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的第一天就日了她 放荡受被各种play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没想到,这个徐总竟然是徐书记家的公子,真没看出来。”

刘沣心里震惊可想而知,这可不是一般城市,南京这可是二线城市,不是合肥那样的三线小城市,徐然家老头子那可是副省级城市大佬。

这可不是闹着玩,按着年龄更进一步几乎铁板钉钉的事。

“真没想到,尤其是这位徐总说话做事,一点傲气都没有。”

徐静感慨不已,没想到自己这个老同学竟然认识这样的人,她有些怀疑了李栋说的话,真是开个小农庄。

这太扯淡了,开一小农庄能让一二代公子哥这么礼遇。

林雅和赵小莉毕竟年轻,听了徐然背景脑袋嗡嗡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啊,真的,李哥你没开玩笑吧?”

“这又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有什么开玩笑的。”

“李哥,这还不值得炫耀,我要是有这样的朋友,我肯定满世界宣传了。”林雅说道。

“是啊,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能跟这样的人一起吃饭,还是他请客。”

赵小莉想到这个转头看向李栋。“李哥,太谢谢你了。”

“别,一顿饭而已。”

“嘻嘻,李哥你不懂。”

赵小莉笑说道。“就我们吴机长为人不定这事要不了

相亲的第一天就日了她 放荡受被各种play

两天就传来开了,徐姐和我们以后在机组,甚至公司待遇都会提高,至少不会再有人像吴旭光那样烦我们了。”

“这样啊,不会影响到你们工作把?”

李栋一想,还真有可能,刚刚吴旭光的朋友似乎认识徐然,保不准吴旭光就知道了。

“要是那个吴机长不说呢?”

“不说就不说呗,至少他不敢再烦我们了,这样算一好事。”

林雅笑说道。

“徐姐你说是吧?”

“小雅,小莉说的没错,李栋这次真要谢谢你了,这个吴旭光实在有些烦人,可因为他是机长,大家都不好直接驳他面子。”徐静笑说道。“你这可算帮我了一大忙了。”

“那就好,我还怕影响到你们呢。”李栋笑笑。

“不过徐姐,李哥帮我们这么大忙,又解决了你房子问题,你说是不是要好好感谢一下。”

“感谢,没必要,你们帮我打扫房子,我这有多一笔租金,这事我还没谢谢你们呢。”李栋摆摆手,林雅这小丫头,咋回事的,这意思大有给自己和徐静牵线搭桥的意思。

自己可是正经人,这可不成的,同学之间的友谊可不能变质了,最主要李栋怕麻烦。

刘沣瞥了一眼李栋,得,自己这位同学还真是正人君子,这人家徐静心里八成也些意思。“栋子,你啥时候回着池城啊?”

“一会送你们回去,我就回去了,家里不少事情呢。”

李栋觉着再留下来,别惹出事回去了,还是早点回去的好,家里现在忙活的很,菜园开辟,五谷种地基地,再有酒坊,豆腐坊,灭蚊药包和盆栽厂房建设。

再有最近游客又多,卢曼和霍程欣慢的团团转,李栋得回去帮把手。

“本来还想晚上请你喝酒。”

刘沣颇为遗憾,这货也算看出来,林雅和赵小莉对他是没啥兴趣,得,还是花钱找乐子来的快。咱这样做大的生意,不适合慢调调,直接出钱接济一下美女来的快些。

徐静她们傍晚还有飞一趟,这边倒是没啥说啥,送着徐静她们回去的时候李栋把别墅钥匙和门禁卡交给几人。“我直接回去了,房子这边交给你们了。”

至于徐静家就不进去坐了,吃饱了,不吃面,也不喝咖啡,不合胃口,当然徐静没说。

开着五菱宏光回到了农庄,这已经下午四五点了,洗漱一下,李栋来到办公室。“我的李大老板,你可回来了。”

“怎么了?”

“这两天订单,这可都等着你拿主意呢。”

“怎么这么多?”

韩家,还有楚风等,甚至还有上次参加品酒大会一些客人,订购的灭蚊草和灭蚊药包加起来竟然超过十万。“按着我们现在生产速度,手里签约的订单,要什么时候能完全交货?”

“至少要等到明年一月,这还是按着新一批灭蚊草成长不错的,老一批的灭蚊草产量增加前提下。”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这个怕有些难吧。”

李栋微微皱眉,虽说随着开学,游客减少,山里草坪可以提供一批灭蚊草,可天气越来越冷,灭蚊草产量想要增加多少,难度不小。

“是啊。”

“这样吧,这些订单交给我了,我回头给这些老总回电话。”

李栋算是告诉卢曼,这些订单不要了,先尽着签约订单起。“再有订单的话,你直接回绝吧。”

“有钱不赚不好太吧。”

“没办法,草种子不够。”

当然冬天太麻烦,种草太费劲,不能成为金钱的奴隶,当然容易赚的钱,还是要的。“扩大种植面积的事,今年是不成了,等来年吧。”

“那好吧。”

老板都这么说,自己一打工的,当然照办了。

“对了,刘沣说过几天过来,回头我们聚一聚。”

相亲的第一天就日了她 放荡受被各种play

“猴子要来,那倒是挺热闹。”

接下来几天,李栋都忙活着工坊的事,再有水稻,高粱,玉米种植基地和菜园开辟,这些活挺磨人的,只有一个老杠子还愿意干,年轻人给多少钱没人愿意。

招工只能四周村寨招聘,城里人,开玩笑,瓦工一月七八千,问题大学生宁愿要二千五的工资那不会干这种脏活累活。为啥说三千能招大学生,八千找不到瓦工。

原因就在这里,没人乐意干,活不好,太累,太压抑,太无趣,这些大学生都不乐意,没办法。李栋只能亲自带着一众老人家,开辟水田,规划高粱地,玉米地,开垦地瓜埂。

“小米不知道能不成。”

李栋打算带些小米种子,只是怕这边不适合生长,其他的倒是不担心的。“菜种子,一样带十斤,五十多样各种蔬菜,加上五谷杂粮一样二百斤。”

再加上改装的后货柜车,至少得分两次携带,好在这些种子不算急切,优化蔬菜种子有十多种,百多斤足够秋季用,大棚蔬菜可以等着下一批种子。

至于农田这片,现在晚稻还没有收割不急,玉米和高粱都等着明年再栽种了,这一算的话,现在最紧要还是一百多斤灭蚊草种子,水库四周已经清理差不多了。

这些天,农庄这边光是各村寨过来临时工就有五六十人,加上其他正式员工,至少上百工人,一天不说别的,光是工资都要一两万块钱,各种小浩算下来。

一天不下二三十万,李栋这样口袋还算鼓囊的都要吸一口冷气。“现在还剩下四千多万,消耗太快了,得找点进补进补。”

“可惜古董,古玩这个不好弄了。”

“叮铃铃。”

李昊电话,李栋有些意外,这位老同学联系自己有啥时候,要知道平时可没联系过,前些天吃了顿饭,这会联系自己不知道有啥,难道是采摘园的事。

“李栋,你是不是得罪啥人了?”

“怎么说?”

李栋疑惑,怎么突然说这个,李昊说道。“我这两天接到个电话要调查个人,我看了资料才知道是你。”

“协助调查?”

李栋嘀咕一声,这是谁,自己露出马脚了,没有吧,跨越时空这事李栋一直挺小心的。“是不是关于文物方面的?”

“啊?”

好吧,李昊虽然没说,李栋清楚,这还没完没了了。“我知道了,谢谢了。”

“去问问吴叔。”

这总不能让这些人天天盯着自己,这时间长了,不定发现啥秘密了,李栋现在最大秘密跨越时空。

“你啊,想太多了。”

吴德华笑说道。“放心吧,这种调查过不了几天就会结束了,至少你没犯错误,这样调查并不要太在意。”

“吴叔,这个太烦人了,现在都调查到我老家了,我同学还当我干了啥见不到人的事情了。”

李栋苦笑。“算了,这古玩,古董这一行,我以后不涉足总成了吧。”

“这孩子,古玩和古董,跟着文物还是有大区别的。”

吴德华给李栋解释一一下区别。“只要不是非法途径得到,其实都不用担心,比如先前汝窑,清三代,尤其是清三代,你没注意看嘛,上面是有文物商店标示的。”

“文化商店标示的话,是不是正经渠道。”

李栋心说,感情这样的,这下自己懂了,最多从文物商店买了,怕就怕有编号。

“再有一个传承有序。”

“常见的器物,再有一个年代器。”

清中后期一些器物这些,至少不是明确墓葬挖掘的,一般不会追究,国家还是鼓励全民收藏的。

“正好,我准备这几天联系几个朋友,搞个鉴赏会。”

吴德华说道。“你拿两件好些玩意参加吧。”

啥意思,李栋嘀咕,自己现在麻烦不小了,吴叔还有自己拿几件好东西参加。“李老板,吴叔这是帮你入行,要知道多少人想着吴叔带他们入行了,可吴叔都没答应,你这是因祸得福了。”

“这话,我不是太明白。”

李栋嘀咕,啥入行了,好事,徐淼这话说的不明不白的。

“李老板,徐淼倒是没说错,你占了大便宜了。”

吴德华谁啊,收藏界,古玩界的大佬,权威,鉴定大师,国家津贴,还有故宫名誉专家等一堆头衔,他带入行的人,算半个徒弟,这样人怎么可能是啥搞文物贩卖。

除非这人傻了,有这样关系,这个行当里绝对混的风生水起。

“也就是说,吴叔冒大风险带我入行?”

“这当然。”

要知道带入行,这人要出问题,这位前辈可是要负至少一半责任。

“这怎么好意思呢。”

原来这么多好处,入行了,八成调查也就不会有了,一想到吴德华对自己这般看重。“唉,这可怎么好,算了,大不了把压箱底几件玩意带过去。”

转心赏瓶,这可是乾隆特意命令唐英烧制,全世界只有三件,其中一件失踪,现在明确还有两件,一件在故宫,一件在大嘟嘟那里,再加上自己这件另外时空带来的,世面不过三件。

这应该不丢吴叔的面子吧,唉,不行再去弄一件吧,李栋想着看看有没有机会弄建元青花人物,咱不能丢了吴叔面子不是。

PS:求月票

喜欢我的1978小农庄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