正演奏手中乐器。

见李泽道走进来,流水公子脸上的舒坦瞬间变得淡漠,眸子了有着一丝不加掩饰的厌恶,显然相当不欢迎李泽道的到来。

李泽道也无所谓流水公子的态度,指

啊太大了要被你们弄死了 宝贝我撞的你舒不舒服

着他手中的吉他赞叹道:“真不愧是流水公子啊,不过是见过本公子弹奏了一遍此乐器,便可自行学会,佩服佩服。”

流水公子淡淡道:“我不是无名子,你不是本公子的救命恩人,所以不要在我面前装逼,否则我会很不爽。”

李泽道赶紧相当诚恳的说道:“流水公子误会了,本公子这是在夸你。”

流水公子就有了一种想动手打人的冲动,说道:“滚。”

李泽道没滚,一屁股在流水公子面前坐了下来,问道:“这数日来,流水公子可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流水公子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李泽道,没有回答这个在他看来相当白痴的问题,若是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本公子能不告诉你。

反问道:“这数日来,你将幽域府上下数百人一一问了个遍,还时不时的往他们脑袋上泼脏水,又泼出什么了?”

李泽道微微苦笑摇了摇头:“幽域府这些人怕都是无辜的。”

觉得自己这话太过绝对了,李泽道补充说道:“当然不排除他们的演技相当炸裂,内心相当强大,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完美的逃过本公子这双眼睛。”

流水公子嘲讽道:“你这双眼睛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李泽道叹息:“流水公子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嫉妒本公子呢?你明明知道本公子这双眼睛仿若那天上的星辰又大又亮,拥有洞察万物之能……”

流水公子实在听不下去了,冷冰冰的吐出了一个字:“滚!”

李泽道没在继续不要脸的往自己脸上贴金,而是无比头痛,说道:“事实上,这数日来本公子一直在想,对方动手袭杀府主的动机究竟是什么,杀了府主对他有什么好处?”

说着,李泽道眼神灼灼的看着流水公子,问道:“不知道流水公子有何想法?”

流水公子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说道:“想借此反抗天域,反抗那高高在上的天?若是如此,血洗整个幽域府,所带来的效果不是更好吗?”

李泽道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虽说连续杀了三任府主,已然足够惊人,但是依旧远没有直接血洗幽域府,然后让整个天界都知道这件事情来得震撼。

流水公子又说:“亦或者是,对方跟第一位被杀的令府主有着血海深仇?虽说已经杀了令府主,但是依旧愤意难平,只要谁当上这幽域府府主,他便要杀谁。”

李泽道再次点头,表示认同:“这也是有可能的。”

“还有呢?”

流水公子冷冷道:“还有就是你可以滚了。”

尼玛的你以为本公子闲着没事干竟想这些无聊的问题?

被流水公子相当嫌弃的轰出去之后,李泽道找来了杨荣。

“不知府主大人有何吩咐?”杨荣满脸恭敬揖手行礼,心里着实忐忑不已。

事实上,这数日来幽域府上下皆在惴惴不安之中度过,生怕这位一看就知道相当无耻的新任府主胡乱在他们身上安插罪名,甚至将他们跟三位府主的死联系在一起。

“哦,闲来无事,本府主打算离开域府四处走走,你对周围一切自是相当熟悉,负责带路吧。”李泽道说。

杨荣暗松了口气,随后却是觉得此时出去好像跟找死没啥区别。

于是小心翼翼的劝道:“府主大人,现在是非常之际,谁也不知那个胆大妄为的家伙会不会再次动手,所以咱们是否待在域府之中比较好些?”

若是这个该死的新任府主自行要外出,杨荣自然不会多说啥。

但是他却是想让他陪同,杨荣就不得不为自己的安全考虑了。

万一那个胆大妄为之人在袭杀这位该死新任府主的时候连他一起杀了,那不是太冤了?

李泽道淡淡问:“敢问杨副府主,那三位府主

啊太大了要被你们弄死了 宝贝我撞的你舒不舒服

是在哪里被杀的?”

杨荣哑嘴角扯了扯,只能满脸恭敬卑微笑容,问道:“府主,您这是想去哪里?需要属下做些什么准备?”

“什么都不用准备,现在就走,至于去哪里,先随便走走再说。”

“是是。”

走出幽域府之后,杨荣见府主身后竟然无人跟着,忍不住又问:“府主,您那四位随从……”

“有你跟着就行了。”李泽道淡淡道,“怎么,以杨副府主的实力,难道还保护不了本府主?”

杨荣顿时有了一种被往死里侮辱了的感觉,特么的老子不过区区准归一境,在你这个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强者面前不过是一只蝼蚁,你竟然可怜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种话,你怎么可以怎么无耻呢?

却是只能赶紧说道:“属下即便是死,也觉不允许有人对府主大人您不利的。”

李泽道冷笑:“就凭你?”

“……”

杨荣忍不住就想佩服自己,这是在太特么能忍了,都已经被如此羞辱了竟然还不动手杀人,这也就算了,脸上竟然还能挤出如此自然的卑微笑容出来。

太牛逼了!

下了那数百级台阶,来到那深渊跟前。

在那深渊之上,存在有数条铁链,这数条铁自是那桥梁。

李泽道自然不需要通过这些铁链来到另一边,然后从那藏匿在云雾之中的不知几万级的石阶下山。

但是,他却是身形一闪,人已然置身在其中一条铁链之上了。

杨荣赶紧跟上,紧随其后,眸子还如此警惕的扫视这周围动静,一副随时要帮李泽道挡住任何袭杀的架势。

李泽道低头扫了一眼下方深渊,跟之前在药域府所见的那样,这深渊深不见底,不知多深。

李泽道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有阵阵可怕的寒意从深渊里头散发开来,与此同时,李泽道还感受到一道极其暴戾的气息。

很显然,下方存在一个极其强大的魂阵,而魂阵之中,则关押着一只凶兽。

李泽道目光从下方那深渊移开,看向杨荣问道:“各域域府是不是都存在这样一处深渊?深渊之中是否都关押着一只凶兽?”

杨荣不知道府主为何突然间问起此等如此白痴的问题,毕竟身为域府府主,竟然不确定此等事情,该说是失职还是说无知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呢?

杨荣脸上自然不敢流露出丝毫鄙夷之色,赶紧极其认真的回答道:“正是如此,除了天域,其余一百零七域的域府构造皆大同小异,皆存在如此一处深渊,这深渊之中也的确都关押着相同的凶兽。”

“竟是相同的凶兽?那是何种凶兽?有何说法?”李泽道还真有些好奇了。

他以为这深渊是一处专门关押各种凶兽的天牢,但是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杨荣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你可是幽域府府主啊,怎么就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呢?

杨荣觉得自己实在太可怜了,明明相当的鄙视,却是不得不满脸恭敬卑微。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