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男人的未来 寡妇情缘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夜色幽深。

国师殿的紫竹林中,小竹屋亮着微弱的油灯。

国师大人跽坐在团垫上。

“师父……”于禾刚掀开帘子想和国师大人禀报一下寻找小郡主的进度,叶青师兄那边还没有结果,不知是否要增派人手。

话到唇边就见国师大人一动不动地坐在小案前,他的声音忽然就咽了下去。

案桌上摆着三个茶杯。

国师大人面前一个,国师大人身边的位子上一个,国师大人的对面一个。

师父是在等什么朋友吗?

师父没有朋友啊。

他进国师殿十年了,从未见师父与任何人来往密切,哦,除了切磋棋艺的孟老先生。

可师父与孟老先生的交情仅限于下棋而已。

茶杯摆放的位置也很奇怪,师父身边怎么会坐人呢?

不该全都摆在对面吗?

这不是于禾第一次见到这个场景了,他一直搞不懂师父究竟在做什么。

他私底下问过叶青大师兄,大师兄只是让他不要多问,也不要在这种时候去打搅师父。

于禾小心翼翼地放下帘子,默默退了出去。

想到师父坐在那里也不知是等待还是缅怀的场景,于禾的神色顿了顿。

师父有两个很重要的朋友。

于禾心想。

……

林子里,齐煊被刺得一脸懵逼。

说好的一二三呢?你把二三给吃了么?

年轻人不讲武德!

齐煊活了三十多岁,着实没见过如此阴险狡诈之人,什么下九流的招数都不如这个狠。

齐煊太震惊了,乃至于他的本能都迟钝了一秒。

他怔怔地看着顾娇。

顾娇无辜地看着他,将红缨枪在他大腿肉里一转!

“卧槽!”

齐煊痛得浑身汗毛一炸,五官都差点儿从脸上逃走了!

你刺就完了,你还转!

你当搅肉呢!

齐煊终于回过神了,他一掌朝顾娇打过去。

顾娇早预判了他的这一动作,一脚踢上他的手掌,借着他打出来的力道将自己送了出去,红缨枪也被拔了出来。

齐煊的大腿血喷如柱!

就没见过这么可气的人!

齐煊咬牙,一把点了腿上的大穴,封住了喷涌的血柱。

他又火速撕下一片衣摆,缠在了自己的伤口上。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可见从前习武时没少受伤。

没人生来就是高手,天赋固然重要,可若是没有后天的千锤百炼,也不可能达到常人所无法触碰的境界。

顾娇在齐煊十步之距的地方稳住身形。

红缨枪真是

女人是男人的未来 寡妇情缘

个好东西,可攻可守,能明争能暗斗,必要时来个偷袭还不会够不着。

顾娇挑衅地看着齐煊:“说好的让我三招的,你怎么食言而肥?”

齐煊怒道:“你说了数到三才开始的!”

顾娇道:“我又没说全部用嘴数,二三在心里数了。”

齐煊嘴角抽搐:“……”

齐煊决定不与顾娇废话了,不然一会儿还没打,他先被他气死了。

齐煊直接出手。

然而齐煊刚一抬手,便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什么情况?

他的胳膊为何使不上劲儿了?

齐煊恶狠狠地看向顾娇:“臭小子!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在枪头上涂了一点东西。”顾娇早发现林子里有人了,直觉告诉她是一个十分厉害的高手,于是她在枪头上做了点手脚。

她做得很隐蔽,就连身边的沐轻尘与侍卫也以为她仅仅是在擦枪而已。

齐煊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内力,很糟糕,他几乎感受不到:“究竟是什么东西?”

顾娇道:“神经毒素。”

齐煊不解:“什么毒?”

顾娇摊手:“听不懂就算了。”

可恶,他是唐门中人,世上居然有他没听过的毒!

顾娇不给齐煊喘息的机会,反手握住红缨枪朝齐煊冲了过去。

趁你病要你命!

神经毒素的量不大,她得抓紧机会。

可就在顾娇靠近齐煊时,林子里竟然冲出来一名韩家的死士!

死士替齐煊挡住了一枪。

沐轻尘将小净空交给了一旁的侍卫,侍卫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懵圈地看着自家公子。

“他交给我。”沐轻尘一剑将死士逼退数步。

顾娇再次朝齐煊出招。

齐煊扣住了顾娇的红缨枪,用尽为数不多的内力将红缨枪夺了过来,猛地朝林子深处扔了出去。

这杆红缨枪不重,所以他还扔得动。

若换作是轩辕厉的神兵,他怕是拿都拿不起来了。

不愧是唐门齐煊,都这样了还能战斗!

顾娇握紧拳头,一拳朝齐煊的脸砸了过去!

齐煊被砸得偏过头,一颗牙齿飞了出去。

顾娇又抬起腿来,一脚将他踹到天上!

她自己则一跃到了树枝上,在齐煊从半空跌下来时,她飞身而起,朝着齐煊的丹田一脚猛跺而下!

齐煊加速度跌在了地上,当场砸出了一个大坑来。

顾娇单手抓住树枝,身形一纵落在了大坑旁。

顾娇再次抬起脚来,朝着齐煊的脑袋毫不留情地踏去!

却不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扣住了她的脚。

尘土下,齐煊擦掉嘴角血迹,冷冷一笑:“该结束了。”

顾娇顷刻间感觉到了齐煊磅礴浩瀚的内力。

居然只麻痹了他这么一小会儿。

顾娇抽脚。

抽不出来。

齐煊杀气四溢,一字一顿道:“我说了,该结束了。”

女人是男人的未来 寡妇情缘

话落,他抓住顾娇脚踝的手往下一折。

你们废了韩烨的脚筋,也好,我先折断你一只脚做利息!

嘭的一声巨响,齐煊被一道惊鸿般的剑气震飞了!

他足尖一点,在树枝上稳住身形。

这道熟悉的剑气是——

他定睛一看。

月夜下,顾长卿手执寒光长剑,如冷面阎罗一般挡在顾娇身前。

好强大的剑气!

齐煊眯了眯眼,看看顾长卿,又看看地上被剑气斩出来的百尺沟壑,不着痕迹地捏紧了拳头。

怎么又是这个人?

上次就是他斩断了韩烨的脚筋!

可恶。

偏偏自己体内余毒未清,还被那小子偷袭受了伤。

他冷冷一哼:“今日我便放过你们,下次再见,就是你们的死期!”

他施展轻功离去。

顾长卿没追。

妹妹比敌人重要。

顾长卿转过身来,问顾娇:“有没有受伤?”

“没有。”顾娇摇头。

顾长卿不放心,将长剑递给顾娇,让顾娇拿着,他自己则单膝跪下,托起妹妹的脚,捏了捏确定并无肿胀与骨裂才总算放下心来。

另一边,沐轻尘也结束了战斗。

他不习惯杀人,他将死士打晕了。

他走过来,顾娇抬起脏兮兮的素手在顾长卿脸上抹了一把。

妹妹抹的大花脸……

嗯,今天不洗脸了。

沐轻尘看了二人一眼,也是先问了顾娇状况:“没事吧?”

“没事。”顾娇说。

沐轻尘又看向顾长卿:“他是……”

“不认识。”

“同乡。”

顾娇与顾长卿异口同声。

“同乡。”

“不认识。”

顾娇与顾长卿再次异口同声。

沐轻尘:“……”

我看起来很好骗?

沐轻尘淡淡哼道:“不方便说就不要说,我也不是非得知道。”

“哦。”顾娇果断不说了。

沐轻尘:“……”

顾长卿的到来让顾娇轻松了许多。

接下来他们又遭遇了几波死士与侍卫,都被顾长卿一人解决了。

顾长卿全程——打架、投喂妹妹、抱小净空。

顾娇全程——吃东西、吃东西、吃东西。

顾娇啃完最后一块肉脯,打了个饱嗝:“快出林子了,接下来应该没什么能打的高手了吧?”

沐轻尘沉吟片刻:“还有一个,可能比齐煊更麻烦。”

顾娇眨了眨眼:“谁?”

沐轻尘神色凝重道:“风家的清风道长,那是真正的武学奇才,今年不过二十六岁,却比齐煊的内力还要深厚许多。若是我们遇上他——就只有乖乖挨揍的份了。”

林子某处。

风无修蹲在地上画圈圈,一脸生无可恋:“哥,你确定你没走错吗?”

清风道长点头:“嗯。”

“可是我们已经原地绕了七圈了!”风无修抬头指向身旁的一棵老槐树,“我来一次在这里做一个记号!眼下已经七个记号啦!”

清风道长凌空站立在月夜下,仙风道骨,仙姿佚貌。

修长的指尖捏着一张手绘的羊皮舆图,他认真端详着舆图,胸有成竹地说:“就是这么走的,这个林子我来过,还走出去了。”

风无修问道:“那你上次走了多久走出去的?”

“没多久。”清风道长说,“一个月。”

风无修:“……!!”

风无修拽紧拳头,牙齿都气崩了!

他唰的站起身,雄狮咆哮:“这才是你下山三年才到家的原因吧!”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