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 色色小说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哦?什么大买卖?”穆南烟放下茶杯,等着颜不弃的下文。

王志将豆腐拿出来,放在穆南烟面前的桌子上。

白白净净,软软糯糯的豆腐吸引了穆南烟的视线。

“此为何物?”

颜不弃解说道:“这是一种新的吃食,叫豆腐,顾名思义是用黄豆做的,口感软滑,十分美味。”

王志接着说:“听颜大哥说穆东家有开酒楼的打算,我兄妹几人特来献宝投诚,如果穆东家有兴趣,不防借厨房一用,我给各位献个丑,做几道关于豆腐的美食。”

“那有劳王姑娘了。”

“嗨!你们这东家,姑娘的,太别扭了,不如就叫穆大哥和王志妹子吧。”颜不弃提议道。

两人从善如流,穆南烟让福安带着王志去小厨房。

王志做了几道家常菜:麻婆豆腐、凉拌豆腐、白松炖豆腐、铁板煎豆腐、豆腐菌菇汤、肉末豆腐。

一桌豆腐宴做好了,众人开始品尝豆腐。

穆南烟每尝一种,都满意的点头,笑容更深一层。

全尝完后,穆南烟结果福安地上来的帕子,净了一下嘴,说:“有了王志妹子的豆腐菜肴,酒楼生意必定火爆。”

接下来,几人便商定了合作的方式,在颜不弃的争取下,穆南烟给了两成股,而颜不弃则占两成股的两成,王家占两成股的八成。

股份不多,王志主要是想为海鲜收购扯一张大旗而已。

王家用技术入股,承诺每月提供一道新菜式,豆腐独家供应,另算成本。

合同签的是王老汉的名字,由王福浩三哥代签画押,官办红契。

王志又提供了几道海鲜菜谱,紫菜蛋花汤、裙带菜炖肉、白勺虾、松鼠鱼、爆炒蛤蜊、辣炒海螺肉、凉拌海参,清蒸螃蟹。

穆楠枫第一次听说海鲜也能作出顶级美味,在王志用自带的海鲜又做了一桌海鲜餐后,他彻底被海鲜的美味征服了。

大宋朝海洋面积广阔,渔村遍布,而海产业却并不发达,因为人们不喜食腥味重的海鲜。不喜欢主要是因为不会做。

但这些寻常无人问津的海货,经过王志独特的烹饪技术,竟变得异常鲜美,让人吃了还想吃,欲罢不能。

穆南烟正犯愁酒楼的招牌菜和菜品派系。

他从京城带了两

骑蛇难下 色色小说

个名厨过来,他们也有自己的拿手菜,但这些菜并不十分特别,想要与四大家族的酒楼分庭抗礼,是很困难的。

这不,王志就给他送来了与众不同,全大宋独一份的菜肴。

他立刻察觉出其中的商机,决定将酒楼命名为《民为天海鲜坊》。

不仅如此,王志还向穆南烟灌输了现代酒楼的经营模式,立刻让他眼前一亮,大受启发,他立刻决定更改酒楼股份,将王家的股份增加到三成。

于是,大宋朝第一家海鲜坊正式诞生。

让王志最高兴的不是酒楼的分成,而是海鲜的销路。

中午穆南烟盛情款到了他们。

下午回到码头,王志被一群小豆丁围住了。

水生踢了踢身旁的柳条筐,说:“我们等你好久了,你要的海菜,我们捞好了,全在这了。”

王志检查了一下海菜,一共二十几筐,每筐二十斤左右,是他们能拿动的最大上限了。

“不错,质量都合格,也很新鲜,东西放阴凉处,我去给你们拿钱。”

王志发了钱,平均下来,一个孩子能拿二十文,王志都是按满秤给的,连满仔都得了二十一文钱。

拿到钱,孩子们的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村霸,你果然仗义,说话算话,我佩服你。”水生大声称赞王志。

王志尴尬的笑笑,我谢谢你!

绝大多数的孩子都将钱主动交给家长了,当然有交一部分的,还有都昧下的,这样不能算是昧下,毕竟是自己赚的钱,自己有绝对支配权。

王家驼子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在王家盖房子的人,房子马上就要建好了,上梁的日子就定在三天后,那天,也是结算工钱的日子。

将近两个多月,成年男子大概2两左右的工钱,半大小子一两半左右,有多个人做工的人家,最多能拿到5两的银子。

相当于过去一家人打零工三年的收入,毕竟不是天天都能找到活干。

柳十娘是村里的寡妇,她丈夫六年前出海再也没有回来。家中有公婆和一个八岁的儿子。

公婆年纪大了,干不动重活,只能在近海捕捞,收入非常有限。柳十娘娘家又是大山里的,家中十个女儿,一个小儿子,女儿几乎都相当于半嫁半卖,早断了联系。

柳十娘为人老实,性格内向,对公婆十分孝顺,而且任劳任怨,与王志的娘李桂兰相处的很好。

李桂兰同情她,有好机会,自然先紧着她来家里做工,柳十娘是王家请的唯一一个女工,和半大小子干一样的活,轻省不少,工钱也是按照半大小子发的。

下了工,柳十娘赶回家帮忙做饭,她婆婆马二婶拦着道:“你累了一天了,歇歇吧,饭马上就做好了,不用你上手。”

“那行,辛苦娘了,我去看看安子。”

“对了,娘,鱼税凑够了吗?”她有转身问,想着如果不够,就先和桂兰说说,明日能不能提前支取一下工钱。

马二婶手上动作一顿,叹了口气说:“还差五文,你爹出去借了。”

马二婶心里没底,她家欠了村里人不少钱了,谁家也没多少闲钱,老借。更何况还是旧账未还又添新债。

“婆婆,要是不方便,我明个求求桂兰,提前支点工钱。”

“再说吧,你能去上工,都是看在桂兰的面子上,要是再提前支取工钱,就怕村里人有样学样,到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马二婶希望尽量不要开这个头,先借几天,反正工钱快发了,再还上就行了。

柳十娘原本是打算向李桂兰借的,但是他家原本就欠了王老汉家不少钱,便没第一时间找王家借。

“这小子一天都出去皮了,还把家里的箩筐拿走了,没见拿回来,不知道丢哪里了,这会刚回来。”马二婶一边炒菜一边唠叨。

王志和“童子军”们约好,改日头晌还箩筐,这会筐还占着。

此时,安子更躲在船舱里数铜板,他数了好几遍,只数对了一次,一共二十文。

他年纪小,力气小,今天一共捞了二十文的海菜。但他没上过学,数都数不好。

喜欢赶海直播她有一扇时空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