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域名失效请用户记下1962 拔萝卜全文无删减阅读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红心8反射飞蛾(ReflectMoth)的卡牌虚影融入弩骑的体内,在弩骑四周生成一层晶莹的磷粉。

数发特制的强化子弹打在磷粉层上没有激起任何火花,反而被悉数反弹回来。

格连震惊于这一结果,躲避不及,便被数发特制强化子弹打在躯体上。

格连踉跄着后退数步,身上火花朵朵。

弩骑得势不饶人,迅速抽出一张卡牌在醒弩上刷下。

“Mighty!(强劲)”

标有强劲射线(MightyRay)的卡牌虚影融入弩骑手中的醒弩,弩骑不假思索地抬手射出一发强力的红色能量箭矢。

格连动作却是不慢,迅速抽出一张卡牌在醒枪上刷下。

“Rock!(岩石)”

方块7岩石陆龟(RockTortoise)的卡牌虚影融入格连体内,格连立刻抬手召唤出一道岩石壁垒,然后极为明智地一个落地翻滚闪到了一旁。

事实证明格连的做法是正确的,强力的红色能量箭矢贯穿了岩石壁垒,然后接连射穿了数辆并排停放的汽车引起了连环爆炸。

说实话,这个时候警视厅还没有任何动作就离谱过头了,可惜,确实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止了警视厅警察们的靠近。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停车场到底发什么了什么啊?偏偏八代和G3-X也不在……”

胖胖警官愤恨地握紧拳头砸在了面前的次元壁上,满脸焦愁。

切换成泰坦形态的空我渐入佳境,一剑劈飞了王蛇手中的毒军刀,再想乘胜追击时却被王蛇一脚踢开。

随即王蛇立刻从卡片套匣里摸出一张卡插进毒召唤机中。

“SwordVent!(刀剑读取)”

厚重的金属刺角落入王蛇右手中,猛地前冲将右手中的金属刺角砸向空我。

“吭!”

空我及时横过泰坦剑剑身挡在身前,凭借泰坦形态赋予他的可怖力量挡住了金属刺角的冲击。

Diend则是利用加速与亚极陀进行鏖战。

没错,开了加速的Diend在与亚极陀鏖战。

亚极陀的战斗力意外的很强,明明刚进化没多久就能活用亚极陀各个形态的力量。

亚极陀凭借对大地的感知,对于这类不是很变态的加速倒是很快就适应了,让Diend加速带来的优势无效化。

“嗬啊!”

亚极陀双手握住火焰军刀的刀柄,挥刃斜斩。

及时开启加速的Diend险而又险地避开了这贴着脸划过去的一刀。

Diend转了个圈,飞速抬手对准亚极陀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

亚极陀挥动火焰军刀试图防御,事实上确实有不错的效果,数发特制子弹只有一发没有拦截成功打在了亚极陀胸口上,其余的都打在了高速挥舞的火焰军刀身上。

“真是难缠啊……”

Diend再是补上一脚将亚极陀逼退,如此感慨道。

“哒哒哒哒哒!”

G3-X双手持着编号为GX-05「三头犬」的重火器,一直不停地吐出如雨般的橘黄色死亡弹幕,压得歌舞鬼不能靠近半分。

八代淘子作为开发了G3-X的人,自然充分了解自己制造的G3-X有多强悍。

但有个事实是,八代淘子虽然可以驾驭G3-X,但除了射击以外的战斗能力是真的不行,要不然八代淘子也不用一直找G3-X的着装员了。

但射击她八代淘子是真的可以的,这般后坐力惊人的重火器她也压得住枪。

“淘子!”

弩骑突然跑向了G3-X,手里捏着数张卡牌,而格连则紧随其后。

说来奇怪,明明接触时间很短,但G3-X还是懂了弩骑的意思,右手继续举着GX-05「三头犬」;保持对歌舞鬼的火力压制,也不顾歌舞鬼那一片区域和汽车被她打烂了多少,左手则掏出了一颗特制导弹。

“蓝!”

弩骑与G3-X相互点了点头,各自开始动作。

G3-X突然停下对歌舞鬼的火力压制,将左手上的特制导弹装在了GX-05「三头犬」的枪口上,回身对准弩骑的方向。

弩骑则是迅速将手里的卡牌刷向醒弩。

“Bullet!(子弹)”

“Mighty!(强劲)”

“Scope!(范围)”

“Drill!(钻掘)”

方块2子弹犰狳(BulletArmadillo)、强劲射线(MightyRay)、方块8范围蝙蝠(ScopeBat)与红心5钻掘海螺(DrillShell)的卡牌分别融入弩骑的体内和弩骑手中的醒弩。

弩骑抬手对准了G3-X,G3-X的后面,歌舞鬼已经提着鸣刀·音叉剑冲向了G3-X。

“咻!”×2

弩骑与G3-X同时扣下扳机,一发带着白烟的特制导弹急速飞向弩骑,而一发箭头变形成一个高速旋转的钻头的红色能量箭矢射向G3-X。

两道带着致命危险的攻击与弩骑和G3-X擦脸而过。

格连猝不及防,直接被那发带着白烟的特制导弹给炸成了无意义的数据光芒。

而歌舞鬼则无知地用鸣刀·音叉剑挡开这一支带着恐怖威势的红色能量箭矢。

可惜的是弩骑已经为这支加持了方块8范围(ScopeBat),射出来的红色能量箭矢是带有追踪效果的。

强力的红色能量箭矢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射向了一旁,但又很快折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洞穿了歌舞鬼的背部。

“轰!”

爆炸声音很刺耳,至少Diend是这么觉得的。

看起来不太妙啊……

打了半天,Diend的气也差不多消了,理智了许多,见势不对便心生退意。

毕竟这样的战斗真的只能发泄愤怒而已,再没有其他的意义,得不偿失。

于是Diend抽出啦两张卡,先将其中一张插进Diend枪里。

“At

老域名失效请用户记下1962 拔萝卜全文无删减阅读

tackRide!Blast!(攻击驾驭·飞弹)”

Diend回身对准冲来的亚极陀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

数发蓝色光弹打在亚极陀身上,生生将其逼退。

“芦河先生!我们也来!”

空我一剑砍翻王蛇,然后切回了全能形态,见两个八代姐的合作如此炫酷,便试图与亚极陀也来一出。

“啊?哦!”

亚极陀爬起身来,大概懂了空我的意思,于是便沉身蓄势。

头顶的大角展开,脚底生成金黄色的六角龙图案,然后亚极陀缓缓沉下身子,金黄色的六角龙图案也旋转着汇聚到亚极陀的双脚之上。

“喝啊!”

亚极陀跳上半空,踢向刚刚站起身来的王蛇。

“好!我也来!”

空我沉身蓄势,腰间的亚古鲁腰带再次闪过几缕金色雷光,

老域名失效请用户记下1962 拔萝卜全文无删减阅读

随即右脚上凝聚起烈焰。

“胡丽亚!”

空我跳上半空,踢向Diend。

“轰!”

亚极陀踢中王蛇,后者几乎在瞬间就化作了一阵绚丽的焰火。

“我们下个世界见,拜拜~”

Diend招了招手,然后插卡扣下了扳机。

“AttackRide!Invisible!(攻击驾驭·透明化)”

正当空我即将要踢到Diend时,Diend化作了一阵数据光芒消失了。

空我落空,及时收力落地,摸了摸头百思不得其解。

“搞什么啊?竟然消失了!”

空我退出变身,露出了小野寺雄介的身形来。

“总之,我们赢了。”

八代蓝走过来拍了拍小野寺雄介的肩膀,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啊,赢了,多亏你们的帮助。”

G3-X摘下头盔,八代淘子甩了甩秀发,如是道。

“不不不,这句话应该由我们来说才是。”

小野寺雄介连忙摆手。

“不管怎样,没有你们我恐怕很难与八代再会。”

芦河翔一真诚地鞠了一躬,继续道,“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带一声谢谢给那个人。”

八代蓝点了点头,她知道“那个人”指的是路行舟。

“要幸福啊,淘子。”

八代淘子与芦河翔一相视一笑,眼中尽是柔情。

“要幸福啊,蓝。”

八代淘子来回打量着小野寺雄介与八代蓝,笑道。

“好啊!”

小野寺雄介傻笑着应道。

“啊!”

八代蓝不动声色地揪住小野寺雄介腰间的软肉然后一百八十度旋转。

“笨蛋!”

“哈哈哈!”

……

光写真馆。

“让我们一起为这次的旅行干杯!”

光夏海俏面含笑,站起身来举起装满果汁的杯子,依旧充当气氛组。

路行舟、门矢士等一众光写真馆人员围坐在桌子旁。

每个人的面前都摆了一份独特的芭菲。

“搞什么啊?又不是在吃大餐……”

门矢士嘟哝了一句,但还是老老实实地举起了杯子。

“哦嘶!干杯!”

路行舟冲光夏海眨了眨眼,率先举起杯子。

“干杯!”×3

“哦!干杯!”

就连白色小蝙蝠Kiva-la也趴在一个盛满了果汁的小杯子边沿上,抽空说了一句便照常喝果汁。

只是看起来随时都有掉进去的风险。

正当众人欢声笑语时,幕布挂画又换上了全新的一幅。

透着几分光怪陆离味道的褐色戈壁沙海中,红白相间的科幻列车沿着轨道行驶。

“这是……?”

门矢士皱起了眉头。

“全自动诶……”

路行舟小声地吐槽道。

光老爷子不动声色地悄悄瞥了一眼路行舟,眼神闪烁着微光。

PS:某个神秘世界——577591183

喜欢请叫我品红恶魔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