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岳双腿之间 乱小说录目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先生,谢谢你们。”

灵魂避开阳光,在阴影中对夏德微微鞠躬,夏德摇摇头,表示这没什么。

米娅看向那灵魂,但夏德没有注意到猫的举动。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其实我们在教堂曾经见过一面。当时没发现你身上的问题,否则说不定......”

“我已经没有如果了。”

灵魂苦笑着说道,比起夏德在墓园中遇到的,与爱情亲情和跨越半个世纪的爱恨情仇有关的灵魂,弗里曼先生更像是人:

“我知道我不该留在这里,我应该走了。只是,我想请您帮我做一件事。”

他再次鞠躬,夏德想了想:

“你先说你要做什么,我不会随意承诺别人事情。”

“我其实私下里存了一笔私房钱,不知道您是否成婚,成了家的男人都有这种习惯。”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继续解释道:

“那笔钱大概有50镑左右,我已经存了十年。原本打算,背着我太太买些她认为是浪费金镑的东西,比如卡森里克的纯手工黄铜战舰模型,或者值得收藏的纪念邮票......那笔钱藏在我们原本的家里,在阁楼的地板下面有一个空洞......”

大概是藏钱的空洞太小,所以上午夏德与教士检查时才没有发现。

“请您将这笔钱带给我的家人,这对现在的她们很重要......您可以拿走一半,剩下一半给她们就好。”

他对夏德露出不自然的笑意,显然是担心夏德独吞。但他也没有其他办法,毕竟他只是个灵魂。

“既然是这样,向【黎明先生】保证,我只拿来回的马车费用和1镑的委托费,虽然我不是有钱人,但这种钱我是不会赚的。”

夏德轻声说道,灵魂的表情微微一怔,然后第三次对着夏德鞠躬,随后在夏德某次眨眼时,消失在了阴影中。

他继续走下去了,去了应该去的地方。

夏德从汉格顿花园街拿着钱回来的时候,弗里曼太太一行人还没有回家。于是他便擅自打开了别人家的房门,来到二楼,将乘坐马车的费用以及1镑扣除后,将剩下的零钱放到了被打开的搬家用的木箱子里。

当然,油画还在画夹里面没有被触碰,因此遗物的特性没有生效。

为了防止弗里曼太太看不到这笔钱,夏德还很贴心的将钞票放在了杂物的最上面,用孩子们的布玩具压住一侧。

但大概是因为那只看起来做工精良的布玩具也是猫的形象,这让被夏德抱着的米娅大大为不满。如果不是被夏德拦住,它甚至想要冲进木箱里面,和那只“猫”决一死战。

米娅虽然胆小,但一旦遇到被它认为不是对手的家伙,这只猫会表现出极大的勇气和力量。这也是小米娅能够给宠物商店的店主,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

“今天你表现的不错,晚饭我们去吃些好东西。”

夏德抱着橘猫开心的说道,他很喜欢做好事给自己带来的自我满足感。

从弗里曼家暂居的公寓步行前往施耐德医生的诊所,这时弗里曼太太刚好要带着两个孩子回家。

施耐德医生已经回到了诊所里,浪费了些时间模糊一家人的记忆,因此她们才会在诊所门口与夏德遇到。

记忆已经模糊,但弗里曼太太对夏德的印象没有那么快完全衰退。与他照面时,中年女人再次感谢了夏德,随后才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夏德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远处,想着神秘与普通人的关系,这才摇着头转身进入了诊所。

医生和教士在二楼的书房等待着他,夏德进门的时候,施耐德医生正在听奥古斯教士讲述他们今天做的事情。

“很不错

挺岳双腿之间 乱小说录目

,夏德,这才是遗物的标准收容流程。发现问题,进行调查,遇到危险,解决困难,收容遗物。这次你跟着奥古斯教士行动,可是比跟着我或者露薏莎,收获的都要多。”

医生夸奖道,老教士笑着眯着眼,很谦虚的说,今天的功劳都属于夏德。

夏德心情不错,也坐了下来,然后向医生展示了那副油画。不出所料,油画中出现了新的房子模型,正是这间诊所的样子。

但因为没人触碰它,所以油画可以被带出诊所。在进入下一栋房子时,桌子上的模型又会变成新的样子。

“根据你们的描述,我认为这件遗物是【文书级】(4级)的可能性大一些。”

蓝眼睛的医生仔细思索后,谨慎的做出了判断,并说明理由:

“你们在最初遇到它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它可以实现将木头变成真实存在的物品的功能。比起在房子里追杀你们的绷带木偶,木头与实物的转变,以及毫无代价的生成复杂建筑物的内部模型,这才是这件遗物最有价值的特性。”

“但目前我们还不知道,除了夏德用奇术制造的原本就是真实物品的木偶,其他情况下到底怎样才能制造可以被这幅画接纳的木偶。”

奥古斯教士指出:

“所以,我依然认为这件物品是【诗人级】的可能性大一些。”

当然,遗物的最终评级,还要看学院的记录。如果没有记录,则要和其他学院以及教会的资料进行比对,如果依然没有记录,那么要经过漫长的测试,才能得到结论。

遗物的收容报告不是一下就能写完的,但遗物可以直接提交给学院,没人想把这种东西留在自己家里。

当然,提交遗物不能直接用【诗人科恩的手稿】纸页传送过去,学院那边为了防止函授学生传送来奇怪的东西,纸页通常都在安全隔间单独存放。

医生首先送了一张纸条,说明小组要提交遗物。在收到学院的回复后,由夏德简单的描述了遗物的外表和基本特性,然后再将消息送给学院。

这一次等了足足半小时,对面才传来消息允许遗物的传递。这半个小时被学院用来查找资料,以及搭建合适的收容措施,谁也不知道函授学生们到底要送来什么。

油画被夏德卷成筒立在医生手中的诗稿纸页上,消失后不久,一张收据从诗稿纸页中出现,代表圣拜伦斯接收了学生送来的遗物。

又过了十分钟,一张印着圣拜伦斯校徽的文件纸才被送来。

这是正式的遗物接收函,上方写明了时间地点,以及提交遗物的学生姓名,和当天坐班的学生管理处以及图书馆学院的教授姓名。

中间则写明了遗物的具体信息,这代表着这件遗物在资料中找到了对应信息,是曾经被记录过的已知遗物。

施耐德医生的看法正确,这是一件文书级(四级)的遗物。

【疯子肖恩的油画之家】,第四纪元被不知名的画家创造出的作品,在第五纪元就被详实的记录过。

遗物的具体特性,夏德与奥古斯教士在今天的冒险中差不多也试探出来了。他们唯一不知道的是到底怎样的木偶才能进入油画里,这一点学院的资料中给出了解答。

“用全部的热情和心制造的木偶,赋予独一无二的灵感与创造力。对普通人来说,会消耗极大的精神力量,甚至有可能造成精神失常,对环术士来说,除了高超的艺术水平,还需要灵与巨大的热情和专注。

活人将制造出的自身模样的木偶送进油画,可以替代油画中自身的木偶,并增强木偶的智力以及移动速度。如果被遗物影响的活人死亡,则进入油画的木偶,可以成为他的灵魂载体,在木偶被破坏前,灵魂不会被油画的吸收。”

夏德念出了那些文字,施耐德医生端着酒杯啧了一下嘴,出诊回来以后,他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所以中年人才能悠闲的在这里喝着“下班酒”和两人聊天:

“如果有人真的雕刻出了那样的木偶,但还是不幸死去,但死后雕刻的木偶进入了画面,并且油画在之后便再也没有被其他人碰过。这不就代表着,那个倒霉的家伙,要在油画中和你们说的绷带杀人木偶,周旋几百年,直至被抓到或者自己放弃。”

“是这样的。”

夏德点点头,继续阅读着学院的文件。

“夏德,除了像我们这样,通过在油画中毁坏房屋,还有没有其他方式收容这件遗物?”

教士颇感兴趣的提问道,夏德用的办法大部分人绝对无法重复。

“的确有,我们用的方法是极少数的情况。学院记载的正确做法,是找到更多精通木匠手艺的人,让他们一起将自己雕刻的木偶送进油画中,然后让那些木偶战胜绷带木偶,这样一来,所有被牵连进去的人就都能获得自由。”

夏德停顿了一下翻页:

“这种方法,不会出现绷带怪人跑到现实世界的情况,因为它在画里面就被消灭了。而我们这种做法虽然简单,却必须面对最后的袭击。”

“那么收容方式呢?如果这东西失控了会怎样?”

“收容方式很简单,普通方式存放不被人接触就好。这件物品的失控,只会发生在油画特性起作用期间。如果有人试图,用画笔在油画上增添内容,那么绷带怪人将会抓着那支笔,从画中走出来。”

夏德说道,奥古斯教士露出庆幸的表情:

“好在我们没有想到这种办法,真是感谢弗里曼先生,他给我们指出了方向。”

“跑出来?就像你和奥古斯教士遭遇的那样

挺岳双腿之间 乱小说录目

?”

医生笑着问道:

“对方不是很弱吗?”

探头看着夏德手中文件的教士摇摇头:

“学院说我们遇到的是不完整的绷带怪人,因为我们已经收容了它。完整的绷带怪人,是携带着低语要素,至少要11环以上的环术士,才能对付的极其强大的邪物。”

三人同时露出了惊叹的表情。

“还好我没去,否则我很大概率会提出用画笔改变油画。”

医生还小声说道。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