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糟蹋女学生好紧好爽 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虚影的三只竖瞳全部盯在柳平身上。

柳平安然无恙的站着。

“你能听闻关于我的秘密,显然你所掌握的奇诡之力并非是那种低级的层次……”

虚影陷入沉吟,继续道:“你想跟我说什么?趁着还有一点时间,我听着就是。”

“你为何要杀这个渔村的人类?”柳平问。

“这是一种习惯。”虚影道。

“习惯?”柳平追问。

虚影咧开嘴,露出两排交错的利齿,轻笑道:“对啊,在无尽的奇诡之中,如果你遇到一个变数,你会怎么处理它?”

“让它变得可靠。”柳平道。

“没错,把一切变数全都抹灭,让自己周围变得安全——这是我们每一个奇诡存在的习惯——特别是这些变数的灵魂还可以吃,那就更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虚影一边说着,一边在半空环绕着柳平不住盘旋,来回打量着柳平,仿佛遇见了一个极其怪异的存在。

“你要吃我?”柳平问。

“一看你就已经彻底忘记了前世,否则不会问我这么粗浅的问题。”虚影道。

它落下来,盯着柳平道:“奇诡之中的存在,彼此轻易不会交谈,但若交谈开始,便意味着彼此的命运开始发生变化——”

“不管怎样,刚才你杀光了整个渔村的人,我需要你把他们都复活过来,然后我们可以继续交谈。”柳平道。

“我就要死了,已经连战斗的气力都没有,正在准备进入死亡的永眠,所以不愿意与你打下去,更别提复活那些灵魂。”虚影道。

柳平想了数息。

“给我一个信物。”他开口道。

“什么?”虚影没弄明白他的意思。

“给我一个信物,我要去过去的时间里见你,那时候的你要一见到我,就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不再对渔村出手,并再次跟我开始沟通。”柳平道。

虚影神情稍稍变化,低声道:“你确信自己能做到你说的事?”

柳平不耐烦道:“当然,你都要死了,临死前信我一次,搞不好我还能救你一命——或者你可以直接去死?”

虚空抬手用力一握。

一枚七彩的鳞片被它握住,扔给柳平。

“这里面记录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它是我唯一的信物,如果你能回到过去,那么我会等着你。”虚影道。

“好。”

柳平后退一步,伸手轻轻一拈,将“昼与夜的巡游”收了回来。

一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你中止了本次巡游。”

“你即将回到来时的时间流。”

水。

水流无声无息的从柳平脚下涌起来,没过他的双膝、腰、胸口和头顶。

汹涌的水流裹住他奔涌而去,穿过了那扇标记着“真实世界第1023年”的门,瞬间超越无尽的深海与时之沙,重新出现在一片黑暗之中。

地下墓群。

妖精们依然在嬉戏玩耍。

时间仿佛根本没有流逝,一切与柳平离开之时一模一样。

妖精之王突然跳到柳平的肩膀上,脸色发红的嚷道:

“来喝酒,柳平,我们妖精酿的酒可是好东西,保准你喝了还想喝!”

柳平看着它,忽然想起它们是整个灵魂发源之地中最古老的种族之一。

“谢了,我正好有点事跟你聊。”柳平道。

“什么事?”妖精之王道。

柳平张口道:“是关于——”

妖精之王脸上的醉意猛然消失的一干二净,凄厉的尖叫道:“不!饶了我!你那个事情是我无法触碰的秘密!”

柳平立刻闭上嘴。

妖精之王摸出一只袜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将之狠狠扔在地上,大声道:

“柳平!我的叔叔的哥哥的姐姐的妈妈的爸爸,您行行好,有些事情千万不能乱说,会死人的啊!”

“我以为你们妖精可以听……”柳平摊手道。

“你以为秘密是什么?它是一切最恐怖的事情的集合体!”

妖精之王恨铁不成钢的道:“就算你知道一些秘密,也不能轻易的说它,否则秘密会在暗中改变很多事,甚至能改变命运!”

“知道了,那你去玩吧,我就不跟你商量了。”柳平悻悻然道。

妖精之王在柳平的肩膀上来回走了几圈,突然跳起来道:

“不行!我知道你在为了战胜那个爬柱子的怪物而努力,不管怎样,你我既然是同盟,那么我们妖精也要帮上一些忙才对。”

“你连听都不能听,又怎么能帮我呢?”柳平不解道。

妖精之王贼眉鼠眼的四下乱望。

只见妖精们正在布置

领导糟蹋女学生好紧好爽 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

舞台,仿佛要开一场盛大的演唱会,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

“这个给你。”

妖精之王迅速弯下腰,伸手在自己的尖角靴子里掏了掏,将一枚臭烘烘的黑色印章塞到柳平耳朵里。

“好臭,这是什么啊!”

莉莉丝从发梢里钻出头来,捂着嘴巴抗议道。

妖精之王连忙摆手道:“嘘——忍着点,这可是我们妖精一族的至宝,它可以替我去帮柳平处理战斗之外的任何事情。”

柳平伸手要去摸那个印章,却发现那个印章彻底消失了。

“当它要起作用的时候,它才会出现。”

妖精之王慎重的叮嘱道。

见它如此小心翼翼,柳平不禁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们妖精一族的看家宝物,凝聚了因果律和奇诡的规则之力,每每拯救我们的命运——我猜你不战斗的时候,经常都用得上它。”

妖精之王说完,忽然听见墓群中传来阵阵歌声。

它扭头一看——

演唱会已经开始了!

“加油,柳平,我的印章与你同在!”

妖精之王胡乱说了几句,匆匆忙忙的朝演唱会方向飞去了。

“……”柳平。

“……”莉莉丝。

“算了,”柳平叹口气道,“它们虽然靠不住,但好歹在很多时候确实帮上忙了。”

他双膝一盘,坐在虚空中休息了一个小时。

现在。

“昼与夜的巡游”又可以用了。

柳平抽出卡牌,将之轻轻抛向虚空。

嘭!

一声轻响。

时间的沙与海重新出现,占据了世界的每一处所在。

柳平再次沉入深海之中,一直朝着时间的深渊潜游,终于再次来到了那扇门前。

“真实世界第1023年。”

他推开门,顿时被水流裹着冲了进去。

……

腥咸的海风吹来。

柳平睁开眼,发现自己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白色短衫,正跟几个人坐在一起吃饭。

“阿鸿疯了。”

一个瘦的像猴子一般的少年说道。

柳平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有人喊道:

“柳哥,你去哪儿?”

“吃你们的鱼,我去办点事,回头见。”柳平道。

他出了门,身形一闪便越过长空,飞掠至大海之上。

“喂!看这个!”

柳平朝着那具巨大的“人鱼”尸体大声喊道。

“人鱼”的尸体浮浮沉沉,有时化作虚影,有时又彻底显现。

它的半边身子不知道被什么啃咬得鲜血淋漓,露出里面的白骨。

听到柳平的声音,“人鱼”吃力的睁开三只竖瞳。

柳平将那片七彩的鳞片托在手上,开口道:“这是你给我的信物,让我重新来见你一面。”

七彩鳞片飞起来,迅速落在那头“人鱼”的面前。

它盯着鳞片看了数息,嗡声道:

“原来如此,你专门穿越时间,重新来到我的面前,是不想让我杀那个渔村的人?”

“是的,从阿鸿开始,一个都不要杀,我们来好好聊聊你的事。”柳平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怪物问道。

“我有一个敌人,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能力,更不知道它从哪里来,我需要你的力量。”柳平道。

“那么,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怪物问。

“也许我可以帮你暂时摆脱死亡?”柳平以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就凭你?”怪物笑了起来。

它笑着笑着,忽然收敛了所有表情,以三只竖瞳认真的看着柳平。

“我知道了……你似乎拥有一种能力,可以封印别人身上的奇诡之力。”怪物道。

柳平说道:“伤了你的一定是某种奇诡之力,来吧,告诉我它是什么,我来封住它。”

“但在这之前——”

“我们需要一个约定。”

怪物振奋起来,抬手在半空放出一片鱼鳞,令其落在柳平手上。

它语速飞快的道:“签了这份契约,我们就算达成了同盟关系,你必须快一点,否则我随时都可能从你们的世界滑落,进入永恒的死亡之地沉眠。”

柳平朝鱼鳞看去,只见鱼鳞上写满了各种严苛的契约条件和限制,足以对双方进行约束。

虚空中,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随之出现,对这份契约也做出了对应的解释。

一切似乎都没问题。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人鱼”也不敢做出任何让人怀疑的事情,否则它活下去的机会就彻底没有了。

柳平很快看完,将手印按在鱼鳞上。

鱼鳞上顿时散发出阵阵威严与肃穆的光辉,显现出契约完成的征兆。

下一瞬——

柳平指缝里忽然蹦出来一枚黑色的印章,在契约成立的刹那,突然死死的印在了鱼鳞上。

电光火石之间,它就消失了。

柳平心头一跳,抬头朝那个“人鱼”望去,只见它仿佛对此一无所觉。

“契约已成,快试一下你的力量,看究竟能不能救我。”

那个“人鱼”急匆匆的道。

“稍等。”

柳平收回目光,朝鱼鳞上望去。

只见在整个鳞片的角落处,印着一行歪歪斜斜的小字:

“——本次契约的最终解释权归英俊潇洒的人类男柳平所有。”

这行小字冲着柳平闪了闪,悄悄没入鱼鳞之中消失不见。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