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是消防员 暗黑系暖婚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翠儿跪在苏雅芙面前,装出一副焦灼模样假惺惺道:“娘娘,奴婢听您的吩咐去外边打探消息的时候,又听见那些难听的话了。”

苏雅芙捏着佛珠的手登时一紧:“他们,说了些什么?”

翠儿哭哭啼啼说道:“还不是那些娘娘您是先皇的妃子,皇上娶了您就是坏了祖宗的规矩……”

苏雅芙捏着佛珠的手愈发的紧了起来,就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隐隐的,苏雅芙又觉着小腹隐隐作痛起来。

终了,苏雅芙无力的挥了挥手:“好了,你先下去吧,本宫想休息一下”

翠儿擦眼泪的模样在转身之时就有了变化。一袭黑衣的凌汐将此情此景尽收眼底。

待到封嫦曦跟年元瑶两个人回来之后,封嫦曦的脸色是肉眼可见的变好了。见着凌汐,封嫦曦还未曾唤他,他便速速上前道:“王妃,公主,属下有事禀报。”

凌汐将今日翠儿哄骗苏雅芙的事情一并与年元瑶跟封嫦曦说了,年元瑶跟封嫦曦登时相互对视一眼:“看来我们还真是找到点子上了,指不定今日再多找找,就能够将封嘉禾安插在宫里边的这些爪牙给全部捉出来了。”

年元瑶到房间的时候,苏雅芙已经睡下了。年元瑶从苏雅芙的被子下轻轻给苏雅芙一号脉。年元瑶叹了口气,果然好的不来坏的来。

几经徘徊之下,年元瑶才悄悄给苏雅芙用了药。末了关上了苏雅芙的房门。

是夜,圆月高挂,清风慢拂。

“王妃,奴婢做错什么了?您要把奴婢带到这样吓人的地方来啊。”

跪在年元瑶身前的正是宫女翠儿,年元瑶坐在一边的石凳上边道:“翠儿,皇后娘娘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翠儿一滞,眼角登时催出了几点泪来:“皇后娘娘贤良淑德,是后宫的典范。奴婢是无比的敬仰娘娘啊。”

“你的敬仰就是在皇后怀孕的时候对皇后扯谎?”翠儿的脸色登时一变:“看来你是不吃点苦头是不行了。”年元瑶一扬手,几道身影登时出现,一个人钳制住翠儿的身子,另一个掐住了翠儿的下巴。

年元瑶眼睛半眯,那双平日里柔和的眸子此时已经敛不住杀意:“这是千疮百孔散,这药一旦吃下去,首先腐烂了的是你娇贵的脸,然后是你的五脏六腑,最后,你痛苦的死去了,连具尸首都留不下来。”

翠儿见着年元瑶慢慢逼近,翠儿登时含糊不清的喊道:“我说,王妃,我说!”

年元瑶这才微微抬手,那钳制住翠儿下巴的人才松了手:“说吧。”

“是嘉王,嘉王知道了皇后娘娘有孕之后,才让奴婢对皇后娘娘说那些早就平息了的言语的。”翠儿的身子已然抖成了筛子。年元瑶的眼睛半眯:“为什么是皇后?”

原本翠儿这样地位的宫女是不会知道封嘉禾的真正缘由的,但是翠儿却是格外的精明,她野心大,善于谋划。封嘉禾与人商议之时,恰巧被翠儿听了墙角。

翠儿一双狡黠的眼睛看着年元瑶,试图与年元瑶谈条件道:“王妃,是不是奴婢说了,您就放过奴婢了?”

年元瑶勾了勾唇角:“那得看你手里的消息,有没有这个分量让你走出这个院子,王妃我很公平的。”

翠儿看着年元瑶轻松的神色,吞咽了口口水,才决定赌一把道:“嘉王的目标,是皇上。皇后对皇上的重要,是众人有目共睹的,皇后又是个柔弱的女人,如若痛失了孩儿,想必就会失去活下去的希望,即便是还想皇后还想要活下去,只要在皇后小产之后的补药里边加些东西,皇后也是必死无疑。”

“所以,痛失孩儿之后又失去了皇后的皇上就会懒政,封嘉禾就有就替代皇上了,是吗?”

年元瑶已经顺着翠儿的前半句猜到了后边。

假山后边的苏雅芙听到此处,早已经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若不是封嫦曦在边上一直搀扶着她,她恐怕现在已经跌坐在地上了。

浑然不知此事的翠儿舔了下嘴唇答道:“王妃果然聪慧。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否够格让王妃放过奴婢。”

年元瑶的眉头轻挑,点了点头:“你的这个消息确实够你出这个林子。”

年元瑶说完,翠儿便磕头道:“多谢王妃。”

年元瑶绕道假山后边,从封嫦曦手中接过苏雅芙,还对着封嫦曦使了个眼色,封嫦曦登时会意。

年元瑶给苏雅芙为了颗丹药才扶着她缓缓躺下道:“原本今日是不想叫娘娘听见的,但是我思来想去实在是不晓得如何来敲打敲打娘娘解开心结。希望今日之事过去之后,娘娘的心结能够解开,毕竟只有娘娘的心结真正解开了,娘娘的孩儿才能平安健康。”

苏雅芙是个聪明的女人,有些东西不用说得太明了:“王妃,多谢。”

微风拂面,连云朵也被吹动着将皎洁的月光遮住了。年元瑶只觉着自己的鼻尖有些痒痒,伸手去抓,手一把被握住。

嗅着熟悉的味道,年元瑶只信赖的伸出藕臂,勾住封玄霆的脖子:“困了,别闹。”

“两天没有见着我了,就一点不想我吗?”封玄霆偏偏就是不让年元瑶好好睡,年元瑶扭了扭自己的身子,捏着封玄霆的脸,闭着眼睛就是一口。

年元瑶半梦半醒之间,头脑也还算得清醒想,话音里带着些呓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皇上在密谋什么。若不是知道你们想着给皇后弄惊喜,我还能让你安分的在这美人如云的宫里边安分呆两天?”

原来年元瑶早就已经打探清楚了。封玄霆托着年元瑶的脑袋往自己这边蹭了蹭道:“原来王妃对为夫这样信任。”

年元瑶被弄得不行了,索性翻身将封玄霆压在身下,轻佻的勾了勾封玄霆的下巴,一双黑眸之中带着些困倦之意:“夫妻之间,最重要的不是信任么?”

年元瑶这样迷离的看着封玄霆,封玄霆被撩的不行了就要亲上去,偏偏年元瑶就像是报复封玄霆不让她睡觉似的,身处食指按住了封玄霆的唇瓣:“等我睡饱了再给你亲,要记住,夫妻之间要相互信任。”

年元瑶趴在了封玄霆的胸膛上呼呼睡着了,封玄霆不忍再吵她,翻身将人抱在了怀里,自己也安心的沉沉睡去。

喜欢邪王爆宠:神医嫡女又坏又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