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公车小说林蔓蔓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大古,如果...这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类是否会因此轻易灭亡呢......”

“这样的事......”

“怎么说呢,正因为发生了那些怪事世界才会被搞得乱七八糟。我是真想改变这一切啊......”

“嗯。一想到做什么都是徒劳,我就......”

在那个晚上,在那位长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躺在下铺的大古对此是坚决否认的,可是那句“人类是绝对不会毁灭的”根本就无法开口。

因为其实自己...并没有任何依据,也无法确信人类是否会灭亡。

大古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一只触手紧紧的缠住,明明那只黑山羊幼崽并没有对他发动攻击,但这血腥的停尸间压的他快呼吸不上来。这幅重伤的躯体正变得越发沉重,他想要站起来,身体却像定住了、卡住了、僵住了。

不知道是现实,还是仿佛这是一场鬼压床的噩梦。想起了第一次参加GUTS考核时,最后一次和岩崎恭文兄长的谈话,那时候自己没有任何证据,但如今亲眼目睹了这样的绝望后,他开始有些怀疑。

这个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后,即使是迪迦奥特曼做什么也都是徒劳。人类......人类在那些伟大存在面前根本没有意义,随时都会毁灭。

大古的神经愈发的崩裂,鲜血已经沾满了他每一寸肌肤。不知道是肌肉还是神经,似乎剥离了与大脑之间的联系,似乎有一股冰冷的声音从中想起,试图侵占着每一个念头。

“死亡,在你这里有何意义?”

“即使你身为GUTS队员、身为迪迦奥特曼,但你从未目睹过鲜血淋淋的死亡。”

“死亡的可怕,并不在于躯体的痛苦,有比痛苦更可怕的事情,那就是腐朽。”

“这个世界的一个缺陷,就是太幼稚了。它就像一个孩子一样需要时间,需要时间去成长,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中,你会发现很多,从而得到改变......但是直到最后,已经没有时间让你思考、让你改变。”

“你口口声声说人类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但是需要多久呢?有那样的时间吗?”

“迪迦奥特曼...不,真角大古,你很幼稚,你还拥有一种近乎妄想的期愿。这个文明也很幼稚,幼稚到不会有成熟的那天,只会腐朽。”

“那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在诡秘的万古中即便是死亡也会消逝......”

“唯一不会腐朽的,只有那伟大存在......”

大古有些撑不住了,先是一股纯粹的痛苦炸起,脑鸣如同骨头的崩裂声响。他分不清这是从哪发出的声音,还是自己脑中闪过的想法,又或者是什么其他什么东西。

那个声音...那个不可名称、那个在自己耳边或者心口喃喃低语,仿佛最深处混沌邪恶的亵神之音.....如果没有猜错,那就是叶凡所说的奈亚拉托提普,那个蠕行的混沌......

它在夺取自己的意识,它想让自己陷入疯狂,它......

“夺取你的意识?你觉得自己的意志,对我有那么重要吗?”

耳边又响起混乱邪恶的喃喃低语,大古的脑袋有一瞬间变的无比清醒。周围的环境越发的破败,双眼也开始变的模糊,只有那句话。

“为什么你觉得自己拥有的就是意识?想要真正认识这个世界,就需要聆听和思考,哪怕你觉得荒谬至极。”

瞬间,大古感觉自己眼前的一切破碎了......他仿佛行走在一片黑暗中,四周都是诡异的寂静,以及让人绝望的恐惧。

他从未感觉有这么绝望,好像没有终点一样,一直都在原地踏步,一直都无法走出黑暗,最终只能在黑暗中消亡......

“你想拥有怎样的意志,成为一个什么人?无所谓,因为你根本没有精神去思考,你也无法实现你拥有的意志,因为你周围的时代与世界已经完全改变,那只不过地球文明一个不起眼的轮回。”

“幼稚!我说你很幼稚,幼稚!真角大古,你太幼稚了!你根本配不上迪迦奥特曼这个身份,凭你那幼稚的祈愿能做到什么?能改变这个幼稚的世界吗?”

骤然之间,这股话语戛然而止。

“嘭!”

大古身处的黑暗轰然破碎,接着光辉渗透进来,转化为一片动荡的白色乱波。明亮的光线像尖锐的银针,瞬间刺穿了他意识中的冰冷,照亮了一切。

然而,大古在这光辉中却一直在下沉,仿佛跌入进由光组成的海水中,四周只有下坠产生的破风声和明亮的光辉,但明明是光,却让大古产生了一种窒息感。

这时,大古看见了...他在一片光辉中看到,有一张脸从光辉中缓缓浮现。那张脸充满着茫然、无力、绝望......

那就是自己的脸!

“真角大古!你无法战胜你自己,你没有丝毫的乐趣可言。”

“我是真角大古,我就是你!”

“你过于普通,你幼稚!”

这一瞬间,大古竭尽全力的向上挣扎着,逃离那片光辉、也逃离黑暗!逃离一切!

他害怕了,他迄今为止积攒的希望、憧憬、信念,就像他那脆弱的理智一般轰然破碎。从这一刻起,光辉与希望什么的,就像那位小女孩病态的世界观一样变为了另一个样子,他再也不敢抬头望向温暖的光辉。

迪迦奥特曼、光的继承者、真角大古,承认自己过于幼稚。他自始至终都没有了解到这个世界,也将自己的世界观强加在别人身上,但是在别人眼中,那又是怎样的世界?

就像藤木沙耶在黑山羊幼崽那里得到救赎、抓住了光。可是按正常人所想,那就是病、那就是恶!可是......

大古没有办法下手,也不忍心摧毁一个小女孩美好的愿望。他过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公车小说林蔓蔓

于简单的划分善与恶、他过于普通、太幼稚,根本无法去解决那样的弱点。

那些幼稚、傲慢、纵欲、冲动、愤怒、马虎、无知......

自己要怎么做?究竟要怎么做?

有没有人来告诉我!

黑暗血腥的停尸间内,面前是与藤木沙耶合为一体的黑山羊幼崽。因肋骨断裂,躺在鲜血淋漓的地面的真角大古,不断发出崩溃的、疯狂的、歇斯底里又似哀求一般的惨叫。

大古的理智已经崩溃了,他完全失去了光的意义,就像藤木沙耶所认为的病态光辉,迪迦奥特曼的光在他人眼中,可能也是像黑山羊幼崽那样带来痛苦与差异的丑陋怪物。

即使是光的继承者,面对这个残酷且病态的世界也无能为力.......

真角大古没有意义、过于普通、过于幼稚。

就算是蠕行的混沌,对他这样的存在也毫无兴趣可言,他的末路......

只有死亡!

突然间,那只与藤木沙耶融为一体的黑山羊幼崽伸出满是怪口眼睛的触手向大古两人袭来!

本来还关心大古的板桥奈子,突然听见了猛烈的破风声响,转眼就看见见那巨大如蟒蛇的触手,带着浓烈至极的恶臭,仿佛一只异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公车小说林蔓蔓

形猛兽一般要将自己吞噬。

大古仍处于理智崩溃的谵妄,板桥奈子也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死亡的来临......

“嘭!”

痛苦的感觉并没有来,板桥奈子又听见了一道破风声,随后就是黑山羊幼崽痛苦的疯狂吼叫。她睁开眼睛,望见面前的地板蠕动着一段黑黢黢的触手,恶心的黑色粘液从它表面的眼睛、口器中流出,将那块地面腐蚀出一道道狰狞的血色纹路。

那只黑山羊幼崽痛苦的挣扎着,全身的触手仿佛受惊的猛兽疯狂蠕动着,不断拍打在墙壁和天花板上,储尸柜里的尸体也被拍成了碎肉,整个停尸间已是一片狼藉。

板桥奈子看见黑山羊幼崽的身后站着四个人,他们都穿着一身特殊的连体式制服,手中的手枪直直对着黑山羊幼崽,丝毫没有松懈的保持着射击姿势。

那些人,就是GUTS的队员!

“大古!”

板桥奈子见其中一个人的视线投向大古这边,那是个女队员。其中还有一个高大的瘦子和一个胖子的眼光投向了自己。

“快,先救人!”

领头的那个GUTS队员招呼了一身,随后继续保持着警戒姿势。那个女队员收起枪越过了黑山羊幼崽,跑向了大古那边。而剩下两个男队员好像开始了争执,板桥奈子听到了什么“我去救,因为我长的帅”之类的话。

在这巨大的动静中,大古的意识似乎回来了一部分,他看见丽娜在自己的身边,又看见崛井和新城大眼瞪小眼的护送板桥奈子离开停尸间,又看见......宗方指挥不断对黑山羊幼崽射击!

“不要...不要!住手!!!”

品红色的激光子弹不断轰击在黑山羊幼崽枯槁的身体上,触手被打断,喷撒出恶心的黑色粘液,就像断裂的蚯蚓般挣扎蠕动。转眼间那些触手再生、被打断、再生、被打断,而黑山羊幼崽则发出如婴儿般痛苦至极的喊叫。

那是两个生命...一个未出生的悲哀生命,与得到救赎的扭曲生命。他们没有什么错,大古不忍心看到那样可怜的生命痛苦,即使动不了他仍然用吼叫制止宗方指挥射击!

宗方指挥从未见过大古这样,反正那怪物也打不死,他所幸停止射击,连忙与丽娜扶起大古跑出了医院负一楼。

来到医院大厅,这里已经毫无生命可言,到处都是断臂残体,红色血液随意泼洒在恶心的血肉墙壁上,就像一朵朵血腥的污秽之花。

外面是横行的黑山羊幼崽,还有已经化为血肉地狱的世界!不可名状的巨大肉块覆盖在天空之上,混乱嘶哑的惨叫不断从深处传来,这让大古已经断裂的神经更加刺痛了。

宗方指挥问大古发生了什么事,大古也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们。碰上了打捞公司的职员、与板桥奈子相遇、黑山羊的石板、叶一凡独自冒险、世界异变、孕妇牺牲、人性的丑恶、黑山羊的眼泪......

听完这些后,GUTS四人的心头也蒙上了一层阴影,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个世界、难不成真的只有重生吗?

大古看到医院大厅停放着被血肉覆盖的德拉姆巡逻车,不过那覆盖的血肉已经断裂,一直在滴着鲜血,远远望去就像是车子流血一样。应该是德拉姆巡逻车冒着那诡异的血雨前行,即使被腐蚀也一直在行驶,所以那血肉被搅断,最后撞破医院大门停在了这里。

从宗方指挥口中得知,他们一早就检测到那山脉中的异常现象,就驾驶德拉姆巡逻车赶过去。但还没到,天空就浮现了巨大的黑色肉团,那滴下的黑色粘液将一切腐蚀,所以GUTS迫不得已进行避难,没想到避难的医院就是大古的所在地。

“一切的一切来源于那块石板,如果将那块石板摧毁,是不是就能结束这场噩梦?”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丽娜望着众人说。

然而崛井叹了口气,望着外面血雨淋漓的场景说:“问题是这场雨......如果一旦粘在人身上就会被腐蚀,而且德拉姆已经发动不起来了。只要这场雨在下,我们就无能为力,即使是迪迦奥特曼也......”

“真可恶啊!”

新城一拳打在了被血管覆盖的石柱上,霎时一团血液爆散开来,但仍未消散新城心中的怒火。他想解决这样的灾难,可残酷的现实让他根本无能为力。

就在众人苦恼于这样的现状时,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其实这样,没有什么不好的......”

几人抬头望向声音来源于,发现说话的人居然是大古?!这让最了解他的新城错愕的说:“大古,你在说什么啊?”

“就是啊,你在说什么啊?”

不仅崛井在说,丽娜也在说:“大古,你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你究竟怎么了?”

“我......”

大古也有些怀疑,可之前发生的种种悲剧,还是迫使他悲观的说:“这个世界根本没救了,就算我们能拯救这样的灾难,可是差异、痛苦......那样的悲剧依旧会发生,我们根本无能为力!所以与其做没有意义的事,让这个世界重生不是更好吗?最起码那样的悲剧.....”

“啪!”

话还没说完,一记响亮的巴掌就拍在了大古脸上。火辣辣的痛楚让大古有那么一丝清醒,他转眼望去,看见宗方指挥正颤抖的举着手,可眼中满是愤怒的光辉。

其他几个人都看呆了,只有宗方指挥握着拳头说:“大古...虽然你不是GUTS的队员了,可把你当家人的我无法忍受你这样的脆弱!”

宗方指挥嘶吼着,这也让大古崩溃的内心荡起一丝涟漪。

的确,宗方指挥虽然严厉,但他却又一种独特的温柔。他把每一位队员都当做家人看待,这点大古也是清楚的......那么自己呢?自己是怎么看待他们的?

“这个世界可能的确不完美,但是啊大古...还有我这个喜欢这个世界的傻瓜,喜欢着你们这群家人的傻瓜。”

宗方指挥说这,不同于往日的严厉,他的语气出奇的温柔,甚至脸上也是从未有过的微笑。

大古看见了这个副队长脸上的神情,昔日里与大家一次次欢笑的场景涌向心头。

听到宗方指挥的话语,崛井也笑着说:“那我也是这样的傻瓜。我还想做做研究、还想做着美好的幻想,还想开发出迷人药拿诺贝尔奖。”

“我也是这样的傻瓜啊......”新城微微一笑,望向大古说。“我想发现一颗从未观察到的星星,还想飞出地球看看浩瀚的宇宙。就算这个世界毁灭了,我也不用为了修飞机发愁,但是总感觉那样的世界少了些什么。”

“我...我也是!”

丽娜握紧了拳头,望向大古说:“我...我想要飞的更高!大古,我还想......”

“这个世界不完美、有缺陷,那又怎么样?这个世界之所以是这个世界,正是因为有缺陷、不公、差异、痛苦,但同样有微笑、有幸福在!因为有着人性,才是这个世界!我想要这样的世界,所以我不会让它消失!”

“只要这个世界有一天还有像我们这的傻瓜,那它还有的救!”

大古愣了愣,嘴角浮现出一丝温暖的弧度:“怎么,你们不早点说啊。”

那边宗方指挥、丽娜他们笑着,大古他也微笑着,落下眼泪......

他又想起那天与岩崎恭文兄长的谈话,在那阳光的早晨,在他离开TPC的那天,自己挺起胸膛,无比自信的话语。

“虽然人类的结局最后并不取决于我,但是我会全力以赴的!我也希望尽可能的多见证这一切!”

“我还年轻,可能的确很幼稚。”大古沉沉的说着,不仅说给自己也说给那道黑暗的喃喃低语。“我这个人比较笨,你们说的那些我真的不是很理解,甚至听不懂你们要表达什么。”

“但是我知道一些人,他们也在坚持自己的幸福,所以我......就算真的不明白,但是我想要坚持下来,看看这个世界!”

大古的话语沉重的如同一块坚尸,说的越多,心头的力量越加迸发,从颤抖开始变的平稳。他回忆起曾经的种种,自己在光之漩涡中领悟的话语,属于人类的光...涌现心头!

可能自己真的幼稚,但是仔细想想......为什么那些黑暗...那些家伙就一定是对的呢?

人人都畏惧死亡,也可能讨厌这个世界,对光明与死亡的理解不一样。就算是病态的世界观,想要拯救这个病态的世界,但非得以你们那种方式吗?

豁然间一道光辉投射了下来,整个黑暗的城市也涌现出了光辉。那些覆盖住建筑的血肉开始枯萎,血色的雨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巨大的血肉丛林在渐渐远离天空,黑山羊幼崽不再从地面探出。这个血肉地狱,仿佛回应大古的觉悟般,开始有了光。

大古握紧了拳头,他明白了...自己作为光的继承者的义务,作为人的责任。

这一刻,大古也在自己的心中怒吼,彻底与那不可名状的黑暗断绝。

“我为什么要听一个没有人性的黑暗东西,告诉我什么是真理啊!!!”

喜欢迪迦奥特曼之战记重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