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乱情迷+梦筱二 玉女心经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方豪接完那一通勒索电话之后,坐

意乱情迷+梦筱二 玉女心经

在那儿默默抽了大半包烟,然后从他家的柜子深处取出了两万块钱,装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中。

这两万块钱本来是他用来给女儿买钢琴的,可现在不得不拿出来使用了。

他不敢跟李维起说这件事,更不敢给李维起要钱,要不然以李维起的性格,指不定会怎么收拾他呢!

这可就不是钱的事了。

可是,那帮子抓住了梁威的到底是什么人呢?

自己今晚这一去还能回来吗?

他不敢往下想。

这时候,老婆给女儿洗完了澡,从浴室里出来后,立马被满屋子的烟味呛得连连咳嗽起来!

“你怎么抽这么多烟啊?”老婆很不满的问道。

“公司出了点事,我得出去一趟。”方豪拿着塑料袋,就要往外走。

“公司有事你就去处理啊,在卧室里抽这么多烟,还怎么让我们睡觉啊?”

“那就打开窗户散散味……”

“这就跟着了火似的,得散到什么时候啊!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在卧室里抽这么多烟……”老婆十分不满,絮絮叨叨个不停。

“别说了!”方豪突然火了,大吼了一声!

老婆吓得一哆嗦,怔怔的看着方豪,不敢吭声了。

刚满五岁的女儿吓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她没敢哭出来,赶紧钻到了妈妈怀里。

方豪眼神复杂的看了看老婆女儿,还专门看了看老婆那微微隆起的肚子,最终什么话也没说,拎着黑色塑料袋走了出去。

他刚一出门,就被在附近盯梢的便衣给跟上了。

……

吉祥村。

方豪还是头一次到这儿来,虽然电话中那个人给了他很明确的地址,但吉祥村实在是太大了,他问了好几个人,才终于找到了那个地方。

站在门口,他深吸一口气,敲响了门。

“当当……”

房间里面。

花臂男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期间又把梁威打了两次,简直把梁威打成了一条死狗。

虽然他背负着六条命案,嚣张跋扈,目空一切,甚至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

可是,在这个逼仄的房间中,在这几个玩仙人跳的小混子面前,他却被收拾的服服帖帖,一点脾气都没有!

听到敲门的声音,他立刻睁开了眼睛,终于盼来了救星啊!

花臂男给一个小弟使了个眼色,小弟连忙过去打开了门。

方豪走了进来,当他看到缩在墙角满身是血的梁威,以及房间里的这三男一女之后,不禁是有点懵。

“钱带来了吗?”花臂男瞅着方豪手里拎着的黑色塑料袋,问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方豪问道。

“你管我们是什么人呢!废话不少!”

花臂男训斥了一句,又给小弟使了个眼色,小弟立马过去从方豪手里抢过来了塑料袋,打开看了看,很兴奋的说道:“没错,大哥,是两万!”

花臂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还算你有眼力劲!把人带走吧!对了,你告诉他,以后少他娘的嘚瑟!就他这熊样的,还手上有六条人命?糊弄鬼呢?以后别再让我看见!要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

“哈哈哈……”

那两个小弟也都戏谑的笑了起来!

“唰!”

方豪眼神阴冷的看向梁威,犹如两条利箭!

这时候,外面又响起了脚步声,随即房门被推开,两个男子走了进来。

“都别动!”其中一个平头男子叫道。

花臂男立刻叫了起来:“好小子,竟然还敢带这么多人来!跟老子玩黑吃黑是吧?!兄弟们,抄家伙,弄他们!”

那两个小弟倒也挺生猛,掏出来家伙就要往前冲!

平头男子直接掏出了手枪,指着他们,冷声道:“我再说一遍,都别动!我们是警察!”

花臂男惊呆了:“警……警察?!”

随即,他冲着方豪叫道:“小子,我不过就是跟你要两个钱罢了,你竟然报警!?”

方豪犹豫了片刻,然后拔腿就跑!

不过,门口已经被那两个便衣堵住了,所以他选择了跳窗!

“站住!”平头男子大声说道!

方豪不理会,继续往窗户跑!

“最后警告一次!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平头男子冷声警告!

方豪还是不理会,这时候他已经跑到了窗户口,推开窗户就要往下跳!

这儿是二楼,跳下去也摔不死,可一旦落到这些警察手里,他就算是不死,也会把牢底坐穿!

唆使纵火是多么严重的罪名,他心里十分清楚!

“吭!”

平头男子果断的开了枪,准确的命中了方豪的小腿!

意乱情迷+梦筱二 玉女心经

“啊!”

方豪惨叫一声,摔到了地面上,鲜血瞬间湿透了他的裤腿!

看到这一幕,花臂男都快要吓尿了!

他连忙指着犹如死狗一般的梁威,大声说道:“我举报!这小子是个杀人犯,他身上背着六条人命!我……我是为了把他抓住,才故意设的局!”

两个便衣警察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惊诧!

梁威则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在他脑海中只有一句话:日月有轮回,老天饶过谁!

……

蓝月酒厂。

因为第二天还有很多工作,张岳他们今晚的饭局一人就喝了一杯酒,结束的也挺快,九点多才开始,不到十点钟就结束了。

张岳专门又给杨龙聊了几句。

“杨龙,你的工作干得不错,这几百个销售终端,其中一大半都是你带着团队谈下来的!这一次的送酒活动能顺利进行,给你记一大功!”

“岳哥,我……受之有愧!”

杨龙低下了头,酒厂着火的事,让他如鲠在喉,如芒在背!

昨天晚上,他彻夜未眠!

一想到因为自己的疏忽,很可能给酒厂带来巨大的损失,甚至有可能导致万劫不复的境地,他的身上就开始冒冷汗!

火灾已经发生,幸运的是那个纵火的人烧错了仓库,没有带来太大的损失,但发生了火灾这个事实,却已经是无法避免。

现在,想要拔掉他喉咙中的那根刺,唯有尽快找到那个纵火的歹徒,包括背后指使的人,把他们绳之以法,让他们受到法律的严惩!

其实,他特别想亲自去把那个歹徒找出来!

可是,张岳不让他这么做,只让他做好负责的工作,抓歹徒的事,完全交给警方处理。

他当然会听张岳的安排,可他的心,却老是安定不下来。

喜欢重生1997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