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老师的乳罩 流(H)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在服务员不断的检查后,飞机才迎来了起飞广播。

从中海飞到疆新,这段路程起码要七八个小时。

因为飞机上不能直播,张鉴也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跟着宋若白看着已经下载好的僵尸叔叔。

“张鉴,你说世界上有没有僵尸?”

“应该没有吧,这种东西就是有也是没有意识的怪物。”

张鉴想了想说道,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所以也不能果断的否决。

“我倒是希望没有,要不太可怕了。”

宋若白喃喃着,她抱紧了张鉴的胳膊,两人依偎着看着电视。

时间很快过去。

在最后一个小时的时候林岚山脉出现在了不远处。

那是一条很美的风景线。

整个山脉连成了一条白色的线,而那白雪皑皑的高山更是让人有些想要征服的欲望。

“这就是林岚山脉?”

张鉴看着窗外,他还是比较震撼的。

在中海,天天看的无非就是那些小山坡拉,小土坡了,像这种高山还是很少见的。

“嗯,这就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很美吧!等会儿回去请你吃我们那里的切糕。”

宋若白脸上带着笑容,眼中却有些憧憬。

张鉴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是说切糕很贵吗?我现在的资产能切三刀吗?”

张鉴调笑道,其实切糕也不是那么夸张,人家里面的坚果很多,所以就贵一点。

普通人其实也能买起的。

宋若白白了他一眼。

“什么跟什么啊!回去人让你见见我的爷爷奶奶!”

她说着,张鉴倒是嘿嘿笑了笑。

“我这算是见亲家吗?”

“呸!”

两人说着,飞机很快开始了俯冲,渐渐的停在了机场内。

张鉴两人顺利下飞机,而他们的行李也已经被托运车拖在了空地上。

机场安保人员帮助张鉴几人提着行李,而门外,一片黑色车辆已经等候多时了。

很多人都没有见过这种阵仗,纷纷围观着,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大佬回家了。

出了机场,张鉴看着黑色车队有些疑惑。

“宋妮子,这谁这么大魄力,居然这么多的豪车来迎接?难道是市长?”

“我家的!”

谁知宋若白直接开口。

张鉴凌乱了。

这宋妮子身价到底多少?而且这身份属实有些厉害啊,怎么到哪里都是专人迎接?

“小姐,姥爷等候多时了,小姐请!”

刚刚说完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少女便已经跑了过来。

她的声音轻柔,连忙帮宋若白提上行李。

“不是说不用这么大阵仗的吗?”

宋若白低声说道。

“姥爷担心您的安全所以,小姐快上车吧!”

她说着,宋若白点了点头,张鉴跟在后面先后上车。

坐在车里,张鉴才开口问到。

“宋妮子,你家到底是干嘛的,这有点吓人啊!”

“什么时候还能吓到你张大少爷?我婆婆家是做冰山水,还有面膜的,化妆品等等”

“所以在疆新还是比较出名的,也有点钱,我以前经常回来转转,资助点钱什么的,所以我们感情还是很不错的。”

宋若白解释道,她倒是一点也不在意。

张鉴点了点头,没有多少,确实在疆新这里,弄矿泉水绝对厉害。

“对了,张鉴,等到我婆家,记得接住白围巾,别给摘下来了。”

宋若白提醒道。

“放心礼节我还是懂得!”

张鉴说着一边副驾驶上的少女倒是脸上带着笑意。

“若白姐姐这就是你的丈夫吗?倒是看起来呆呆的!”

她捂住嘴巴,眼睛眯成了缝隙。

张鉴摸了摸脸颊,自己看起来呆吗?

“他虽然呆了点,但是还是比较厉害的,比我聪明一点,对了,小雪,佬爷他最近身体怎么样?”

“最近好多了,就是之前经常下雨,弄的有点风湿。”

小雪回道宋若白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车子大排场龙,很快便来到了市中心。

这里的建筑,还有风格什么的都和中海相差很大。

甚至在这里的路上能看到野马,还有牛车,这在中海可是完全看不到的。

张鉴发现这里的人头上都有这一顶很厚的帽子,胡子也很特别,大多人都扇着扇子,看起来倒是有一股西域的感觉了。

“若白妮子,这里的美女倒是挺多嘛!”

看着满大街的迪丽巴巴,张鉴倒是一饱眼福了。

“哦!谁知道刚刚说完,一个小手就已经恰在了她的腰间。

“停停停,没你好看,没你好看!”

张鉴连连摆手示弱,宋若白这才松开了手。

“哼,叫你偷窥,

解开老师的乳罩 流(H)

不学好的!”

她轻哼一声,张鉴抿了抿嘴没有再说什么。

“那什么,前面的就是你婆家了?”

看着豪华如同宫殿似的建筑,张鉴倒是很喜欢这里的风格。

“嗯,我大姨,小叔都来了,没想到他们这么重视,你可得表现乖点。”

宋若白提醒着,张鉴连连点头。

很快车队停下,张鉴两人走下车,面对的是宋若白的七大姑八大姨。

“若白你可算是回来看看了,快让阿姨看看廋了没有!”

“说什么呢,现在女孩子就喜欢廋的!”

一百一个长相有点黑但是很魁梧的男子打断了她的话。

“大姨,小姨,婶子。。”

宋若白一一问候了一下。

“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张鉴”

宋若白说着,无数人的目光便看了过来。

“啊,您就是张鉴啊,我经常听若白说呢,快快带上这个,能保佑你,让你运气更好!”

她说着,一条白布已经挂在了张鉴脖子上。

“谢谢。”

张鉴说着单手附胸,一个鞠躬。

“你看看,这个娃好有礼貌,快快快别在外面站着了,小珍快去倒茶,我们进屋说!”

大姨说着一行人吧两人邀请了进去。

解开老师的乳罩 流(H)

张鉴走进大院,这里的布置倒是有点凌乱,就是哪里好看摆哪里,倒是让人有点不舒服。

住管了张鉴布置的屋子,一进入这种凌乱的布置宋若白一下子便感到了不适应。

“张鉴这里的布局是不是有问题?我怎么有点不适应。”

宋若白在张鉴耳边小声说道。

“嗯,布局不对,而且,这个布局有点引邪的感觉。”

“等会儿我帮他们布置一下。”

“嗯。”

宋若白点了点头两人随后进入了主堂。

此时的主堂上,几个青年,还有一个老头,正坐在主堂,青年坐在下面,老头则是坐在最中间。

“姥爷!”

宋若白叫了一声,老头顿时露出了笑容。

但是张鉴眉头却微微蹙起,这老头有问题!

喜欢直播鉴宝,这很有判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