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中文字幕第1 排列5走势图综合图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李傕这一阵子可谓是春风得意,占据了长安,拥兵三万,狭天子以令诸侯,并且令天子加封自己为大司马,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甚至可以开府,假节,一时间权柄滔天。

最近李傕不停地打压樊稠和郭汜,想要成为西凉军的实际掌控者,只是无论是樊稠还是郭汜,昂或是张济,威望并不比他差,兵力也不会比他少,不但没有人听他的,反而频频起了摩擦。

让李傕心烦的是,最近贾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少能找到人,找到人也不肯多出主意,好在贾诩并没有投靠郭汜她们。

也不知道从那一天,长安城中忽然就传扬开了,说是兖州牧刘悦在弘农郡祈雨,大雨下了两天了,都说刘悦是天上的神仙,也有的说刘悦能号令天上的神仙,总之传的很是神奇。

这消息传到李傕这里,李傕也只是冷笑了几声,并没有去相信这一切,因为实在是太荒谬了。

这一日,忽然有军士来报:“张济张将军就在城门外——”

“张济?”李傕有些懵,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怎么来的?”

“报将军,张将军只领着百骑而来。”军士没有多想,实实在在的将情况说了出来。

百骑?李傕总觉得不太可能,张济就不怕自己将他留下,然后想办法吞并他的军队吗,现在这情况,除非是傻子,谁敢轻易地离开自己的军队,还会跑到这里来,难道张济有什么阴谋。

“立刻派人探查长安城周围二十里——”李傕不放心,立刻下令去安排了。

“诺——”军士应了一声,便立刻就出去了。

李傕迟疑了一下,总感觉张济到来不是好事,心中不免有些胡思乱想,迟疑了一下,忽然抬脚朝着贾府走去。

贾诩最近几日称病在家,不愿意去李傕府上,也不愿意上朝,也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轻轻地扣了扣贾府的大门,便有仆役将大门打开了,见是李傕,赶忙将人请进来,这才去通报贾诩。

贾诩住的院子并不大,也不过两进院子,贾诩住在后面,李傕站在前厅,透过窗户,还能看见贾诩正在后院的凉亭里读书,还不时的吟两句,好不让人羡慕,这才是自由自在的日子。

“文和最近可是够自在的——-”李傕从窗户里喝了一声,打断了贾诩看书的兴趣:“病好了?”

贾诩不得不放下书,朝着李傕拱了拱手,这才抬脚到了前厅,自然有丫鬟送上茶水。

只等两人落座,李傕就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文和,我这一次来是想问问,今日张济忽然只领百十骑了来了长安,我实在拿不准,想让你帮我参谋一下,大家同袍一场,我也不愿意闹得生分了。”

“张济啊——”贾诩砸吧了砸吧嘴,轻轻地摇了摇头:“你看他进不进陈就知道了,如果不进城,那必然是有什么埋伏算计,你大可封闭城门,然后小心戒备,只要你小心也不会有大问题——”

吐了口气,贾诩咳嗽了一声:“如果张济进城,就只能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他已经交出兵权了,所谓无事一身轻,你奈何他不得。”

“交出兵权?”李傕一呆,不由得脸色一变:“这怎么可能,张济心思可不少,当初太师还在的时候,他就想独立门户,如今没有人能管得了他,他会交出兵权——”

“为什么不会?”贾诩抿了口茶,斜了李傕一眼:“弘农郡接连两三年都大灾,今年更是三个月没下一滴雨了,地里的庄稼都要死了,弘农郡怕是挨不过这一次秋收,张济没有军粮,他不是向你借过粮食吗?”

李傕倒是想起来这么一回事,张济的确是找他借过粮食,只是李傕没借给他,如果是没有军粮了,那还真的有可能交出兵权,不过就算是被迫交出兵权,张济的武威军也不会轻易地被人掌控,张济应该更不敢离开。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李傕烦躁的挠了挠头:“要是我见张济,应该如何?”

“张济只能有一种原因,那就是替人而来,或者准确的说是受人差遣,而且是心甘情愿的来了——”贾诩看得透彻,张济既然离开了军队,那么就是将所有的兵权都交出去了,否则不会冒险来长安。

张济和李傕他们是同袍不假,但是谁都明白,李傕他们都想着吞并对方,其中以李傕、樊稠、郭汜、张济等人为最,其次如王方、李蒙、段煨、徐荣等人,谁也想彻底吞并别人,从而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说到底,西凉军如今就是一盘散沙,谁也不听谁的,李傕和郭汜吞并了牛辅的军队,如今兵力已经是西凉军诸将中,最强大的了,但是也无法完全打压其余等人。

张济来了长安,如果扣下张济,能号令张济所部,张济不会不知道这一点,既然敢来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已经彻底没有了兵权,就算是被留在这里,也没有人能吞并武威军。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第1 排列5走势图综合图

“那就是刘悦——”李傕皱着眉头,长长的出了口气,不由得有些烦躁,对刘悦他也有些怵头。

贾诩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却承认李傕猜的不错,也只能是刘悦,因为张济是骄傲的,一般人他不会看在眼里,而且周围也只有刘悦才有那种魄力让张济投靠,只是不明白张济怎么会这么心甘情愿,如果没有张继的配合,谁也无法真正掌握武威军,就算是抓了张济也不行。

“文和,一起见见张济。”李傕咳嗽了一声,一脸期许的看着贾诩。

贾诩本来是想拒绝的,毕竟他不愿意参与西凉军的内讧,都是袍泽一场,何必非要闹得不愉快,不过一转念,贾诩也好奇张济来做什么的,他又代表刘悦来做什么?

“好,一起去看看。”贾诩点了点头,喝干了茶水,这才站起来随着李傕朝外走。

会到将军府的时候,去查探的军士已经回来了,正等着李傕,见了李傕赶忙上前禀报:“将军,并不见有张济的人马隐藏,他应该只有百骑。”

挥挥手,军士退下去了,李傕眉头紧蹙,无奈的吐了口气:“去请张济进来吧,直接让他来我府上,就说我和贾文和在这里等着他。”

“诺——”军士应了一声,便躬身离开了。

差不多有半个时辰,张济终于出现在了李傕的将军府上。

“张老弟,咱们俩可好久没见了,我让人准备了韭菜,一会咱们边吃边喝边说,正好文和也在这里——”无论李傕心中怎么想,但是脸上却相当的亲近,拉着张济就好像见到了许久不见的亲人。

“李兄-”张济只是笑着,又朝着贾诩点了点头:“贾兄也在-”

“张将军-”贾诩颌首示意,看不出悲喜.

李傕还真不是说说,自己和说话的功夫,就有军士将酒菜端了上来,有鸡有鱼有肉,即便是对于大户人家,这些也有些奢侈,但是对于李傕来说,却是在普通不过了.

“张老弟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李傕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张济筷子顿了顿,夹了一口肉片,长长地吐了口气:“不得不来呀,李兄应该知道弘农郡大旱吧,百姓已经吃不上饭了,我来长安其实是想-”

说到这张济顿住了,不过李傕和贾诩都知道张济想要说什么,却没有人抬头去看他.

只是想不到张济话锋忽然一转:“其实我是想来找文和兄的-”

李傕和贾诩都是一呆,一起朝张济望去,神色间有些疑惑,虽然没有问出来,但是却也是一脸的疑问.

贾诩有些尴尬,李傕也有些尴尬,不过还不至于为此而生气,张济不是傻子,不会说话得罪人,既然这么说了,那必定是有其他的原因.

果不其然,见李傕和贾诩都望着自己,张济呵呵的笑了笑,举起杯一饮而尽,这才吐了口气:“文和兄,也不敢有瞒,其实我已经投靠了刘悦刘将军,这一次就是刘将军让我来的-”

李傕眉头微微一蹙,心中暗道果然如此,也不得不佩服贾诩的心思.

转头朝贾诩望去,贾诩却是紧皱着眉头:“张将军,我只想知道你为何死心塌地的投靠了刘悦?”

贾诩也有投靠刘悦之心,但是却没有那么坚决,只不过是因为刘悦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投靠和投靠实不一样的,张济显然已经完全交出了兵权,并且彻头彻尾的投靠了,也就不能再有自主权.

张济是什么样的人,贾诩和李傕都知道,这是一个有野心有能力的人,手下武威军又是西凉军中的佼佼者,而且和西凉诸将关系都不错,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放弃手中的兵权.

眼看着张济脸色凝重起来,眼光扫过贾诩和李傕,拱了拱手:“文和兄还不知道刘将军的神妙,不过相信已经已经听说过了,刘将军在弘农祈雨-”

喜欢三国我为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