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 乱肥臀老妇梅开二度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周五上午十点,附属医院新一届院领导通过决议,发布了包括整形中心、创伤外科、脑外科等七个科室在内,科室主任或副主任的调整公告。

对于这份人事变动公告,因为之前就有不少的小道消息流传开来,医院上下反应比较平静。

只是对于整形中心的王川被调整下来,很多人是议论纷纷。

毕竟,王川才四十岁出头的年岁,正值事业的黄金发展期。

而且,这几年,整形中心在王川的带领下获得了高速发展,一跃成为全国三大整形中心之一,可以说是附属医院在全国知名度最高的科室。

尤其近两三个月,由于言非凡的横空出世,让整形中心有登顶全国第一之势。

这个调整,让医院很多人嘀咕……

王川这家伙究竟犯了多大的过错?

还有,王川会不会在不服不忿之下,干脆来一个辞职走人?

这个时间,王川和邱阁正在医院的综合办公楼纪委的小会议室,接受来自伦理委员会,卫生委纪律委员会和医院纪律委员会的联合谈话。

说是谈话,其实就是批评与自我批评。

代表纪律和规矩的三方领导,对言非凡和邱阁在研发项目上存在的管理问题,展开了严肃批评。

言非凡和邱阁则是进行自我批评,并提出相应的改进措施。

整个过程庄严而肃穆,持续了二十分钟有余。

最后,以言非凡和邱阁各自领了一个系统内记过处分,而结束了此次训诫。

在随后的交流中,来自伦理委员会和卫生委的几位同志,一改严肃表情,变得和蔼起来。

他们透漏,音频催眠和唤醒研究,下周就会通过市科技部门相关审批,列为市重大科研项目,获得至少不低于一千万的研发经费支持。

伦理委员会的同志还特意表示,只要申请资料齐备,获得临床试验的特批,问题不大。

毕竟这属于技能操作上的试验治疗,不属于药物研发,其不可测的后果,都是可控之内。

说得直白一点,这个唤醒试验疗法,即便不良后果严重,也只会对测试者本人产生伤害。

更何况测试者,还是深度昏迷的植物人。

但是药物研发就不一样了,受众广,潜藏的危害性大,需要尽可能查出药物的副作用。

因此,新药物的研发周期特别长,至少以年为时间单位。

而新手术,新治疗方法,就相对容易的多,受到的监管也相对宽松的多。

他们还同仇敌忾的表示,鄙视京城协和医院徐见德医生的所作所为,期待言非凡早日做出音频催眠和唤醒的科研成果,为滨海医学界增光。

近上午十一点,背负着记过处分的言非凡和邱阁,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言医生,地域之争,哪里都有。”

邱阁轻声道:“在科研方面,京城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一直是俯瞰我们,一览众山小。”

“京城那边也自成一个大圈子。”

“圈子内,他们相互提携相互帮助。对于我们,不能说明面上的打压,倾向性还是明显的。”

“例如,同样水平的课题,他们从国家部委那里获得研发支持的可能性,要超过我们好几倍。”

言非凡了然的点点头,就听邱阁接着道:“我们与徐见德的这次纠纷……”

邱阁轻叹道:“虽说我们占理,但因为没有绝对的证据,以徐见德的名望和地位,在北方医学界,应该还是支持他的为多……”

这时,常驻律师龚海,迎了过来。

“言医生、邱医生,有件事要提醒你们一下……”

龚海郑重其事的说:“鉴于那位植物人苏醒患者的损伤鉴定,很可能达到重伤级别。”

“对方提起诉讼,这就可能转化为刑事案件。”

“在我国,刑事案件优先。”

“这样的话,我们与徐放关于项目成果所有权归属的纠纷,很可能会押后处理。”

“这一押后拖延,几个星期,几个月都有可能。毕竟那位患者的大脑退化,我们不好确定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听到这,言非凡与邱阁不由的对视一眼。

“言医生,次声波唤醒研究,必须加快进度。”

“如今来看,谁能先出成果,谁就能占有既成事实的先手便利……”

言非凡和邱阁就课题研究简单商议了几句,两人就分开了。

言非凡匆匆赶到了整形中心三楼办公区。

他来到主任办公室,刚要抬手敲门,才注意到办公室上的铜牌,已经由原来的“主任办公室”,换成了“王川医生办公室”。

“真够麻利的啊,还好不需要换办公室。”

言非凡唏嘘了一句,轻敲了两下门,不等回应,就把门给推开了。

随着门的推开,言非凡就看到王川正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与一位客人品茶聊天。

这位客人,是一位容貌普通的老者,看上去五六十的年岁,剃着花白相间的刚硬短发。

一身简单夏季装束的他,除脸上有几道如刀刻一般的皱纹,目光犀利外,看不出有多特

骑蛇难下 乱肥臀老妇梅开二度

别地方。

老者听到了开门动静,抬头正好迎上了言非凡的目光,僵硬的脸上顿时溢出了笑容。

“呦,我们的天才医生来了。”

言非凡赶紧的快步来到近前,恭恭敬敬的说:“石老师,您好。”

眼前这位,就是滨海大学医学院有杀手之王之称,即将退休的副教授石珉。

他也是王川推荐给言非凡,负责工作团队管理,为言非凡查缺补漏的辅佐人选。

“言非凡,你做的不错,这段时间,我可是经常听到有人提起你。”

石珉一指旁边的沙发,轻笑道:“坐下吧!”

言非凡哎了一声,规规矩矩的坐了下来。

石珉又笑着问:“我知道,你们正在偷摸的给我办退休仪式,听说你也是组织者之一?”

言非凡老实的回道:“石老师,我只是挂一个名,什么事情都没做,只需要到时出现就行。”

石珉呵呵一笑,说:“我想也是,你这家伙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性子,怎么会这么热心的操办起我的退休仪式起来。”

“我自问对你,可没那么的重要。”

言非凡回了一个嘿嘿的傻笑。

石珉敛去了脸上的笑容,正色的说:“言非凡,你没来之前,王医

骑蛇难下 乱肥臀老妇梅开二度

生已经把要说的话,都给我说过了。”

“现在,我想听听你自己的想法。”

言非凡沉吟着说:“石老师,随着我各方面工作的增多,需要一个工作团队来协助。”

“这人一多,各方面事务就多了。”

“我本来时间就紧张,没有多少精力处理团队事情,而且我也不太擅长管理。”

“如果老师您能来帮我管理团队,并在我做得不对时,给出建议和提醒,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石老师,有句话需要先说在前面……”

“哦,什么话?”石珉好奇的问。

言非凡一脸认真的说:“石老师,您虽是我的老师,但这是我的团队,做主的是我。”

“您有再三建议权,但我一旦做出决定,就是最后决定,必须执行。”

石珉的眼神陡然一厉,问:“即便你的决定,是错误的?”

言非凡迎着对方的目光,一点也不避让的说:“即便是错的,也要执行。”

接下来,石珉和言非凡就大眼瞪小眼的相互对峙起来。

一旁的王川,也没介入相劝的意思,一个人优哉悠哉的品起来了茶水。

一两分钟后,石珉率先收回了目光。

“你这个小子,不愧是众目睽睽之下,敢和卢君那老家伙硬顶的愣头青。”

石珉又满意的颔首道:“不过呢,没有主见之人,是做不成大事的。”

他又摇头叹道:“我本还想着退休后,含饴弄孙,过悠闲舒服的日子呢。”

“但为了不让别人把你小子带进坑里,我只能再辛苦几年了……”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