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大日西斜,风卷残云,红光映照,满天的红霞。

余晖洒落在摘星楼,拉出长长的楼影。

婚礼要开始了。

一个古铜色皮肤的男人,伸出一只脚,跨过门槛,在走廊拉出很长的斜影。

迎面的光芒让他沐浴在余晖中,耳边是楼下宾客的欢呼声。

他嘴角微起,淡淡笑着,走过走廊,动作仿佛变慢了,如同走了一段很长的时光。

他从窗边路过,窗内的金段德,右手提着刀子,指着麒望舒,左手则拉住白夜辰的手,一副被拉架的滑稽模样。

他微微一笑,仿佛看到了当年,他与金段德的初见,那是在魔土,昏暗的天穹下,那个金发俊朗的男人,同样提着刀子,想对他不利。

黄昏残阳,清风吹过,吹起的不是殇,而是美好的回忆。

楼下人来人往,高呼着,欢呼着。

走廊是旋转的,他走到了另一处窗边,里面的魁梧男人,正欣慰的看着他,只是额头上的十三星已不在。

昔日的回忆,从眼前飘过。

当年在星空,他被星魔族与神族追杀之时,便是那位拥有十三星的男人,拳震星空,脚慑万族,宇宙以这个男人为尊,亿万强者莫敢不从。

但也曾为了他,在真神大陆,向百族下跪,最终与暗黑真王大战,死在了宇宙海。

他的嘴角带着笑意,每一步都在阳光中,穿过一段段时光。

那个魁梧男人的身边,站着一个身背一把古剑的老人。

老人的脸上浮现欣慰。

他的眼中出现回忆。

当年,老人以造化剑劈碎黑暗,只为开出一条古路,让昔日的一个孤独少年活了下来,成为今日的无上永恒。

他轻轻一叹,又是一笑,继续走着。

窗外是一段漫长的时光,窗内是一段段无法忘记的回忆。

玄武、雷引、光冥、归墟,曾经的古神界四位龟族大能,捋着胡须,在窗内,望着他在夕阳下走过。

他们在笑,笑时光过的真快,昔日被生死天尊掌控的古神界之中,在追杀中成长起来的第五位龟族大能,如今已超越生命极限,成为了史无前例的三永恒生命。

那个唯一的变数,已成了这诸天万界的定数。

他走过另一个窗边,万兽山的蓝狐,白灵族的圣女,眯着眼睛,笑看着他。

他依稀记得,八大古神兽与亿万生灵开道,破了上苍对古神界的封锁。

也曾记得,他第一次从天而降,坠落人间界的狼狈模样。

有人在喊他,他转过头,看向窗内。

是焚天火雀,那个万兽界的雀儿,在对他招手欢呼。

他点头笑着,今天他是主角,是所有人的世界中的璀璨过客,如今他归来了,回首再望,大家都在等他。

他走过走廊,往上层走。

六界熟悉的人儿,在笑看着他路过。

罗生门、妖神殿、叶天殿……

如来的诞生,极恶的毁灭,帝惜薇以身种道,雪凌洛的未来穿梭,北冥仙宫的压迫,神族的降临……

他轻叹,轻笑而过。

“叶大哥。”

一声轻喊,将他拉回神。

他侧头,原来不知不觉,又多了一些熟悉的面孔。

蓝星的轻喊,魂星月抱着魂书,宁语坐在桌前,认真的翻看着《古神星空传》。

还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曾经将自己卖给虚空族的第九族长,也有帝惜薇的前世大族,法翼人族,亦有金段德待过的灰宇蟾族。

他走过了一段很长的时光,看到了真神大陆的熟面孔,那个古灵精怪的圣萝莉在对他扮鬼脸,也看到了真神界的伙伴。

漫长而又难忘,也不能忘。

最终,他来到了最上面。

姜氏的行礼,那个少女成了姜氏的中心,青涩的笑看着他。

他笑着回语,最终来到了顶层。

“叶小子,恭喜你!”

水月镜大笑。

古铜色的男人,叶缺,笑道:“你人不用到,礼到就行。”

顿时,一片笑声传开。

叶缺与神火、炼器、最初之龙等永恒打着招呼,然后缓缓走出屋内,来到了走廊。

一眼望去,山海万里,尽是四海之人,皆来恭贺他婚礼的来宾。

随着一道锣鼓声敲响,天空落下樱花雨,斜阳变得唯美永恒。

“多谢各位来宾,来此参与叶古神的婚礼!”

有婚礼办事人员在下方大喊。

突然。

嗡——

一缕永恒之光从虚空浮现,轰然一闪,渗透进诸天万界。

永恒的福泽来了。

而叶缺也踏步走向虚空,转过身,望向古神山的方向。

那里有两个美丽的人儿,正站在古神山的边缘,迎着风看着他。

众人的欢呼达到了鼎盛,气氛空前高涨。

叶缺笑眯眯的望着她们两个,一个是身穿黑色婚服,气质温柔贤淑的帝惜薇,一个是身穿白色婚服,气质冰冷但很紧张的幼芷白。

帝惜薇为他改变,早已不似以前那般冷漠,眼里尽是温柔,她看了眼幼芷白,走过去握住幼芷白的手,让幼芷白稍稍镇定。

“为什么今天只有我们两个新娘?”

帝惜薇传音,一直以来的疑惑,今日忍不住问了出来。

叶缺传音道:“多举办几次婚礼,能多收取几次喜钱,都是为了养家糊口,要恰饭的嘛。”

帝惜薇无语,旋即噗嗤笑出了声,那个缺德的家伙,果然还是本性难改呐。

这件事情要是被在场的人知道,肯定又要被打。

不对,已经没人能打得过他了。

“都是老夫老妻了,还羞涩个什么,你可是情之永恒。”

叶缺又将目光转向幼芷白,幼芷白感觉呼吸都混乱了,根本顾不上叶缺的言语,她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以后多举办几次,你就熟悉流程,就不害怕了。”

叶缺笑道。

幼芷白当即镇静了下来,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明明只是护卫,如今却总是欺压他,真是个可恶的家伙。

“新郎新娘入场!”

有高喝声穿过天际。

叶缺笑眯眯的走着,往神城中心走去。

帝惜薇和幼芷白也被盖上红盖头,于虚空渡步,缓缓走向神城中心。

双方一路前行,皆有永恒神光缭绕,真龙仙凰环绕,在这一刻比永恒还要璀璨。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忽然,所有永恒眼神一凝,齐齐望向神城的上空。

嗡——

一缕缕时空流光从虚空流淌而出,紧接着虚空被撕裂,两道小小的身影,从时光流光中掉落了下来。

那两道身影长相相似,一男一女,额头都有十颗星,都很小,大概十二三岁,脸上有着惊慌。

只是那女孩稍显镇定,颇有大姐头的风范,而男孩则害怕的脸色煞白。

男孩大喊道:“啊,娘亲救命!”

那女孩惊慌喊道:“笨蛋,不要乱喊娘亲,这会娘亲才生下我们不久,还不认识我们呢,不好,爹爹看到我们了!”

叶缺愕然,众永恒若有所思,水月镜笑道:“看来某个人的时空至宝被偷走了,哈哈哈哈。”

女孩长得像瓷娃娃,跟帝惜薇很像,她惊慌的与叶缺对视,害怕道:“爹地我们不是故意的,是叶明晨偷你的时空至宝,说是要看你们的婚礼。”

“胡说,你又让我背锅!”

叶明晨气愤道。

叶缺的眼神一下子锐利了起来,看到这个细节,女孩叶明曦身体一抖,害怕道:“我什么都没说,爹地,我们走啦,就当我们什么都不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知道。”

叶明曦拿出时空至宝,再度开启时空穿梭,她与叶明晨被时空流光笼罩,又回到了时空裂缝之中。

也在这时,叶缺背负双手,脚踏虚空,仰头望着那时空裂缝,沉声道:“给我回来!”

轰!

时空颤栗,那不可流转的时空裂缝,再度开始倒退,两个小小的身影,奋力的在时空流光中奔跑,结果却是越跑越倒退,小脸惊慌无比。

【作者题外话】:看来,还有一段剧情要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