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人体艺术 八戒八戒神马电影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徐凤年愣住的原因是因为他从未想过叶千秋会开诚布公的去说,要支持西楚。

对于徐凤年来说,姜泥一直都是他心底最特殊的一个存在。

当初,第二次游历江湖,姜泥被曹长卿带走之后,徐凤年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不舍。

如果不是他实力不济,他自然是不会放姜泥离开。

至于如今。

西楚复国,在广陵道和离阳大军打的不可开交。

而他所率领的北凉也陷入了和北莽的大战之中。

早在他从太安城回到北凉之后,徐家和赵氏皇族的情谊就早已经斩的一干二净。

北凉今日守国门,是为中原百姓而守,并非是为离阳王朝而守。

事上的很多事,其实本来会有很多种解决方法,但由于一些不为人知的人心龌龊。

最终便发展成为了你死我活的局面。

说实话,徐凤年很厌恶这种局面。

但身为徐骁长子,他又不得不去接受这一切。

发愣了一会儿,沉默了一会儿。

徐凤年问了一个问题。

“西楚能胜吗?”

叶千秋笑了笑,道:“事在人为,姜泥的气数可比你多多了。”

徐凤年微微颔首,咧嘴一笑,道:“我在北凉拭目以待。”

叶千秋又道:“时间不会太久。”

“好好准备一下吧。”

“接下来的乱局会更明显。”

徐凤年点头,表示记下。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

吴灵素终于回来了。

吴灵素走进院子,和叶千秋见了礼,就开始汇报山下的情况。

叶千秋在一旁听着,听吴灵素抓了两个人,一个是朝廷尚书之子,一个京城第一剑客,一时间,也没说话。

吴灵素看叶千秋不说话,心里也没底,便朝着叶千秋问道:“掌教,这二人该如何处置?”

叶千秋想了想,方才说道:“那个纨绔子弟放了便是,小鱼小虾罢了,至于祁嘉节。”

“废了他的修为,派弟子给送回太安城去。”

吴灵素有些犹豫道:“掌教,这是不是未免太过便宜他了?”

叶千秋看了吴灵素一眼,吓的吴灵素赶紧低头。

“杀他无益。”

吴灵素听到叶千秋这句话,急忙点头称是。

这时,吴灵素又道:“对了,龙虎山的那两个道士在外边候着,要带进来吗?”

叶千秋摆了摆手,道:“算了,我不见了。”

“你们谁想去见,去见一见就是。”

“见完之后,让他们下山便是。”

徐凤年闻言,起身道:“我去见见他们。”

说完,徐凤年便跟着吴灵素出了院子。

小院里,李淳罡道:“这小子这是要去找那俩货算账啊。”

李义山道:“收些利息是应该的。”

……

小院外。

龙虎山的掌教真人赵凝神就站在一棵不大不小的李子树下,而那位白莲先生则是坐在一旁的石墩上翻书。

看到徐凤年和吴灵素走了过来,赵凝神倒是还显得颇为平静。

吴灵素看了二人一眼,撂下一句话,然后飘然而去。

“掌教真人说了,他就不见二位了。”

“请二位主动下山便是,同为道门中人,掌教真人不会和几个后辈计较。”

“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如果有下次,龙虎山扛不住。”

吴灵素这话说的算是夹枪带棒。

不过,赵凝神显然对徐凤年更为在意一点。

徐凤年一脸平静的坐在了白煜的身旁。

在一旁站着的赵凝神平淡道:“王爷如果要兴师问罪,贫道绝不还手。”

徐凤年冷笑道:“不还手?你还手又能怎样?”

赵凝神眺望远方,说道:“贫道愿意前往武当山结茅修行十年。”

徐凤年瞥了眼那个看似在忙碌的白莲先生,笑道:“怎么,为了能够让白莲先生安然下山,竟然舍得连天师府的清誉都不要了。”

“叶真人不想让你在青城山污了他的眼睛,我也一样不想让你去武当山污李玉斧的眼睛。”

这时,白煜擦了擦额头汗水,习惯性眯眼,转头看着这个北凉王,笑道:“王爷,让赵凝神走,我留下,如何?”

徐凤年笑了。

这个白莲先生,明显比祁嘉节要识趣多了。

白煜伸出一根手指。

“但是我只能留在北凉一年,在这一年间,我也会尽心尽力。”

徐凤年伸出一只手掌。

“五年。”

白莲先生摇头道:“这就不讲理了。一年半,最多一年半。”

徐凤年嗤笑道:“四年。就四年,给你白莲先生一个面子,再别说少一年,少一天就没得谈了。”

白莲先生还是摇头。

“四年的话,中原那边黄花菜也凉了,而且北凉根本就不需要我白煜待四年,王爷是明白人,一年半,足矣。”

徐凤年缩回两根手指,又道:“三年,再讨价还价,我真要揍你啊!不对,是揍赵凝神。”

白煜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道:“那王爷就揍他吧,我反正帮不上忙,看戏就行。”

徐凤年犹豫片刻,终于说道:“看在赵铸那家伙的份上,两年。你再废话,我连你一起揍。”

也不知道这个读书人哪来的气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站起了身,身形矫健得很,他朝着徐凤年作揖道:“两年就两年。”

徐凤年连忙起身扶起白莲先生,满脸笑意道:“先生啥时候去清凉山啊?”

白煜道:“但凭王爷吩咐。”

徐凤年笑嘻嘻的说道:“那行,那就等佛道大会结束之后,跟我一起。”

白煜微微颔首。

一旁的赵凝神半晌不说话。

徐凤年起身,朝着赵凝神说道。

“行了,别跟这儿杵着了,早点下山,早点回龙虎山好好修行去吧。”

“天下事,江湖事,都不关你的事儿。”

“江湖的水太深,你连天师府的事儿都整不明白,贸然插手江湖事,一不小心就得淹死。”

说完,徐凤年便朝着小院之中行去。

赵凝神见状,和一旁的白煜说道:“委屈先生了。”

白煜笑道:“不委屈。”

“早些下山吧。”

“接下来修行,不妨去那恶龙被斩的地肺山结茅隐居,龙虎山不能再卷入波澜了,不然,下次可就真没这么轻松了,太安城有赵师叔为天师府撑场子,离阳也不会太为难天师府。”

赵凝神微微一叹,朝着白煜躬身作一揖,然后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白煜眯着眼,眼神儿不好的他,看着赵凝神在他的视野中越来越模糊。

……

神霄阁的小院中。

李淳罡抠着脚丫子说徐凤年越来越老谋深算。

徐凤年笑道:“那我可冤枉死了。”

“这都是被逼的啊,来而不往非礼也。”

“谁让赵家人不干人事儿。”

赵凝神前往道教第一福地地肺山修行一事,是他和白煜的一桩私下交易,龙虎山先后三次算计徐家。

徐凤年岂会因为白煜留在北凉就能一笑而过,如果不是看在黄蛮儿师父赵希抟老真人的份上,徐凤年就算让赵凝神离开北凉,那一定要这个与国同姓的黄紫贵人吃不了兜着走。

叶千秋道:“这事儿也该做,地肺山不但是道门福地,更是起于北方的离阳赵室镇压南方江山的窍穴所在,虽然赵黄巢和那恶龙都已经死了,但那地方有外人去了,自然就等于在挖离阳皇室的墙根。”

“这件事,换成别人还真做不来,唯独赵凝神最合适。一来他姓赵,有近水楼台的优势,二来赵凝神是身具一教气运之人,再者如今离阳北派练气士损失殆尽,最后那点元气又耗在了东越剑池铸剑一事中,难以察觉此事。”

徐凤年道:“全赖叶真人提点,不然我还真就忘了此事。”

叶千秋没有在这上面多纠缠,而是说道:“燕剌王世子赵铸,你怎么看?”

徐凤年闻言,缓缓道:“现在赵铸处处受那南疆第一大将吴重轩的掣肘,手下勉强可以调动的兵马,也就那最早北上平叛的两三千骑,大半还是跟吴重轩借来的,看起来算是羽翼未丰。”

“不过,我听闻他同时得到黄龙士、麒麟真人和纳兰右慈三人青睐,算是气运鼎盛。”

叶千秋笑道:“他和你幼年相交,若是他坐了皇帝,你觉得他会怎样对你和北凉?”

徐凤年没想到叶千秋会这么问。

他想了一会儿,方才说道:“这个说不准。”

叶千秋笑了笑,道:“凡事,别太抱过高的期望。”

“不然,到头来只会更失望。”

这时,叶千秋站起身来,道:“行了,都散了吧,明天就是佛道争辩大会第一场了,都早些休息。”

说完,叶千秋便要转身回阁中,走到半截,叶千秋又回头,道:“哦,对了,元婴,你带这小子去见见那娘俩。”

李义山闻言,微微颔首,起身和徐凤年道:“跟我来。”

徐凤年一头雾水,但还是跟着李义山走了出去。

二人一路前行,最后到了赵玉台曾经住过的阁楼。

此时,在那阁楼下,有两个女人正在逗弄一个不算大的女婴。

当徐凤年看到那个抱孩子的女人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李义山站在一旁,悄然说道:“北莽和北凉一开战,北莽的那个老妇人就想对红薯下手了。”

“不过,掌教提前做了布置,所以,就把娘俩接到青城山来了。”

“没通知你是红薯的主意。”

“去看看孩子吧。”

“挺像你的。”

徐凤年听着李义山的话,木愣愣的朝着楼阁下一步步的走去。

当徐凤年走到那阁楼下时。

两个女人都发现了徐凤年的身形。

其中一个女子悄然离去。

剩下那个抱孩子的女子轻咬着嘴唇,看着怀里的女娃娃,低声道:“小地瓜,你爹来看你了。”

……

翌日,青羊峰,青羊宫内盛况空前,大概是沾了这洞天福地仙气的缘故,除了徐凤年那事儿,三教九流这几日在山上呆着,也没闹出什么事儿来,基本上都能在山上融融乐乐。

这一大早的,第一场争辩就开始了。

几乎所有人都涌入了青羊宫三清殿前的白玉广场之上。

白玉广场的最中央,搭建了一个平台。

有一僧一道在上开始舌灿莲花。

这一僧便是李当心的徒弟,小和尚吴南北。

这一道,则是武当掌教李玉斧。

没错,就是武当掌教李玉斧。

当围观的众人看到这一场对决是由武当掌教李玉斧出场时,三教九流的人,没有一个不是不惊讶的。

毕竟,这可是青城山,神霄派的主场啊。

怎么会由武当派掌教来打头阵呢?

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很多人都忍不住窃窃私语。

这和他们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坐在三清殿前,看着台上打着禅锋的叶千秋脸上并没有多余的神色。

在他旁边坐着的是白衣僧人李当心。

今日,佛道争辩大会。

二人皆是佛道两家的掌舵人,自然是由二人落座。

这第一场由武当李玉斧出场,是叶千秋早就定好的。

既然是佛道大会,自然是道门中人和佛门中人对辩。

眼下,北莽和离阳都在灭佛。

龙树僧人死后,两禅寺就剩下李当心这么一个顶梁柱。

佛门凋敝,这是运势。

但道门却是不一样。

虽然,神霄派和龙虎山颇有嫌隙。

但这并不代表叶千秋没有容人之量,只会让自家弟子出场。

身为道门道首,如果没有这点心胸,何谈带领道门走向一个新高度。

李玉斧和吴南北这一辩,从早上说到中午,从中午又说到晚上。

以禅对禅,以禅对道。

没有特别激烈的场景出现,这让想要看大场面的许多人都十分失望。

早知道佛道争辩大会就是这么个争辩法。

那他们肯定不会来,这也太闷了。

直到日落黄昏的时候。

李玉斧和吴南北才互相行礼,离了讲台。

很多看客都是一头雾水,这一战,到底是谁胜谁负?

直到李当心和叶千秋同时宣布结果。

这一战不胜不负,是平局的时候,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这头一天的争辩大会就这么平平无奇的过去了。

这一趟争辩大会一共有三场。

很快,第二天就上演了第二场争辩大会。

这一次双方派出的选手,依旧让人想不到。

佛门这边派出的是李当心的女儿,李东西。

道门这边派出的则是龙虎山天师府外姓弟子齐仙侠。

这第二场争辩大会,和第一天一样很早就开始,但结束的却是非常之快。

因为小姑娘李东西坐不住,聊了没两句,直接拍着肚皮说饿了,然后直接下台认输了。

好家伙,这让人看的是大跌眼镜。

这不是闹着玩儿吗?

堂堂佛道大会,成了儿戏?

就在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些纳闷儿的时候。

这有消息传出来了。

第三天,第三场压轴的争辩将由叶千秋和李当心二人亲自上场。

这个消息一出,着实让人振奋不少。

都在等待这第三场争辩的到来。

……

傍晚。

神霄阁的小院里。

叶千秋和李当心正在聊天。

李当心作为一个不讲究常理的佛家人,不能按照一般佛家僧人的眼光去看他。

一般佛家弟子,谁会娶老婆,而且还生了女儿,最关键的是,人家一家三口还就生活在一起。

叶千秋和李当心算是纯聊天,没有涉及佛道之理。

这时,小姑娘李东西两只手提着活鸡活鸭进了小院,也许是一路扑腾得实在累了,鸡鸭在小姑娘进门的时候已经是病恹恹的认命了。

一进门李东西就嚷嚷道:“爹,叶真人,咱们晚上炖鸡鸭怎么样?”

自家姑娘这么虎,李当心还是有些尴尬的,急忙问道:“东西,你从哪儿弄来的?”

李东西立马说道:“这些鸡鸭都是我在山下的镇子里买的,叶真人在太安城的时候,请我和南北吃了涮羊肉,这是我特意挑的两只大的,就是为了感谢叶真人请我和南北吃涮羊肉的。”

叶千秋闻言,不禁淡淡一笑,这小姑娘还真是念旧。

“好,咱们就吃炖鸡鸭。”

李东西一听,高兴极了,立马提溜着鸡鸭亲自去灶房炖鸡鸭去了。

等天黑下来的时候。

李东西端着一大锅香喷喷的肉锅子到了叶千秋的小院。

请叶千秋和李当心大快朵颐。

当然,李当心的老婆还有李淳罡,小和尚吴南北都在。

不过吴南北根本没敢上桌吃饭,而是蹲坐在门口那边一声声念着阿弥陀佛。

……

翌日,清晨。

当阳光照拂在青羊宫的白玉广场时。

一袭紫衣的叶千秋和一袭白衣的李当心已经分别坐在了白玉广场中央的台子上边。

而四周早已经站满了等待了多日的江湖看客。

在二人还没有开口前,场下已经有不少人在不停的交头接耳,猜测着今日李当心和叶千秋的佛道争辩,将会从哪个方面展开。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

台上的李当心终于率先开口道:“贫僧这么多年待在两禅寺,经常问自己,为何有人此生成了佛,有人来世也成不了佛。”

“是不是成了佛的,让人不成佛?”

“佛法东传,入乡随俗,大乘小乘之分愈发明显,贫僧斗胆提出顿悟一说,然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说,愈演愈烈。”

“贫僧有些时候也担心这一步的步子,稍稍大了些。”

“其实小乘舍离世间,乐独善寂自求涅盘,多好的事儿啊。大乘利益天人,度己度人慈航普度,更加是好事啊。”

“可是,为何到了今日,我佛门却是越发的不容于世了呢?”

“离阳灭佛,北莽也在灭佛。”

“唯独一个北凉不灭佛,但却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叶真人,贫僧心中疑惑,不知真人可解否?”

李当心这一开口,直接让四周围观的看客们有点傻眼。

因为这和他们设想的开局有点不太一样。

争辩,争辩。

怎么李当心这一开口,反倒是有点弟子向老师请教的意思?

喜欢诸天一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