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房 帐中香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夜火无声,宫殿寂静。

芈心在宫殿之中精致的床榻上,从噩梦之中惊醒了。

“来人!”

芈心有些口渴,想要喝水,可周围却没有人回应。

这异常的景象让从小便在苦难中成长的芈心瞬时间变得警觉起来。

殿宇之外传来了生铁与地板摩挲的声音,这种声音很轻,芈心在小的时候,曾经在帝国是士兵押运犯人时听到过。

也许是当初的景象太过深刻,也许是芈心幼年的逃亡生活太过艰苦,便是如今当上了王上,芈心也无法忘却,在第一时间便回想了起来。

空荡的殿宇之中,芈心站了起来,女性的美好姿态此时展露无疑。

洁白的犹如牛奶一般润滑的皮肤在薄薄的衣衫下微微轻颤,乌黑犹如蝉翼的长发不再像以往一样柔顺,显得有些杂乱,此时的楚王没有了往日的威仪,就像是一个无助却又倔强的孩子。

这里是楚王的宫殿,周围有着很多的守卫。

可现在,外面静得太不寻常。

芈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只能从一旁的剑架上拿下了宝剑,紧紧握在了手中。

她面对着那一扇紧闭的宫门,就如同有一头巨兽会随时冲进来一样。

“来人!”

芈心再度了大吼一声,这一次用上了所有的力量。可与上一次一样,并没有人回应。

“来人!”

略带怒音的两个字传遍了殿宇之中,正当芈心大口呼吸用以平静内心时,那扇紧闭的大门动然而开。

可怕的巨蛇从殿门之外闯了进来,周身缠绕着黑色的气息。

一双双猩红的眼眸在绝望的气息中透来凶狠的光芒,即使历经了人世之间的苦难,可此时,芈心的手依旧是颤抖的。

芈心几乎以为这是一场梦,可剑锋之上冰冷的寒光,却提醒着这是真实的。

“你是谁?”

一个漆黑的身影从宫殿之外走来。

伴随着他的移动,那一头头黑铁巨蛇也跟着移动,带给了这座宫殿绝大的压迫感。

“东越之君,天泽!”

天泽?

这个名字在中原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事实上,在当年帝国的大军征服百越之后,这个曾经在韩国旧都新郑带给人无比恐惧的名字也随风湮灭。

韩国都已经亡了,曾经在韩国故都中留下一页的人自然也跟着消失了。

可现在,他却再度出现。

“你想要做什么?”

“大王有请公主一会!”

大王?公主?

芈心对于这两个词汇十分在意,可很快,她心中便有了猜测。

“赵爽?”

天泽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芈心忽然一笑。这笑声之中,有着太多的意味。

便是以天泽历经事实的阅历,也无法猜测出这笑声之中的情感。

只见得眼前美丽的女子披上了外衣,头也不回走了出去。临走之时,还到道了一声。

“赵爽!”

……

楚王失踪,荥阳之外联军营帐之中也是乱做了一团。

不过,一众诸侯对找寻楚王的意愿并不深,更多的是在讨论谁做下一任诸侯盟主。

项氏本是依靠楚王之名,主理联军军政。可现在,一下子就被排挤到了边缘地带。

“羽儿,你怎么回来了!”

范增看着气呼呼的项少羽,忙问道。

“秦还没灭呢,他们倒是先争了起来。”

项少羽大骂了一声,十分不满。

“赵歇与田荣为了这个诸侯之位争的面红耳赤,魏豹也和往日不同,与我们疏远了。我在那里根本说不上话,这些高贵的王哪里看得起我这个上将军,我还在那里做什么?”

“少羽,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

范增摸着胡子,叹了一声。

“赵爽这招真是厉害啊!他不费一兵一卒,就让联军为了一个合纵长的位置离心离德。在这样下去,荥阳城未破,我们自己就要先乱了。”

项少羽听了这话,狠狠敲击着帅案。

“这个赵爽,只知道躲在荥阳城中,每日里吃着敖仓送来的粮食。当年他在龙王山前,大败我二十万楚军的气概去哪里了?”

秦灭楚,一直是项少羽心中难以磨灭的伤痛。

要报仇,要复国,便要攻进关中,灭了秦国。

除此之外,在战场上打败赵爽,也是必须的一环。

项少羽一直在期待着一战。

可是在荥阳城下的这些日子,却是始终没有等到这一战。

联军这边的情况让项少羽有些烦躁,可范增却始终冷静。

睿智的范增在这些日子越来越浮躁的联军营地之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少羽,你有没有感觉到,这营地之中似乎有着一双无形的手,在将联军之中各方势力越拉越远。”

项少羽冷静了下来,声音之中没有了刚才那股焦躁。

“亚父,你是说我们营地之中有着赵爽的奸细,在行离间之策?”

“不,已现在的声势来看,或许不只是简单的奸细那么简单,对方似乎已经在联军中扎根了,在实施一个复杂的计划。”

项少羽沉吟了一声。

“可我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这才是对方的可怕之处。他能够在我们毫无觉察的情况下完成他的计划,绝非凡人啊!”

范增悠悠一叹。

“赵爽的麾下真是人才辈出啊!”

“上将军,亚父,赵王要率军离开了。”

钟离眜急切的话语,将范增拉回了现实之中。这一刻,范增没有了刚才的冷静,立马跑了出去。

看着范增的样子,钟离眜一脸无奈,留在了原地,看着项少羽。

“让亚父去吧,派人保护好他!”

钟离眜让随身的亲卫跟了上去,随后又返回了营帐之中,回答了项少羽的疑惑。

“发生什么事情了?”

“从燕地传来了急报,燕将臧荼与燕王韩广火拼之后,杀了韩广,率军归顺了赵爽。赵歇听说之后,差点晕厥,急忙离开了田荣的营地,整顿兵马要回赵国。”

“你说什么?”

项少羽能够理解赵歇心中的急切。

赵国的大军主力如今都在荥阳,而燕地归顺后,帝国在大河以北的总兵力对于赵国的威胁将不再是可有可无。

“不过这也太急了。”

毕竟,如今赵地还有着陈余的五万大军,短时间内,没有多少问题。便是要撤,也不该如此撤走。

可正当项少羽抱怨时,刚才钟离眜派出的亲卫却急急赶来。

“上将军,亚父晕厥了。”

这一刻,项少羽再也无法平静,拔出了炎神枪,一副要杀人的目光。

“不是让你们保护好亚父么!”

“这怨不得我们,赵王要走,亚父拦住了他,说从长计议,就算要回赵地,也不该如此急切,会被赵爽瞅准机会反击。可赵王不听,骑在马上,一把推开了亚父。”

“后来呢?”

“我们急忙跑过去,可当时人太多了,我们在人群中找到亚父时,他已经昏倒了。”

“好!好的很!”

项少羽咬着牙,心中泛着怒火。

“钟离眜!”

“末将在!”

“立刻集齐人马,随我来,我要宰了他们。”

“诺!”

钟离眜没有犹豫,反身就离开调集兵马去了。

……

楚军与赵军打了起来,动静十分的大。可魏军与齐军在旁,却没有丝毫插手与劝和的意思。

彭越在高高阙楼上,看着不远处那混乱的战场。

手持炎神枪,身穿七海蛟龙甲的项少羽仿若战神,仅靠少数的兵力,就将赵军打得大败。

彭越惊叹于项少羽的实力的同时,心中却高兴不起来。

司徒万里爬上了阙楼,来到了彭越身后。

“这荥阳还未灭,他们倒是先打起来了。”

“魏王怎么说?”

“他什么也没有说,就让我们不要插手。”

彭越似乎有些失望,可司徒万里的话没有就此停止。

“齐军那边也没有动手,齐王似乎很是期待这场战斗能够削弱他最大对手的实力。”

齐与赵的实力差不多,可因为楚王的消失,项氏的话语权在急速缩小。至于魏,则实力稍微小些。

“齐王最大的对手不是赵王,而是荥阳城中你所效忠的王上。”

彭越一举道破了司徒万里的身份,对方稍感惊讶,却很快恢复了平静。

“将军什么时候知道的?”

“当初你来到大野泽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那将军为何不说破?”

“我只是想要看看,你究竟会怎么样?”

“将军可曾失望?”

“作为一个赌徒来说,的确是合格了。”

司徒万里轻声一笑,对于眼前之人的评价,不置可否。

“那将军可否知道,王上是如何说的?”

彭越有些诧异,第一次从那激烈的战场上回转目光。

“愿闻其详。”

“王上说关东之地一众诸侯,多是泛泛,唯项籍、英布、彭越三人,不可小看。”

彭越听了这话,似有所悟。

“对付项籍的人如今在这联军营地之中,你现在在我这里,那英布那边又是谁呢?”

彭越的问题让司徒万里一喜,这代表了对方并不排斥他的话语。

“这不是我能知道的,不过如今的形势已经很明确了。联军虽众,却难成事。将军以为如何?”

“作为一个赌徒,自然是在局面没有翻转时下注。否则,等到局势已定,那再下注也赢不了多少了。”

司徒万

御书房 帐中香

里低着头,拱手一礼。

“将军说的是!”

……

“英布老弟。”

熟悉的声音从帐外传来,英布一喜,可随即,却又变了脸色。

朱家的身影从外而来,出现在帐中被英布所见到的那一刻,帐中并没有故友重逢时间的喜悦,有的只是冰冷。

“朱家老哥,你怎么在这里?”

英布终究顾念当年的情分,没有立刻让人进来。

可朱家,却是直言不讳。

“受人所拖,将这个带给你。”

朱家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块玉佩,抓着丝线,任由玉佩垂落。

英布看在眼里,不由得大怒。

“王上是被你抓走的?”

“与我无关。”

朱家淡然一言,多年的交情让英布暂时冷静了下来。

“那这快玉佩是怎么回事?”

“这是侠魁让我交给你的。”

“田言?”

农家的侠魁投了赵爽,这一点尽人皆知。田言的意思,可不就是赵爽的意思么?

“赵爽想要怎么样?”

“他只是让你考虑,你究竟是选择项氏,还是选择楚国?”

“什么意思?”

朱家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他是让你在芈心这丫头与项少羽之间做一个选择。”

英布冷然一笑。

“若我选择了王上,那么就等于要听从赵爽了吧!”

“这些年的事情,我经历了很多。如今,只想要逍遥江湖。我并不想要多说什么,这件事情英布老弟你自己决定。”

说完,朱家拱手一礼,将玉佩留了下来,退出了营帐。

英布看着桌面上的那枚芈心贴身的玉佩,一时间,纠结到了极点。

……

齐国。

漆黑的屋室之中,只点燃了一盏灯。

魏赐持剑,在屋中等待着。

大雨凄厉,风声呼啸。

屋中灯火摇曳,魏赐却并不着急。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门打开,走进了几个黑袍人。

“稷下死士看管的严,你将我们找到这里来,究竟为了什么?”

御书房 帐中香

话音之中带着几许不安,不过魏赐却不在意。

他站了起来,拿起了灯火。

灯火照耀下,他的脸上完全没有了往日身为儒士的温和与儒雅,有的只是一张充满了野心的脸庞。

“我带给你们一场富贵。”

“你说什么呢?”

魏赐轻声一笑,打开了一旁的盒子,从中拿出了几分玉骨卷轴,展开在了桌面。

“这是什么?”

众人围了过来,看向了桌面上的卷轴。可魏赐,却已经在旁解释了。

“这是大王与你们侯位的诏书。”

“你居然是赵爽的人!”

一时间,这几个黑袍人既惊又恐,可看着桌面上那精致的卷轴,这是侯位的象征,也是富贵的象征。

尤其是世袭罔替这四个字,仿佛有着一种魔力一般,让人移不开眼睛。

“我们需要做什么?”

“齐军主力在外,此时济北的便在几位手上,此时正是建功的千载良机。”

魏赐悠悠一言,话语之中蓬勃着巨大的野心。

喜欢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