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坑 特级毛片打开直接看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人群中。

一位少年万众瞩目。

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少年容貌俊朗,皮肤白嫩,下巴微抬,显得有些高傲。

这在别人看来。

属于很正常的事情。

有这样天赋的。

肯定都得傲娇,还有的比这更傲娇呢。

十五岁便是九骨全满。

快要踏入血气境。

除了妖孽。

还能怎么形容。

随着周萍的汇报,十五岁九骨全满的事情,引起了圣地长老的注意。

原本是由圣地寻常长老去查看情况。

刚好,赵大正长老在圣地闲逛着,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喜上眉梢,没想到有天骄来加入圣地。

这说明圣地昌盛的很啊。

否则怎么可能有如此天赋的弟子出现呢。

他想都没想。

直接去现场观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弟子,竟然能有这样的天赋。

莫非又出了一位林凡?

但想想应该不可能。

林凡的情况已经十足的变态。

哪里还会出现第二位这样的弟子,真要是这样,还让别人怎么玩?

现场。

“拜见长老。”

“拜见长老……”

随着赵大正的出现,弟子们都恭敬的很,紧接着便是羡慕,看来是被长老知道了,按照正常情况,必然会被长老们收为关门弟子。

那就真的是一飞冲天啊。

赵大正压手,让他们淡定点,没必要见到我就表现的这般恭敬,他寻找着被称呼为天骄的弟子。

刹那间。

目光落在一位少年身上。

对于赵大正来说,想从一群人中,寻找到与众不同的人,自然是很简单的事情。

此子的确不俗。

“你叫什么名字?”赵大正询问着。

少年看着赵大正,便知道此人必然是天荒圣地高层人物,虽说气势内敛,但浑身散发着一种很强的威势。

“弟子吴赟,拜见长老。”吴赟恭敬道。

“嗯……”赵大正满意点头,他的双眼闪烁着微光,好像是想看看此子的根脚是否安全,毕竟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已经是很妖孽的弟子了,突然出现,肯定害怕出现问题。

他发现此子体内竟然燃烧着一团火。

颇为诧异。

果然有点奇特之处。

“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修为,实在是不易,你入天荒圣地,必然是

东北大坑 特级毛片打开直接看

想更进一步,老夫这么多年来,并没有弟子,你可愿意拜老夫为师?”

赵大正有了收徒之心。

这是一个好苗子。

想到师姐收的那弟子,真的把他羡慕的不行,想他到现在,都没有收过弟子,如今遇到一个不错的,真的很想让此子拜他为师。

随着赵长老话音落下。

周围传来弟子们惊叹跟羡慕的声音。

他们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好命。

被赵长老给看上了。

这是一飞冲天啊。

与吴赟一同加入圣地的人,羡慕的都快成为柠檬精了,为何别人如此优秀,而他们只能干瞪着眼,充当围观的观众呢?

想想都感觉无奈的很。

“弟子吴赟,拜见师尊。”吴赟没有犹豫,立马就跪地拜师,这动作麻溜的很,完全没有犹豫。

“哈哈哈……”

赵大正满怀欣慰,心情很是不错,收到一位不错的弟子,他是真的很满足。

……

幽紫峰!

林凡修炼结束,出来喘口气,刚好就让小老头去通知师兄过来,一起喝点酒,聚一聚,聊点别的事情,消磨一下时间,松缓一下心态。

伏白,肖震,陈渊三位师兄受邀而来。

各自带着食物,酒水。

表面是受邀,实则都是自带东西的,而林凡什么都不用管,干坐着等他们到来就对了。

“师弟,你这天龙看起来好像不太壮观啊。”陈渊看着天龙,咋看,都感觉有点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除了像龙外。

就没一点点霸气的感觉。

“壮观?”

林凡被陈渊给问懵了。

陈渊道:“就是不够霸气。”

“牛哔可以的,你给他点时间。”林凡给牛哔稍微争取下,毕竟师兄说的也的确是他所想的,幼小时期真的很难。

牛哔知道眼前这人类看不起他,眯着眼注视着他,“等我牛哔成熟的时候,我的身躯将会伟岸到你从未见过。”

“是嘛,那你加油,牛哔。”

“哼!”

牛哔不想理睬除了主人之外的任何家伙。

他从这些家伙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恶意。

肖震将花生米扔到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道:“前段时日,咱们圣地收了一批弟子,其中有个师弟很厉害,十五岁就是九骨全红,被赵长老给收为亲传弟子了。”

“嗯,听说过,十五岁龙骨全红,如果是有来历的,借助各种山地龙脉,的确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好像他没用过龙脉,这就有点可怕了。”伏白淡然道。

“真假的?这么厉害的吗?”林凡充当吃瓜群众,对这种情况,颇为惊讶,十五年没有借助龙脉就全红,这跟他有的一拼啊。

陈渊道:“不会吧,根脚没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如果有问题,赵长老也不可能收他为徒。”肖震说道。

“我怎么就是不信呢。”陈渊道。

“你这是羡慕嫉妒吧,不愿意承认别人的优秀吗?”肖震瞥了他一眼。

陈渊笑道:“什么羡慕嫉妒,我陈渊怎么可能会羡慕他,他连血气境都没有,我现在将他给砍了,那也是没有成长起来的天骄而已。”

“况且,咱们林师弟何等天赋,何等悟性,我要羡慕那也是羡慕林师弟,也不可能羡慕一个连毛都没长好的家伙啊。”

陈渊将花生扔到天空,仰着头,左右调整方向,一口将落下的花生吞掉。

咳咳!

有咳嗽声传来。

陈渊转头,余光看到来人,没想到竟然是赵长老,惊的他一不注意,花生米卡在喉咙里,尴尬的咳嗽着。

刚说人家弟子没毛,人家竟然就带着弟子出现了。

“拜见找长老(x3)。”

林凡他们起身抱拳。

陈渊则是捏着喉咙,勉强的跟上节奏。

“嗯……”

赵大正长老点点头,随后看了一眼陈渊,注意到这种眼神的陈渊,尴尬的很,有种干坏事被发现似的。

不……

就是被发现的这种。

他看着跟随在赵长老身边的少年,没有亲眼见过,这是第一次见到,的确不错,但是跟林师弟相比较起来,那是真的没法比,两者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这位便是长老收的小师弟吧,果真是不俗的很。“林凡说道。

东北大坑 特级毛片打开直接看

然不知长老带着他来做什么。

但既然是长老带来的,他该夸赞还是夸赞一下的,没看到长老听到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有多灿烂吗?

“吴赟,还不赶紧向几位师兄问好。”赵大正开口了,他就是带着徒儿,来跟林凡拉近一下关系。

吴赟站了出来,恭敬道:“师弟见过师兄……”

既然师弟如此尊敬他们。

他们也不能摆着脸吧。

自然是满脸微笑的朝着师弟点点头。

伏白道:“吴小师弟,你能拜赵长老为师,可要好好珍惜,赵长老从未收过弟子,得好好跟长老修炼才是。”

“师弟铭记师兄教诲。”吴赟回道。

“吴赟,你就留在这里,跟师兄们好好的聊一聊,为师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林凡,伏白,你们可要好好照顾小师弟啊。”赵大正笑着说道。

林凡道:“好,长老放心,我们师兄都很爱护小师弟的。”

赵大正就是希望自己的徒儿能够跟他们关系好一点。

现在谁都看的出来。

天荒圣地年轻天骄中。

最受欢迎的就是林凡。

不管是伏白,还是肖震,陈渊,那都跟林凡关系很好的,可以说他们是一条心。

因此。

他只希望自己的徒儿能够融入这关系里。

等赵长老离开后。

林凡微笑道:“小师弟,十五岁就能有这样的修为,真的很厉害。”

“不敢,跟师兄相比,师弟要走的路还很长。”吴赟低调道。

林凡脸上的笑容,给人的感觉很友好,但他双眼里有因果之火浮现着。

别人无法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因果之火。

只能看到一双清澈,有神的眼睛而已。

吴赟注意到林凡的目光。

微笑,却缓缓低头,表现的不好意思似的。

林凡看了几眼。

面无表情。

心里却是思绪万千。

有些没看懂,眼前这位小师弟,因果很复杂,夹杂着血线,真的很复杂,根脚不简单。

莫非?

他怀疑吴赟的真实情况。

“小师弟哪里人?”林凡笑着问道。

吴赟道:“回师兄,我是孤儿,不知家在哪里,从小被人收养,机缘巧合走上了修炼这条路,后来收养我的人被蛮兽所害,漂泊在外,居无定所。”

卧槽!

这么绝的吗?

直接封锁了所有的调查啊。

伏白心思缜密,眼皮微微跳动,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林凡,随后笑眯眯的看着吴赟,看似眼神好像是关怀,实则,他是借此观察着小师弟。

“没想到小师弟的身世如此坎坷。”林凡感叹着,随后道:“小师弟曾经在神武界闯荡,能够不用龙脉,就将九骨修炼到全红,实在是难得,我发现师弟体内有团火,师弟应该是某种特殊的体质吧。”

“体质?”吴赟疑惑道:“我不知道什么体质,但修炼的时候,我往往都会感觉到自己的龙骨时刻都被燃烧着,那温度很高,有的时候,都忍耐不住。”

“看来师弟真的有特殊体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达到九骨全满,也能说得通了。”林凡很想分析出,对方的因果线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以他现在的境界跟见识,还有点难。

还有很多因果线都搞不明白呢。

陈渊道:“师弟,喝酒不?”

吴赟道:“师兄,我从不沾酒。”

“哎呀,你这从不沾酒,算什么男人,年纪轻轻不喝酒,没意思,真没意思。”陈渊摇头,暂时还没能够接纳这位小师弟。

他发现这位师弟表现的很低调。

但那高傲的气质,哪怕极力的隐藏,还是能够看得出来。

“人家小师弟不喝就不喝呗,你非说人家做什么?”肖震瞧着陈渊,摇摇头,对他的行为表示不满。

陈渊瞧了他一眼,就你事多。

“肖师兄,陈师兄是性情中人,是师弟我不行,扰了陈师兄的兴致。”吴赟歉意道。

“看看小师弟多谦虚啊。”肖震说道。

陈渊撇嘴道:“那你喝不喝。”

“喝啊,男人哪能不喝酒的。”肖震果断回道。

说完,两人就碰杯干了一杯。

吴赟有点尴尬了。

这特娘的……没看懂呢。

林凡跟伏白也是对喝着,也就吴赟干瞪着眼看着。

“小师弟,看着干什么呢?”林凡见吴赟站在那里,急忙招招手,就在吴赟以为是要他坐下,都准备自己搬凳子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林凡的声音,“赶紧给我们倒酒,你不能喝,就看着好了,看我们是如何喝的。”

尼玛……

吴赟心里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但还是应了一声,勤劳的给师兄们倒酒。

林凡笑意灿烂,有人帮忙倒酒就是好啊,省了很多事情。

“林师兄,以后我能经常来找你吗?”

吴赟主动想跟林凡拉近关系。

林凡道:“好像不行,师兄我平日一直修行,很少有时间闲逛,你初入圣地,修为很低,虽说起点很高,但也要努力修行才是,不要虚度光阴啊。”

“是,师兄说的对,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吴赟认错的速度很快。

许久后。

吴赟本不想离开,但在林凡的示意下,还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等人走后。

伏白轻声道:“师弟,他有问题?”

“不好说,根脚有点乱,不是表面那般简单。”林凡说道。

伏白沉声道:“看来以后得注意点才是。”

肖震跟陈渊听着他们的谈话。

瞬间明白交流的意思。

“看起来不太像。”肖震道。

陈渊呵呵道:“看人不能看表面,隐藏的太深,不注意是看不出来的,不过长老们收徒要求极高,绝对会调查根脚的,连长老们都看不出来,这事可不太好说。”

林凡笑道:“没事,多多注意就好,这里是圣地,长老们都在,翻不了天。”

“说的也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