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污的 女生越疼男生越来越快 段子动 潮喷 双眼翻白 失禁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以少敌多的经验白羽非常丰富,他和叶飞刚登上蜀山的时候,几乎整个蜀山都是敌人,也分毫不惧!只因为有叶飞在他身边。

今天情况不一样,方白羽今日孤身犯险,以一己之力面对数十名穷凶极恶的通天教道士,身边一个帮忙的都没有,他身上的压力必然山大。

更何况,敌人中还有一个年纪轻轻的顶尖高手——离狂。

离狂的功法非常邪门,他手持一把鲨齿大刀,刀上附着了橙色的罡气,攻击方式和蜀山剑仙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只要距离拉开稍远,离狂就会燃烧黄符召唤五行之力攻击白羽,黄符的使用方法非常简单,而且看上去不需要损耗自身的能量,离狂时不时地点燃一道黄符,便能给白羽带去不小的麻烦。

“这家伙。”方白羽心中大惊。仙人施法需要结印,需要感应空间中的元素精灵,需要消耗体内的仙力,每使用一次仙法都要经历这三个过程,可说是困难重重。但是通天教不一样,似离狂这般仙法、符箓之术双修的人,只需要随随便便地燃烧一道早已准备好的符箓,便能够释放出威力强大的五行之术,使得战斗变得不对等。

“看来,仙法和符箓之术并不冲突!难道,通天教的妖法完全没有弱点?”白羽心想,如果给仙人装备上符箓,那战斗力岂不是上了一个台阶?

离狂身上的符箓好像用不完一样,一会儿召唤出一道巨大的雷霆,一会儿释放出万斤巨石,搞得白羽好生烦躁,时间久了,他更是发现离狂大概是故意以符箓战斗的,是在逗他玩呢,让他狼狈不堪趁机加以嘲笑。

“这个该死的混蛋。”方白羽忍无可忍,往前一步消失在虚空下,再出现时已到了离狂的背后,一剑斩出,斩他的背心空门。

白羽之前放弃了与离狂近身肉搏,是因为对方力大无穷,每一次硬拼都让他握剑的右手虎口生疼,现在又主动求战,是因为在远处根本没法打,离狂身上的符箓无穷无尽,每一道符箓燃烧都能释放范围巨大的五行术术,非常难对付!

站在离狂背后,方白羽举剑便刺,眼看剑刃就要斩入离狂后脑,后者居然原地消失了,白羽瞬间意识到大事不妙。

“他奶奶的,你以为就你一个人会使用空间系法术啊,老子也会!”离狂出现在方白羽的正上方,鲨齿大刀居高斩下。

“砰!”

千钧一发,白羽以天启之眼观测到离狂出现的位置,及时出剑格挡,“轰!”鲨齿大刀与鸿鹄仙剑发生激烈交锋,火星四溅,雷霆霹雳爆闪,两人之间形成一个破坏力十足的能量圈,所有靠近的东西都化作齑粉。

“你轮回定了,小白脸!”离狂的脸近在咫尺,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双手持刀,奋然下压,“轰!”白羽脚下的地面裂开了,膝盖微微弯曲,支撑的异常艰难。

“给我死!”离狂又加一把劲,白羽脚下的地面凹陷为一个深坑,修长有力的长腿似要折断,眼看就要支撑不下去了,白羽大喝一声,奋起神威,“倾听万物之声。”下一刻,十六道石柱自他脚下冲出,冲向离狂。

“倾听万物之声?”当白羽说出这六个字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感到疑惑,毕竟万物有音,若能以人身与万物交流,那不是可以达到操控万物的效果!山川河流、雷电风雨都是万物的一部分,这未免太可怕了。

当十六道石柱冲出地面,他们终于知晓白羽所言非虚,他是真的能够以倾听万物之声的手段控制自然万物的。

连白羽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现在无需通过介质,无需双手远程控制,只需要心念一动便可以施展倾听万物之声的能力,由此控制自然万物了。

霎时间,十六道石柱拔地而起,冲向离狂,后者明明占尽优势,只差一步就能够将白羽彻底击垮踩在脚下,却无能为力,他还不甘心,还想最后再努力一把,却被石柱撞中肚子,冲上半空,后背狠狠地撞在屋脊上。

“砰!”离狂护体仙罡都集中在两臂和刀刃上,被石柱撞中肚子,毫无防备地往天上去了,五脏六腑都挪了位置,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粗壮的身体被石柱牢牢顶在屋脊上,动弹不得。

方白羽险中求胜,略一喘息,长剑往天上指,腾空而起。

离狂看他由远及近,识得厉害,咬咬牙道:“仙力震爆!”强光放射,力量潮涌,石柱和方白羽都在仙力震爆之下被排开了。

方白羽和离狂相继落地,白羽虽然有些狼狈,但是毫发无损,离狂受了轻伤,嘴角有血。这第二回合,当是白羽赢了。

这一轮交手过后,离狂的表情明显变了,目光变得更加凶恶,脸上的横肉虬结在一起,显露出一条条青筋。

“很好,有两下子,很好!”离狂吐出一口血痰,血痰落地的时候直接将地面穿了一个孔,“方白羽!你的名字老子记下了。”

“离狂!你的名字我也会铭记于心。”

“你可知道同龄人打架,我离狂从没输过。”

“过去的战绩并不能代表未来。”

“你是说我离狂今日会输喽。”

“单挑的话,你必败无疑。”

“单挑?别做梦了,老子怎么会跟你单挑呢,老子要群殴你把你活活累轮回。”

“不管单挑还是群殴,我方白羽既然已经来了,没达到目的就不会离去。”

“你想一个人挑翻我通天教在金陵城的分舵?”

“有何不可。”

“哈哈哈,想不到你比老子还要狂妄。”

“恕我直言,你从未被我看在眼里。”

“臭道士,找轮回。”

离狂骤然跃起,双手持刀向前劈斩,一条血红色的蟒蛇从他手中的鲨齿大刀上扑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噬咬向方白羽,血蟒所过之处,大理石的地面全掀起了,现出逼人的威势。

“受死吧,方白羽!”手起刀落,血蟒血口怒张,噬咬向方白羽便要将他一口吞下。

白羽不退反进,向前一步消失在虚空下。空间系法术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就是可以在空间各处自由的出现和消失,不仅能用来躲避攻击,还能出其不意地发动进攻,可说是进可攻,退可守。

白羽往前一步消失在虚空下,不仅避开了血蟒的攻击,还给全力施为空门大开的离狂造成无形的压力,后者落地后人刀合一,原地旋转,血蟒围绕着他转成一个圈,等到白羽从虚空中出现的时候,一举扑出了,准确地扑向白羽出现的位置。

“哦?”空间系施术者能够互相观测彼此的动向,前提是两人对空间法术的应用差距不大,方白羽出现的位置极度刁钻还是被找到了,可见离狂对空间系仙法也有着深刻的理解。

巨蟒血口怒张噬咬过来,方白羽两眼眯起,长剑水平着往前一捅,“噗嗤!”血蟒的左眼就被刺穿了!与此同时白羽被它咬住,身体无所凭依,起起伏伏,撞烂了会客厅的桌子椅子,直到最后撞中虎姐身后的墙壁,居然距离那个惨轮回的女人不过一尺多远的距离。

血蟒强势闭合嘴巴,上下颚生长的毒牙向着中间收拢,白羽被它颚骨锁住移动不得,只能挥剑向前,“撕拉!”长剑向前,白羽人剑合一,匹练一般将血蟒从中斩断。

一劈两半,白羽人剑一体,不仅将血蟒从中间斩断,更向着它的主人离狂去了。

“受死吧,离狂!”

“哈哈哈哈,让我离狂受死,你做不到!”离狂双臂发力,海量的仙力冲入刀身,他手中狂刀刀身的颜色居然改变了,从最初的银白色转化为血红色,就连刀上的鲨齿刃锋都长大了,像是真的变成了凶兽的牙齿。

一股宏伟的力量传达过来,居然有一条身躯更加庞大的血红蟒蛇从狂刀之内现身,它一身血鳞,锋牙外露,三角形的眼睛放射出嗜血的光,颈部骨骼外扩形成屏风状的轮廓,上面条纹如眼,单一颗蛇头便有三四丈高,蛇信吞吐,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和第一条血蟒比起来,新出现的这一条如同它的父亲,体型大了何止一倍。

“怎么回事?大小血蟒?”白羽一剑向前,若强行改变轨迹必然遭到反噬,干脆硬着头皮斩过去了。

“哈哈哈!大小血蟒?方白羽你真是目光短浅!老子的刀上可有着整整一窝子的蟒蛇啊!”

“刷!”白羽人剑合一,一路将小血蟒斩成两半,来到大血蟒面前,剑势已有完结的迹象,却还是硬着头皮斩了下去。

血蟒早等着他了,血口暴张,兜头罩下。

那血盆大口实在过于巨大,在它的笼罩下白羽显得如此渺小,剑锋斩在对方的毒牙上,身体被其一口吞进肚子。

“轮回了?”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位子的虎姐紧张地放下了手中的水晶烟杆,“轮回了就好!”

却令她失望了!下一刻,万丈金光爆发,一只金色的大鸟与方白羽合而为一,将血蟒已经闭合的嘴巴生生撑开,飞上穹顶,逃脱升天。

随行的还有一只披着火焰外衣的小鸟,所过之处万物皆被点燃。

白羽与大鸿鹄合而为一,整个身体融入到鸿鹄虚幻的灵体中,降落在会客厅的屋梁上,“和你的血蟒相比,我的鸿鹄如何?”

“呵呵。”这一次,离狂没有多说废话,他改为单手持刀,另外一只手夹着一道漆黑如墨的符箓点燃,顷刻间,一个神秘莫测的法阵从地底下浮现而出,几乎一瞬间,就将小鸿鹄所过之处留下的火焰全部熄灭。

“既然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你便不该来的,方白羽!”闪闪发亮的法阵明明出现在地面上,却充满了立体感,仿佛其内部存在着巨大的空间。一道放大了的纯黑符箓出现在法阵的中心,缓缓燃烧释放它的力量。

白羽感到有些不对劲,想要施展缩地成寸术离开,却骤然发现,法阵的出现令所有仙法全部失效,离狂阴冷的笑容犹在眼前:“你轮回定了,方白羽!”

法阵光芒四射,二十名通天教道士手持兵刃冲向天空!

十二岁之前,白羽人生是完美的,他有着疼爱自己的母亲,有着实力雄厚的家族,有着众人艳羡的资质,方白羽便是他人眼中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他的人生完美到从未经受过挫折。十二岁那一年,他遇见了两个改变他一生的男人,一个叫做叶飞,让他体会到友情的滋味;另一个叫做炎天倾,带给他第一次失败。炎天倾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恶棍、刽子手,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拥有着同龄人不具有的实

开车污的 女生越疼男生越来越快 段子动 潮喷 双眼翻白 失禁

力,炎天倾赐予了方白羽第一次失败,从此以后,他的人生便一路坎坷,磕磕碰碰不断,直到钟离师兄以身殉道,掌教収他为徒,至此,白羽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春,他前进的路又变得顺畅起来,虽然中间出了点小插曲,但总体来说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时至今日,白羽经受的磨难屈指可数,他接触到的几乎都是上层人物,不太了解社会的黑暗,不能洞悉社会人的无耻和卑劣。

方白羽今天的决定非常愚蠢,明明知道危险就在眼前,明明知道离狂手中的并不是柳莺莺,却还是孤身犯险,深入险境,他过于自信了,也过于理想主义了,全然无法想象对方手段之惊人。

当仙术无法使用,白羽一下子慌了;当二十多名凶神恶煞的通天教道士冲向他,他慌上加慌!白羽从未经历过这些,因为没有经历,所以产生了慌乱。

赖以为生的仙术失去了,便如瘸子失去了拐杖,高度近视失去了眼镜,那一瞬间产生的无助感觉是他人不能想象的。这种感觉直到身体被利刃贯穿,才被痛感所取代,万幸,有仙罡护体,白羽伤的不重。

“不行,我不能死在这里,绝对不能。”一剑将对方击退,白羽伤口中没有流出血,而是释放出白灿灿的光,与此同时,他混沌一片的眼睛变幻出风云,他的身后长出了洁白的翅膀,身上穿上了光之铠甲,凌空旋转一圈,便将后续到来的通天教道士一一击退。

——不能使用仙术,我还有正者之力!

方白羽站在距离地面十几米高的屋梁上,全身上下笼罩了神圣的光,仿若天神下凡。

鸿鹄剑、仙术、仙罡,所有这些与道法相关的力量都被削弱了,但唯独正者之力不被约束,因为这股力量来自于天道,是九州大地上最高等级的力量,没有任何结界能够约束它。

全身放光的方白羽与地面上燃烧的漆黑符箓形成鲜明的反差,一白一黑,代表了一正一邪。

离狂看着方白羽神光奕奕,脸都绿了,气的牙痒痒:“好啊,好啊,原来你也会妖化!”

“妖化?有没有搞错,这是隶属于天道的力量啊,白痴。”

“天道!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

“是否真实你领教过就知道了。”

“怕你啊!”离狂真的动怒了!他彻底解放力量,蓬松的黑发蓦然间变长、变灰,身后长出翅膀,翅膀上没有羽毛和鳞片,反而像是两只分开五指的大手,将他的身体紧紧包裹,两脚变成爪子,爪子上锋利的指甲刺破鹿皮筒靴。

“怪物!”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白羽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将天道形容为九州最强大的妖怪,那么自己长出翅膀的过程不是和离狂妖化的过程一样了吗!却只是一闪而过。此时此地的危机足以令他动容,需要全身心应对。

在离狂妖化后,其他通天教道士也纷纷开始妖化,相继化作人形怪物,外形可怕至极,战斗力提升一个档次还多。

离狂当先飞起,双手持鲨齿大刀,扑向方白羽。

“不打了,这里群妖乱舞我一人一剑太被动了。”眼见客厅下方一个个妖魔鬼怪全部转化完成,凶神恶煞,寒气森森,方白羽生出离去之意,他倒不是怕死,只是这样打下去对自己一点好处没有,形势太不利了。

白羽做下决断,“刷刷”两剑破顶而出。

会客厅的房顶上有冰霜巨龙守候,只是这冰霜巨龙似乎在打瞌睡,白羽飞上去后反而把它吓了一跳,展翅飞起,对着白羽吐出龙息。

后者左躲右闪,拍打翅膀便要就此远去,离狂却在后面喊,“哪里跑!”

白羽不理会他,展翅便走,正要飞远,却忽然感觉到身体被什么东西缠住了,细看之下才发现原来房顶之上,黑瓦之下,压着好几层肉眼几乎看不见的丝线,虽然又细又轻,但是具有一定韧性,此前天启之眼曾经注意到它们的存在,误以为是某种固定房屋的结构没有在意。

白羽冲出屋顶的时候,划破了大部分细丝,却也有一小部分残留,随着白羽冲出屋顶,缠卷在他的身上,此刻越缠越多,越拉越紧,才令他感受到压力。

“方白羽,你已经被北海玄冰丝缠住,受死吧!”

离狂拍打翅膀从下方冲来,狂刀向前便要将方白羽立毙刀下,后者使出一招仙力震爆,震断了身上的北海玄冰丝却挡不住离狂逆冲而来的狂刀。

“噗!”狂刀插入光之翅,方白羽和离狂一起冲上天空,冰霜巨龙紧追在后,“你死定了,方白羽!你死定了。”幸好离狂的翅膀沉重而笨拙,导致他飞行的速度不快,否则这一刀说不定会把白羽的胳膊卸下来。

两人在天空中纠纠缠缠,离狂不断将刀往深处捅,狂刀洞穿了光之翅插入白羽的肩膀,刀上的齿子像矬一样切割白羽的皮肉,白羽目眦欲裂,剧痛之下面孔扭曲成一团。

“给我滚!”奋起余烈将离狂踹开,自己往前一步消失在虚空下。

离狂追击,白羽懂得空间法术的奥妙,离狂也会,眨眼之间追上白羽,两人在空中时隐时现,离狂招式大开大合,白羽疲于招架,始终稳定不了身形,更糟糕的是冰霜巨龙好像也能看穿白羽出现的位置,翅膀稍稍拍打就能追的上他们,它虽然没有发动攻势,但是有它紧随在后,会形成无形的压力。

“乒乓、乒乓、乒乓!”两人时隐时现,时战时走,白羽瞅准一个机会,没持兵器的左手忽然指向离狂,“啪”的一下,一道威力巨大的雷霆从云上劈下,终于将离狂击退。

白羽施展缩地成寸离开了。

“呼!”再出现时已到了海边,白羽气喘吁吁,低着头,伤口被纯洁的白光覆盖,虽然没有流血,但还是痛入骨髓。

恐怖的威压从远方急速逼近,离狂骑着冰霜巨龙杀来了。白羽万分震惊,他忽然意识到离狂能够准确知道他的位置并不仅仅是对于空间坐标的准确判断那么简单,一定还有其他东西暴露了自己。

白羽查找自身,忽然发现身上有着奇特的味道,仔细寻找,发现这股特别的味道是从鲨齿大刀留下的伤口中散发出来的,白羽瞬间明白了,一定是残留在身上的味道让离狂找到了自己。

前方就是大海,白羽无路可去,身上的味道又来自伤口暂时无法清除,可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白羽觉得死亡已经一步一步地走来,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他感到有些恐惧。

他现在面临两个选择,果断迎战或者跳入海里逃生。

迎战的话,以现在的身体状况对付冰霜巨龙和离狂,胜算很小;逃走的话,只能入海逃生,不仅给蜀山丢尽脸面,对他的道心还会生出一定的影响,之后再见到离狂只能退避三舍,只怕再也无法正视他了。

逃还是战!

本能驱使方白羽逃走,然而理智又告诉他握紧剑战斗。

究竟是本能占上风还是理智占上风?

一向遵循本能的方白羽,眼望着不断逼近的敌人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逃还是战,究竟怎样抉择!

选择题对方白羽来说一向是个难点,但此时此刻,危机关头他不得不做

开车污的 女生越疼男生越来越快 段子动 潮喷 双眼翻白 失禁

出选择。

选择本能还是选择理智!

恐怕这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影响他道境进展的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要……”白羽望向大海,他从小生在山里,根本不会游泳,对于大海有着本能的恐惧;白羽再望向远方不断逼近的人影,妖形的离狂强大至极,手持变作血红的鲨齿大刀,乘着体型巨大的冰霜巨龙从远方杀来,他一脸煞气,估计要和自己战到不轮回不休。

两难选择只得其一。

这个时候,就在这危机四伏的时候,方白羽灵台之处忽然传来一丝清明,那是与生俱来的资质带给他的的冷静,形势越是危险,越要冷静下来。

方白羽忽然动了,义无反顾地选择迎战!

他逆天而起,白衣翻飞,冲向如狼似虎的敌人!战,他一定要战,只有战才是男人的做法,他方白羽怎么能将骨子里的男儿热血泯灭呢。

战!绝不是愚蠢的赴轮回,他要拟定出完美的作战计划,在逆境中求得一线生机。

战!冲!

他要遵循蜀山的教义,顺天而为,替天行道。

五千米、三千米、两千米、一千米,在方白羽距离离狂不足一千米的时候,兴奋的冰霜巨龙喷吐出龙息。龙息威力巨大,覆盖面积广阔,如同蓝色的火焰倾撒,明明距离很远,却已经冻结了方白羽的眉梢和长发。

白羽迎着那恐怖的龙息冲过去,冲向冰霜巨龙,冲向离狂,冲向离狂手中的刀。

他大喝一声:“缩地成寸!”

下一刻,从原地消失掉,出现在沿海礁石上,毫不犹豫地跳入水中。

离狂追过去,命令冰霜巨龙对着大海喷洒龙息,方圆数十里海域都被冰冷的龙息所冻结,做完这些,离狂在上天徘徊了几圈,悻悻而去。

关键时刻白羽逃跑了,不是他失去了男儿的血性,不是他胆小如鼠,不是他临阵怯逃。都不是!白羽只是遵循了他心中的道,“前路有峰阻,绕着走”的道。

危急时刻白羽灵台之上传来一丝清明,他忽然产生了顿悟,面对山一般的危机,自己应遵循的既不是本能,也不是理智,而是心中的道,遵循前路有峰阻,绕着走的原则。他的本心是要顺天而为,替天行道,收拾了离狂为首的一班通天教恶徒,若在此丢掉了性命,不是无法达成目标了,他应该暂避其峰,休养生息,逃离现下的不利形势,等到形势于自己有利的时候,一举抓住机会瓦解了他们,这才是他应该做的!

正因为如此,白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生!

他跳入海中,冰冷的海水鱼贯而入,白羽不会游泳,但他有正者之力的庇护,这股力量将海水自动排开了,白羽的衣服不会被海水浸湿,也感受不到海水的寒冷,他在海中跟在陆地上没什么区别。

恐怖的龙息倾吐下来,白羽往深海中走,一直游啊,游啊,终于躲过了冰层覆盖的地带。

方白羽感到窒息,正者之力能够保护他,但不能为他提供新鲜的空气。他忽然想到,大海也是自然环境的一部分,冻结的冰也是的,自己何不操控它们呢。

心念一动,海水分开,冰层塌陷形成一条通向海面的通道。方白羽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脱去衣服,散去正者之力,以冰凉的海水洗刷伤口,伤口处传来的痛苦令他龇牙咧嘴,他默默忍受,等到做完了这一切,再逆天而起。

站在冰面上,方白羽心有所感,双臂从低处往高处举起,厚实的冰层随着他双臂的抬起不断升高,化作一只冰兽,载着他回到陆地。离狂再不会追来了,因为方白羽用咸苦的海水清洗了伤口,抹去了伤口处残留的特殊气味。

道的雏形在他身后显现出轮廓,那惊人的样子一旦聚现而出必定令九州颤抖,令苍生膜拜。

天之骄子方白羽,下山以后的第一战终于结束了,算是打了个平手。

接下来,他要彻底瓦解通天教在金陵城内根深蒂固的势力,要力阻魔教在金陵城内的布局,他要为蜀山争得一份荣光!

《凡世歌》正邪篇第二卷共工血完。

敬请关注卷三掌中沙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