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描述 汽车之家2020最新报价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如姜芙所见。

小胖子陆迟意被阿染治得服服帖帖,姜芙想要从他那张肉乎乎的脸上找到半分和父母吵架的难过,可……

陆迟意注意到姜芙的视线,塞着食物的动作就是一顿,他像个饿了许久的傻子一样,咧着一张油油的嘴,冲她傻不拉几地一笑。

姜芙:“……”

哎我就是玩儿,压根找不到他的难过好吧。

“姜芙姐姐,你是想吃我的糯米糍吗?”

小胖子这句话看似是客气的询问,但姜芙从他紧紧抱着那盘白白胖胖的糯米糍的动作中,看得出来……这小胖子也忒护食了些!还虚伪!

“切。”

姜芙轻哼出声,陆迟意的眼神立即变得委委屈屈,还将目光锁在一旁皱着眉头处理公务的阿染身上。

姜芙本想笑弄他几句,敏锐察觉到他目光的阿染,连视线都未分给他一分,音色冷然:“陆迟意,闭上嘴。”

“阿兄……”

陆迟意湿润的黑眸子里的委屈越发明显,他指控道:“你真的太偏心了。”

被偏袒的姜芙立即笑了:“你才知道?”

“哼。”

陆迟意重重咬下一口糯米糍,有些气恼却又什么法子都没有:“本公子才不与你们计较。”

姜芙看着他一边甜一边咸地吃,看在眼里都觉着胃里要反酸。

“不能这么吃。”

姜芙敲敲他的手背,示意他看看糯米糍和梅菜扣肉饼:“一个是甜口,一个是咸口,吃得多又杂,你不怕待会吃得肚子难受。”

陆迟意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眸子看着她,觉得不可思议:“你怎么能嫌我吃得多呢?”

“而且。”

小胖墩摇头晃脑的,觉得能吃到这些糕点,甚是开心:“北宫从来没有这些团子,我身体又强壮,是不怕会闹肚子的。”

姜芙嫌弃地看他一眼:“你就是壮如猪也不能这么吃。”

一声轻笑自旁边的桌案传来。

两人皆抬眸看过去,本还严肃极了的少年此时唇角微翘,他发间挽着玉冠,腰脊挺直而瘦削,含笑的眼眸投转过来时,勾勒出一抹温文的错觉,殿外廊下的那些艳丽的伴生花,都为之黯然失色。

姜芙有些看得呆了呆,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阿染笑得这样开怀的模样,她不由在心里暗想,若是阿染能一直是这样失忆的性情,只怕那剧情中如何如何刻画他残忍的描写,也不会再变为现实了吧。

或许是阿染这一声,嘲笑的意味实在明显,陆迟意那张白白净净的小脸霎时变得嫣红,气冲冲地对令他颜面尽失的罪魁祸首道:“这些糕点就是这样食用的,否则、否则……那研制它们的人为何要将它们一齐凑成一桌?”

姜芙听了后却也“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在陆迟意气得七窍生烟的死亡凝视下,她的笑声渐大。

姜芙笑得眼泪都快要飞出来了,陆迟意指责道:“笑什么?本公子应当没说错话罢?”

“错了。”

阿染提着朱笔,腕骨微凸的手腕轻动,落下一行小字,写罢后他搁下了笔看过来:“这糕点怎么吃、忌讳什么样的吃法,自然是得听做出它们的人。”

姜芙笑吟吟地看着小胖子变来变去的脸色,既而他面上的震惊又迅速定格成了一脸的谄媚。

“姜芙姐姐……”

“这些天你能不能再多做些糯米糍?还有这个土豆泥、桂花酥……”陆迟意那双湿漉漉的黑眸里,亮得像是有数颗一闪一闪的星星,说这话时,他掰起指头来数,听那语气活像只嗅见了肉骨头气味的小狗一样的讨好。

“好呀。”

姜芙也笑,明亮的眼眸里尽是狡黠的光:“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才行。”

……

在姜芙把小胖墩陆迟意,忽悠着去找了郁泽君的时间里,有人不期来访。

来人着一身鲜艳的红裳,步摇珠钗把发髻簪得满满当当,一身的张扬奢靡,想让姜芙忘掉她都难。

陆盏玥还未踏进西宫,就被菁菁拦了下来,等姜芙赶到时,这人正将菁菁骂了个狗血淋头:“你个卑贱的奴才!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瞧瞧,本公主你都敢拦,莫不是想吃板子了!”

姜芙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描述 汽车之家2020最新报价

微眯着眼眸看过去,她一早就知晓,先前她借陆盏玥这阵“东风”进了南宫后,陆盏玥便运气极差地撞上了在宫中寻人的魔尊,见她竟敢违抗命令闯进来,魔尊一怒之下将人禁足了一个月。

如今,算算时间,确实是一个月到了,难怪这人能出来,可这算下来她可没消停多久呢,居然又来祸害西宫的侍女。

“公主好闲情,在府中闷了一个月,出来了竟是喜欢刁难侍下。”

姜芙笑眯眯地轻拍了两下,面上又故意带上惊诧的神色,以示她真真切切是觉得很意外。

瞧见姜芙的脸,陆盏玥当即便想起了她是谁,怒火中烧间她气得径直抽出了腰上的软鞭,冲面前的两人不管不顾地抽过去:“原来是你这贱奴!”

鞭子掠过空气,携裹着强劲而狠毒的力道,仿若抽开一道道无形的风刃,飒飒作响。

“啪嗒。”

姜芙正想拉着菁菁躲开这一击,却不察,那原本还凌厉地冲她们而来的鞭子,却硬生生地改了方向,直冲陆盏玥的胳膊抽打而去。

陆盏玥猝不及防吓得连退了数步,却还是被自己的那失控的软鞭抽了十足十的力道,本还气焰跋扈的公主殿下,已然没了先头那番气势,捂着自己的胳膊尖声叫起来。

姜芙才发现,那鞭上挂了倒勾,陆盏玥被甩着了的胳膊上已然血流如注,猩红的月自她的指缝掉落,可陆盏玥一抬头却不再见她那恶狠狠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梨花带雨般的娇弱。

姜芙看着她这反常的神色,下意识地朝自己的身后看去,那抹稳步而来的挺立身影,可不正是阿染么。

“阿隐!”

陆盏玥喊得又急又促,她不顾一切地细声哭泣起来:“你看你宫中的这贱奴,她几次三番地挑衅于我,我本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并不与她计较,可谁知——她如今反倒用鞭子伤了我!”

这番倒打一耙,姜芙简直都想给她鼓掌,再给她颁发一个奥斯卡影后奖了!真是能演。

柔柔弱弱的女子捂着手臂,那伤口还在滴答着血迹,任谁也会多怜惜几分。

可阿染他不。

“公主还是快些去请个医师来瞧瞧,女儿家最是怕留疤了……”

听见阿染这般的言辞,陆盏玥本还有些高兴和得意,可他接下来的话却宛如将她打入了寒冰炼狱一般:“对了,下次公主来我西宫可千万要当心,否则这下回伤的若是这乱吠的嘴,医师可能要无力回天了。”

他这声嗓故意压的低低,阴恻恻的,像是他那狠厉的性子复始一般,不光是吓得陆盏玥骤然露出了惊恐万分的神色,还让姜芙都心尖抖了两抖。

幸好他那话中意,尽是维护。

“阿、阿隐……”

陆盏玥牙齿都要打颤哆嗦了,咬字不清:“我……我是你阿姐啊,你怎、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陆盏玥的心里慌成了一团乱麻,阿隐他不会记起来了吧?她、她之前可是在陆隐笑被侍从欺负的时候,漠然置之甚至还在背地里落井下石过的……

想到这儿,她的眼神忽忽闪闪,就是不敢再瞧面前冷脸的少年一眼了。

阿染看着她话说到一半,却做出自己都不相信的心虚的表情,少年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受到陆盏玥这番作死暴露的影响,他轻轻拉起姜芙的手,临走前还放了句话。

“西宫的下侍,远没有公主越矩教训的道理,还请公主好自为之。”

这。

太帅了吧!!!

姜芙被他拉着离开,心里忍不住地化身尖叫鸡,而跟上来的菁菁眼瞧着他俩紧紧贴在一起的手,不住地犯姨母笑。

这西宫,怕是很快要办喜事了吧。

……

回了宫中,一行人才发现,那陆盏玥在前头吸引战火,却命人将讨好的礼物悄无声息地送到了后头来。

来送礼的侍女还没有走,估计还以为她家主子出师大捷,见到阿染忙迎上了前来:“奴拜见少主。”

见阿染微顿了步子,那侍女不免为公主得意,果然,公主毕竟与少主毕竟血浓于水,虽前头的交情淡如水,但如今只要公主主动示好,这少主哪还会有拒绝的道理?

这般想着,那侍女的腰杆挺得更直了些,她上前几步道:“这是公主送给少主的,她知晓您……”

“谢过她的好意,但大可不必这般殷勤。”

少年仿佛天生生了一副冷面孔,竟连正眼都未瞧那侍女手中的东西一眼,便毫不客气地拒绝了。

立在他身后的姜芙忍了许久才忍住没笑,说起来,反派要不是失了忆,他定然都不会这么毒舌地和她磨磨唧唧,或许直接就把人粗鲁地给丢出去了。

阿染这话说得又直接又不给人情面,那侍女的脸色登时便不好看起来了,她冷哼一声,“啪叽”一下关上了手中的小匣子,再没有了刚才的恭敬神色,扭头便离开了。

对方似乎还不知道她家主子都不敢轻易在阿染面前造次,还当他是个有名无分不得宠爱的魔尊之子,才敢这么地对人冷脸。

趁着她阖上匣子的那片刻功夫,姜芙眼疾手快地瞥了一眼,那匣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描述 汽车之家2020最新报价

子里的可是一只巴掌长短的黑色物什,瞧着像是只不便宜的人参。

喜欢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