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晚日了我八回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第二天早上,莎莎照例去海边捡贝壳,昨天捡到的贝壳被她穿成了项链送给了邻居家的小女孩,她今天又要去拾贝壳了,她要给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制作一条贝壳项链。

现在村长有了,邻居家的阿姨、叔叔、自己的小玩伴也有了,是时候给爸爸、妈妈每人一条了,给他们做最漂亮、最美丽的贝壳项链。

莎莎一大清早就动身了,她目送父亲、叔叔们扛着船出海,自己走到海边趁着落潮捡贝壳。这里是东海,每天太阳没升起的时候落潮,每天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涨潮,有的时候莎莎会忍不住担心,担心潮水会把小岛吞没了,自己没地方居住,所以她特别害怕黑夜,每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就会卸去白天的顽皮扑进妈妈怀里,紧紧地搂住,无论怎样都不放开,妈妈走到哪她就跟到哪,像个小跟屁虫,而太阳一出来,便又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莎莎有着每个小孩子身上都拥有的特点,她善良、顽皮,对身边的世界充满好奇,偶尔发发小脾气,只要爸爸妈妈哄一哄马上就好了。莎莎是个可爱的女孩,天真的女孩,她很善良,很聪明,唯一的缺点是皮肤有点黑,哈哈!

叶飞躲在大礁石的后面看着莎莎蹲在沙滩上捡贝壳,看着冰凉的海水一次次地没过她的脚腕,露出会心的笑。

趁着岛上的男人们出海,女人们还在睡觉,叶飞开始在岛上转圈,或者说搜索,看能不能找到有价值的信息。一向谨慎的他自然不会留下脚印给人追踪,叶飞脚踩花瓣云离地几厘米,保持飞行而又不至于飞的太高引起岛民的注意。

叶飞耐心地搜索着,脚下的岛屿还是蛮大的,莎莎和她的族人们全部居住在向北的一侧,岛屿南岸并不是他们经常活动的地方,叶飞来到这里,看到丰富的生态资源,比如说小猪大小的大闸蟹,比如铠甲坚硬的犰狳,比如吐着红信的毒蛇。

凡此种种,岛上的生态环境并没有因为岛民的存在而遭到破坏,彼此互不干涉,保持着微妙的和谐。岛上的居民对其他生灵是存在敬畏之心的,他们捕猎是为了果腹,他们吃食物之前都要进行祷告,他们不会像人类那样随意杀戮,虐待弱小的生物,只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他们的存在仿佛与大自然是一体的,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他们或许和大自然中的其他生命一样,一样的讨厌人类!

骨!白骨!

从那被捆绑倒挂的状态可以看出,白骨的主人绝对不是岛民,很可能是那些无故消失的闯入者,被残忍地杀死在这里。

此地看上去像个祭坛,有着环形的石柱,有着破败的人像,有着斑驳的血渍,都已经荒废了,代表着一个顶级文明从兴盛走到衰亡。岛民放弃残忍的祭祀,过上朴素简单的生活其间一定经历了什么,他们这样选择的结果是长达万年的安逸生活,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生活简单而纯粹。

再往前走,眼前出现了巨大的骸骨,骸骨完整,死的时候应该是安详的,从体态看与现在的生物并不相符,大概是某只生活在远古时期的猛兽在此地衰老而死,同样没有掩埋,将尸体敬献给天,证明自己是天之子民。在一处山坳的后面,叶飞看到了一个山洞,山洞不深,走进去后能够看到一根矗立着的蓝色长矛,矛头和矛柄的中间镶嵌着晶莹剔透的美丽宝石。

这一定是远古之神的遗物,是岛上的居民曾经作为战士所留下的荣耀。

叶飞不敢上前,凡强大的器物都是有灵性的,贸然靠近很可能被它攻击,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山洞后面还有山洞,叶飞小心翼翼地从长矛旁边绕过去,看到一个头盔,一身兽皮铠甲,头盔太大绝不是现在的人所能拥有的,说不定大神共工曾经配戴其出征。

一切一切仿佛都理顺了,此地是神之遗民组建的部落,远古之神并没有死绝,他们留下了后代,避世于天地各处。罗刹族人是,岛国居民也是,神族往日的荣光已经不再了,但是他们的后人成功活过了万年,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点香火。

叶飞理清了线索,原路折返往回走,头刚刚伸出洞穴,却是眼前一花,精心锻炼过的脖子被什么冰凉的东西牢牢缠住。

“父亲的担心果然是对的,你不仅去而复返,而且故意隐藏起来窥探我岛的秘密。”莎莎的妈妈手持水鞭,杀气腾腾,跟她来的全部都是女人,已将山洞团团围住。

叶飞脖子被水鞭捆缚,但手脚能动,伸出右手抓住鞭子的末端,看着她们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是很小心,没有在任何可见的地方留下脚印,但唯独忽略了一点,便是椰子树。”

“椰子树?”

“昨夜父亲命我检查全岛,今天一早我就带人展开行动,搜索全岛上下每一个可疑之处,终于在距离村子不远的一棵椰子树上发现了蛛丝马迹。我敏锐地注意到椰子树上有被人坐过的痕迹,再细细检查,发现一块临海的礁石后面存在着人的脚印。

你还真是阴险,巧妙的利用莎莎干扰了我的视线,还好父亲足够智慧。”

“原来如此,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椰子树上你们也会检查,真是棋差一招。”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但我并无恶意,你们也要像对待其他闯入者那样杀了我吗?”

“这座岛屿的存在不允许任何人知道。”

“为什么。”

“这是我们共工一族避世之地,任何人类不允许涉足。”

“那么日月星三族呢,他们三族为何能来。”

“你知道的还挺多。”

“当然。”

“告诉你也无妨。他们三族本是我们神族的奴仆,为了侍奉我们神族而存在,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他们窥探到了神的秘密,拥有了和神一样的能力,翅膀硬了,渐渐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但是血脉的压制依然存在,他们永远是我族的奴仆。”

“既然是奴仆,你们为什么又不承认自己是神。”

“这些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还能有谁。”

“哎,童言无忌!你这坏人利用我女儿的天真套取关于我族的秘密,该死。”水鞭收紧,莎莎的母亲准备将叶飞勒死,她的真名叫做娜达,是村长承认的唯一女儿。

叶飞怎会束手待毙,仙力腾起直接将水鞭绷断,再召唤仙剑往前斩出,这一剑没有用出全力,因为叶飞感觉自己和娜达之间是有共性在的,不想莫名其妙的撕破脸皮。

但是他的想法实在太天真了的,娜达钢筋铁骨,这一剑斩上去根本无效,只在皮肤上留下些许划痕。

同样为神族后裔,罗刹一族只有在愤怒的时候才会张开火红眼,从而力量速度大幅度上升,而以娜达为代表的共工族后裔,她们不仅能够随心所欲的御水,还拥有钢筋铁骨之身躯,两族的能力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能谈谈吗,我想见你的族长。”

“做梦。”娜达从新凝聚出蓝色的水鞭,这一次,她的眼睛也变成蓝色,仿佛启动了某项更强大的能力。

果然,水鞭二度挥来后化作一条水蟒,在叶飞出剑格挡时爬到他的身上,狠狠勒住。

仙力震爆!叶飞用出最拿手的技巧,好不容易冲破了水蟒的捆缚,冲断了水蟒的身躯,哪想到天空中无端降下大量的海水,将他包裹进去,吞噬进去,仿佛是某个庞然大物的胃带。

这感觉与被瀚海剑封印的时候如出一辙,明明只是一小点水,却让你有了身在海底深处,被巨大压力挤压,被无边海水吞噬的无助感觉。

叶飞绝不会束手待毙,叶飞正要二度动用九龙的力量,却就在此时,一个声音贯穿了岛上的密林,洪亮而具有说服力:“我的孩子,把那个人类带过来,为父要见他。”

听出那声音的来源,叶飞放弃了挣扎,他也正要见见对方,和对方好好聊一聊。

“父亲……”娜达不甘心。

“听为父的话,把人带过来!”村长的威严不容违抗。

娜达终于屈服,散开水结界,叶飞落汤鸡似的从里面出来,被娜达在内的几个女人押送返回了村落,入村之前正好碰到捡了足够贝壳,刚刚从海边回来的莎莎。

莎莎看到叶飞高兴地跑过来:“大哥哥,你没死啊,真的太好了。”

被母亲娜达狠狠地瞪了一眼:“莎莎,这里没你的事,你躲开。”

莎莎很少见母亲如此严厉,站在原地不说话了,眼睁睁地看着叶飞被女人们押向村长的草屋。

“跪下。”叶飞的手被反锁,女人们蛮横地要求他下跪。

叶飞从了,

他一晚日了我八回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不是无力反抗,而是不想反抗。

茅草屋里传来声音:“进来吧。”

娜达拽起叶飞走向台阶。

“让他自己进来。”村长的声音疲惫,但不容违抗。

娜达不甘心地说:“父亲,这个人类狡猾而危险,女儿担心您的安危。”

“让他进来,乖,为父的好女儿。”

娜达狠狠地瞪着叶飞,考虑良久,终于松开手,后者步伐踉跄地走上台阶,手被反锁着,脚步走不快,无情的水鞭抽打在足下。

叶飞苦笑:“女人啊,就是不知好歹!”

叶飞用头撞开茅草屋的门,身材高大的长者坐在铺着虎皮的靠背椅上,眼睛睁开一道缝。

“进来吧,年轻人。”

叶飞走进去,站好。

“那样呆着不舒服,把水锁解开吧,我知道对你来说解开那道锁并不难。”

叶飞笑了笑,稍一运气,轻而易举地冲开水锁,揉揉被扭痛的腕子。

“把门关上。”

叶飞依言而行。

“屋子简陋,你随便坐。”

叶飞坐在床上,与村长面对面。

“你叫什么名字。”

“叶飞!叶子的叶,飞扬天下的飞。”

“你不是人类吧。”

“我拥有神血,是罗刹族人。”

“原来是那位大神的后裔,难怪气息如此熟悉。”

叶飞耸耸肩,他自己都不清楚神血到底从何而来,到底代表了什么,无法回答老者的话。

“年轻人,你为什么来到岛上。”

“阴差阳错,命运使然。”

“前一天天上出现的火云便是你带来的吗。”

“是的。”

“我再问一次你为何而来。”

“我本是去往蓬莱仙岛寻找不死仙丹,取得仙丹折返途中遭遇强人阻击,一番缠斗失去意识被大海冲到了这座岛上。”

“如此说来,确实是命运的安排了。”

“知道我为何留下吗。”叶飞第一次反问。

“你想知道有关神的秘密!”

“不错!罗刹一族已经覆灭了,我从凶手口中得知我族是神的后裔,我族的灭亡与人类有关,我对凶手的话一直将信将疑,直到来到岛上见到了你们。”

“原来如此,难怪你会去探查岛上的情况,难怪你对娜儿始终没有杀心,你是觉得同是天涯沦落人吧。”

“大族长,你似乎什么都能够看得穿。”

“知道老夫活了多久了吗。”

“一百年?两百年?五百年?一千年!”

“神魔大战至今,已经整整一万年了,傻孩子。”

“不可能,如果你的寿命有一万年,娜达不会称呼你为父亲。”

“你很聪明,却也不够聪明,以你的观察力难道就看不出整个村子只有我一个是老年人吗,难道你看不出娜达与我是不一样的吗。”

“这……”仔细回想,整个村子只有一个老人确实不太正常,而且老人的长相也和他们不一样。叶飞

他一晚日了我八回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起初只是疑惑,经村长这么一提醒,才恍然大悟世上哪有什么巧合,任何不和谐的背后一定存在着故事。

“年轻人,你一定觉得很孤独,毕竟和自己一样的人越来越少,这种感觉老夫曾经也有过,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啊,人类口中的神,也就是盘古的子嗣们,其实是没有生育能力的!他们极端孤独,活的越久就越孤独。”

“神没有生育能力?那岛上的人是?我是?”

“少年你不用怀疑,老夫是不会欺骗你的,老夫也没必要欺骗你,因为很可能,你是现今存活在世上的,老夫唯一的同族了。

神,真的没有生育能力,一直没有,从来没有!神是从盘古之血中演化而来的,神的力量是天生的,是不可遗传的,神一旦死了,血脉中的力量有的可以转移到同类神的身上,有的则直接消失。因此,真正拥有力量的神虽然与世长存,但是也永远无法扩大数量,神都是无比孤独的存在。”

“我不明白,你的解释与我至今为止了解的所有历史都是矛盾的,与客观现实也不相符,如果神没有生育能力,神的力量不能遗传,那么上古神族部落是怎么回事,我是怎么回事,娜达她们又是怎么回事。”

“上古神魔大战是一段极为复杂的历史,老夫以后慢慢和你说,老夫先和你解释清楚你是怎么来的,娜达她们又是怎么来的。”

“我需要的是真相。”

“还是那句话,作为唯一的同族,老夫是绝不会欺骗你的。”高大肥胖的村长平静地坐在椅子上,好像一座被风化万年的雕塑,“神,是这世界上最特殊的群体,我们诞生于盘古之血,拥有控制自然的能力。有的是水,有的是火,有的是雷,有的是风,而同一种力量又会由不同的神继承不同的属性,比如说雷公继承了雷的暴力,雷母继承了雷的速度。同样是神,能力却迥异,都是天生地养的极致之物。

神是极端强大的,同时也是极端孤独的,因为身边几乎没有同类。有的神为了消灭孤独便想出一个办法,就是自残。”

“自残?我听不懂!”

“老夫之前说过,神的力量,神的生命,神的一切都来自于盘古。神一旦死了,他的力量就会消散,要么转嫁给同类型的神,要么就彻底消失,流散于天地各处。

换句话说,神并不是纯粹的血肉之躯,神的生命来自于血液,是盘古遗留下的纯血,而肉体只是个瓶器,只要合适就可以。”

“我好像……好像听懂了一些。”

“你一定会听懂的,因为你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我接着说吧,故事很长很长!神的力量既然来自于血,那么只要将血液取出,再找到合适的容器,就能创造出拥有同样力量的新神。”

“容器怎么解决?”

“神是很伟大的,他们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是什么!”

“创造。根据自己所拥有的力量,聚集同属性的元素精灵强行创造躯体,之后再将自己的血赐予他,一个新生的物种就诞生了,他们也叫神,却不是真正的神,可以叫做半神。”

“可我还是有些疑惑,为何世上的种族成千上万,只有神是不能繁衍后代的。”

“道理很简单,因为不同神代表着不同的属性,胡乱结合很可能属性相冲,会使得力量大损;而同类神就算结合在一起,他们孩子出生的一瞬间就会夺走父母双方的所有力量,导致父母在孩子出生的时候便立刻死去。神的生命是很宝贵的,神是这世上最高贵的生物,他们不愿意如此轻易地死亡,所以绝对不会生育。”

“所以古神选择创造……等等,你不是说创造的过程等于自残吗!”

“当然!新创的生物等同于是神的分身,肉躯除了要不排斥神力之外还要足够健壮能够承受神力,为此,每一个分身都需要神将自己的血和肉混合在其中,注意,不单单是血,还有肉。所以神创造的生命越多,他本身就越衰弱,因为要分离太多血肉出去了。”

“听起来都很复杂。”

“如果你知道神有多么孤独,就会觉得其实也没什么,都是孤独之下产生的刺激品而已。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