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傻子的春天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面对狼小六和她的属下,却如同微尘般的蝼蚁面对了超级大巨兽。

大与小,表像和实质,竟然有着如此巨大的反差!

他们,再庞大又有何用,能庞大过属瞿父子俩吗?再灵力高强又有何用,能高强过属瞿父子俩吗?

对抗,就等于鸡蛋碰石头,螳螂臂挡车轮!

短短半日内的两场较量下来,活下来的半巨人们,早已经被吓破胆了,内心早已经缴械投降了。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战战兢兢的,他们的内心只剩下这一个想法了。

狼小六站着,凝神细目,一个个看了过去,一个个仔细审视过了。

只看得面前这些看似庞大,内心却很虚弱的半巨人们,一个个全都额头冒了汗,鼻尖汗津津,两条腿哆哆嗦嗦几乎站不住了的时候,这才慢条斯理地开口了。

“属栩和属瞿以下犯上,肖想要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被我——”她看一眼销魂钉,暗自舒一口气,自忖,还是我担着吧,就顺口说了下去,“斩杀了。”

她的神情淡漠如烟,语气淡漠如雾,就好像她斩杀的不是两个身量比她庞大几倍的半巨人,不是两个半巨人中最厉害的勇士,而是两只蚂蚁一样。

如此清淡漠漠的话,回响在半巨人群里,却让他们感觉心惊肉跳,如雷电轰顶。

或许,在这种时候,越是清淡漠然的话,越能显示出它的威力和分量来。

正如同越是体积瘦小的氢弹,越是能爆发出超级的能量来一般。

现在的狼小六对这种御人之术,掌握得越来越驾轻就熟了。

她继续言道:“至于你们——”

她轻抬眼皮,眼眸间却瞬间射出一道冰锋般的寒光,扫过一众半巨人的脸面,“首恶必除,胁从不问,你们仍旧是忠于本心忠于我暗夜王的的半巨人——国!

没错,我许你们成国,只要你们有这个本事建国立业,可以向外自称半巨人国!”

狼小六话说得很有技巧,也很有丰富的内容,她的心中也在冷笑不止。

没错,成城还是成国,都不由我说了算,由你们的本心抑或野心去做主。至于在这个妖类遍布,暴力为上的黑森林里,你们的国,能不能站得住脚,那就看去你们自己的本事吧!

然后,她的眼眸很锐利地扫了桑格一眼,方始淡漠地言道:

“至于这国王由谁来做的问题嘛——”

在场的一众半巨人,都算是翘楚级别了,也都悄然用期盼的眼神看了过来。

狼小六却再次看向了桑格,“桑格,你还想不想留在你的故国半巨人国,是想要做一个普通的平民呢,还是想让我直接扶持你做这个国王?”

突然被问,桑格就有些慌乱,但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看着狼小六,搓着手犹犹豫豫地问道:“宗主,我还能不能跟着你回召云宗去啊?”

“怎么了,想清楚了?”狼小六面无表情且语气淡漠地反问道。

桑格就点了点头,道:

“好马不吃回头草,好汉不走回头路。狼牙说得对,我已经从这里出去了,我已经是召云宗人了!而且只要有宗主在,只要有召云宗的同伴们在,我在召云宗也会过得很开心的!”

狼牙就笑着大力地拍了拍桑格的胳膊,重重地点点头:“没错,我们在!”

桑格发出了会心的微笑道:“我们在!”

从先前初回故国,还没进城就受到了歧视和侮辱之后,桑格的种种反应,狼小六其实已经看出了桑格心意的改变。

这次询问,也不过是走走形式,再次给他一个正式选择的机会,也再次给他一个坦诚心迹,并顺坡下驴的机会罢了。

狼小六岂能不知道桑格根本就不具备治理和管辖别人的才能和心机。

狼小六便重新看向那几个半巨人。

再次一一看过去,然后在他们惴惴不安却期盼的眼神中,朝着一个中等个子的半巨人抬了抬下颌,道:“你叫什么名字?”

“属啄——大人!”那人赶紧回答,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好!”狼小六满意地扯唇做个笑意,随即继续冷漠地言道:“今后这半巨人国国王就是你属啄的了!”

属猪顿时大喜过往,赶紧跪在地上,大声喊道:“谢暗夜王恩典!大人真是慧眼识人啊!”

而其他人却开始面面相觑,小声议论起来。

狼小六就高声言道:

“有什么好议论的!整个城堡之中,论灵力修为,论威望功德,除了已经死了的属瞿之外,你们中间还有谁能高过属啄的吗?

还有,我听说想当这半巨人的王,必须先具备移山填海的异能,而这异能并不是每一个半巨人都能拥有的,对吧!”

此话一出,其他半巨人就蔫头耷脑地耷拉下了脑袋,再也没有半句话反驳了。

的确,即便是抢到了这王位,没有异能,也很难服众的啊!

属啄却又骄傲又惊疑地看了过来:“大人神算,可真的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啊!”

哼哼哼哼!

狼小六只是从鼻子里发出两声似冷似哂的笑声罢了。

从属瞿一出现,她就已经注意到这个属啄了。

因为他一直跟在属瞿身边,不离左右。

因为他有着比属瞿更加阴暗和不可一世的嚣张气质,只是在属瞿面前却尽量掩藏着没有太多显露出来而已。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傻子的春天

先前狼牙跑上去坐肩膀的就是他。

面对着属瞿的发怒,属啄选择了忍气吞声,但是狼小六却在他眼神里看出了不服气和不甘心居于下位的狂妄神色。

相较于别人,他有着跟属瞿,跟王位,更接近的距离和机会。

狼小六太熟悉这种眼神了。

充满了对权力的渴望和野心。

和属瞿的眼神简直一模一样。

只不过属瞿因为本就在最上位,所以无需遮遮掩掩,故显露地嚣张而直白,而属啄,却更加隐蔽,更加小心翼翼。

狼小六相信,即便她不出现,即便她不杀掉属瞿,不久之后,属瞿和属啄之间也必定会有一场争霸之战。

喜欢落木萧萧六幽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