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论 小说 落雪满南山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程处弼与吴王李恪,在长安县衙门内的一间僻静的小院里边,见到了这位惯犯。

看到这位走起路来垫脚一瘸一拐,表情有些呆滞,满脸须发几乎都快要纠结在一起的倒霉鬼迈步进入了院子。

李恪刚向前走了几步,就被随着风吹过来的那股子味道给熏

悖论 小说 落雪满南山

的脸都绿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臭?”

“任谁蹲上半年牢,若是浑身还香喷喷的,那才叫怪事。”程处弼没好气地小声吐了句槽。

然后十分专业地将口罩戴上,瞬间就隔绝了大部份的味道。

走到了那名此刻显得有些惶恐的瘸腿惯犯丁老六跟前,戴着手套的程处弼的声音从口罩后面传了出来。

“不用紧张,来,坐在马扎上,我给你检查下身体。”

听到这位高大强壮的蒙面男说的话,丁老六整个人都不好了,战战兢兢地坐下后小声地辩解道。

“几位官老爷,小人在牢里一直很老实,没有犯什么事……”

“不许说话,腿伸直了……”程处弼也懒得跟这个心情十分忐忑的惯犯说话。

蹲了下来,开始在他那条脏兮兮的伤腿上捏来捏去,时不时地问上几个问题。

足足摸了差不多半柱香的功夫,程处弼这才心满意足地站起了身来。

然后,朝着吴王李恪点了点头。这位优秀而专业的皇家工具人瞬间秒懂。

“他可以?”

程处弼点了点头,指向那仍旧呆头呆脑地坐在马扎上的丁老六道。

“嗯,他是腓骨和胫骨都骨折,由于治疗不到位,导致了现在的残疾,难度还要更高一点。”

解释完之后,程处弼朝着那名押解丁老六过来的差役喝道。

“那个谁,愣着做甚,赶紧给我打盆水来,再拿块胰子过来。”

程处弼反复清洗了两遍,总算是把沾在手上的污垢清洗干净,这才解下了口罩。

那边,李恪这位吴王殿下已经笑眯眯地上前然后又赶紧后撤两步。

特娘的,丁老六身上那股子味道都快要冲鼻子了。

李恪扭头努力地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这才朝着这个一脸懵逼的惯犯问道。“你是丁老六对吧?”

“对对,这位小官人,不知道您有何吩咐。”丁老六仍旧显得很是紧张。

李恪脸上的笑容越发地显得温和,指了指丁老六那条瘸腿道。“你想不想治好腿?”

丁老六明显有点懵逼,半天才反应过来,弱弱地答了一句。“小人没钱。”

“没钱也没关系,就是问你想不想治腿。”李恪呵呵一乐,很是自信地一笑。

丁老六打量着这位长得跟个小白脸似的年轻公子,总觉得这位年轻公子似乎不怀好意。

特别是那笑容,让丁老六想起了自己所租的房屋隔壁那个骗子。

#####

每当要忽悠别人的时候,最喜欢露出这样的笑容……

丁老六看了一眼旁边那位闷声不吭的差役,又狐疑地打量着这位笑容奸诈的年轻公子。

被看得有些不耐烦的李恪顿时不乐意地拉下了脸来。“本公子问你话呢,你治还是不治?”

“那个,小人能不能不治……”

李恪愣了愣,有点难以置信地道。“丁老六,你可要考虑清楚,你若是答应治腿。”

“我不但会免费给你治腿,甚至还会给你财帛,这样的好事,你都不乐意?”

丁老六心中警铃大作,果然,骗子的套路果然非同一般

“小人,小人不敢,公子你还是放过小人吧……”

李恪看着这个两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作痛哭流涕状的丁老六。

整个人心态都崩了。“你,你特娘的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的帮你你居然……”

“行了行了……”程处弼哭笑不得地将这位气极败坏的吴王殿下给拉了回去。

“贤弟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患者,就要懂得心平气和,交给我吧,你看我怎么说服他。”

“就他这样,你觉得你能行,成,你上吧……”李恪不乐意地又狠狠地瞪了丁老六一眼。

想不到本王那长袖善舞的本事居然也有不管用的一天,这特娘的叫什么事。

程处弼蹲到了丁老六跟前,然后,翘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知道我是谁吗?”

“小人不知道,不知公子您是……”

“我,卢国公府,程三郎,听说过没。”程处弼呵呵一乐,站起了身来,自信地负手而立。

#####

“你,你就是那个吃过熊心豹子胆,喝过狼心狗肺汤的程老三?!”丁老六愣了愣之后,突然惊出声出来。

噗嗤一声,李恪这个不良皇子赶紧把脑袋拧往另外一个方向。

那位差役的脸也有点发黑,赶紧伸腿踹了这个不会说话的混帐玩意。

“大名鼎鼎的程三郎,程三公子,尊重一点。”

程处弼黑着脸,鼓起了眼珠子打量着小心翼翼陪着笑脸的丁老六。

平静,一定要平静,我是谁,我可是大名鼎鼎,医道过人的程三郎,不跟这个混帐玩意一般见识。

程处弼强行压制住了升腾的怒火,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问道

“那你想必也应该知道程某治病救人的本事吧?”

“对对对,听说过好多,听他们说,程三公子你不但会治人,懂得治狗,连鸡、鸭、兔子都懂得治……”

程处弼直接就炸了,并指如剑,指着这个满嘴胡说八道的混帐玩意喝道。

“不想治腿是吧,那就行了,那个谁,赶紧叫你们县令来,判他一个秋后处斩。”

“啊?!”丁老六和长安县差役都异口同声地发出了惊呼,一脸懵逼地看向脸黑如锅的程三郎。

李恪捂着抽筋的肚子赶紧把气极败坏的处弼兄拖退后,哭笑不得地劝道。

“兄台莫恼,你看你,刚刚还说小弟太急燥。”

程处弼不乐意地怒道。“我那叫快刀斩乱麻,吓吓他,指不定就成功了。”

时间就是金钱知道不知道。一寸光阴就是一寸黄金。

谁特么有那么多的闲功夫跟这个抢劫不成还拿刀子伤人,现在更是拿毒舌伤人的混帐玩意瞎扯蛋。

最终,丁老六还是被说服了,应该说是被程处弼亮出了身份之后,被吓服的。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