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同学想吃掉我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李泽道又想到,若是大腿知道他就来自盘古域,是盘古的后裔,会不会直接一脚把他给踹死?

还是说大腿早就已经知道了?

一时间,李泽道内心无比的恐惧,他就觉得自己就站在那悬崖边缘,这时候只有出现一阵风随便轻轻一吹,他便会瞬间坠落那无底深渊之中,直接死无葬身之地。

青龙先生自然不会去理会这已经引起他的重视了的盘古后裔此时是怎样一种心境,他直接换了个话题。

他那双原本淡漠的眼睛突然间变得锋利了起来,很是认真的盯着李泽道那双眼睛看,仿若要看穿他的内心似的。

被如此可怕的一双眼睛盯着,李泽道头皮不受控制发麻了起来,甚至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了。

就在这时,青龙先生突然间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在那雪域之中非但得到了一场天大造化,修为得以突飞猛进,你还得到了一些强大的魂器,甚至你还得到了一个盒子。”

“盒子?”

李泽道瞳孔一下子就瞪大,一副您怎么知道的表情。

“那是怎样一个盒子?”青龙先生又问,向来静如止水的心也不受控制的荡漾了起来。

那件东西,终于找到了。

心里再次忍不住赞叹这只蝼蚁的那种运气当真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雪域有多大,又有多凶险,他是清楚的。

但是这只蝼蚁非但可以好好的从那雪域出来,他还得到诸多足以让旁人眼红的天大造化,而且他还真将那东西给带出来了,此等运气甚至让人觉得恐惧。

李泽道赶紧曾经看到的那盒子描述了下。

心里泛起阵阵嘲讽。

果然跟大腿所说的一模一样,青龙先生的真正目的压根就不是为了东皇山庄那荣耀令牌,而是为了那盒子。

更为准确的说法是,他这是为了盒子里的那东西。

李泽道偷偷的瞥青龙先生一眼,发现他那眼睛里已然出现了一丝预制不住的激动了,显然那盒子对他来说极其重要。

听完李泽道的描述,青龙先生确定就是那盒子。

此时他的心境竟然再次仿若止水,不再受任何影响。

李泽道忍不住赞叹这个男子的强大,换做一般人,此时早就激动难耐了。

青龙淡淡说道:“将那盒子给我。”

李泽道吞咽了一口口水,显得极度的忐忑不安。

他小心翼翼问道:“敢问青龙先生,那盒子究竟是何物?很重要吗?”

青龙先生淡淡说道:“你只需要知道,那盒子很有可能会让你瞬间粉身碎骨。”

李泽道头皮猛的发麻,满脸惶恐。

李泽道此等反应自然有一大半是在飙演技,但是却也知道青龙先生没在吓唬自己,他虽然不知道那颗手感相当美妙的球究竟是何物,但是能够让大腿以及青龙先生如此重视,自是极其了不得的东西。

以他此时的修为拥有此等东西,的确跟抱着那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没有太大的区别。

李泽道的面色更是惶恐,显得如此无措的小声说道:“盒子……已经被拿走了。”

青龙先生的眉头瞬间一皱。

刹那间,李泽道嗅到了一道名为“死亡”的味道。

他身体不受控制剧烈颤抖了起来,惊恐无比的解释道:“小的若是知道青龙先生您想要那盒子,小的就不该拿出来想问东皇圣君有没有办法打开那盒子了,如此一来,东皇圣君也就不会将那盒子占为己有了……”

青龙先生眉头更皱了,从他那眼睛里爆发出来的锋利气息更是瞬间将李泽道的魂魄刺了好几个孔。

李泽道的魂魄瞬间受损,嘴角处已然流淌出一丝漆黑如墨的鲜血。

“你说,那盒子已经被东皇圣君给拿走了?”青龙先生心境再次变得平复,脸色恢复以往的那种淡漠,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大神同学想吃掉我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

李泽道忙不佚点头,声音哆嗦无比:“是……是的,她……她拿走那盒子了。”

青龙先生微微抬头看向那无比阴沉的天空,沉默,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泽道小心翼翼的站在那里,身体不断的在颤抖着,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

许久之后,青龙先生那双淡漠的眼睛看向李泽道,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去吧,回去东皇山庄,拿回那盒子。”

“这……”

没等李泽道反应过来,那道绿色身影已然彻底失去踪迹。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微微抽着,在寒风中凌乱,在寒风中颤抖,着实又委屈又愤怒。

他觉得这个青龙先生实在太过分了些,他有什么资格命令自己去做什么事情,自己又凭什么要听他的?

算了,还是返回东皇山庄吧,谁让咱们弱,完全招惹不起像青龙先生此等恐怖人物呢?

将委屈以及愤怒吞回肚子里,李泽道原路返回。

一日不到,他已然回到东皇山庄那巨大石门跟前。

现在的东皇小尘已然不是昔日那个窝囊废,他现在非但掌管着东皇家族的荣耀令牌,更是在那归一阁上爆发出极其可怕的实力,偌大东皇山庄年轻一辈中,恐怕只有东皇圣君可以威压他了。

甚至就连大夫人也不得不将唐家的“无形”送给东皇小尘,以给东皇老庄主一个交代。

所以李泽道自然不需要在走那跟狗洞没啥区别的偏门了。

他不过刚来到那大门跟前,大门便被缓缓开启。

负责看守大门的那仆人神色无比敬畏的将他迎了进去,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

与此同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不过外出十来天的东皇小尘竟然回来了,各个心境自是一下子又极度压抑复杂,觉得让人极度压抑的气息再次笼罩了整个东皇山庄。

他们几乎都要喘不过气了。

于是,有不少人决定这就离开东皇山庄,住外头去,免得看到东皇小尘那副既无耻又下贱的嘴脸,免得被恶心到了。

寒梅轩。

二夫人听到东皇小尘竟然回来了,那张脸直接扭曲成了一团,内心有着无处发泄的怒火!

白家大长老白辰的实力她最清楚不过,以东皇小尘的实力压根就别想逃出那强大的幻境魂阵。

但是白辰却是死了,加上本应该在外头历练的东皇小尘不过十多日便返回东皇山庄。

所以,事情已经很明朗了。

这怕是东皇小尘跟父亲大人一同设下的一个局。

东皇小尘是诱饵,是那只等着螳螂的蝉,而父亲大人则是那躲在螳螂身后的那黄雀,其目的是了杀死所有惦记着那只蝉的螳螂!

难怪啊,落雪轩那个该死的贱女人会说东皇小尘不是傻子,这种时候他不可能不清楚东皇山庄外头远比东皇山庄里危险多了。

“那个老不死的,不会也要自己给他一个交代吧?”

二夫人那张脸,再次扭曲了几分。

大夫人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她站在落雪轩那院落之后,看着那纷纷飘落的雪花,冷笑连连。

自己是对的,这果然就是一个陷阱!

“东皇小尘,你还真就是一个窝囊废!”

大夫人很失望,也很火大。

因为东皇小尘还是将“无形”主动送给那老家伙,换取一丝安宁了。

大夫人看向站在廊下那道白色身影,神色一下子就柔和了下来,心里却是更是恼火了。

要不是这个向来压根就不听她的任何安排的女儿自作主张的将荣耀令牌交还给父亲大人,东皇小尘也就不会崛起。

东皇小尘不崛起,唐家也就不会失去那无比强大的的杀戮魂器“无形”,自己也就不会如此的被动,如此的火大。

九五见大夫人眼神柔和的看向自己,面无表情的微微点了下头,说道:“母亲大人既然心情依旧不佳,我再去揍他一顿便是了。”

说完,九五转身离开。

转身瞬间,神色莫名。

素银轩。

三夫人看着面前这个显得如此恭敬的行着礼却又如此陌生的儿子,同样也是满腔的怒火,忍不住在心里不断的质问自己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会生出此等不孝子呢?

她只能强行压制住将这个不

大神同学想吃掉我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

孝逆子活活打死的额冲动,显得如此关怀的说道:“回来就好。”

“母亲已经帮你重新安排了一处新的院落,你这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多谢母亲大人。”李泽道揖手行礼。

先前算是已经跟这位“母亲大人”撕破脸面了,所以即便回来了李泽道也不太想过来问候下什么的。

主要是他是很实在的人,他不懂得虚情假意,虚伪以蛇……至少李泽道是这么评价的自己的。

但是没办法,

之前所居住那院落已经被一个巨大雪坑所替代,所以李泽道不得不舔着脸找三夫人再安排另外一处院落。

三夫人面色慈爱的点了点头,看向一旁那显得如此无措的小碧,说道:“你带小尘少爷去那院落。”

小碧更无措了,却也只能说道:“是,夫人。”

走出素银轩,小碧低着头在前带路,内心自是无措复杂。

在那山庄盛宴,她因为小尘少爷不愿意接受他人的挑战,认为他贪生怕死,竟然跑去质问他,表示很失望,很痛心。

谁想之后东皇小尘非但掠上归一台,更是爆发出极其强大的实力,最后还血洗了归一阁!

所以,尴尬了。

现在小碧都恨不得刨个坑,将自己给埋了。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