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伊人 poruhbub.+cow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这……”

“他……他竟然……”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而擒龙武帝和冰凝公主,则是在短暂的呆滞之后,突然冷笑起来。

“竟然敢主动接下玄黄天主的位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看你怎么死!”

“自不量力,自取灭亡!”

在他们看来,秦梓死定了,没人保得住他。

而此时。

天空中的玄黄苍天图犹如海浪一般剧烈的起伏起来,金光如水流淌,倾盆而下。

“哗啦啦!”

无尽的金光,浇灌在秦梓的身上,让他的体外出现一层层璀璨的金色光环,足足十三道!

而与此同时。

玄黄山,乃至整个九苍界都浮现出一层金光,与他身上的光芒相呼应。

这似乎是在宣告着,从今往后,他与玄黄天同气连枝,他就是新的玄黄天主。

“天主立,苍天归位!”

一道无比沧桑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响彻玄黄山,然后回荡在整个九苍界。

“轰隆隆!”

整个九苍界,都剧烈的颤抖起来,无尽的光芒浮现,似乎要淹没整个人世间。

“那是什么?!”

“好壮观的景象!”

九苍界中,无数生灵强忍着眼睛的刺痛抬起头,望向天空。

他们发现,一道道虚幻的废墟从光芒中浮现出来,然后缓缓升上天空,随着上升,这些废墟变得真实起来,并且还在迅速的修复和凝聚。

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触犯的东西,有着无上的威严。

神圣。

伟大。

不可名状!

这是苍天——苍天出自玄黄山,并衍生出一方大世界,这就

青青伊人 poruhbub.+cow

是玄黄天的来历。

曾经,玄黄天遭遇强敌,发生了天塌,而如今,这塌陷的苍天重新归位了。

而与此同时,九苍界的面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扩张起来。

“嘶啦!”

“啊,我的胯!”

“房子,我的房子!”

有人站在原地,原本双腿并拢,可是突然脚下的地面扩大了,让他裤裆撕裂,然后一个“一字马”坐在了地上,并且感受到了蛋蛋的忧伤。

不仅如此,他还看到自己的房子,原本近在咫尺,可是下一刻,竟然迅速的离他远去了。

并且院子里的小土疙瘩突然拱起,化作了一座座大山,阻隔了他的视线。

正所谓,两岸人声啼不住,屋子已隔万重山。

“狗贼哪里走!吃我一剑!”

“咦,不对啊,我怎么在后退?回来,你这狗贼,你给我回来!!”

有人正在追杀仇人,可是正要冲上前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倒退。

他拼尽全力往前飞,却发现,两边的景物都迅速的往前移动着。

而他对面的仇人,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竟然站在原地对他微笑招手,然后犹如踩着滑板一般,保持着站立的姿势迅速消失在天边。

甚至,还有人趴在地上,看地上小缝隙中的蚂蚁,可是突然,那小缝隙扩大了无数倍。

缝隙化作深渊!

这人差点就栽了进去,犹如狗爬一般迅速后退,才保住了一条命,差点吓死。

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

整个九苍界,在这一瞬间,竟然扩大了数万倍,数十万倍,数百万倍!

“叮……叮咚……”

天地之间,响起一阵阵神音,紫气东来,并且有一条条气运真龙涌出地面,在天地间盘旋。

玄黄天,彻底复苏了!!

无穷灵气化作雨水,倾盆落下,造化之光犹如阳光,洒落在每一个角落。

“我突破了!”

“我也突破了!”

“我竟然成为武帝了?!”

“什么,我的狗超过我了?这不可能,它只是一条狗啊!什么,它还在突破?!”

来自天地的反哺,让所有人生灵的修为都水涨船高,甚至一连突破好几个境界。

一些原本平平无奇的动物植物,好像突然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开始野蛮生长,迅速变强。

短短时间内,就不知涌现出了多少的怪物。

“哈哈哈,本座复苏了!”

“沉睡亿万年,本王再次归来,蝼蚁们,在本王的威严下的颤抖吧!”

“落月古宗,归来!”

“青叶天宗,归来!”

“东华仙宗,归来!”

一个个古老遗迹中,远古强者复苏,甚至很多大势力集体复苏,重现辉煌。

“快看,那是什么?”

“好多的泡沫啊。”

很多人看向天空中,发现天穹似乎变得透明起来,而天穹之外,有无数的泡沫正在下坠。

“这不是泡沫,这是一个个世界,它们在下坠,说明我们的世界正在迅速上升!”

“我知道了,玄黄天要脱离下界空间,重新回归上界了!”

很多远古强者激动得面红

青青伊人 poruhbub.+cow

耳赤,往昔的辉煌,真的要重现了。

而此时。

祭天台上,一道道先天紫气,伴随着气运真龙垂落而下,将秦梓笼罩。

他的修为迅速暴涨!

天神二重天。

天神三重天。

天神四重天。

……

天神七重天!!

最终,他的修为稳定在了天神境七重天。

“天主立,众生拜!”

那道苍老而恢弘的声音,再次响起,从玄黄山传出,回荡在众生的耳边。

不仅如此,秦梓的光辉形象,也自然的投射在了所有人的脑海中。

无数生灵骇然。

“什么,新的玄黄天主是他?一个天神境的年轻人?!”

“胡闹!区区天神境,怎可成为玄黄天的天主,自古都没有这样的先例。”

“蝼蚁也能掌天?”

“我玄黄天虽然遭逢大劫,刚刚复苏,但还不至于堕落至此吧!”

很多神王境巅峰的老怪物义愤填膺,比如瀚海神王,比如青叶道君,比如醍醐老人。

“道兄,我们去杀了他!”

“对,大丈夫生居天地之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向一只蝼蚁俯首称臣,本座引以为耻!”

“走,灭了他!”

有人直接煽风点火,想要灭掉秦梓这位徒有虚名的玄黄天主。

可是,终究还是有清醒之辈,很快就有人阻止了他们。

“各位,万万不可轻举妄动!我们虽然不服他的天主之位,但是……现在还轮不到我们表态,若是轻易表态,恐怕有杀身之祸。”

有德高望重者沉声开口。

顿时,那些冲动的老怪物冷静了下来,以他们的眼界和格局,很快就想通了关键。

巨头!!

玄黄天的巨头们都还没表态呢,哪里轮得到他们来喊打喊杀?

曹操可以欺负汉献帝,但其他人若是敢这么做,曹某人立马来讨伐你,说你大逆不道!

因为这是曹某人的特权,不容他人染指。

现在的秦梓就像一盘菜。

就算巨头们多半不喜欢吃,但是在巨头们说倒掉之前,其他人敢擅自倒掉吗?

“哼,那就再等等吧,等到巨头们归来之后,自然可以收拾他!”

于是,这些不服气的老怪物们,都偃旗息鼓了,打算先不理会秦梓。

不支持,也不反对。

假装没看见!

可是,他们想置身事外,真的有那么容易吗?

殊不知,新的玄黄天主,有一位好大喜功的父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