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俄罗斯victory+day青年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一旁的枫露见状,立马厉声呵斥他道:“夫人抬举你,还不跪下谢恩?!这底下的人是怎么教的?越发的连规矩都没了!”

月知恩这才缓缓跪下,说道:“能得夫人留在身边,是我的福气。”

李杳杳看着他周身穿的叶幸送他的“云月羞颜”时,微笑道:“既然已经穿着绸缎了,就别再做下人的事情了。”

从此以后,月知恩就跟着她。

她为月知恩请了许多先生,教他读书习武。

就这样,月知恩成了她花费了许多气力心血培养的心腹。

曾有人打趣李杳杳说,若不是知晓内情,看月知恩和李杳杳的相处,还会以为他是李杳杳的亲弟弟或者干儿子。

月知恩曾对李杳杳说:“夫人对小人,犹如再造父母。夫人的大恩,小人一辈子,必当铭记于心。以后若是有机会,小人,一定会报答夫人。”

她当时并没把他孩子气的话放心上,只是摆摆手,说不用。

她天之娇女,又无人结怨,并不图报答。

只是想着,养个孩子,解闷,打发时间,聊以寄托。

“报答,是后话了。我只希望,我这一生,平平顺顺。没有能用得着你报答的地方。但是你的这份心,我记下了。”

只是没想到——

后来。

月知恩非但没报答她,反而恩将仇报落井下石。

在左相府彻底失势之后,为了能让他的心上人奚琴能坐上皇后之位,竟然大胆到给皇嗣下毒,并且栽赃皇后,因为李杳杳当日住在皇后的宫中,也被她们一伙人陷害成了下毒的实施者。

若不是黄公子冒着包庇逃犯的风险把自己偷偷送出了宫,恐怕,上辈子,等着自己的——就是受尽屈辱后的千刀万剐。

古语说,人有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

月知恩一个人,就让她把这七情感受了个遍。

她真的是怕了月知恩了。

等等——

方才离离她们说的那个府里新买来的孩子——

不会就是月知恩那个大煞星吧?!!!

李杳杳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得面如土色,手如抖筛。

这辈子,她真的是不敢招惹这瘟神了。

可是——

上辈子,月知恩入左相府时,是因为他的主人家张统制府上犯了事被抄家,月知恩也被罚没为官奴,卖身左相府。

最近——

没听说张统制出事啊——

按理说,这个时候,不到月知恩进府的时候啊。

而且,这辈子,她提前给了月知恩他们家安身银子,也提醒他们不要久居人下,早日离开张统制府上。

就算张统制犯了事,他们月家已经脱离的奴籍,应该不会被牵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俄罗斯victory+day青年

连了吧。

这辈子,不至于再因为没有银子,没有良藉,而家破人亡,卖身李府了吧——

但是——

凡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万一,事情就那么巧呢?

她不能只靠着猜测去赌。

“离离!!!!你们方才说的那孩子,姓甚名谁?!!”李杳杳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

“这——”

离离和瑶笙都有些为难——

“这,奴婢有些记不得了——只记得这个故事——”

“去查!!!”

李杳杳瞬时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俄罗斯victory+day青年

起身。

瑶笙还没帮李杳杳整理好衣服上的配饰,还想要继续帮她整理。

李杳杳手一挡,自己三下五除二整理好衣服,立马摆摆手示意她们.

“现在就去!!”

“小姐——”

“这么着急的吗?”

离离和瑶笙面面相觑,有些摸不清头脑。

“去把这孩子的性命,籍贯,家世全都细细查来报给我——不——不只是他,把这次进府的所有十岁以下的孩子的身世通通查明白了报给我——”

“是。”

离离看李杳杳神色郑重,没敢再耽搁,行了个礼,扭头就去。

离离走了没多久,李杳杳越想越觉得还有不妥。

不行。

只是让离离去查,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万一,月知恩因为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没能用自己的身份呢?

这事,还是眼见为实,心里才能放心。

“瑶笙!!!跟着我去华嬷嬷那里,不要声张,就说,我要挑人,今年所有新进府的孩子,我都要亲自过目!!!”

半盏茶的时间过后。

李杳杳坐在了新入府的孩子们所住的那座四进的小院子中间。

华嬷嬷陪着笑弓着腰立在她旁边。

“所有人都在这里了?”李杳杳看着院子中心站着的那几排小萝卜头,抬头问华嬷嬷道。

“都在了。”华嬷嬷笑容可掬的微微弯下腰,附耳对李杳杳说道。

李杳杳来之前没让任何人通知,给华嬷嬷来了个措手不及。

华嬷嬷没有接受主家突击检查的任何准备,此刻,有些不安,就怕哪里招待的不到位,怠慢了自家的大小姐。

好在自家的大小姐不是挑剔之人,茶水果子什么的,虽然是现凑的,但是她没说一个字。

李杳杳的出其不意确实确保了新进人员的齐整。

“让他们一个个的挨个走到我面前看看。”

“是。”

在仔细的把所有的孩子都观察过一遍之后。

李杳杳松了口气。

谢天谢地。

没有月知恩。

不过——

她看到了离离和瑶笙口中那个坚持步把自己娘亲做的棉袄脱下来而热得满头大汗的孩子。

她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他好几次。

还真是——

缘分啊。

怪不得——这行事作风如此之像。

这孩子虽然不是月知恩,但是,上辈子,确实月知恩最贴心的小跟班之一——阿顺。

阿顺能当月知恩的心腹,自然,也是因为他对月知恩的脾气。

是上辈子,自己被月知恩折磨囚禁时,负责看守她,给她送饭的阿顺啊。

华嬷嬷看李杳杳神情凝重的看了这个孩子许多次,以为是这孩子身上的怪异打扮惹李杳杳不悦,便陪着笑想要替他开脱:“小姐,这孩子,还没学会规矩,等老奴再调教一阵子——”

“不用了。”李杳杳和颜悦色的抬手制止华嬷嬷道:“这子女爱父母,人之常情。他还小,一时间接受不了也是有的。他的卖身银子是多少?”

“二两银子。姑娘。”

“给他十两,卖身契还给他。派个人,送他回家。”

喜欢重生也没能摆脱年下的套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