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驾校情缘半推半就 爱爱小说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陈太监跟在皇帝身边有十几年了,皇帝不理朝政也十几年了。

对于太子长成且主管朝政多年的皇城来说,主人是谁,是有些模糊了。

其实陈太监说出那句内宫禁卫都是精挑细选,对陛下忠贞不贰的话时,他也觉得好笑。

就比如他,他也不是对陛下不忠,只不过除了陛下外,对其他人也可以忠,如果其他人需要的话。

不知道接下来这个其他人会是谁。

太子是不可能了,三皇子吗?

他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然后听到陛下一个人名,这个人名很陌生,他很茫然。

十几年了,陛下身边能叫上名字的也就那几个人,不是没有人想挤到陛下面前,但陛下懒得看,更懒得记,再后来有了太子,有了三皇子,陛下这里就更冷清了。

“邓弈是什么人?”他急匆匆的往外走,一边问,“为什么一个宫门令陛下会知道?”

更奇怪的是陛下还要给这个宫门令腰带做证,似乎不这样就传召不来。

这什么人物啊?

深宫里漆黑一片,他叫了十几个太监陪同,急促的脚步敲打在石板上,让心跳得更快。

十几个太监听到这个名字也是茫然。

他们在陛下身边从未听过。

陛下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个宫门令?宫门令不都是太子挑选的吗?也不到陛下跟前来——

今天匪夷所思的事太多了。

虽然一颗忠心可以摇摆,但此时此刻,眼前只有陛下一人,只能忠心听命行事。

内宫门这边灯火明亮,但让人更心惊胆战。

他们还没靠近,就有禁卫们喝问:“站住!来者何人!”

与此同时还有闪着寒光的弓弩对准,太监们吓了一跳,第一个念头就是糟了,内宫门也不知道落入谁的手里了——

但不管落入谁手里,爹总要认的吧。

他们忙道:“陛下有令——”

但弓弩并没有放下去:“可有令证?”

看起来如果没有令证,他们就会当场被射成刺猬——

这就是这个邓弈的做派?陛下果然很了解这个邓弈,陈太监吸了口气,举起腰带:“有——”

灯火照耀下太监们清晰可见,举起的明黄龙纹腰带也清晰可见。

站在宫墙上的官吏们松口气“竟然真是陛下的御带。”

但旋即又提一口气“陛下的腰带是自己解下来的,还是被——扒下来的?”

先前深宫里的动静他们也听到了,厮杀声哭喊声,比外城传来的不小呢。

他们不知如何是好,邓弈立刻带着人去查看,但被寝宫的禁卫拦住了,说陛下有令不得靠近。

不让靠近,邓弈没问要令证,立刻带着人回来了。

“那现在这陛下有令,听不听?”他们看邓弈,问。

邓弈没有丝毫的犹豫:“听。”说罢抬手示意放行。

此时此刻内宫门都听他了,禁卫们立刻放行。

陈太监疾步过来,看这边穿着官袍的官吏,年纪不等——

其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官吏看起来很普通,官袍也是最低等,但视线不自觉的就落在他身上,大概是因为其他的官员都不自觉地依偎着那人而站吧。

陈太监举着明黄腰带:“陛下召见,请速速随我来——”

他故意耍了个滑头,没直接喊邓弈的名字。

听到这句话,那几位官员神情有些古怪——竟然没有立刻应声。

以往听到陛下召见,一个个都如同登了天,看看现在,陈太监心里冷笑。

以往陛下召见,的确是好事,但现在么,谁知道进去了是不是会真登天驾鹤西去——官员们视线犹豫。

邓弈站了出来,伸手接过腰带:“邓弈领命。”

果然他就是邓弈。

陈太监看着他,神情复杂。

果然陛下就是陛下。

你以为看透了,但其实深不可测。

......

......

在官员们紧张不安同情的视线中,邓弈独自跟着陈太监走了,皇帝传召,也没有带着禁卫去的道理,这一去是生是死,就看造化了。

陈太监也不时的看一眼邓弈,昏灯下见他神情平静,更没有问东问西。

“邓大人来宫门卫多久了?”陈太监忍不住问。

邓弈道:“没多久。”

陈太监道:“老奴常在深宫,都没跟邓大人打过招呼,惭愧惭愧。”

邓弈道:“无妨,我从未进过深宫,你我也没机会打招呼。”

从未,陈太监心里更惊讶了,更不知这邓弈的来历了,今晚他的眼被夜色蒙上什么也看不清了,也不敢多问了,低着头带路。

邓弈看着深宫,这是他第一次走进来,此时的深宫阴暗,弥散着血腥气,浓墨中隐隐有人影重叠,夹杂着似真似幻时有时无的哭声,宛如鬼蜮。

但走进皇帝寝宫,感觉又回到了人间。

室内灯火明亮,一个敞着明黄袍子的老人坐在榻上吃点心,吃的似乎不怎么满意,皱着眉。

“太甜了。”他说,将点心扔回盘子里,“跟贵妃做的一点都不一样。”

旁边太监们忙递上茶。

老人不耐烦的摆手,太监们忙退开。

陈太监上前施礼:“陛下,邓弈到了。”

邓弈下跪施礼:“臣邓弈,叩见陛下。”

他低着头感受上方老人的视线看过来。

“你多大了?”皇帝问。

邓弈道:“臣今年八月就满三十一。”

皇帝嗯了声:“三十立于礼。”又问,“读过书吗?”

邓弈道:“读过,年少时曾赴鲁郡学诗,只是长兄早亡,寡母病弱,只学了五年不得不归来。”

皇帝嗯了声:“鲁诗,那是申培公一脉。”又问,“之后做过什么?”

邓弈道:“臣在乡里做了亭长三年,后入县衙做了书吏三年,又在郡城太守府司监两年,后赴任监御史门下巡吏,与去年入京到卫尉府令丞,月前刚调任宫门卫。”

皇帝听完笑了:“当差还不少,从上到下,你什么都干过了。”

邓弈道:“臣食君之禄,当兢兢业业。”

听着这君臣一问一答,一旁的陈太监更惊讶了,怎么听起来陛下不认识这个邓弈,这是现场打听?

不过这个邓弈起家竟然是一个小亭长,如此不堪的出身——

陛下到底叫邓弈来做什么?总不会是乱夜无眠,找个陌生人来聊天吧?

陈太监胡思乱想,一边竖耳听皇帝说话。

皇帝没有再问邓弈,唤:“来人。”

陈太监忙应声是。

“取朝官袍绶带来。”皇帝说,指了指邓弈,“赐予邓弈。”

陈太监和邓弈都惊讶的抬起头,不同的是陈太监愣愣,而邓弈则再次叩拜:“臣谢恩。”

皇帝看着邓弈,问:“这时候让你当朝官,你怕不怕?”

邓弈抬起头,神情平静,眼神烁亮:“臣先前当亭长时,不惧怕去当书吏,今日臣身为宫门卫,亦不惧当朝官,臣只听皇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皇帝哈哈笑,伸手指着桌案上。

“邓弈,这里是朕的玉玺,皇城卫令,京营虎符,如今皇室动荡,朕任命你为太傅,大夏的安危,朕交给你了。”

邓弈挺直身子,抱拳一礼,再附身叩拜。

409驾校情缘半推半就 爱爱小说

臣邓弈,领命!”

喜欢楚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