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跑步机上边跑边顶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绮云一走,陆明玉身边陡然显得空荡荡的。

渴了的时候,少了那杯默默送到手边的清茶。想说话的时候,少了一双安静倾听的耳朵。一转身,少了那张熟悉的令人安心的笑颜。

东宫里伺候的宫人虽多,却无人能取代绮云。

珝哥儿瑄姐儿也不习惯,每日都要问几回:“云妈妈呢?”

“她去哪儿了?我想云妈妈。”

陆明玉柔声哄道:“云妈妈怀了身孕,要出宫养胎。等过几个月,云妈妈生完了孩子,就回宫来陪你们。”

珝哥儿瑄姐儿扁扁小嘴,各自哭闹了一回。连着问了许多天,才慢慢接受了绮云离宫的事实。

陆明玉也对李景叹道:“我和绮云主仆多年,朝夕相伴。她这一走,我也觉得空落落的,颇为不惯。”

绮云伴在她身边的时间,比谁都多。亲爹虽然疼她,却长住军营,时时征战在外。兄弟姐妹们也不会整天黏在一起。唯有绮云,数年如一日地待在她身边。早已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李景鲜少见到陆明玉这般长吁短叹,既新奇有趣,又有些酸溜溜的:“我走了一年多,你也这么想我吗?”

陆明玉很诚实地摇摇头:“这倒没有。”

李景故作凶狠地瞪她一眼,如虎狼一般扑过来,恶狠狠地吻住了她。

陆明玉的笑声,很快被吞没。

过了许久,陆明玉脸颊嫣红地抬起头,抓住他的手:“别胡闹。周院使说过的话,你又忘了不成。”

伤势未愈,不宜纵情声色。

李景无奈地偃旗息鼓,安静地搂着她,嗅着她发间的幽幽香气。陆明玉将头依偎在他的胸膛上。

两人就这么默默相拥,哪怕什么话都不说,也觉得安宁满足。

过了许久,李景才打破沉默:“你放心不下绮云,时常打发人去看看就是。等明年,绮云生了孩子,再让她进宫来。”

陆明玉嗯了一声。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李景略一皱眉,扬声道:“是谁?”

“启禀殿下,”小圆公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四殿下和四皇子妃娘娘来了。”

他们夫妻两个一起来,显然是有事商议。

陆明玉和李景对视一眼,心中各自有了猜测。

“请他们在内殿等一等,我们片刻就来。”

……

一盏茶后,陆明玉李景一起去了内殿。

四皇子和赵瑜夫妻两个,原本靠在一起小声说话,听到脚步声,一同起身相迎。

“二哥,二嫂,”四皇子笑着拱手行礼:“我们夫妻两个不请自来,冒昧打扰了。”

琛哥儿几日前满月,赵瑜出了月子之后,总算能出来走动了。白嫩的俏脸较往日丰腴了不少,气色好得令人嫉妒,笑吟吟地张口说道:“我和殿下今日来,是向二哥二嫂道个别。我们打算今日就领着琛哥儿离宫回府了。”

陆明玉已经料到夫妻两个的来意,听到这话并不意外,笑着说道:“怎么这么急着走?多住些日子也无妨的。”

四皇子笑道:“开了府的皇子,住在宫中不合规矩。之前是因为燕兵攻城,几位皇子妃都进了宫住下,瑜表姐在宫中生了孩子,现在月子也做完了。我们也该回府了。”

“是啊,我们先来向二哥二嫂辞行,待会儿去椒房殿寿宁宫,向母后皇祖母辞别。”赵瑜笑着接了话茬:“反正,皇子府离宫中近得很。我以后时常带琛哥儿进宫请安就是。”

夫妻两个打定离去的主意,李景也不再苦留,笑着说道:“如此也好。”

陆明玉上前,握住赵瑜的手笑道:“那可就说好了。以后可得常常进宫来。”

赵瑜笑得十分俏皮:“那是当然。到时候二嫂别嫌我来得太勤快才好。”

待四皇子夫妇走后,陆明玉低声轻笑:“四弟四弟妹行事有度,十分知趣。”

已经成了亲的皇子,确实不宜在宫中久住。

如果四皇子厚着脸皮就这么住下去,李景和陆明玉不会张口撵人。不过,四皇子夫妇两个识趣地主动要离宫,就很令人激赏了。

李景眸光一闪,也有些唏嘘:“往日,我有些小瞧四弟了。这一年多来,四弟表现得处处可圈可点。”

先不说领兵平匪的功劳,就是千里奔波去军营的情谊,也足以令人动容。

最难得的是,四皇子并未居功自傲,行事依然谨慎有分寸。

另一边,四皇子夫妇两个出了东宫后,也在小声嘀咕。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四皇子低声笑道:“我们主动要离宫,省得住久了惹人讨厌。”

赵瑜点点头笑道:“我们走了,大嫂和三嫂也没理由赖在宫里了。等大家伙儿都走了,二哥二嫂眼前清静,也能安心养伤。”

人多是非就多。

几位皇子妃都住在宫里,平日里难免有些口舌是非。不管什么事,一来就是一堆人。个个心思不一。还是都走了清静。

去椒房殿也十分顺遂。

乔皇后以前对庶出的皇子们“一视同仁”,简而言之,都是做做样子。如今对四皇子倒是另眼相看,赏了一堆东西,又叮嘱四皇子夫妇时常进宫请安。

四皇子素来嘴甜,笑着道了谢:“母后这般疼惜眷顾,我们夫妻两个都记在心里。以后定然时常来请安,好好孝顺母后。”

等到了寿宁宫辞行,赵太后就格外不舍了。

“这么急着走做什么。”赵太后不乐意地绷着脸:“是不是太子和太子妃催你们离宫?哀家这就令人叫他们过来,问一问他们存了什么心。”

四皇子忙笑道:“皇祖母别误会,是我和瑜表姐想回去了。宫中虽好,不宜久住。四皇子府才是我们夫妻的家。”

这话可算捅到秦妃的心窝了。

秦妃骤然红了眼,用帕子捂着眼低声啜泣:“你在宫中长大,这儿怎么就不是你的家了?你的亲娘亲祖母都在宫里,等皇上回来,你亲爹也在宫里。你怎么就在宫里住不得了?”

“依我看,就是太子容不得你,故意挤兑着你走。”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