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母性活 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准圣陨落,天地自生感应。

燃灯老佛元神未灭,所以他死时,天地没有异状,而定光欢喜佛却是真的死了。

死得透透的。

当天地异象出现的时候,正在昊天宫中议事的五方上帝马上就察觉了。

只是一眨眼,五人就出现在高高的殿宇之上,眺望着远方。

“北极星域,有准圣大能陨落了。”

南极长生大帝沉声道。

俊美的紫微上帝摸了摸下巴,沉吟道:“北极星域啊,只有本座、玄女和被我调去的斗姆元君是准圣高手。

我,在这里。

陨落的会是谁呢?”

昊天看了紫微一眼,微微一笑:“玄女和金灵,不管死的是谁,都合乎我们的利益,不是么?”

紫微听了,唇角也露出会意的微笑。

南极长生大帝乜了他们二人一眼,淡淡地道:“如果死的是玄女,你们不觉得,这金灵圣母太可怕了么?

她可是拥有不受天经地纬控制能力的高手!如果,死的是金灵,那么紫微兄自信回转北极星域后,便是玄女的对手了么?”

勾陈满脸的战意:“能杀死一位准圣的,起码是准圣大圆满。

我倒是想与这位高手一战!”

青华上帝沉吟了片刻,道:“昊天兄,你方才说,诸位圣人有放手之意。

那么,你可曾去过娲皇宫求助?”

昊天摇了摇头,嗤然道:“那位女圣人,一向不理三界之事。

太上和元始,甚至道祖都袖手旁观了,她会出头?”

青华上帝微微一笑,道:“还真未必不可能。”

昊天心头一动,转向青华。

青华道:“道祖做主时,或者太上和元始两位圣人做主时,又哪轮得到这位女圣人说话?

身为圣人,高高在上,你真以为,她就甘心默默无闻?”

昊天目光闪动道:“你是说,娲皇以前只是没得机会?”

青华道:“我只知道,天地人三圣,道祖为天道圣人,娲皇为人道圣人,后土为地道圣人。

三道圣人,本该平起平坐。

只可惜,天道有缺,地道不全,人道没落。

但道祖与天合道之后,三道之中,便成了天道一家独大国。

我们是无所谓,但是娲皇宫里的那位,却未必甘心。”

勾陈上帝嘿嘿一声冷笑,道:“如今后土不甘寂寞,冥界大战频仍,而娲皇与后土一向不对付,就算为了不想后土娘娘压她一头,她也该想做些事吧?”

娲皇出身妖族,而后土乃是巫族。

巫妖两族大战,结果是两败俱伤。

这两人各有立场,虽然都是至高女仙,彼此可是一向不对付。

其实圣人名讳,一旦提起,圣人神念笼罩三界,马上就能知晓。

不过,一旦有三界大劫起时,天机便会陷入混沌,便连圣人神念也要受到蒙蔽,无法再如从前一样,神识轻易扫描三界。

所以,这几位上帝才敢直呼其名号。

否则他们纵然以蒙蔽天机之术,遮蔽出一个小空间来,也是下意识地不敢提起这些圣人名讳的。

听了青华上帝的话,昊天的目光明亮起来。

南极长生大帝想了想,抚须赞同道:“青华道兄说的对,北极星域,不管是哪位准圣陨落了,足见这一劫,是可以让准圣也陷身其中的。

如果,我们能争取到娲皇圣人的支持,便可稳操胜券了。”

一向老诚持重的南极长生大帝也这么说,昊天心动了。

他沉吟片刻,点了点头:“人皇自立,便是分了娲皇圣人的气运功德,这是娲皇圣人也不愿意看到的。

说不定,以此为契机,还真能说服娲皇站在我们一边。

我会尽快去一趟娲皇宫,尝试请娲皇圣人出面。”

圣人自然不会轻易出手,但她只要愿意站在天庭一边,就足以镇慑诸天神仙。

想投奔反抗天庭一方的,就得好生琢磨一下,一位圣人的表明立场,作用不可谓不大。

昊天一连奔走了三位圣人门庭,其中最高的一位还是他侍候了无数元会的大老爷,却均弃之不理。

他也是心灰意冷了,想着就连这三位圣人都不愿出面,一向不理三界之事的娲皇圣人,必然更加不愿理会,也懒得再去碰钉子。

这时听了青华上帝和长生上帝的一番分析,心思却是又活络了起来。

……西海,曾经的十二天柱,现在已经陷落为一片汪洋。

不过,十二天柱陷入大海,也变成了海中的高山与峡谷。

而水流穿梭于这片深海山脉之间,就形成了各种凶险的潜流。

因而,在无数次舟翻人亡之后,此处已罕有人至。

倒是有了些开了灵智的海中妖兽,想要占领这一区域。

毕竟曾经是天柱峰的所在地,有着大片的宫宇建筑群,天生一个好洞府。

只不过,但凡闯入这一区域的大妖,不管有多大的神通,从此再不闻它们声息了。

似乎它们一进入这一区域,便永远销声匿迹了一般。

因此,一些海族察知了这一区域的情况下,便视之如凶地。

西海龙宫更是早早颁下令谕,禁止龙族所属,擅闯这块禁地。

不过,偶尔还是有深海大妖,消息闭塞,无意间感应到此处波动的灵气,便如嗅到了血腥味儿的鲨鱼,兴冲冲地跑来,闯进这片凶险水域。

一条深海九环冥灵幻蛇,此时便摆动着它那令许多龙族也要心生战栗的身躯,钻进了十二天柱的海域。

海面上,一座小岛。

真的好小,也就一亩方圆。

这儿,就是天柱十二峰中最高的主峰山巅。

这山巅上原本是没有建筑的,只有冲天的大树,可此时在一棵棵巨树之间,却搭着两幢茅舍。

一个身姿婀娜的白衣女子,正在茅舍前劈着柴。

阳光斜照,透过树影,映得她身上一片斑斓。

这是一个十分妩媚的女子,她站在那里,周围的阳光都似明媚了许多。

这女子正是西岐名门南氏家的老祖,南嘉鱼。

可就是这样一个身份高贵、容颜极美的女子,此时却在这里做着劈柴的粗活儿。

不过,她做的很认真,她拾起每一截柴,摆在木墩上,然后很认真地举起一柄只有斧刃闪着寒芒的斧头,一斧劈下去。

便有一道道玄色气息,随着她举斧、下劈的动作,受其气极牵引,随着她周身涌动。

当那斧头举得高高的,即将劈下的那一刹那,南子的双瞳也会变成一片漆黑,既看不出眼仁儿、也看不出眼白,显得异常诡异。

但是,那玄色的气息,虽然有着无尽黑暗的意味,却并没有暴戾与邪恶的感觉,与大妖喷吐出的凶残、狠戾、可以在三百里外就让一众妖族退避的气息截然不同。

小岛边儿上,一块浪花拍打着的礁石。

一个头戴斗笠的老翁,正盘坐其上,举着钓杆在钓鱼。

准圣陨落,天生异象,那老翁微微仰起头,眯着眼睛向天空望了一眼。

那张平平无奇的脸庞,正是波旬大魔王。

紫气三千里,横亘长空,弥久不散。

波旬笑了笑,不以为意地收回目光。

升仙晋级,都有异象产生。

太乙的三花聚顶、大罗的五气朝元,混元的金莲漫天、天花乱坠,圣人的紫气东来三万里……这等大能的死亡,当然也一样会引起天地异象。

不过,波旬却知道,那并不是他们的修为境界达到一个新高度,天道做出的感应。

你当天道是什么了?

夸官游街的仪仗吗?

谁有了点什么狗屁成就,就能把天道牵出来遛遛?

那只不过是他们拥有了更可操控更多天地元力的力量,牵动了天地气机产生的效果罢了,并不是天道做出的反应。

而彻底的陨落,将会把他的一身修为、灵气,分解回馈给天地,自然也能牵动天地气机,呈现异象。

“有准圣陨落了么?

还是在北极天。”

波旬暗暗掐算了一下,虽然此时天机混乱,不得结果,但他还是微笑起来。

准圣已是三界中极了不起的大气运者,怎么可能轻易陨落?

他相信,一定是因为那个人的存在,才造成了一尊准圣的陨落。

嗯,老夫没有急着让徒儿随他而去,果然是对的。

波旬捋着胡须,悠然地想:还是该让徒儿拥有足够自保的力量时,才可撒手啊。

不然,这徒儿若是不慎应了劫,我可来不及再派一个人跟在他身边。

那岂不是要错过了一场多少元会才能等来的好戏?

渔线一紧,波旬神色一动,只一抬手,海水便剧烈翻涌起来,巨浪滔天。

一条如巨龙般庞大的海蛇,竟被那细细的一根渔线钓了起来。

只是一根小竹竿,却只是微微压弯了梢儿。

那条巨大的海蛇,身上是一环一环的恐怖花纹,一共有九色环纹,让那急剧挣扎的庞大海蛇,在波涛汹涌中若隐若现,一片迷离。

波旬一指点出,一道黑气,就像一口犀利的剑,瞬间将那海蛇笔直地剖开。

海蛇停止了挣扎,翻开了雪白的肚皮,浮上水面,其巨大就如一条山脉的山脊。

而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大海。

波旬的手掌张开,从那九环冥灵幻蛇腹中,便飞出一颗色彩迷幻的珠子,落向他的掌心。

那是九环冥灵幻蛇的内丹,以这巨蛇的体形,那内丹也是大如一幢屋舍。

但它落向波旬手中时,却被那黑色的魔气压缩着,最终一颗巨大的内丹,被压缩成了拇指大小。

如此之小的体积,如此之大的质量,灵珠丹丹蕴含的庞大力量只是散逸些微,就能叫接近它的凡人顷刻间炸成肉糜。

不过,波旬似乎并不满意,颠了颠那颗只有拇指大小,却重达数千斤的灵蛇内丹,波旬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些海妖的内丹,已经对徒儿的提升起不了多大作用了呢。”

波旬摸索着下巴,开始琢磨,要不要去太清圣人的道场,偷点他炼的仙丹。

那小子吃了殒圣丹,关在三十三天之上,闲得很。

每天没事做,那小子就只有炼丹为乐了,应该炼出了不少好玩意儿吧?

要不我去他那儿弄几颗回来?

众生只知道太上圣人是三界第一炼丹大家,炼得出肉白骨、活死人的神丹,也炼得出让一个凡人顷刻间直达太乙的神丹。

可是,有谁想过,再高

恋母性活 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

明的丹术,想炼出这等神丹,最主要的也是那炼丹的天材地宝?

这些天材地宝从哪儿来?

他太上无为,只领着一个学傻了的呆徒儿玄都,就能凭空变出这许多天材地宝?

还不是来自于众生的供奉?

我波旬,也是众生之一啊。

我拿他几颗丹药怎么了?

再说了,我还想等那家伙乖乖叫我一声岳父大人呢。

我这徒儿要是配不上他,我不是错失了做他岳父的机会?

什么?

我只是师父?

师父就不是父吗?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你懂不懂?

几百年前一时兴起收了个徒弟,几百年中,这个徒弟转世轮回多少遭儿,他都没有看过一眼的渣师,理直气壮地想着,便站了起来。

他站起身,赤着一对大脚丫子,站在那滑溜溜的满是青苔的礁石上,一抖手,那颗幻蛇内丹便牵引着无数气机,飞向南子。

南子弃了斧头,抬手接过,周身魔气萦绕,蹬蹬蹬地退了三步,这才站住。

波旬道:“徒儿,服了它,再继续练,为师去去就来。”

南子叫道:“师父回来吃饭吗?”

波旬想了想,太上小儿那里应该有好吃的吧?

听说他那徒弟玄都,都被他调教成天上第一美食家了。

波旬便道:“不啦,我外边吃。

老夫去也!”

波旬一顿足,赤着一对大脚丫子,就向三十三重天上而去。

……天生异象,也令得禽族和龙族高手尽皆停下了手中正在做的事,一起向九重天上望去。

“有准圣陨落。”

他们很好奇,这是哪个倒霉玩意儿让人搞死了。

那可是准圣啊,当然不可能是自己老死的。

不过他们一点都不担心,只是好奇。

因为,准圣嘛,肯定跟他们没关系。

他们,他们的亲族、他们的朋友,就没一个准圣高手。

后羿跨坐在一条神龙背上,眺望着天空,以他的神目,也无法看穿九重天的重重迷云,窥见那里的真相。

刑天一手盾、一手斧,昂然站立于一头神鹰背上,随着神鹰的盘旋,眺望着天空。

感受着天际深处缓缓释放开来的寂灭气息,刑天毫不畏惧。

只要脚踏大地,他就是不死之身。

但如今,他却跨上了神鹰。

龙族、禽族、妖族,与巫族联合了。

他们中的首脑人物,都知道鹿台一战,只是伐天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就算他们放弃伐天,等天庭腾出手脚来,也一定会惩罚他们这些“大逆不道者”。

所以,他们联手了。

龙族、禽族、妖族,最恨的就是被软硬兼施,逼迫为他人座骑。

就算那个人是圣人,吾亦为有灵识的生灵,给人当座骑,很荣耀吗?

更何况,恰恰是圣人们,并没有谁让一个有灵识智慧的生物当他们的座骑。

不过,载着巫族,他们是自愿的。

他们之间,不是主与仆的关系,更不是战士与座骑的关系,他们是战友、是袍泽。

巫族不会飞,没有了当年十二祖巫中掌握了空间之力的帝江,他们是登不了天的。

但龙族、禽族和妖族却可以。

而巫族强悍的肉身、强大的战斗力,又可以在近战中给他们提供最全面的保护。

所以,他们结合了,积极备战,只等陈玄丘的召唤,开始真正的伐天之战。

九天玄女自然也感应到了准圣陨落的气息。

那可是与她同一境界的大修士。

九天玄女悚然动容,心念只一动,便出了玄女宫。

她没有摆出任何仪仗,只一人,便向四方困金城飞去。

她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人间,一处洞天福地。

两只雪白的灵狐同时抬头看向天空。

一只九尾,一只五尾。

它们摇身一变,就变成了两个祸国殃民的美人儿。

那成熟美妇气质的,正是陈玄丘的娘亲苏青绾。

那个娇艳无双的少女,却是苏妲己。

按照青丘女狐为尊的规矩,妲己该是下一任女王。

苏青绾虽然急于寻找丈夫陈道韵的下落,却还是先行临凡,指点教授自己的侄女,为未来的青丘女王打下扎实的基础。

这样,即便有朝一日她陨落了,青丘也算后继有人了。

“姑姑,这就是准圣陨落的天地异象吗?”

妲己看着天空,好奇地问。

苏青绾点了点头,她也很好奇,想知道这是哪一尊准圣大修士陨落了。

即便是以她的慧黠,也想不到,这尊准圣的陨落,竟然是出自她那宝贝儿子的手笔。

妲己叹了口气,道:“不够绚丽啊!”

不够绚丽?

你当这是放烟花呢?

苏青绾不禁看了妲己一眼。

妲己看着天空,忽然又若有所思地道:“姑姑,准圣会陨落,那圣人,会陨落吗?”

苏青绾笑了笑,回答道:“据说,圣人是不死不灭的。”

“真的吗?

我不信!”

妲己歪着头,望着无尽的天空,唇边满是讥诮:“如果圣人不死不灭,那么那六位圣人,又何必在鸿钧面前像只狗子一样?

三清圣人又何必畏惧于一颗殒圣丹,人家叫他不出门,他就乖乖做条看家狗?”

妲己点了点头,认真地道:“所以,自吹自擂的话不可信!圣人,也会死的!一定是这样!”

苏青绾深深地看了一眼正凝视天空的妲己,目中有一抹奇怪的神色,似乎是忧虑,又似乎是……期待。

自从她用青丘王室独门秘法,把侄女儿妲己的血脉苏醒到五尾,这个侄女儿就不太一样了。

她会莫名地憎恨娲皇宫中的那位存在,就好像与那位圣人有着前世夙怨似的。

她甚至开始思考起圣人会不会死了。

她的名字……是道韵起的。

道韵为什么会把老祖用过的名字,当作她的名字?

虽说狐族并没有名讳上的禁忌。

可是总是叫人觉得有些不自在。

难不成……道韵是不是还有一些什么秘密瞒着我?

关注着这准圣陨落气息的,还有西天灵山上那尊大佛。

此时,他还不知道是谁陨落了,不过,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西昆仑,西王母也将目光投向了北极。

如果,陨落的是九天玄女,那对她将是一个沉重打击。

她唤来了青鸾神使,脸色沉重地下达了指示,命她立即前往北极星域,打探那里的情况。

与此同时,东海深处,碧霞之国,翠羽城中的苍龙宫里,一身白衣、三绺微髯的东华帝君,也正仰望着天空。

这位曾被道祖封为三界男仙之首的仙君,相貌气质,丝毫不逊于天界第一美男子紫微上帝。

他的眉宇之间,似乎也有着一抹好奇与凝重。

但是目光闪动间,他又释然地一笑。

不管死的是谁,都撼动不了他的道心。

既然已经决定亮出他的立场,那他就只有走下去。

大不了,身死道消!三界之中,对于一尊准圣的陨落,丝毫不以为意的,也许除了不清楚天空异象意味着什么的生灵,就只有画师一个人了。

画师大人心无旁骛,只管绘着他的画,在那混沌玄黄古卷之上。

他刺出了自己的凤凰血,以凤凰血为颜料,绘制着这件至宝。

整幅画卷,如今已经绘制了一半,那画上,沟壑纵横,万山红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