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酩酊大醉。

无双状态!

原力技:滚动酒桶!

一个个酒桶疯狂地向周围滚动,蕾姒仿佛化作了千手观音,身处聚集地中心,以她所在为原点如圆规似的滚动酒桶。

王直快速躲避着。

虽然不是很熟练,但每个酒桶有滚动时间和引爆时间——

4秒。

在蕾姒只有唯一原力技的情况下,提前预判闪避并不是很难,王直可不想被蕾姒的攻击轰中,本身他的魔防就不是太高,且蕾姒现在还是无双状态。

酒殇光环浮现。

全伤害倍增!

累积前面的四个天赋,蕾姒现在的无差别战力异常恐怖,尽管有远程攻击不断轰在她的身上,但蕾姒的原核能力欢乐时光,时不时就能补血。

生死判官(白),失效。

在蕾姒爆发第五天赋的时候,锁链自动断开,不仅如此,暗影典狱中初等智慧生命‘判官’向蕾姒扔出的锁链,也全部无法命中。

因为蕾姒的身上有酒殇光环。

免控?

不一定。

可能和小兔子的超魔免一样,同级免控效果强,如果是免控,在天赋一栏中就能看到。

不过即时是这样,也足够强大。

整座沼泽化为酒桶盛宴,浓郁的酒香扑鼻,蕾姒的无差别攻击不但制造了巨大杀伤,且吸引大部分的攻击。

对异次元生命来说,她的杀伤太强了。

王直开攻!

目标清晰,直指判官。

相比普通智慧生命,初等智慧生命的威胁更大,但钻石级的数量并不多,混乱的战场中王直刀剑齐开,配合厄运钟摆拉人,很快击杀几个判官。

不过依然有几个隐藏在暗地里。

暂时不管!

王直狩猎贫血的异次元生命,开始补刀,余光落向蕾姒那边,手持酒棍的她一边释放原力技,一边暴力轰击袭至身前的异次元生命,力量凶猛的一匹,如同河东狮吼。

近战,同样无差别。

舞动的酒棍噼里啪啦,像五郎八卦棍似的,攻守兼具,没有章法中倒也有一些章法……

王直不管蕾姒。

他很清楚蕾姒现在的状态,这一杯杯酒快速下肚,酒醉百分比正急速攀升,就算不被异次元生命杀死,也会醉卧沙场……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在蕾姒尚能吸引攻击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击杀更多的异次元生命。

钻石级。

英雄空间太难刷了。

1600个异次元生命,尤其是500个的大聚集地,如果单人驰骋,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像去了女儿国,500个女子向你扑来时,你是反抗呢还是无力反抗?

灵敏的步伐,精准的补刀,王直凭借本身力量,轻易秒杀了一波波异次元生命,蕾姒身旁的酒桶依然在不断炸裂,蕾姒的攻击频率越来越快。

但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深,身体摇摇欲坠。

感觉快高——

兴坏了啊。

王直没时间瞄伴星空间,但估摸着蕾姒醉酒百分比已经超出95%……

距离完全醉不远了。

也无所谓。

此时在蕾姒四周围聚集上百个异次元生命,正争先恐后地向她扑来,一个个如狼似虎,眼中放光。不管她醉不醉,都已经逃不掉了。

但正是时候!

轰!

一直等待时机的王直点燃智慧核爆。

他等的就是现在!

蕾姒引怪,将一大部分的异次元生命聚集,然后他来收割。

这种非主动的配合王直太熟悉,天天和莽哥一起练,相比莽哥的不可控,起码蕾姒在没醉酒的时候还挺听话。

灵魂烈焰!

厄运钟摆!

王直的原力快速消耗。

一瓶瓶的小蓝瓶服食,这时候毫不在乎原力消耗,尽最大可能展现攻击,在这半分钟里击杀的越多,评分就越高。

没错,是评分。

王直已经不争取是否能成功通关。

因为,毫无悬念。

蕾姒制造了这么大的优势,他补刀近百个,加上这一轮轰击结束,大聚集地的异次元生命分分钟比中聚集地还少,且个个带伤,这要还通不了关……

呵。

他陪小兔子连吃一个月酸菜鱼!

……

“挑战成功,评价A。”

“奖励:暗狱魔杖。”

“奖励:暗狱魔袍。”

“奖励:锤石·钻石英雄碎片。”

王直从英雄空间出来。

爽快!

第二块锤石·钻石英雄碎片,之前是合成的,这次是他亲手刷到的!

能通过一次,就能通过第二第三次。

之后的锤石·钻石英雄碎片陆续有来。

包括内瑟斯·钻石英雄碎片下星期也能刷到。

虽然英雄碎片第二次融合失败,经验值不足第一次的一半,但积少成多经验值也不会少,估摸着下星期刷完狗头,差不多就能升了。

“竟然是两件装备。”

王直目光落向奖励的魔杖和魔袍。

这是绿色套装。

暗狱系列一共四件套。

还差一个暗狱魔戒和暗狱魔环。

不过两件套也已经激发了一个套装效果。

“暗狱魔杖(钻石)。”

“需求:原核融合典狱原力珠。”

“命中吸取10%生命力。”

“命中吸取10%原力。”

“提升50%法术施展速度。”

“提升50%法术伤害。”

“2套装奖励:获得暗狱

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魔神的庇护。”

……

“暗狱魔袍(钻石)。”

“需求:原核融合典狱原力珠。”

“提升50%免控。”

“降低50%控制效果。”

“提升50%魔抗。”

“降低50%法术伤害。”

“2套装奖励:获得暗狱魔神的庇护。”

……

超强!

王直目光炯炯。

钻石级的装备就是比铂金级好上一个档次,尤其是专属套装的效果,更比普通套装加成效果明显。

同是魔杖的对比,曲光魔杖只提高35%法术施展速度,和30%法术伤害。

但暗狱魔杖提升足足50%之多。

且附带双吸。

虽然吸取比例不高,但如果是AOE就不同了,命中的敌人数量越多,吸收越多,在群战时爽得不要不要,尤其是生命力吸取,只要法伤高,完全可以站撸。

至于原力王直倒还好,本身他也不是太依赖原力攻击的原能者。

但对绝大多数法师而言,原力甚至比生命力更重要。

因为这是他们的power。

相比魔杖,王直更喜欢暗狱魔袍,尽管它没什么防御效果和物抗护甲,但在免控和魔防方面,绝对是同级魔袍的佼佼者。

两个提升加强基础能力。

两个削弱减少伤害。

实战超有用。

而且还有2套装奖励——

获得暗狱魔神的庇护!

什么用?

呣。

既然是套装奖励,想来也差不到哪去。

只不过2套装奖励得全部穿着才能展现,自己用貌似有点不和谐。

还是刀剑来得直接啊。

到时候再看。

自用也行,给蕾姒也可以。

王直更想的是收集齐全套的暗狱系列,不知道4套装的奖励会是什么。

一定很刺激!

……

从英雄空间出来,飞机差不多快到臧省。

杨炀已经醒转。

嗯?

她身上的毯子什么时候跑自己身上来的?

难道……

我在睡觉的时候抢被子了?

四目相对,杨炀出奇的没有说话,反是回避了自己的目光,望向窗外,也不知在想什么,安静得有点不像她了啊。

身旁的林夏依然在查阅资料,完全不知道疲倦两个字怎么写。

王直也是佩服。

她就是个工作狂人。

一般这种人都是同事的眼中钉,老板的宠儿……

王直挺喜欢。

起码林夏帮他做了很多事。

抵达臧省。

一下机,军队专用车辆就已经在等待,王直三人一辆,第六队一辆,前往马拉格尔纳里专区,一路风景怡人,但谁也没有心思在这些上。

车上,王直关注着格尔纳里专区的最新动态。

次元通道的入口已经被封闭。

调查组随战斗部门特别行动队一起,进入异次元空间扫荡,避免漏网之鱼,不过整个格尔纳里专区依然很乱。

大量异次元生命肆虐。

这里有很多山脉,小村落,很偏僻,甚至许多都没有道路,要翻山越岭地找异次元生命扫荡不容易,战斗部门也没有这个闲功夫。

始终这里不是华夏。

他们没义务保护马拉人民。

不过这一次异次元战争的缘由还是要查,如果不把幕后黑手揪出来,很可能还会有第二第三次。

“我一直想不通,使徒联盟的目的是什么?”杨炀很不解,美眸望向王直:“异次元生命肆虐,攻击蓝星,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

“假如有一天蓝星被异次元生命占据了,他们能独善其身吗?”

“你要问圣使徒啊。”

王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首席智囊团倒给了几个可能性,但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一直在这么做。”

“而我们必须扼制他们这么做。”

杨炀若有所思。

虽然不是很懂,但她自己的职责倒是清楚了。

“三大咒印都有很大威胁。”

王直道:“原神咒印于M国,一直没有放弃垄断全世界,成为蓝星绝对霸主的目标,力量咒印于曰国和天竺,在亚洲搞风搞雨,这一次天竺教的作为,很明显就是一个信号。”

“至于邪恶咒印就更不用说了,不将他们铲除,整个蓝星很可能成为异次元生命的后花园。”

手放在胸口上,感受着原神咒印存在。

他现在也算开始接触咒印了。

越深入,知道的越多,越会担心。

陈天生曾提起过,吸收融合咒印的,往往都是野心勃勃的原能者,他们有着明确的目的性,以及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的意志。

邪恶咒印的目的是什么?

毁灭蓝星?

还是通过异次元战争来改变蓝星格局,趁乱而起?

不关心。

王直现在只想做好自己能做的事。

其它,交给时间。

“踏。”

从疾驰的车窗中一跃而出,稳稳落在筋斗剑上,王直双眸落向远处,那是一个手执暗红色长剑的异次元生命,一双血色的眼瞳充满厉光,黑色紧身的上衣,鲜红色的头发,额头上是一轮布扎的头带。

高等异次元生命:猎魔人。

封魔剑谷人形的异次元生命。

誓要屠尽全世界的恶魔。

但……

必杀之。

王直不会心慈手软,放过任何一个出现在蓝星上的异次元生命,因为心软的代价,很可能就是臧民被异次元生命屠戮。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叱!

剑与剑的交错。

王直200%的攻击力瞬间爆发,绝对的力量压制,随后旭日剑法施展,就将一个钻石级的猎魔人轻松击杀。

“有血。”王直捡起猎魔人的长剑。

这个异次元生命杀过人。

只是不知道是平民还是华夏王牌军的战士。

以猎魔人钻石级的实力等级,许多华夏王牌军普通小队的成员,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唰!唰!

林夏和杨炀出现在王直身边。

“猎魔人。”林夏蹙眉:“异次元生命已经渗透这么远了吗?”

“边境线太长,异次元生命冲击是全方位的,且臧省太多山脉高原,就算卫星监测也查不全,查全了也无法遏止。”

“采薇发来的报告,在这次异次元战争中,战斗部门零损伤,但普通华夏王牌军战士已殉职近十人,至于无辜的臧民,死亡数量无法统计。”

“该死的异次元生命!”杨炀愤慨地狠狠踩了一脚。

“还好处理的早,要不然更麻烦。”

王直打开车门,对两女说道:“走吧,一路上应该还会遇到很多。”

“下一个我来!”杨炀眼中流露出痛恨之意。

“好。”

……

一路战斗不断。

正如王直预计的,异次元生命渗透臧省的不是一丁半点,华夏王牌军尽管采取了措施,但依然有许多漏网之鱼,分散在臧省各处,极难猎杀。

“王直你看,是村庄!”杨炀睁大眼睛。

“别看了。”

王直捂住杨炀的眼,感受着她娇躯的微微颤动,余光落向惨败不堪的村庄,明显有被异次元生命袭击过的痕迹,可能不是人形的猎魔人,而是各种妖魔。

魅魔,影魔,斩魔,噬魔,恐惧魔王……

甚至是智慧次元生命深渊恶魔。

一片血污。

风卷残云,尸横遍野。

“我绝对不会放过它们!”杨炀的声音中带着哭音。

林夏咬了咬嘴唇,没说什么。

“放心。”

“我一定会把幕后黑手揪出来。”

王直紧握右拳,精光闪逝。

喜欢超勇的我随身带着英雄世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