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正传 东西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

出了天府郡,再往南,便是大片大片,连绵起伏的丘陵地带。

这里没有难以逾越的高峰险岭,有的,只是一座又一座高不过百丈的丘陵。

丘陵起伏不定,有时候连绵成片,有时候相隔数百里才会出现另一座,偶尔还有河谷湿地,地理环境极为丰富。

高大的乔木占领了阳光充裕的位置,翠绿的竹林占领了乔木间的缝隙,山林间各色灌木,藤蔓丛生,植被种类极为丰富。

因为气候湿热,温度适宜,再加上自然资源比较丰富。也因此,这片地方的鸟类品种极多,还有着大量灵禽栖息。

不过,湿热的环境不仅适合鸟类生活,同时也滋生了大量的蛇虫鼠蚁,毒虫毒蛙,还有各种各样,色彩艳丽的蘑菇,随便一种都能轻易要人性命。其中有一些,甚至连玄武修士都招架不住。

同时,因为地理位置特殊,山风也在此汇聚。每年夏天,山间还会弥漫起大量能轻易置人于死地的瘴气。

无论怎么看,在这些问题解决之前,这里都不是一个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

但,有一个庞大的族群,却世代聚居于此。

那便是南疆蛮蛊族。

南疆蛮蛊族的聚居地,在丛林深处,距离天府郡的边界线很远很远的地方。

其实最早的时候,整片山岭都是南疆蛮蛊族的,包括天府郡那边的河谷盆地,也是他们的地盘。

但随着大乾占据了天府,以及之后的逐年战乱,南荒蛮蛊族的聚居地便越迁越远,逐步深入到了人烟罕至的密林深处。

多年下来,倒也渐渐重新站稳了脚跟。

南疆蛮蛊族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大乾立国之前,便已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无数年下来,蛮蛊族早已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地域文化。

遵循着自古以来

阿宾正传 东西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

的传统,蛮蛊族是以寨子为单位,散落聚居在丛林和丘陵之中的。

这些寨子小的不过近千人,大的,人口却能达到数万人之巨。以圣女所在的蛊神寨为核心,大大小小的寨子朝周围呈点状辐射开来,构成了整个蛮蛊族的聚居地。

严峻的生活环境,也导致了蛮蛊族的人口始终不多。

他们的地盘加起来比陇左郡还要大不少,但是整个蛮蛊族的总人口,大概也就不到一千万人,甚至都不到陇左郡如今的八分之一。

不过,这已经是几十年前的情况了。

近些年来,蛮蛊族的情况发生了不少变化,可以说是天翻地覆也不为过,人口也是暴增了一大截。

蛮蛊族聚居地一个普通的地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普通寨子,名为“金菇寨”。

这座寨子坐落在一片连绵的丘陵旁边,占地面积不小。

寨子内散落着很多蛮蛊族特色的吊脚竹楼,楼上住人,楼下有土灶,可以用来生火做饭,旁边的空地还可以用来饲养牲畜,毒虫。

晨光中,金黄色的竹制吊脚楼仿佛被镀上了一层光晕,有几缕炊烟升起,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寨子房,那连绵起伏的丘陵上一陇又一陇的梯田,从山脚一直蔓延到山顶,纵横绵延十数里,远远看去,极为壮观。

梯田里种着高大的桑树,低矮的茶树,以及其他一些具有经济价值的植物,药草。其中靠近灵脉的地方,更是被开出了数亩灵田,专门用来种植灵桑树,灵茶树,以及一些特殊品种的灵药。

一切都布局得井井有条。

天边,晨光初绽。

梯田上的桑树林中,却已经有几个女孩子在忙忙碌碌地采桑叶。

因为蚕吃的桑叶上不能沾露珠,蚕吃了会拉肚子,而且桑叶不耐久放,摘下来之后很快就会干瘪,所以,蚕当天吃的桑叶必须要在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就摘下来放好。

一旦太阳出来了,桑叶上沾了露珠,就不能再给蚕吃了。

眼看着太阳即将升起,几个女孩子的动作明显加快了几分。当天边朝阳升起,洒落满地晨光的时候,一群女孩子已经全部采完了桑叶,背着装满桑叶的背篓嘻嘻哈哈地聚到了一起。

这群女孩子年龄明显都不大,最大的那个看着才二十来岁,最小的那个,估摸着才十三四岁。

也不知道是水土的关系,还是基因的问题,这些女孩子的肌肤都格外白皙细腻。当她们聚在一起的时候,简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旁边路上,扛着锄头刚准备下地的糙黑汉子们看得眼睛都直了。

而这些女孩子之中,有一个长得格外漂亮水灵。

她穿着蛮蛊族特色的浅绿色短袖和七分裤,白生生的胳膊和脚踝露在外面,腰间还围着一块用彩色布料缝制的扎子裙,上面用金色的丝线绣着漂亮的凤凰图腾,看起来非常漂亮。

她叫阿桑,今年十九岁。

十九岁,也就是刚到可以结婚的年龄罢了。虽然阿桑长得高挑,身材也已经初具规模,脸上看起来却还是一团孩子气。

她轻松地背着一背篓的桑叶,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正开心地跟小姐妹们聊着天:“昨天晚上去蚕室检查的时候,阿爸说我家的蚕宝宝已经褪完第四次皮了,即将要结茧了。我阿爸准备今天就开始扎蚕山。等过几天,蚕宝宝不再吃东西的时候,把蚕山放进去,蚕宝宝就会开始结茧了。”

“哎呀~这么快?”旁边的小姑娘一脸羡慕,“我家的还没蜕完皮呢~看来今年最先结茧的,又是你们家的蚕了。”

“哎呀~也不一定。寨东头的阿芊家也很厉害的。听说她们家也在钻研养蚕技术,说不定今年就被他们超过去了。”阿桑笑了笑,表现得很谦虚。

“你就别谦虚了~你阿爸是真的厉害,养出的蚕长得又快又好。结出来的茧也是最大的,养一样多的蚕,能卖的钱都比别人家多。”听到她们聊天,后面一个二十多岁,看着比较沉稳的姐姐笑着开口说了一句。

“其实也没有那么厉害啦~”阿桑腼腆地笑了笑,解释道,“我阿爸毕竟是上一代大蛊师的重孙子。他也就是血脉比其他人稍微强了一点,比起那些能当上蛊师的天才还是要差很多的。我那些叔爷爷们,那才是真的厉害。”

几个小姐妹听她这么说,也忍不住憧憬起了蛊师的风采。

在蛊寨之中,蛊师有着崇高的地位。一般来说,寨子的寨主都是从最厉害的蛊师中选出来的,被称为“大蛊师”。

因为只有蛊师和大蛊师,才能保护寨子在危险的蛮荒之地中活下去。

为了确保蛊师的血脉能代代传承下去,一些厉害的蛊师,甚至会娶好几个老婆。生得多了,后代之中偶尔也能诞生出血脉资质十分优异的子嗣,将来长大了,也能更好得守护寨子。

几个小姐妹叽叽喳喳地说着,不知怎么的,就说起了以前的事情。

“我听说咱们寨子以前还不到两千人呢,就是最小的那种寨子。现在能有这么多人,还是【准圣女静】来了之后,咱们的生活条件变好了,才慢慢多起来的。”

“以前咱们祖辈们辛辛苦苦开发出开的梯田,灌溉和生产难度非常大,每年能出产的粮食太有限了。若是天气不好,弄不好就会颗粒无收。养活一个寨子上千人都够呛,生多了,哪里养得起?也就是现在,梯田全部改种成了桑树和灵桑树,咱们收入来源多了,日子才舒服了。”

“而且那时候,小孩子受不住瘴气,很多根本活不到成年,哪里有我们现在这样的好日子?”

那个看着比较沉稳的姐姐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叹了口气,感慨祖辈们的不容易。

“我也听阿嬷说过。”阿桑也说道,“阿嬷说她小时候,咱们的日子可苦了。那时候还有什么虫葬。说是老人年纪大了,干不动活之后,就会把所有值钱的东西留在家里,只穿着一身衣裳去山里,死后就喂了山里的虫子。阿嬷当年就亲眼见过阿嬷的阿嬷去山里。”

阿桑说着说着,自己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晃晃脑袋,把脑子里的画面晃了出去,随即忍不住感慨:“还好现在日子好过了。要不然,阿嬷这个年纪,说不定也要去山里了。我可舍不得。”

“那是。”其他小姐妹纷纷点头,“还是现在好。要不是准圣女静厉害,哪有我们现在的好日子?”

一群人在一起聊天,话题就是容易偏。几人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又说回了蚕茧上。

“等入了秋,长宁联合织造司的人就要来咱们这里收茧子了,听说这一次茧子又要涨价~到时候拿了钱,你们准备买点什么?”

“说起来,到了冬天,外出打工的蛊师们也该回家了。到时候,他们除了带回来大批量的粮食,还会带回来很多大乾的好东西。到时候,我们可以从他们手里买。上次荻花姐带回来的那些首饰和胭脂水粉都可畅销了~”一个小姊妹说着说着,又不确定地问其他人,“‘畅销’,是这么用的吧?”

这些从大乾那边传过来的“词汇”,她们有些还不太会用。所谓出去打工,那就是寨子里的年轻蛊师,被王氏组织雇佣去了大乾,专门从事农田灭虫工作。

一个年轻蛊师可豢养很多草蛉虫王等益虫,熟练之后,可保数万亩良田不生虫灾。每年的收入,可是一笔天文数字。

他们赚了“巨款”,自然会购买许多先进的好东西回来。

“荻花姐带回来的东西是好,就是每次都得抢。尤其是养颜膏,出手稍微慢一点就没了。”一个小姐妹抱怨道,“听说【准圣女静】用的就是那种养颜膏,只有大乾王氏有。上次我阿爸好不容易抢到一盒,我还以为是给我的,谁知道他转手就给了我阿妈。”

“我阿妈收到东西的时候可开心了,当天的晚饭都比平时丰盛了很多。就是苦了我,大晚上的被赶出了竹楼,只能去姐姐那边借宿,被我姐姐嫌弃了半宿。嘿嘿~~”

听到这话,小姐妹们秒懂,顿时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也就那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还有点茫然,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

这时候,一个小姐妹忽然撞了撞阿桑,笑嘻嘻地道:“嘿嘿~阿桑,到时候你家山郎也要回来了。我听说隔壁寨子里有蛊师攒钱在大乾那边买了个小庄园,把老婆孩子都接过去享福了。你家山郎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接你一起去大乾?”

“哎呀~我还没嫁过去呢~你怎么就说这些。”阿桑顿时不好意思了,羞红着脸把头转了过去。

“那不是迟早的事么?凭你家山郎的本事,攒点钱在大乾买个庄子还是有可能的嘛~~”

“听说大乾那边可好了,什么都比咱们这边好,要是能去那边享福就好了。”

阿桑被她说得,也有些憧憬起了大乾的繁华。

山郎之前给她写信的时候,也提过大乾的一些事,她当时就觉得不可思议,只觉得大乾的人好厉害。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也想去看看。

说说笑笑间,一群小姑娘们便已经背着背篓来到了桑树林的另外一边。

这边停靠着数辆铁制的轨道车,她们只需要将身上的背篓放进车里,车就会顺着轨道一路滑到山下。

到时候,她们再去山下拿就行了,比自己背下去方便多了。

听寨子里的大蛊师说,这轨道车能动,是什么“因为重力的作用”。

阿桑其实也没搞明白具体是什么意思,估计大蛊师自己也不一定明白,他就是听大乾人说的。但没关系,好用就行了。

说说笑笑间,一群小姑娘们便结伴回了寨子。

这时候,晨光初绽,寨子里一天的忙碌才刚刚开始。但跟从前不同的是,如今,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憧憬和希望。

因为,他们知道,日子正变得越来越好。

“金菇寨”发生的点点滴滴,在南疆并不罕见,越来越多的寨子们加入到了王氏开拓公司“共同富裕”计划之中了。

原本用来生产微薄粮食和灵种的梯田,已经在高额的利润的驱使下,飞速转变成了灵桑、普通桑、灵茶、普通茶的生产基地。

至于粮食来源,那就简单了。

只要将种桑养蚕的经济利益中,拿出大约一成的收入,就可以通过王氏开拓公司,买到足够家人生活的粮食和灵米了。

而且王氏的米和灵米,煮熟了之后软糯弹牙,香喷喷的。比起原本梯田上种的土粟米,土灵粟米好吃很多很多。

现在这年头,只有傻子才会在田里种土米呢。

年纪大的嬷嬷和老爷爷,也不用因为没有劳动能力而去“虫葬”了,他们可以养养蚕,炒炒茶,有得是余热可以发挥。

数十年过去了,家家户户的日子,越过越有奔头了。

然而一场巨大的危机,正毫无征兆地笼罩向南疆。

……

军旗猎猎!

大乾军队,跨过天府郡,直入南疆之地。

其中大乾国著名,苍熊团、朱雀团、白虎团这三个战团组成前军。

这三团,乃是大乾著名的精锐主力战团之三,每个战团团长都是紫府境修士,下辖十三个营,须得天人境修士才有资格担任正副营长,每营下辖十三个队,正副队长均为灵台境修士。

因此,一个精锐战团满编人数约为五千两百余人。

浩浩荡荡的一万五六千人马组成的前军,一路遇水搭桥,遇山开山,遇瘴铲林。所过之处,无不夷为平地。

包括南疆蛮蛊族,靠近大乾的一些寨子。寨民们根本无力也无胆抵挡,纷纷逃散,躲到了更远的深深老林里。

大乾军队的左右两翼,由擅长防守的夔牛、犀渠两个精锐战团防护,防止敌人从侧面袭击中军。

而中军,则是由大名鼎鼎的王牌战团——苍龙一团至五团担任主力,以及五个普通团为辅战,总计有小六万人组成庞大的中军队伍。

另有玄武战团作为后卫,以及两个后勤团维持住辎重补给线。

总计约有十多万人,组成了这一次浩浩荡荡的【南疆征讨军团】。

军团长由帝子安担任。

但是陛下怕帝子安年少不知军事,特命已半退役的【萧离墨】从旁节制。

萧离墨此人已经一千几百岁了,出身军武世家的他戎马一生,为大乾立下了军功赫赫。征讨西晋,南秦,都有他立下的功勋。

甚至后来担任域外战场大乾军团长时,更是打出了威风和名气,让大乾军威扬名国际,连暴戾的妖魔都对他生出了畏惧。

因此,萧离墨素有大乾传奇军神之称。

只是一百多年前,当时还是域外军团军团长的萧离墨任职期间,被誉为大乾未来希望之星的昊郡王,竟然孤军深入追击一支妖魔队伍,最终被妖魔包围后壮烈牺牲。

此事经过宗亲府调查,虽然主因是昊郡王太过自信和孟浪的缘故,与萧离墨无关。但即便如此,也牵连了不少人的前途。

而萧离墨也是引咎辞职,回了归龙城呈半退休状态。

只是陛下对萧离墨极为信任,又不忍心他的本事和一世英名被埋没,便依旧让他挂了大元帅虚职,专职军队的各种建设训练任务。

如此状况下,有萧离墨节制,帝子安在军团的指挥上并不能完全随心所欲,一旦某项军事行动让萧离墨觉得太过危险,萧离墨有权节制并提出更好的建议。

但这一次的行动,全军上下都是信心满满。

以此强横的军事力量,足以横推南疆蛮蛊族。难就难在,如何在南疆站稳脚跟,消化战果。但是帝子安准备工作做了四十年,显然是已经有了完善的计划。

因此,【南疆征讨军团】一路横推过去,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达到了南疆圣地“蛊神寨”的数百里开外,并且暂时安营扎寨地停了下来。

大军的中军之中。

连绵不绝的营帐,笼罩住了大地。

一个看起来并不奢华,更是不显眼的营帐之内。

穿了一身豪华玄武战甲的帝子安,显得格外英武不凡。而数十年的监国经历,也让他滋生了些帝王仪态。随随便便往那里一坐,便有些不怒而威的气质。

以王守哲为首的一众心腹,依次而坐,开着属于帝子安内部人员的小会。

“守哲先前的布局十分成功。”帝子安脸色欣慰地说道,“如今蛮蛊族人日子过得好了,反而比原先的战斗意志要弱了。如我们之前所料,咱们大军所过之处,根本没有像样的抵抗。”

“守哲啊,这数十年,辛苦你了。”

王守哲淡然摇头道:“此事的功劳,应该是珞静、珞秋,以及王氏其他人的。我不过是远距离指挥一二,谈不上什么辛苦。”

当初谋划南疆征讨之时,王守哲在得知五妹王珞静,似乎与蛮蛊族的《圣蛊真法》有牵连。而她曾经“捡来”的师尊周长峰,竟然还和蛮蛊族的圣女有关。

在得到了王珞静的同意后,才制导出真正的“南疆蛮蛊族征讨计划”,这是一个针对蛮蛊族至上而下的全面计划。

数十年的辛苦经营下来,如今整个南疆蛮蛊族已经彻底改变了生活方式。

“这个计划中,守哲家主最厉害的一步棋,是以高附加值的产业,取代了蛮蛊族世代经营的梯田农耕产业。”坐在下手处的天滟仙子,眼眸中异彩不断,敬佩不已道,“那些灵桑灵蚕,以及普通的蚕桑等等产业,固然让蛮蛊族人过上了衣食不愁的优渥生活,却也彻底摧毁了他们原本落后和微薄的农作物耕作。”

“用种桑种茶得来的高额收入中的一小部分,便能购买到便宜又好吃的王氏粮食,谁也抵挡不住此等诱惑。只可惜,一旦战争来临,只要王氏将粮食销售渠道一掐,整个蛮蛊族便会陷入缺粮的恐慌境地。如此一来,自然是不战而溃。”

“倒也不是没有聪明人忽而警醒,只是在大势所趋之下,那些反对的声音和行动,都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

“守哲家主,没想到你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心思是愈发地阴险了。”说到最后,天滟仙子眼神儿幽幽地瞅着王守哲,“整个蛮蛊族,这一次被你坑惨了。”

“仙子何出此言?”王守哲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我们王氏向来主张的是共同富裕,一起发展。而且的确也带领着南疆人民,过上了幸福安康的日子。”

“换个角度去想,若非我这个‘兵不血刃’的计划,以大帝的个性必然是要在退位之前,不惜一切代价武力征服南疆,届时无论是南疆还是大乾,都会死很多很多的人。”

“我这实属是拯救了蛮蛊族。”

一连串的反驳,弄得天滟仙子连翻白眼:“反正守哲家主舌灿莲花,怎么说都行。”

最近些年,天滟仙子似乎对王守哲的意见不小。尤其是在传言王守哲的重孙儿王安业,极有可能同娶两个小郡主后,她更是充满了幽幽之色。

仿佛是在表达,守哲家主你的重孙儿都能娶两个老婆,你这还是纳个妾都不敢么?

“天滟。”帝子安替王守哲转移话题,“你也知道,这一次征讨南疆,不过是搂草打兔子顺便而已。我们最重要的目的,你可别忘记了,也容不得有半点差错。”

“是,帝子殿下。”天滟仙子一下子严肃了起来,眼神之中掠过一抹炽热之色,“为了这一天,我已经等待很久很久了,哪怕是豁出性命,我也不会出错。天滟多谢陛下为我主持公道!”

“你我目的相同而已,咱们要感谢的是守哲替咱们谋划此事。”帝子安脸色严峻无比,又是看向王守哲道,“守哲……比起我能执掌大帝,此事对我来说更为重要,一切都拜托你了。”

“守哲尽力而为。”王守哲拱手行了一礼。

……

就在帝子安一众,私下开着小会之时。

大元帅萧离墨的营帐内,似乎也在密谋着什么紧要之时。

一个身穿大元帅亲卫铠甲的男子,竟堂而皇之地在萧离墨身前来回踱步,阴鸷的眼神仿佛有些焦躁不安:“怎会如此,怎会如此?王氏竟然如此瞒天过海,早早地就将南疆攻略了下来,并掐准了南疆的粮食命脉。”

“如此一来,南疆蛮蛊族又有何勇气和底牌,与大乾军队游击交战?”

“若不发生激烈交战,我们又有什么机会?可以……”

戎马一生的大乾军神萧离墨,此时已经明显不负青壮年之时的英武了,倒是显得有些苍老和落寞。此时,他微微一皱眉头:“德馨,能兵不血刃拿下南疆,是我辈军人的夙愿。”

“无论是帝子安还是王守哲,都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能耐。既然没有了机会,为了大乾,我们不如收手吧,给大乾留一个未来。”

那个打扮成亲卫的男子,赫然是德馨亲王假扮而成。

“收手?凭什么收手,若非我德馨生错年代,这帝子之位便是我德馨的。如今,我为了推承嗣上帝位,耗费了无数心血与准备。”德馨亲王的声音中,满是疯狂和不甘之意,“这帝子之位,是我们德馨一脉的。是德顺那老东西和吴明远,硬抢了过去。”

“是他们,害得我德馨一脉如此狼狈,连承嗣都在炮灰营中生不如死。你叫我收手,呵呵呵~萧离墨,你别忘记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哈哈哈~”

一连串低沉而透着疯狂的笑声响起。

萧离墨皱着眉头,仿佛极为厌恶,却也是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息了一声。

与此同时。

另外一名身材略小的“亲卫”,声音俏生生地说道:“亲王殿下请息怒,我们还是有最后一个机会的。”那声音,竟然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洛玉清,你还有脸说事?”德馨亲王的声音透着怨怪的意味,“王氏偷偷摸摸在南疆搞出那么大的动作,都持续数十年了,你的所谓“破晓”组织,为何半点都没有觉察到?像你这种废物,我当真是白费心机保住了你。”

“亲王殿下。”洛玉清的声音有些委屈道,“尽管在您的庇护下,我们‘破晓’勉强苟活了下来,但是遭受重创的我们情报网已经严重损坏。而且迄今为止,我们还是通缉犯,如何能大肆活动?”

“而王氏此事,又办得太过隐秘,尽力将各路消息都封锁了。大乾与南疆也本就没有什么来往……我们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偷偷摸摸做出那么多的事情来……”

德馨亲王不耐烦地挥手说:“行了,此事诡辩再多也无意义。你说说看,如此战局下,我们还有什么机会?”

“属下得到情报,这一次【蛊神寨】正好面临“圣女更迭”之际……”洛玉清低声说道,“如此如此,那般那般……”

德馨亲王眉头皱起:“此计,倒是有一些可行性,但是大元帅的亲卫军,即便对大元帅再信任,也不可能会同意直接针对帝子安行动的。”

“没错。”萧离墨同意道,“所有军队的效忠对象第一序列是大乾大帝,第二序列位便是帝子。除非大帝下令,否则任何军队都不会对帝子安展开行动。”

“属下何时说过,要针对‘帝子安’行动了?”洛玉清眼神闪烁着光芒,压低声说道。

“我们有‘情报显示’,长宁王氏的王守哲实则乃是魔朝妖孽,是他用邪术蛊惑了大帝,迷惑帝子安。证据就是,帝子安和大帝,似乎都同意两位小郡主共同嫁给王守哲的重孙儿!”

“若非妖魔邪术,如何能办到如此离谱之事?”

德馨亲王的眼睛亮了起来:“

阿宾正传 东西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

好好好,此计不错。我们针对的根本不是帝子安,而是王氏妖孽!是针对的王守哲那厮~”

这计划,德馨亲王越想越觉得可行,顿即愈发兴奋了起来。

“一旦此计成功,帝子安和王氏所有的努力,都是替咱们做了嫁衣裳。”

“我们打出的口号是——‘清君侧!诛守哲!’”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