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出来就给你+我想听 颤抖的岳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长剑从天而降,角度刁钻,孟星河立足未稳,极难躲避。

生死一刻间,孟星河在空中一个双腿蜷缩,双脚脉门打开,然后双腿弹射,狠狠蹬在对方的长剑上,借助着这股反冲力倒退了几十米,后怕不已。

孟星河的身体虽然已经达到刀枪不入的地步,可面对那纶衣男子的浑厚剑气,依然有大概率被破开。

如此年轻的人,怎会拥有那般浑厚的剑气?恐怕剑阁的阁主都没这么浑厚纯

叫出来就给你+我想听 颤抖的岳

粹的剑气吧?

第一次交锋,孟星河被完全压制,还挨了一拳。

这可不是一个好的预兆。

“你比你那个师弟强多了。”孟星河笑道。

纶衣男子神色冰冷:“我会送你去见他的。”

说完纶衣男子又是一个迅猛的突进,手腕猛地抖动,长剑在前方绕了一个圈,这一瞬间长剑好似出现了残影了一般,长剑留下虚弱剑影,形成了一个喇叭一般的形状。

“漫天剑花!”

刹那间,孟星河感觉自己被恐怖的剑气锁定,他双臂猛地一震,这种锁定自己的剑气被震退了不少。

“剑开天河!”

孟星河同样是使出最得意的一击。

两股无匹的剑气在空中不断对碰,在大桥地面留下了无数的剑痕,若非这大桥的建造材料特殊,此刻恐怕已经断成两半了。

两道至强的剑气对轰,最终双双消散,散落四周。

第二次交锋,是平手!

不过这时纶衣男子已经临近孟星河,他的长剑不断的猛攻孟星河,那剑气闪耀无比,很是刺眼,但是没有人发现,暗中竟有一些星星点点的剑气组成了一道锁链,悄然靠近孟星河。

面对这纶衣男子的攻势,孟星河被动迎击,即便防御滴水不漏,还是被对方的剑气刺破了好几处身躯。

哐当!

纶衣男子绕着孟星河猛攻了一圈,突然一个重剑,与孟星河强行对轰。

“比力量?”

孟星河心中不屑,右臂脉门打开,不朽圣体带来的无穷力量爆发,正面硬刚。

刺耳的短兵相接声,孟星河不动如山,那纶衣男子则是失衡后飞,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同时口中溢出了鲜血。

显然,这一剑拼力量,纶衣男子彻底落了下风,还被孟星河打伤了。

城墙上的众人心中一紧:“此人也太傻了,怎么会和一个体修拼力量?这不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吗?”

奈丽愤愤不平道:“这人族都是一群草包!”

雨泽深有同感。

唯独呼延毕,他轻声道:“别急,实际上落入危机的其实是孟星河。”

“嗯?”

众人不解,呼延毕再次说道:“继续看吧。”

大桥上。

纶衣男子虽然口中溢出鲜血,却哈哈大笑,露出牙缝间的血液:“哈哈哈……孟星河!你输了!”

孟星河正不解,那纶衣男子忽然剑尖一挑:“剑锁!”

孟星河四周忽然出现几道肉眼可见的剑气,形成了四条剑气锁链,一下子将孟星河牢牢锁在原地。

“这!”

孟星河这才反应过来,对方之前一直围着自己打,其实是在布置这个剑锁。

后知后觉!

纶衣男子此刻已经再次杀来,他的长剑开始发出猛烈的光芒,这是他在灌注剑气:“飞剑杀人!飞云穿剑!”

咻!

他手中的长剑仿佛受到了某种指引,发着强光,朝着孟星河穿刺而来,纶衣男子死死握着长剑,他同样以极快的速度临近孟星河。

倒不是纶衣男子想跟着长剑杀向孟星河,而是这至强的一剑还需要一种东西,唯有这个东西加入之后,这一剑的威力才会达到巅峰。

这个东西就是纶衣男子的精血!

神剑尝到了血液的味道,才会爆发最猛烈的野性!

剑阁中,纶衣男子曾经用这一剑击败过剑阁大长老,而那个大长老乃是八重通天境的强者。

面对这一剑,孟星河毫无办法,他尝试过挣脱剑锁,可他发现这剑锁根本无法挣脱,即便他打开脉门也无法冲破剑锁。

怎么办!

不等孟星河思考,那至强的一剑已经来到孟星河的身前,剧烈的光芒彻底将孟星河淹没,谁也不清楚里面发生什么。

浓烈的死亡危机充斥孟星河的心间。

电光火石间,孟星河突然闭眼,那强悍的精神力突然暴涌而去,形成一团看不见的风暴冲击迎面而来的纶衣男子。

纶衣男子猝不及防,脑海一下子混沌。

体修靠的是强大的身体与无匹的力量,怎么可能会精神力攻击?这是令人绝对想不到的,而纶衣男子也因为这个观念吃了大亏。

趁着对方混沌的片刻,孟星河的右臂脉门再次打开,不朽圣体的恐怖力量完全挥发。

啊!!

孟星河发出怒吼,脖子上青筋暴露,不朽右臂加上脉门,这足以举起一座大山。

在这般双重叠加的力量下,那剑锁开始剧烈的颤抖,那是即将破碎的征兆。

纶衣男子不会混沌太久,顶多三个呼吸的时间,孟星河必须在这个时间内挣脱剑锁,否则他依然难逃一死。

第一个呼吸,孟星河的不朽右臂火力全开,剑锁剧烈颤抖,可没有破碎。

第二个呼吸,孟星河死死咬牙,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剑锁摇摇欲坠。

第三个呼吸,忽然有一道“乓”的声音传来,剑锁在孟星河这足以举山的力量下,轰然碎裂。

可这个时候纶衣男子也从混沌中醒来,瞧见剑锁被破,心中固然震惊,但手中剑已经收不住了:“即便破掉剑锁又如何?这一剑你逃不掉!”

强光还在持续,长剑下一刻便会刺进孟星河的心脏。

这一刻孟星河

叫出来就给你+我想听 颤抖的岳

忽然将不朽右臂抬起,挡在身前。

嗤!

长剑完全刺入了不朽右臂,甚至刺穿,剑尖穿过不朽右臂,刺入孟星河胸口半寸。

孟星河的身上立马出现许多裂缝,他的身体虽然刀枪不入,但一旦被刺入,就如同镜子,出现裂缝不可避免。

所有强光开始收缩,全部进入长剑,灌注到了不朽右臂之中,这些强光全是纯粹浑厚的剑气。

孟星河反手拿起龙影剑,想要斩下纶衣男子的右臂,可他反应也是极快,一个后移,虽然躲开致命剑,却还是被孟星河割破了血肉,右臂与肩膀的接头处皮开肉绽,深可见骨。

纶衣男子吃痛,猛然一个暴退。

后退间,他轻声道:“爆!”

轰隆!

那些强光浓缩成剑气,倾注在孟星河的不朽右臂中,此刻轰然炸裂,直接将孟星河的右臂炸成了漫天碎渣,这股冲击力也让孟星河向后摔倒。

噗嗤!

孟星河喷出一口鲜血,右臂已经完全不见,肩膀处血淋淋的,触目惊心。

喜欢不朽圣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