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汐奴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到了成都,我直接将我妈送到了华西医院,这是西南地区最权威的大医院。

到医院后,就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最后拿到的结果就是淋巴癌晚期,加上比较严重的胃溃疡。

拿到化验单的那一刻,我懵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妈的身体在我印象里一直好好的,虽然小病挺多,但从未生过大病。

突如其来的灾变让我感觉手脚冰凉,不知所措。

我现在有钱了,可是我妈妈却身患绝症。

我问医生能否动手术,医生却建议我不做手术了。

因为已经是晚期症状,即便手术成功也会对病人造成很大的伤害,并且也为吃不了多长时间。

我真的不忍心看着我妈就这么离我而去,那种悲伤,我无法去想象。

最后还是选择了保守治疗,这样可以尽可能的让我妈轻松一点,也让她能够多活一天。

办理了入院手续后,我托关系在华西医院找了一间单独的vip病房。

要知道在华西医院别说vip病房,就是普通病房多数时候都还是满床状态。

我依然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我妈,只告诉她是一般的胃溃疡,治疗治疗就好了。

病房里,护士给我妈输上了液,我则守在一边。

我妈却还想着我,对我说道:“阿丰,既然我没事,你就自己忙你的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妈,我这几天都不忙,可以一直陪着你,你别担心我了。”

说完,我鼻头一酸,有点想掉眼泪。

为了不让我妈察觉,我只好强行忍住了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

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妈,她一辈子都没享过福。

哪怕前些年我也有钱的时候,她也宁可一个人待在乡下。

只是我后来才知道,是肖薇和盼盼嫌弃她,不让她和我们住在一起,她才选择搬回去的。

她一辈子都为了我而活,有什么好吃的总是留给我。

自己身体本就不行了,可就是怕影响我,选择不告诉我。

看着病床上,我的妈妈,我心里痛快万分。

我甚至有一种想法,如果能用我现在所有的钱去换回我妈妈,我一点都不会犹豫。

这个时候才明白,钱真的不是万能的。

面对至亲的病危,即便有钱也无能为力。

走出病房后,我就泪崩了。

心里那根强行绷住的弦,彻底断了!

我的心像是晴天霹雳,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双手抓着头发,背靠着墙壁缓缓蹲在地上。

曾几何时,我一直以为死亡离我很远。

可是现在我才发现,原来生命的逝去,真的很容易,好像就是一念之间。

泪水不停地往下掉,不断滴落在我的衣衫上,我满脸的冰冷,满心的憔悴。

虽然,这只是一个常理,人老了就会死,生命之必然。

只是,对于亲人的离去,心里还是会感到莫大的悲伤,那是一种很难体会的阴阳相隔之痛。

这一刻,我真的累了,我只想在我妈剩下的时间好好陪着她。

去他妈的工作吧!

……

这个晚上,我一直在病房守着我妈,寸步未离。

我把手机关了机,至于工作上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去管了,我知道这样挺自私的。

可我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了,只想好好陪着我妈,陪着她走完这最后一段时光。

第二天,我也在医院整整待了一整天,连医院都没有离开半步。

直到第三天,医生建议我给我妈吃点有营养的,她现在很需要营养摄入。

这天下午,我便我打算回去给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汐奴

我妈煲点骨头汤,还特意请了一个护工在病房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汐奴

守着,让她有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

开着车去菜市场买了大骨以及一些有机蔬菜,我妈现在的确很需要营养的摄入。

回到家我就开始埋头做了起来,只想让自己尽可能的忙碌起来,这样就不会去想太多了。

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做好了,我用保温盒装好后,便提着下了楼。

刚下楼我就碰见了王艺,她好像才下班回来。

因为她就住我隔壁栋楼,这个点正是下班回来的时间,碰见也不奇怪。

我喊住了她,她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

我向她跑了过去,说道:“王艺,这几天公司拜托你了,我……”

我话没说完,王艺便打断道:“不是一直都是我吗?陈丰,我说过了,我最后只待一个月,你尽快找到接替我的人吧。”

我知道挽留不住她的,只好重重点头,回道:“这件事先放一边,总之这段时间都要辛苦你了,我可能不会经常去公司。”

王艺冷笑道:“你不是一直都这样吗?你就说你这两天哪里去了?”

“我……”

“你哪里去了我管不着,但是陈丰我告诉你,明天就是资方要项目计划书的时间,你说你来负责。那么请问,你写好了吗?”

我这才想起这件事来,可是眼下我妈这情况,我只感到头疼。

我叹息道:“实在不行,就先废弃这个项目吧!”

王艺不可思议的冷笑道:“说的那么轻巧,你知不知道这半个月咱们往这个项目投入了多少精力和心血?”

“那有什么办法呢?”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这两天啥都没干喽?”

“我不是故意的,这两天因为……”

没让我说完,王艺扬手打断了我,说道:“你别跟我解释那么多,明天自己去和资方解释吧!反正公司不是我的,你想怎么搞随便!”

说完,她转身便往楼里走。

我再次开口喊住她:“王艺,真的对不起!我这几天真的没办法,我妈生病了,这两天我一直在医院的。”

已经走进楼里的王艺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面露诧异看着我。

我向她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转身向停车场走去。

王艺却追了上来,向我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妈妈病了,你在医院?”

“嗯,”我点点头,扬了扬手里的餐盒,说道,“这准备给她送吃的去。”

“什么病?严重吗?”

我一阵沉默,喃声道:“癌症。”

王艺一下也愣住了,她眉头紧蹙,许久才说道:“走,我跟你一块去医院。”

我们一起上了车,我一边开着车一边对她说道:“明天早上你开个玩会,废弃这个项目,就说我说的。”

“先不废弃,咱们花了那么大的心血,而且资方也很认可。”

“可那怎么办?我现在的心思根本没有放在工作上,而且明天就是资方要计划书的时间了。”

“这不是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么,我跟你一起想方案,哪怕鏖战到天亮。”

我再次沉默下来,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其实我心里明白,真正为公司着想的,是她王艺。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