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憩止痒 千层浪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是。”孟韦沉声领命。

微微摇晃在车内的右绫罗缓缓闭眼,心绪依然纠缠在那位探花郎的身上。

见元山事件后,他本以为那位探花郎遭了意外,命丧在了冠风扬古墓里,谁想突然听到风声,说那位探花郎又出现在了泞州。

这怎么可能?当初冠风扬古墓坍塌的场景他可是亲眼见到了的,事后又被妖界人马给围了个水泄不通,深挖到了地底也未见有任何活口,那位探花郎是怎么脱身的?

不信,让人核查,结果泞州这边报知,也确认了,的确是探花郎阿士衡出现了。阿士衡同榜的同僚殷吉真与之见面交谈过,不会有错。

有了这个答案,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也还是那个老想法,那小子敢势单力薄地闯进冠风扬古墓必然有所倚仗。敢如此断定,还是因为阿士衡的父亲曾是虞部郎中,曾亲自负责过大量人马对古墓的挖掘。

根据种种迹象来看,那位虞部郎中当年应该是在古墓里掌握了什么特别的情况未上报,这恐怕就是其子敢再探古墓的重要原因,想必也是其子能从古墓坍塌中逃过一劫的重要原因。

“阿士衡”为什么出现在了泞州?

之前参与冠风扬古墓事件的各方势力中,右绫罗和秦诀算是唯二知道庾庆身份的,所以两人是一样的想法,第一念头就往仙家洞府去想了。

思路条理很简单,冠风扬古墓不是仙家洞府,阿士衡去古墓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仙家洞府的线索,他们不知道坍塌的古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可以想象,阿士衡一旦从古墓找到仙家洞府的线索,下一站必然就是去找仙家洞府所在。

所以,必然是要追查阿士衡去向的。

闻氏族长闻袤居然想隐瞒不交代,这不是开玩笑吗?右绫罗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就凭闻袤隐瞒的秘密的价值,就足以给整个闻氏带来灭顶之灾,被采取任何手段对待都不为过。

好在为了掩饰事情真相,他不得不假意将事态控制在商业冲突上,暂时也只能是采取施压的方式逼迫闻氏,否则早已对闻氏直接采取铁血手段……

客栈,一位提了一桶热水的伙计来到一间上房,门外咚咚敲门。

门开,崔游在门后现身。

伙计点头哈腰,“客观,给您送了洗泡的热水。”

崔游警惕地打量了一下点头哈腰的伙计,见确实是之前见过的客栈伙计,这才侧身让了人进来。

伙计入内放下热水后,忽从胸口掏出了一封信递予,“客观,楼下刚才有人让小的将这封信交给你们。”

崔游一怔,负手站在窗前的秦诀立马回头看来。

见房间内两人都没反应,伙计拿着信左看右看,不知该如何是好。

秦诀微微点头后,崔游这才接了信,赶了伙计出去后,立刻打开信检查,查看完后颇为讶异,然后才快步过去交给了秦诀。

秦诀看完信中内容,眉头略挑,忽问:“我们进入闻府,知道你我身份的有几人?”

崔游稍作回忆,“大门外通报时,我们并未告知身份,见到樊无愁他们几个才吐露了。所以,当时在场的,知道我们身份的,也就闻袤主仆,还有樊无愁师徒,应该就这四人。”

秦诀目光落在信上内容上,再次审视了一遍,“按理说,这几位不该随意张扬赤兰阁的人找上了门,这才出闻府不久,就有人约我们秘密会见,还表示有办法让我们知道我们想知道的。看来,那四个人当中有一个有意思的人。”

崔游狐疑道:“会不会有什么陷阱?”

“能有什么陷阱?闻氏不想帮忙,拒绝我们便可,犯不着找

公憩止痒 千层浪

赤兰阁的人

公憩止痒 千层浪

的麻烦。”秦诀嗤了声,目光扫动在信上,嘴角忽勾起一抹笑意,“有点意思,你准备一下,我倒要看看是谁如此善解人意。”

“好。”崔游应下。

很快,他便弄来了一套客栈伙计的衣裳。

待到一切准备妥当了,崔游等到体态与秦诀相差不大的目标伙计出现后,立刻将他招进了房间。

进门的伙计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晕倒了。

乔装易容成伙计的秦诀就此出门而去,这也是信上的交代,对方很小心,担心闻氏那边派了人手盯着这边落脚的地方,对方不想让闻氏发现他们有碰面也能理解。

出了客栈,混迹于街道人群中走远后,秦诀才于一条河巷旁钻进了一艘乌篷船,就此乘船而去。

约半个时辰后,船在一处香火鼎盛的神庙旁停下,登岸的秦诀看了看四周,混入了进进出出的人群进了神庙。

等他再从神庙出来,天色已经快到傍晚。

再次乘船离开,途中在一家衣服店换了身衣裳,才光明正大地回到了客栈。

他并不怕人家知道他离开了客栈,只是不想让人跟踪,不想让人知道他去了哪与谁碰面了而已,实际上他走后没多久崔游便弄醒了那名伙计,没耽误那伙计在客栈干活。

等候多时的崔游陪他回了房间后,立刻问道:“怎样?”

秦诀戏谑道:“闻氏的千年底蕴不是儿戏,单凭我们在这泞州城内,恐怕还真拿闻氏没任何办法,好在有些人胆子之大,连你我也望尘莫及。立刻联系老二,这事大概也只有他能办到了,让他想办法帮帮忙,务必弄到一种无色无味无法让人发现还能杀人的毒药,而且还要是非特定解药不可解的毒物,三天内一定要送到这里。”

崔游错愕,“这…先生,这是不是太赶了点,就算用飞的,来回的路程都得花去近半的时间,还要花时间找到这种要求的毒物,二爷那边怕是够呛。”

秦诀:“闻府内,每月月圆之夜,都会阖家小聚一次,这次就在三天后,错过了这次,又得等到下个月。有些事必须要快,否则容易被别人捷足先登。”

崔游略惊,“要在闻府家宴上下毒?书信人是闻家自己人?”

有此怀疑很简单,闻氏这样的庞然大物自然有其自卫能力,外人是很难得手的。

秦诀没否认,暂时也没告诉他是谁,“闻袤平常的饮用都会经过严格检查,更不用说阖家宴饮那天,所以毒物一定不能被检测出来,这点要求务必让老二明白。”

崔游:“闻氏财大势大,防御力不可能太薄弱,自有一套强大的检测能力,解毒灵药之类的肯定也不缺的,被人下毒成功的可能性怕是不大。”

秦诀:“这是个难得的能撬开闻氏的机会,怎么的都得想办法试试看,告诉老二,要他务必帮忙做到。”

……

月明星稀,豪门夜宴。

转眼,闻家一月一团聚的日子又到了,这也是闻袤接掌家主之位后定下的规矩。

当年为了争家主之位,兄弟阋墙,骨肉相残,闻袤有感于此,立下这个家规,为的就是让后辈骨肉兄弟们多亲近,让子孙们多念亲情。

这次,人来的格外齐全,闻氏刚好拿下了本届的主祭之位嘛,连外嫁的女儿都带着丈夫和儿女们纷纷赶来参加这场家宴了,赶来恭喜老爷子。

露天庭院里,子孙满堂,一片欢声笑语。

“爷爷,这次大祭,你也得让那万老儿出出糗才行。”

长孙闻言兴此话惹得现场一阵哈哈大笑。

这个话题一打开,一群小辈们义愤填膺,同时也情绪高涨,纷纷讨论着如何让万氏家族的族长出糗。

坐在上位的闻袤捋须乐呵,就当是听小辈在讲笑话,他的目光不时瞥向下坐的情绪不高的慢慢吞吞饮用的闻馨。见到孙女偶尔挤笑敷衍旁人的样子,他知道,孙女大概还是没能从探花郎的事情中走出来。

这种事,他也没办法,有些心结只能是让时间去化解。

一座楼阁上,登高的邹云亭紧盯着那座庭院里家宴的动静,神情复杂地盯着那郁郁寡欢的闻馨。

忽然,他目光微动,盯上了宴席中的二房闻郭氏。

闻郭氏回头示意之下,其丫鬟过去帮忙斟酒后,转身便向那庭院外走去。

邹云亭面颊用力紧绷了一阵,最后似做出了重大决定,转身快速下楼而去……

家宴现场,半个外人出现,宋萍萍突然来了,她靠边绕行到闻馨身后,在她耳边轻声嬉笑道:“馨儿,来,跟我走,给你看样好玩的东西。”

闻馨正不愿在这里强颜欢笑,遂起身了,先跟爷爷告知了一声,说自己去去就回。

闻袤点头应允,目送了孙女跟宋萍萍离去。

与丈夫闻建明同坐一张长案的闻郭氏见此状,目送闻馨离去之余,暗咬了嘴唇,皱了眉头。

这时,闻言安出声道:“爷爷,馨儿最近怎么了,总感觉无精打采不开心的样子。”

闻袤淡笑道:“女儿家嘛,到了多愁善感的年纪,难免,嫁人后就好了。”

此话惹来满堂嬉笑。

亭内,站在闻袤身侧的管家闻魁忽然鼻翼翕动,闻到了烟味,朝气味来处看去,发现上风处似乎有淡淡烟气飘来。

很快,在场众人都陆续闻到了。

闻魁立刻悄然离开现场,要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喜欢半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