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版 暴君的心肝肉(重生)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哈哈哈哈~~~~”

樊异在云海中大笑:“逍遥王想骂话请尽管唾骂便是了,我樊异都接着,不过……樊异下次再见面的时候,还是要再给逍遥王一个惊喜的,但愿逍遥王不要太惊喜,啧啧,本王走了,逍遥王留下收拾你这堆烂摊子吧~~~”

“混账东西!”

我在心湖中直接问道:“师姐,风相和真心的魂魄,是不是被樊异给收走了?”

“没有。”

云师姐道:“风不闻、真心死后,魂魄都被沐天成的禁制所护住了。”

“嗯。”

我点点头,沐天成这个距离这里只有不到数百里的南岳山君还算是做了一些事情。

……

空中,樊异已经

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版 暴君的心肝肉(重生)

远遁而去,无能能阻止,沐天成真身现身的话也未必是樊异的对手,云师姐则必须留在龙域温养受损的银杏天伞和飞雪剑阵,一样走不开。

“这……”

大地之上,一群御林军的甲士都一脸茫然,裘百战更是仰头看着天空,怒道:“樊异,你就这么走了?我们怎么办?”

“一群叛徒,还能怎么办?”

我转身看向他们,眸中透着冷冽杀机:“覆雨公,把这群人全部囚禁了便是!”

“是,逍遥王!”

空中,一道道金色枷锁落下,裘百战等人想要挣扎却怎么会有机会,尽数被囚禁在当场。

……

天空,再次落雨,一道道雨丝在脸庞上流淌,而我也没有张开永生境的罡气,就这么任凭风雨吹打,一步步的走向前方,去见风不闻最后一面。

“殿下……”

沐天成的心声传来,有些犹豫,但还是说道:“你做好心理准备,风相和真心姑娘的死状颇为凄惨,他们是被……樊异的灵身所斩首的……头颅已经被樊异给带走了……”

我心头沉重,鼻子一酸,格外心酸,我们轩辕帝国,那文才武功独步天下的白衣卿相,怎么最后就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呢?

正前方,官道一旁,一辆马车的残骸横亘路边,整个马车都被一剑劈碎了,战马的尸骸就躺在一旁,而更远处,大地之上一道道剑坑密布,那是真心与樊异的一缕灵身战斗的痕迹,最终,真心败了,没能保护得住自己和心爱的男人。

不远处,云溪行省的军队已经到了,张义筹没有骑马,只是坐在了雨地里,一脸的颓丧,而就在他的一旁,草席之上躺着两具无头尸体,一具是风不闻,一具是真心。

“逍遥王……”

张义筹带着哭腔:“逍遥王尽管杀我……我张义筹受了圣诏,就在附近的郡城中驻守也没有出城驰援风相,君命不可违,我张义筹别无奈何,风相之死,我张义筹的责任无法推卸,逍遥王要杀便杀,我张义筹绝无怨言!”

张义筹是一位悍将,堂堂琼海侯,云溪行省的第一名将,与王霜是齐名的人物,而且张义筹与风不闻之间从未有过什么龃龉,相反,我和风不闻的每次用兵征伐,张义筹都是没有二话的,所以,真的就只能是君命不可违,张义筹明知道皇帝要杀风相,却也只能按兵不动,一旦他动兵,那就是抗旨,就是灭九族的大罪了。

“没事。”

我摆摆手,踉踉跄跄的走向了风不闻的尸身那边,揭开草帘,确实是风不闻的身体,另一具则是真心的身体,尸体上密布着一缕缕剑气,一条胳膊和半条腿被直接砍断,真心死之前几乎是被分尸的,可想而知这场战斗有多么惨烈。

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版 暴君的心肝肉(重生)

“风相啊……”

我一屁股坐在泥水之中,任凭风吹雨打,仰头看着满天的落雨,眼泪不由自主的往外涌出:“是我的西岳谋划,是我的一意孤行,活生生的把你逼死的啊……”

一旁,张义筹也一屁股坐在泥地之中,颓丧而悲戚:“不该是这样的,我轩辕帝国不该这样对待白衣卿相和逍遥王啊……”

……

“逍遥王。”

沐天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即将释放风相和真心姑娘的魂魄,要不要……先让张义筹调离眼前的军队再说,毕竟你与风相的对话,皆是人族最高绝密。”

“嗯。”

我点点头,起身拍拍张义筹的肩膀,道:“押送裘百战和那些叛军先回云溪城,等待我的下一个命令,应该是要押送他们返回帝国的,风相的死,必须要有人给一个交代,而且不止是一个人。”

张义筹的声音有些沙哑:“殿下,是否会追究陛下的责任?”

“他是杀害风相的主谋。”

我喃喃道:“风相死了,他还有脸活着?”

张义筹一愣:“殿下莫非是想……”

我皱眉道:“身为君王,他昏庸无道,任由自己的心魔泛滥,身为弟子,他杀害恩师,为天地所不容,身为人子,他愧为轩辕应之子,这么一个形同畜生的东西,我会让他继续活着吗?”

张义筹浑身颤栗,足足过了几秒钟,直接一抱拳,道:“无论殿下要做什么,张义筹绝无二话!”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稳住云溪行省。”

“是!”

看着张义筹率领军队远去,我这才转过身来,看向南方。

那里,有两个身影,正在冲着我作揖与挥手。

白衣卿相,一袭白衣。

真心姑娘,一片真心。

……

“何苦呢?”

我缓缓上前,任凭风雨洗礼身躯,颇为狼狈的说道:“你留在王城,没有任何人可以杀你,你何必还要走出来?”

“风某一介书生啊……”

风不闻的魂魄冲着我作揖,笑容温和:“如今已经失了一身的修行,而人族西岳的谋划一成,几乎是大局已定了,再也没有什么需要风不闻费心费力的事情了,再加上这西岳确实需要一个合适的山君,风不闻这些年得了那么多的虚名,儒家弟子,当仁不让嘛。”

我看着他,这位病怏怏的书生无比孱弱,可他却有着全天下最强韧的一颗心。

“风相啊……”

我看着他,看着真心,笑容比哭还难看,泪水顺着雨水滑落:“其实可以再等等的,或许你根本没必要死。”

“算了,不想再等了。”

他看着我:“我也总不能一直让你一肩承担所有,白衣卿相嘛,总得干一点白衣卿相该干的事情,我的死是我的心愿所在,只是委屈了真心姑娘,陪着我这个落魄书生一起惨死在奸佞小人的杀局之中。”

我看向真心,抱拳道:“真心姑娘,真的很抱歉,人族欠你的,龙域也欠你的。”

真心的笑容极为温柔,道:“其实没必要说这些的,能陪在酸书生身边,我还是挺开心的。”

“放心。”

我深吸一口气,道:“风相为西岳山君,真心姑娘也一样会有神位,或许……一座副岳的山君,你觉得如何?”

“不必。”

曾经那个颇为俏皮,整天背着一柄大剑的龙域少女如今颇为温婉,冲着我盈盈施礼,笑道:“只愿为西岳山君身侧的一位神官侍女,足矣。”

她不想跟风不闻分开。

我看向风不闻:“就这么……一死定情了?”

风不闻轻笑:“嗯。”

我笑了,笑得眼泪直掉。

风不闻的眼睛也微微一红,道:“逍遥王不必为我风不闻落泪的,这一死,实在是我之所愿,如今心想事成,还能最后再为帝国做一点事,风不闻俯仰无愧,就算是再见到先帝,我风不闻也足以告慰。”

“没哭,只是雨水。”

我擦了擦脸,道:“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风相应该也能猜到了吧?”

“放手去做吧。”

风不闻微笑:“如今风不闻只不过是一道阴灵,即便是未来成了西岳山君,庙堂之上的事情风不闻也管不着了,但我相信,有逍遥王在,我轩辕帝国必然会欣欣向荣。”

“嗯。”

我看着南方:“覆雨公,那就暂时先让风相和真心姑娘在鹿鸣山休息?等到敕封西岳的时候我自然会来接引他们。”

沐天成道:“好,风相能来鹿鸣山做客,沐天成乐意之至。”

“走了。”

风不闻伸手,牵着真心的小手,两人转眼随风而去。

……

我长身而起,召出飞剑白星,“唰”一声整个人化为一粒星火冲出了云层,在天际疾驰向了西境,就这么足足的飞了有一个多小时之后,来到了山海的尽头,远方,群山的影子已经变得虚幻,天地之间仿佛开始闭合一样,整个天下的运转都在这里戛然而止。

“师弟……”

云师姐幽幽道:“你想做什么?”

“叩问山海。”

我眼睛微红,道:“我要做的事情太过于大逆不道了,所以……我只能先叩问山海,然后才能做决定,否则的话,我心里这一关实在是过不去。”

“嗯。”

云师姐颔首:“无论你作何选择,龙域都会站在你身后。”

说着,她的气息倏然消失,已经不再探查我这个方向的一切动向。

……

“蓬!”

我一脚落下,金光在脚下四溢,紧接着缓缓向前,单膝跪在一座接天的悬崖之上,看着远方的山海倒影,声音颤抖的说道:“我……欧阳陆离在此叩问山海,有请轩辕帝国龙武大帝轩辕应,出来说话!”

喜欢斩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