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作业play 乱论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四小姐,我肚子好痛,您把我肚子缝起来了吗?”飞飞问道。

“嗯,等过几日,还要将线拆掉。”

飞飞想看一看,缝肚子是什么样子的。

“我、也不用死了吗?”徐秋喜问叶文初,“我知道,所以您才说要亲自动手?”

叶文初心虚地看了一眼沈翼,又点了点头。

“为什么您亲自动手,我们就不会死?”鹏鹏问她,叶文初余光扫了一眼沈翼,回鹏鹏的话,“因为我医术高啊。”

鹏鹏问道:“您也是大夫吗?”

“我有师兄还有茉莉奶奶,不需要我做大夫来。”叶文初给他润嘴唇,“别说话,现在你们三个人比一比,谁先放屁。”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比放屁,但四小姐说得一定对。

三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又睡了过去。

“既是没事,我先回去了。”沈翼道,“下午我还要再来吗?”

叶文初摇头:“下午我们将棺木入土后,天黑以后会将三个人移到鲁大人那边。”

那边条件好一点,养伤也方便。

“我送你吧。”叶文初送沈翼出去,沈翼没拒绝,和她出了门,他停在马边上,忽然问她,“你衣服脏了,要给你送衣服来吗?”

“哦,做手术的时候弄到的。”叶文初

辅导作业play 乱论

凑上来两步,冲着沈翼招招手,沈翼坐在马背上弯腰看着她,“什么?”

“我会医术的事,帮我保密。”叶文初道。

“为什么?”沈翼打量着她,“四小姐多才多艺,是好事啊。”

叶文初表了摆手。

又左右看看:“如果早就让大家知道了,那我徐秋喜他们就活不成了。”

沈翼眉头动了动。

“另外,我师父没有对外公布,他收了三个徒弟。”叶文初解释着,还给了他一个可信可靠的眼神,“记得保密。”

沈翼笑了,坐直了身体:“知道了。辛苦你了。”

叶文初看他走远,松了口气。让他知道她是茉莉奶奶没什么,关键……小川,徒弟这些便宜,她不好解释。

叶文初回了房里。

上午,陆家庄将三口棺木,埋在了徐家父母的坟的边上。

外村好些人过来烧纸了。

下午,三个人都没有发烧,徐秋喜通气了,叶文初给她喝了点水,她感觉很不错。

半夜,叶文初和王竹几个人,用板车悄悄将三个人拖去了鲁志杰住的院子。

鲁夫人早知道三个孩子,看到三个孩子没死,又是哭又是笑。

连鲁志杰都没有装,悄悄起来看了三个孩子。

叶文初又守了一夜,三个人安稳度过。

早上,飞飞哀求她:“四小姐,我想吃烧鸭。”

“那可不行!”叶文初道,“但可以吃一点稀饭,再赏你一口小菜。”

飞飞叹了口气:“那我将就点。”

叶文初笑着道:“等你伤好了,我再给你买,吃个够。”

不发烧,孩子的恢复速度很惊人。

“我等会儿回家一趟,孩子们留在这里,您有事就让人去喊我。”叶文初和鲁夫人道。

鲁夫人让她放心。

……

沈翼背着手,沿着街回了县衙,胡捕头问他:“都说四小姐去别院休养了,好些了吗?”

“应该没事了,闻大夫回来了。”

胡莽松了口气:“这一次四小姐太伤心了。”一顿,“那我去办事了。”

沈翼回到公房,重新将布防图铺开,看了一会儿,他对乘风道:“你晚上去告诉归去,今晚我们和王彪见一面。”

“见面了吗?”乘风站起来,有点紧张,“您、您不是说还要再等一个月吗?”

沈翼道:“不等了。”

他坐下来,眉头紧紧蹙着,沉声道:“我万事求稳妥,步步求安稳,有什么用?”

“主子,您是觉得四小姐受委屈了?”

沈翼没解释。

但乘风觉得猜对了,他很了解他主子的。

主子从小不论做什么事都要准备的妥妥当当,稳扎稳打。

这一次他明明知道,有的事还不稳,可他却去见王彪了,这有点冒险,不是他主子的风格。

“主子,您来了从化后,风格一直在变。”连计划都能随便了。

沈翼凝眉道:“做你的事!”

“哦。”乘风悄悄去找归去。

沈翼撑着额头,眼前一直浮现着叶文初在菜市口,拿着刀掉泪的样子。

他懊恼不已。

叶文初回家泡了澡,她躺在床上,八角给她绞着头发,叶俊给她揉腿。

叶文初笑了:“爹,我不累,您不用给按摩。”

“怎么不累,身体累心也累。”叶俊这两天往那边跑了几次,但他帮不上忙,又怕跑太多,让别人知道了,索性在家等着。

但女儿是真的累,那天哭得时候,他心都要碎了,恨不得将刘兆平碎尸万段。

“我强大着呢。”叶文初坐起,“我找祖父去。”

叶俊想到件事:“……昨天,刘老夫人来家里找你了,要和你告别。”

“刘老夫人?”叶文初眉头拧了起来,叶俊问她,“会不会有问题?刘兆平素来孝顺,这都要入冬了,怎么还把他娘送翡翠岛去了。”

岛上,冬天的气候哪能和从化相比。

“我估计,刘兆平要动手了。”

叶俊端茶的动作静止住,他看着叶文初,一瞬间有错愕:“动手?”

“嗯!”叶文初道,“杀我,以及要叶氏的所有,就是不知道他要怎么做。”

叶俊道:“那、那我们怎么办?”

“我去找祖父。”叶文初走到半道,就碰见了叶老太爷,她上前扶着他,“既然您走这里来了,那我们去湖心坐一坐。”

叶老太爷颔首,和叶俊一起,三人去了湖上的会客厅。

叶文初问她三个孩子的事,叶文初大概说了一遍。

“好,好!那小丫头虽说杀了人,但她也鬼门关过了两天,更何况,两个弟弟也一起受过了。”

“这事儿,翻篇了。”

叶文初道:“这事儿不好翻篇,”她对叶老太爷道,“刘兆平只怕是要杀我,要吃叶氏这块肉了。”

叶老太爷紧了紧眉头:“你可有办法应对,如果没有,你今晚就离开从化。”

“初初离开,那咱们家怎么办?”叶俊问道。

“命重要。他要吃肉就全部给他。”叶老太爷道,“他不要我们的命,等我们离开从化,换个地方再重头来过。”

叶老太爷拄着拐杖,看向门口,想过这一生的奋斗,轻松起来:“咱们家这三个月,已经转移不少出去,离开了广南东路,做不了首富,做小买卖绝对绰绰有余。”

“人在,早晚还能富起来。”

叶俊想想觉得有道理,笑着道:“那要不我们去余杭吧?”说着又问叶文初,“去临川家看看?”

“不行。”叶文初绷着脸,“我的钱,谁都不给。”

叶老太爷看着一本正经的叶文初,敲她的脑袋:“不说是不是你的钱,就说你打不打得过刘兆平?”

“打不过,也是你们走。”叶文初起身道,“我去衙门找沈先生。”

叶老太爷道:“那你不如请他来家里吃饭,我们一起讨论呢?”

“也对。”叶文初道,叶老太爷白她了一眼,“笨!”

叶文初坐在他手边上:“我要是笨,那也是像您。”

叶俊松了口气,赶紧让八角去请沈翼。

……

郭氏来找刘氏:“四丫头回来了,前天吓得不轻,你可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她?”

刘氏犹豫了一下:“行吧,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妯娌两人正要出门,就看到小道上走过来个婆子,刘氏对郭氏道:“你等我下。”

“你怎么华回来了?”刘氏问婆子,“二小姐让你回来的?”

婆子应是,小声道:“二小姐在门口的马车里,让奴婢来请您出去。”

刘氏点了点头,和郭氏随便编了个理由,就去外院了。

郭氏就没问,那婆子是叶月棋身边的她知道,她转身就回去找叶月画,问她:“你二姐,最近有什么事没有?”

“我怎么知道?”叶月画奇怪地看着她,“怎么,她要和刘兆平成亲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小姐圈子里都隐隐在传,叶月画也知道,着实高兴了几天。

还想着,如果叶月棋当了刘夫人,会是什么样子。

那么骄傲的叶月棋,得气死。

“什么跟什么,你在哪里听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郭氏不信,“月棋怎么可能愿意嫁给刘兆平,她嫁给王爷都不可能嫁给刘兆平。”

“我是说,她突然回来找你大伯娘,来问问你,她有什么事。”

叶月画眼睛一亮:“你猜什么,我去偷听。”

“你大哥大嫂什么时候回来?”郭氏道,“我眼皮一直跳,总觉得要出事。”

叶月画道:“您别胡思乱想,有事您又解决不了。”

她说着猫着腰出去,直奔前院,让婆子丫头噤声,她爬上围墙,露了一个脑袋尖,听着停在巷子里马车里人的对话。

她太清楚了,叶月棋要停车,肯定是这里最方便。

但可惜,声音很小。

车里,叶月棋和刘氏道:“……前一天刘将军就来了,说他要收了叶氏,王爷同意,说这种事他做主就行了。”

“昨天,刘兆平和刘老夫人大吵了一架。据说,他要将刘老夫人送去翡翠岛,刘老夫人不同意。”

刘氏不懂:“和刘老夫人有什么关系?”

“刘老夫人喊茉莉奶奶做姐姐,她一直压着刘兆平,不许动叶文初怕伤姐妹感情,现在刘老夫人一走,就不用顾忌了。”

刘氏很紧张:“这怎么办?怎么突然就来了!”

“从叶文初回来开始,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的。”

叶月棋低声道:“娘,这事就看你们听不听我的了。”

喜欢医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