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好妈妈在线观看完整免费版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别看他这个后爹是个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好妈妈在线观看完整免费版

滚刀肉,可本事却很大……戎贼打来的这两年,西北是乱得可以,当初跟着他们一起逃命的熟人都死了,可他家却一点事儿也没有。

小妹被护得好好的,从来没有被人占过便宜。

大姐怀孕,不但把胎给坐住了,还平安把小贵哥儿给生下来了。

更神奇的是,他们还把小贵哥儿给养大了!

要知道,自打戎贼打来,西北这边是民不聊生,别说孩子了,就是大人也是一批批的死,想要养活一个小婴儿,不让他夭折,是件极其艰难的事儿。

肖成举很清楚他肖家人没有这种本事,而他们全家能活下来,平安至今,全是这个后爹的功劳。

可爹不承认,说他就是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还是上了两回的上门女婿,让他们要点脸,活出个人样来,别学他。

秦大舅瞅他一眼:“咋又问这样?不是跟你说过了,我就是个因为怕死不想当兵,最后离家出走,靠脸哄到原配媳妇,做上门女婿,得以脱离军籍的窝囊废,没啥可吹嘘的往事。”

想了想,又道:“不过靠脸做了两回上门女婿,其实也是挺有本事的,对吧?”

对个屁!

肖成举嘴角抽搐,不满的道:“爹,您又忽悠我,我都发现了,您不是一般人。”

见秦大舅不说话,又道:“爹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知道,就是怕您以前太本事了,结的仇家太多,会连累家里。”

又觉得这么说很混账,忙道:“连累家里也没事,咱们啥风浪没见过,要是真被爹以前的仇家给找上门来了,就让表哥去顶着,表哥要是顶不住了,咱们就逃。”

逃命这事儿,他们全家都很在行!

啪!

肖成举的后脑勺又挨了秦大舅一掌。

秦大舅道:“胡思乱想什么,没有的事儿,给老子把心放到肚子里,好好跟着你表哥表嫂干,少不了你的好处。”

肖成举:“……”

撒谎,我这么聪明,也不是当年那个小孩子了,您还想骗我?!

不过,聪明人都是识相的,肖成举见秦大舅不乐意说,也就不再问了,但他再次保证道:“爹,我不会说出去的~”

“啧,闭嘴,这音量,你叫魂呢?”秦大舅掏掏耳朵,不再理会肖成举,抱着小贵哥儿走了。

肖成举赶忙追上,求道:“爹,您跟我见表嫂吧,我要跟她说用抽成银子换酒的事儿,还得问她要个长梁卫的帖子。”

没有帖子证明酒的来历,可是不能卖酒的。

而且表嫂还特别凶,小气,比他会算计,要是没有爹跟着去帮忙说好话,怕是换不到酒。

可肖成举想多了。

顾锦里听到虞嬷嬷的禀告后,大手一挥,道:“让他换吧,只要他不怕亏本就成。”

还把盖了长梁卫大印的帖子给了虞嬷嬷,交代道:“卖完酒,帖子要拿回来,要是敢说帖子丢了,肖家人就滚出卫所!”

“是。”虞嬷嬷接过帖子,出了宅子,到宅子外头的营帐见了肖成举等人,道:“夫人同意了。”

言罢,把帖子给肖成举,把顾锦里警告的话说了一遍。

肖成举接过帖子,道:“让表嫂放心,我不会把帖子弄丢的。”

虞嬷嬷知道秦大舅挺疼肖家人的,是提醒一句:“不过你可能会亏本。”

哈,肖成举笑了:“怎么可能会亏本?如今快过年了,不少富贵人家都要买酒来祭祖,过年后又是元宵节、二月二龙抬头、清明祭祖,多得是要用酒的日子,我这买卖能做到清明呢,亏不了,会大赚!”

虞嬷嬷听得点头:“肖二少爷倒是个会做买卖的。”

“哈哈哈,一般一般,当不得嬷嬷的夸,如今只是做点小生意,等以后我做了大买卖,嬷嬷再夸我。”肖成举很高兴,可很快的,他就乐极生悲了。

虞嬷嬷看着他心口鼓鼓的,腰间的布袋子也沉甸甸的,是问道:“肖二少爷可是拿了冯家送来的年礼?”

“没有!”肖成举否认:“我心口鼓是怕冷,往里面塞了一层棉花。”

可没有藏着东西!

虞嬷嬷笑了:“肖二少爷,大人跟夫人最不喜撒谎的人,你要是不诚实,大人跟夫人不会再支持你做买卖。”

肖成举心下咯噔,赶忙道歉:“嬷嬷对不住,是我的不是。”

他立刻把塞在衣服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又解下腰间布袋,递给虞嬷嬷。

虞嬷嬷没有把东西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好妈妈在线观看完整免费版

都收走,捡出六个鸡蛋,给了肖成举:“夫人说了,肖二少爷跟肖二姑娘近来是懂事不少,这是给你们的奖励。”

肖成举眼睛一亮,赶忙接过鸡蛋:“谢谢嬷嬷,谢谢表嫂!”

爹说得对,只要听表哥表嫂的话,日子就会越来越好,瞧瞧,这回可是得了六个鸡蛋呢,再加上娘跟小贵哥儿每天定例的两个鸡蛋,今晚家里能吃顿好的。

“行了,赶紧去换酒吧,免得你表嫂反悔,你这门生意做不成。”秦大舅抱着小贵哥儿,跟虞嬷嬷告辞后,带着肖成举离开,去找小吉换了酒。

第二天,肖成举跟着姚百户他们训练完后,就蹭着灰熊卫田总旗的马车去卖酒,因着田总旗穿着甲胄,而肖成举的酒又是出自卫所,不是私自酿造贩卖的,因此有人敢来买,还卖了个好价钱。

两斤粮食酒拆着卖,一共卖了十八两六百文钱,是赚大发了!

肖成举欢喜得不行,许诺田总旗:“田总旗,以后你们送水过来,我亲自去接你们,让你们轻轻松松进卫所大门。”

田总旗呵呵,不用你来接,只要你不出来为难我们就成。

而在肖成举去卖酒的时候,张忠也把新分到的将士亲眷带回了长梁卫。

新来的亲眷不少,足足有一百二十六人,是老弱妇孺病残废全都有,一个个拖家带口背着锅,正在外围营帐里用诱虫药。

……

顾锦里很快就得知亲眷们回来的消息:“咋来了这么多人?”

大庆道:“张百户说,这回分到的是上过战场的将士,有一半是军户,所以亲眷多。”

原来是随军的军户,这就难怪了。

“让叶大蔻、青蒲等人去给她们把脉,检查身体,有病治病,伤残的也给看看,免得伤口恶化。”顾锦里交代着,接过大庆递来的信,打开看了起来。

信是秦小哥写的,说是拓古德又发动了一回偷袭,他们都在毒虫沟那边窝着,估摸着要到大年三十晚上才能回来。

顾锦里看到这里,有些遗憾,不过这是早就料到的事儿……正跟戎贼对峙着,想要过个团圆年,那是做梦。

顾锦里把信收起来,接过大庆递来的亲眷册子。

亲眷册子很厚,上面详细写着各个亲眷的情况,谁泼辣、谁软弱、谁犯过什么错,全都写得清清楚楚。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