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哎爱过程描述小说 不许流出来检查塞东西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柯南低头思索着,跟着前方的人下楼。

没错,警方现在掌握了两条重要线索,比起他们去到处跑,让警方搜查也很合适,他可以去一楼看看这些客人有没有可疑的,包括那个化妆品店老板和旁边店的山口小姐……

不过他怎么觉得今天这线索来得特别快,总有种推理又快没了的预感?

一旁,一个打扮时髦、刘海发丝挑染了一缕紫色的女孩突然跑出人群,穿着并不灵活的厚底鞋,往一楼跑去。

白鸟任三郎脸色一变,“喂!”

柯南惊讶抬头,看到池非迟在前方,突然放心又不放心起来。

有他家小伙伴在还想跑?跑不掉的,他只是比较担心他家小伙伴拦人时下手太重……

池非迟察觉有人跑,下意识地伸出手,在女孩跑过身边时,准确地抓住了女孩的手腕。

“啊?!”

女孩吓了一跳,整个人也因突然被拉住而踉跄了一下,挎包上的一个黑色编织线蝴蝶挂饰在身侧晃过。

池非迟转头间,那个挂饰映入眼里,收住了要迈出的右脚,没有再攻击下去。

“你放开啦!我……”女孩趁着池非迟松手的时候,把自己的右手迅速抽了出来,用左手握住自己被捏红的手腕,皱眉抬头看向池非迟,只是在对上那双平静得没有丝毫情绪的眼睛后,语气瞬间弱了几分,“我只是想去上厕所……”

白鸟任三郎心里半信半疑,转头对毛利兰道,“小兰,佐藤警官今天休假,其他人赶到还需要一段时间,能不能麻烦你陪她去上个厕所?”

说是陪同,其实是监视和保护。

现在犯人很可能就在这栋大楼里,或许是这个女孩,或许是别的客人,亦或者是偷偷躲在某个角落的无差别攻击狂,不管是为了防止袭击人的刀子被销毁,还是为了防止有人再次被袭击,最好都不要单独行动。

毛利兰经历过不少案件,很快想通了关键,一脸认真地点头答应,“好的!”

女孩左手放到挎包上,有些紧张地握紧了挎包皮带,没看池非迟,仰头对白鸟任三郎道,“还有,我原本跟朋友约好了在这里碰面,她们应该快到了,我想打电话跟她们说一声……”

“没问题,”白鸟任三郎口吻温和地答应下来,又补充道,“不过还请不要往外泄露案件情况。”

“我不会的,”女孩尽量让神色从容一些,但还是掩饰不到位,脸上显出些许僵硬,“有那位小姐跟着,你们也不用担心我随便乱说。”

毛利小五郎笑眯眯凑上前,“放心,我毛利小五郎也会保护你的!”

毛利兰见女孩的脸色僵得明显,上前一步挡在毛利小五郎身前,目光渐渐危险,“爸爸,这有你什么事啊?”

毛利小五郎感觉有被自家女儿目光威胁,汗了汗,“我这是不是想着多一个人能安全一点吗……”

“哼,”毛利兰不满轻哼一声,转头对女孩道,“我会空手道,陪你去的话,要是遇到坏人或者那个犯人,可以保护你一下。”

女孩心里对毛利兰多出不少好感,神情放松了些,笑着对毛利兰点了点头,“谢谢。”

池非迟后退让开路,敛住眼底的深思,目送毛利兰和女孩往洗手间去。

前世有人例举过剧情里出现过的漂亮女孩,其中就有这个女孩,介绍很简单,只有‘小偷’两个字,连名字都没有出现。

看到这个女孩,他才确定这是柯南原有的剧情,也想起了这一段剧情的来龙去脉。

女孩形迹可疑,却不是刺伤西山幸男的犯人,而是目击者,案发时正在化妆品店偷口红,从化妆品店的玻璃后看到了犯人,之前不跑,是担心落单被犯人报复,刚才突然做出‘跑’的举动,大概是因为到了楼下、觉得跑出大楼就安全了,又因为他和白马探在,导致剧情获取线索的进度往前推了一些,让警方决定检查客人们的随身物品,女孩担心自己偷盗的口红被发现,所以才急着逃跑。

当然,应该还有一个原因——女孩之前打电话求助过,她的同伴快到了,可以不用担心犯人的报复,所以才想尽快逃离这里。

前世他看过的剧情里,女孩没有同伴,但刚才女孩说‘同伴快到了’可不是开玩笑,她口中的同伴恐怕就是寒蝶会的人。

每次浦生彩香一见到他,什么都会跟他说,从寒蝶会说到学校,又从学校说到寒蝶会,他记得上次浦生彩香跟他提到过,自己从‘斯利佛瓦’那里抢到了‘黑蝴蝶’的标识。

寒蝶会的标识是蝴蝶,各种各样的蝴蝶饰品、蝴蝶纹身,没有统一的样式和颜色,只是人多了,难免有关系好的女孩子会约定使用同款,所以寒蝶会慢慢也就以颜色来区分内部的小团体。

同出组织,鹰取严男和浦生彩香都争过黑色蝴蝶,因为黑色蝴蝶的标识中,蝴蝶的翅膀上有黑色骷髅头,鹰取严男表示很适合他,但浦生彩香坚持标识来自于自己的纹身,而高山乙女果断站在了浦生彩香一方,不疼不痒的一句‘就不用跟小孩子争了吧’,鹰取严男就缴械投降了。

之后鹰取严男很咸鱼地表示自己不选了,高山乙女倒也不想跟鹰取严男闹得太僵,更不想让外界以为寒蝶会内部分裂,所以定了个‘蓝蝴蝶’为核心组的标识,还拉上了鹰取严男——不管内部站队怎么样,进去核心就能以蓝蝴蝶做标识,至于其他边缘成员,只要不是蓝蝴蝶,什么都行。

也就是说,整个寒蝶会内部,蓝色蝴蝶有一定的地位象,不能乱用,而黑色蝴蝶则是浦生彩香那边‘逛吃逛吃不管事’小组的标识。

至于怎么区分是不是寒蝶会的标识,还是只是蝴蝶爱好者,得看蝴蝶饰品或者蝴蝶纹身的细节。

寒蝶会蝴蝶标识的一边、或者两边翅膀都会有骷髅头,一般不会有人模仿,一是部分人觉得跟暴力社团扯上关系不好,再就是寒蝶会也不会让无关的人滥用自己的标识。

现在要是有人去纹身店纹蝴蝶图案,又正好指定翅膀里藏着骷髅头的蝴蝶,大多数店老板都会告诉对方这是暴力社团的标识,提醒对方不是相关人员最好不要用,而除了跟寒蝶会有牵扯的饰品店,其他店也不会出售寒蝶会标识的饰品。

刚才那个女孩挎包上的黑色蝴蝶挂饰是编织物,但还是以刻意的镂空留出了一个‘骷髅头’,仔细一看,那个有着两个大眼洞的骷髅头还是很明显的。

纹身还可能有人误用,但饰品可就不是外面的人能买到的了,尤其是这种靠手艺编织、留出骷髅头的饰品,东京各区内,只有寒蝶会自己经营的店铺里有卖,也只有跟浦生彩香关系好的‘黑蝶组’成员才会随身带着。

换言之,由于他这个穿越者搞事,这个女孩有同伴了,一会儿来的‘同伴’还有五成以上的几率是浦生彩香本人!

这里正好在寒蝶会的地盘上,浦生彩香的住所和学校离这里都不远,附近还有一个寒蝶会事务所,而浦生彩香听说了关系还不错的‘黑蝶组’成员遇到了麻烦,只要能来,绝对不介意跑一趟。

这倒是有些麻烦了。

浦生彩香的嗅觉本来就敏锐,经过组织培养,专注开发了气味辨认,虽然他跟浦生彩香见面时,都会刻意掩盖自己身上容易被判断出身份、住址等信息的气味,但也不能肯定一定不会被浦生彩香发现身份,而且女性的直觉有时候很强烈,特别是对于看重的人。

平时也就算了,浦生彩香要是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事,大不了就是他想办法安排掉,但现在这里柯南在、白马探这个观察力同样敏锐的侦探在、组织感应器雷达哀在、他家那个疑似关注过寒蝶会的老师也在……

不管是浦生彩香隐约察觉他的身份、被侦探们察觉异常,还是雷达哀扫出浦生彩香身上有组织的气息,都是麻烦事。

一旁,白马探也目

做哎爱过程描述小说 不许流出来检查塞东西

送毛利兰和女孩离开,摸着下巴低声道,“她那种反应,可不像是想上厕所啊,更像是想趁机离开……”

“为什么不能进去?!”

大门口,两个穿着灰黑色西服的高壮男人被拦在警戒线后,其中一个不满地跟守在门口的警察交涉。

白马探被男人恼火的声音打断了思路,转头看了过去。

守在门口的警察解释道,“因为发生了恶意伤人事件,正在进行调查,在调查工作结束之前……”

“少啰嗦!”跟警方交涉的男人粗暴地伸手,推了一把说话的警察,“让开!”

警察连忙站稳,坚持拦住人,也有些恼火,“请您不要太过份了!”

“闭嘴!”男人说着,死死盯着拦住眼前自己的警察,压低了嗓门威胁道,“如果我们老师想的话,随便三两下就可以开除你!”

灰原哀双手抱臂站在不远处,语气玩味地低声道,“哦?可以随便开除警察的人啊,看来他口中的老师是个大人物呢。”

白马探有点尴尬,虽然他不是警察体系

做哎爱过程描述小说 不许流出来检查塞东西

的人,但他老爸是警视总监,这份关系是抹不掉的,如果他老爸在职时,下面有什么黑幕,他也会替他老爸感觉愧对民众。

而且非迟哥还在这里,在朋友面前丢脸这种事,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总之,我都一定要进去,”男人没发现某个警视总监家的孩子的‘难以承受’,冷着脸对警察道,“一向都是如此的啊!”

喜欢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