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文学小说 2014av手机天堂网免费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薛如死了。”

这个消息传过来,徐吟愣了好一会儿。

燕凌露出嘲弄的笑,跟她说:“说是伤重受不住刑。现在可以肯定了,大理寺卿是端王的人。”

徐吟轻轻“嗯”了一声。

燕凌发现她神情不对:“你怎么了?”

就算薛如的死不值得高兴,也不用这么难过吧?

徐吟摇了摇头。她不是为薛如的死难过,而是为前世的父亲、姐姐和自己感到难过。到了最后,她们都不知道仇人是谁,曾经在宫中和薛如擦肩而过的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背影就是造成徐家悲剧的起因。

“我父亲差点被她害死。”她说,“想想真是不值。”

燕凌放下心来,轻声安慰:“她已经遭了报应,接下来该轮到端王了。”

徐吟吐出一口气,重新振作起来。

没错,薛如不过是个小卒子,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端王,她离报仇还远着呢!

燕凌提醒她:“端王很可能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

徐吟无所谓:“既然动了手,我就没想着置身事外。端王就算想报复,也得先出来再说。”

这倒也是。都已经到了这一步,还怕明面上撕破脸吗?

燕凌继续道:“有大理寺卿作梗,想一次把端王按死,恐怕不容易。不过,陛下已经起了疑心,端王便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徐吟点了点头。前世,端王篡位是在几年后,他笼络了一批官员,又拉拢了余充,趁着皇帝生病突然发动政变,这才成功登上皇位。

现在的端王虽然手底下已经有了不小的势力,但是最关键的兵权让他们搅和了,想像前世一样成事可不容易。

不过她还是想试一试,如果能够斩草除根,也免了后面麻烦。

“大理寺卿之所以站在端王那边,应该是张怀德的缘故。”徐吟说,“陛下近年来越发沉迷酒色,身体每况愈下,张怀德这个近侍心知肚明,急着给自己找新主子了。”

皇帝早年绿林之乱出逃时吃过苦头,这些年又过得放纵,底子已经坏了。只是他还不算老朽,表面瞧着还好,但这又怎么瞒得过近身内侍呢?

如果皇帝出事,太子上位,新君有自己的心腹内侍,张怀德这个旧人就要靠边站了,能安稳去守皇陵都算是好的。

燕凌听出她言下之意:“你是说,咱们釜底抽薪,弄死张怀德?这怕是不容易,他行事谨慎,又身处后宫,我那边没有人手。”

徐吟说:“我有个线索,不过目前还在找一个关键的人物。如果能找到他,就可以尝试一下了。”

……

长宁公主一晚上都没睡好,一会儿是龙舟赛,一会儿乱箭齐发,但遇刺的人变成了父皇和皇兄,直接把她吓醒了。

噩梦做得她精疲力尽,整个人蔫蔫的一点精神也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父皇被刺杀的时候,她眼前闪过徐吟沾了泥的裙角,似乎看到了她平日张弓搭箭的样子。

长宁公主按了按额头,觉得自己真是魇着了。

昨天回宫的路上,她问太子:“皇兄,这是真的吗?皇叔想篡位?”

太子垂头丧气,说道:“我不知道。父皇以前说过,我总这样不争气,说不准他走以后就有哪个狼子野心的想夺了我的位……”

长宁公主愣了半晌,才道:“可皇叔以前对我们很好。”

说到这个,太子讽刺地笑笑:“长宁,以前德妃也对我们很好。”

在这一点上,太子看得比她清醒。他是储君,淑妃和德妃都生有皇子,哪怕表面上伪装得再好,他都能感受到那种敌意。

“你不用想太多。”他安慰妹妹,“父皇已经命他们去查了,到底是不是,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如果真的是,你也别难过,我们生在皇家,这些事难免的。你瞧二弟三弟,现在不都跟我们疏远了吗?”

淑妃被废以后,三皇子就很少出现在人前,哪怕去上学,也是一个人沉默寡言的。二皇子好一些,但是跟他们越发玩不到一起了。

长宁公主沉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锦书进来,看到长宁公主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样子,忙过来问道:“公主怎么了?别是生病了吧?”

长宁公主让她摸过自己的额头,说道:“没事,就是没睡好。”

“怎么会没睡好?是昨天吓着了?我就说昨晚应该喝一碗压惊茶的。淡墨!快去茶水间说一声,给公主煮碗压惊茶来。”

淡墨急忙进来,听她说了事,又叫小宫女,一群人围着长宁公主嘘寒问暖。

“你们这是干什么?”门口传来声音,却是教养姑姑来了。

她威严地扫过众人,呵斥:“遇到点事就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公主精神不好,你们还吵她,都干自己的事去,让公主好生歇着。”

宫女们立时噤声,各自散去了。

长宁公主松了口气,难得对教养姑姑产生了一丝好感。

人都走光了,教养姑姑柔声安抚:“公主,您是不是吓着了?要不今日别去上学了,奴婢让人告假,您好生歇一天,可好?”

平日总催着她上学的教养姑姑竟然主动说要告假,长宁公主简直惊喜:“这样行吗?太傅会不会生气啊?”

教养姑姑笑道:“事出有因,太傅怎会生气?若是有事,奴婢替您去赔罪。”

长宁公主高兴极了:“好啊!那我就歇一天。对了,告假的时候顺便跟永嘉县君说一声。”

“好,都听公主的。”教养姑姑停顿了下,状似无意地提起,“公主和县君真好,去哪里都形影不离。”

“是啊!”长宁公主理所当然地道,“我们说得来嘛!”

教养姑姑笑着点头,接着道:“奴婢听说,县君昨日和余小姐起了冲突,便独自回寺里休息了。公主后来去找她,可有大碍?”

“没事,她就是去午睡的,好得很。”

“公主去的时候她还睡着?没有离开过吗?”

长宁公主觉得这话有点奇怪,不由看了她一眼:“自然睡着,不然呢?”

喜欢藏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