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清晨小说 乱翁系列小说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自张怀玉按照发誓手册念了数万字,再加上凭空一声惊雷。

许仙便决定主动和玉总拉近关系。

没办法,

对于这种十分大气的有钱人,许书生还是很喜欢和他们做朋友的。

虽说两者刚才发生了一丢丢的误会。

可误会解决了,大家不就还是朋友嘛?

聊着聊着,

张怀玉也懒得跟这个相处五年之久的老友斤斤计较,他再次拿出诸多天材地宝,请客干饭。

他见到许仙毫不客气,完全就是一位超级干饭人,其心里多少就生出身为土豪的自信。

玉总为何喜欢和他许汉文交朋友?

因为许仙不作假啊!

他可是龙虎山小天师,往日里交谈的朋友,那叫一个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一个个都是各宗门的圣子、圣女。

而就算同为圣子、圣女,可他们身后的宗门底蕴,也远远比不上龙虎山。

但哪怕这样,他们也要装模作样,说着不吃不吃,伸筷子的速度却还贼快。

哪像许仙啊。

他不仅上赶着来蹭吃蹭喝,还要带包打走。

这叫啥?

这才叫瞧得起自己的朋友。

“此番闭关又是三个月,当真要错过不少大事,简直难受。”张怀玉喝着小酒,叹着气。

许仙将嘴里的食物咽下,诧异的问道:“什么大事?”

“这你都不知道?”

“三大道门,也就是龙虎山、纯阳宗、紫霄派,将于不久以后,进行道子选拔战。

其目的就是为了效仿上古年间道教十二金仙,从而选出十二位道子。

甚至除了三大道门以外,其余凡是我道教之人,也都可以进行参赛。”小天师嘴上说着,语气中却还是带着一丢丢的不可置信。

更关键的就是,他作为龙虎山小天师,竟然不是龙虎山的出战代表,反倒有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将要替自己出战。

一想到这里,玉总的心那是哇凉哇凉的。

他多少都有些怀疑,他老爹是不是已经重新练小号了?

他更怀疑老爹让自己闭关三个月,是不是就是打算推出那位道子,让其代替自己这位小天师。

许仙愣了愣,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三大道门要效仿上古年间的……阐教十二金仙?

还要选出十二位道子?

张怀玉被强迫闭关,都不算龙虎山的代表人物?

一时之间,

许书生心中的念头不断升起,他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问道:“玉总……”

“嗯……”张怀玉叹着气,喝着酒,心中无限悲凉。

“话说你们三大道门,曾经搞过这种十二道子的事情吗?”许仙小心翼翼的问道。

“自从封神以后,这种搞法还是第一次,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弄,我都被强制闭关了,消息也没那么灵通。”

许仙咽了咽口水,又问道:“那你可知三大道门,都会派出那些代表出战吗?”

“这我哪知道呀,可传闻紫霄派的天雷子,他都算不上一号种子选手,其中纯阳宗的吕洞宾,似乎还不怎么太想参加此事,不过根据内部消息,纯阳宗的掌教并未逼迫他参加,因为纯阳宗还有其他人上场。

总的来说,此番的十二道子之称。

多少有些内定的嫌疑。

搞不好就是三大道门暗中培养的一些究极天骄。”张怀玉神神秘秘的说道。

对此,他真的很有发言权。

毕竟三大道门、三大佛门,都是凡间界的顶流宗门。

他们各自拥有一些超大号洞天,这些洞天加起来的面积,那都不知道有多大了。

其内不仅种植着各种天材地宝,还活着某些压箱底的老不死,以应对可能发生的灭门之战。

若是在这些洞天内培养出一些不出世的天骄,那当真太可能了。

但是,

效仿上古道门十二金仙,还要搞出来的十二道子?

许仙忍不住摸了摸下巴。

众所周知,

当今的三大道门,其统称其实就是阐教。

可自从封神之战过后,截教尽数上天庭当官。

而人教则由于传承过少的问题,导致凡间界的人教,几乎可有可无。

当然,不是没有。

因为凡间界就有一个久不出世的道观,还用着一代传一代的方式,传承至今。

传闻,只要那个道观的传人出世,那就必为当世无敌。

还是无可争议的那种。

但那座神秘道观的最近一次出现,也都是一千年前的事情了。

这就导致人教、截教的名声根本不显。

或者说,在阐教的强力影响下,道教就是道门,根本就没有三教的说法。

从这点也能看出,阐教在凡间界的影响,那是相当的大。

曾几何时,许仙认为龙虎山靠拢朝廷,似乎在表明阐教不想搞事情,哪怕杨戬、哪吒等人的出现,也是出于上了封神榜的问题。

但现在的问题显然不对劲啊。

“十二道子……十二道子……”

“难不成是阐教十二金仙转世了?”许仙咽了咽口水。

若真是如此,那凡间界可了不得了。

因为这些都是顶级大牛。

简直就是小母牛坐火箭,牛逼上天了啊!

虽说十二金仙有某些人去了西方,可阐教依旧剩余不少金仙。

此番选择十二位道子,莫非就是想重振上古十二金仙的威名?

嗯,以老带新。

转世老金仙带新道子?

“为什么,阐教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由于截教?”许仙眯了眯眼睛。

不是很有可能,是太有可能了。

因为仙凡隔绝。

让截教处于天庭的神仙们,必会纷纷选择脱离封神榜,转世重生,借此从头再来。

在保证前世记忆的情况下,再加上有圣人亲手将其送入轮回,跟脚就算稍差一些,可转世重修的好处,就会让这些人今世的潜力不会太差,只能更好。

再加上大老爷、二老爷也不曾阻止祖师爷的手段。

那数百名截教仙处于凡间,那岂不是想干嘛就干嘛,完全就是为所欲为啊。

又或者说。

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

二老爷兴许想要破,但大老爷不同意?

嗯,女娲娘娘作为一条咸鱼,她可以被选择性的无视……

于是,

这便导致诛仙剑阵依旧破不了,才让十二金仙不得不转世重修,以面对当今的截教仙?

虽说十二金仙看似人少,远远比不得当今在朝廷内的截教仙。

可三大道门的底蕴过于雄厚,甚至就不是大梁王朝能媲美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西方也不可能仅有笑爷重生搞事了,可能还会有更多更狠的存在。”

许仙一想到这里,整个人都变得头大起来。

因为若是按照这种情况来推演,

这局面搞不好又要变成封神之战的情况了。

………………

许仙自从得到这则消息以后,便有些恍惚的离开了张府,奔着青山小道观赶去。

而在路过河西村的时候,他也瞧见了已经回家的王小虎。

许书生稍稍松了一口气,暗道杨戬搞事还算靠谱,他就没有过多理会,很快就来到了那座破道观内。

相隔甚远。

他瞧着师父和大师兄正坐在树底下,抬头望天,目光灼灼。

许仙用着天眼仔细瞄了眼天空,没瞧出什么东西,他就走到两者附近同样仰头望天,想看出点结果出来。

就酱,

太阳西落,天空渐黑,月亮升起。

而李白也总算挺不住了,他揉了揉脖子,有些疑惑的问道:“师父,你搁着瞧啥呢?”

“我跟着你看了一下午,除了一些鸟儿飞过以外,就没看到什么东西,更没有路过的仙子啊。”

“啊?为师最近低头看书看多了,想多抬会头,你俩有病吧,这也要学为我?”许宣平诧异的瞥了眼两人,便拍拍屁股走向一旁。

顿时,

许仙和李白对视一眼,逐渐面无表情起来。

可没等两个徒弟在那抱怨。

许宣平却强忍住笑意,又瞥了眼小徒弟,挑眉问道:“你这小王八蛋,无事不登三宝殿,从南疆回来那么多天也不知道来看看为师。

咋了,你这是被榨干了,想要找为师求药啊?”

许仙抽了抽嘴角,严肃道:“师父,您年纪大了,徒儿是生怕多瞧您一眼,从此就会少见您一面,这才晚些天过来。”

“滚滚滚。”许宣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嘿嘿,我这不是有要紧事,想要问问师父父嘛~”

“恶心心,放。”许宣平嫌弃的瞥了他一眼。

许仙倒不曾有什么隐瞒,当即就把从玉总口中得知的消息,外加他的诸多推测说了出来。

此言一出,

许宣平猛的站起身来,将藏于祖师爷雕像下的行礼取出,转头就要扛着行礼跑路。

师兄弟二人连忙将其死死拦住,又指了指祖师爷的雕像。

瞬间,

许宣平心中一惊,差点就忘记这茬了,祖师爷还瞧着呐。

于是乎,

他颇为尴尬的轻咳一声,再将行礼放入祖师爷雕像的暗格中以后,他这才抚了抚胡须,轻声道:“你们要理解,为师作为截教头号余孽,心中对于阐教的忌惮,肯定要比你们更明显。

而刚才为师也不是要跑路,纯粹想试探一下你们对咱截教的忠诚性,是会会跟着为师一起跑路,还是拦住为师呢?

嗯,你们懂吧?”

“懂!”X2

“善。”许宣平点点头,刚想盘膝而坐。

突然。

老道人面色微变,便猛地抬头看向了祖师爷的雕像。

足足过了许久。

他表情严肃的对着祖师爷施了一礼。

许仙和李白稍稍对视,便知道祖师爷给师父传话了。

搞不好就是在教训他。

一时之间,两者忍不住窃喜起来。

可下一秒。

伴随着许宣平的一句话。

师兄弟二人的笑容逐渐消失,并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许宣平。

足足过了许久,

许仙才牙齿打颤的问道:“不是……师父,我没听清,你敢不敢把刚才的话在重复一遍?”

“好,为师就在重复一遍,既然那三大道门选的是十二道子,还凡是我道教之人皆可去。

那你们两个也是道教之人啊。

你们去走上一遭,再混个十二道子身份,最好在压在其余人的头顶上,这岂不是能把阐教的家伙都给气死?”许宣平目光平淡的瞥了眼两人。

对此,

许仙颓丧的坐在地上,抬头望天。

李白则摸了摸下巴,出言道:“师父,当今不比往日,凡间界的天骄也不是上古年代的天骄。

您见过一甲子年龄的天骄吗?”

“啊这……”许宣平打量一番大徒弟,若有所思的说:“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事后清晨小说 乱翁系列小说

毕竟你的年岁真的有些大了。

再加上你一个应死之人,这般出世又特么不会写诗,若是败于某个剑修之手,肯定会引起剑修界的不满。

嗯,那就由你这位顶天立地、无敌于世、英俊帅气的小师弟出马吧。”

“确实,小师弟的本领,我这个当师兄的那叫一个望尘莫及,别说剑道修为了,就算是境界……我稍稍比小师弟高上一层,可为兄还是自愧不如啊。

旁的不说,小师弟一剑就能将我送走一百次。”李白叹了口气,似乎对于自己的弱小颇为伤心。

简直愧对父母、愧对师弟、愧对师父、愧对祖师爷啊。

至于许仙?

他默默的抬头望着天,泪流满面。

他就知道。

这破道观里的两个家伙,肯定又在演自己。

搞得那么煽情,还不是想让我这个工具人替你们出马?

天知道祖师爷到底怎么说的……

兴许就是让他们师徒三人一起出手,现在反而变成了他一个人。

“卑鄙、无耻、下流、龌蹉。”许书生心中暗自嘀咕着。

许宣平则轻咳道:“其实为师有句话还没说完。”

“呵……”许仙撇了撇嘴,还能有什么事,能比当前的事情更糟糕。

“那个,祖师爷说了,他希望你能争一保二,并在成功以后,公布自己为截教余…弟子的身份,去狠狠打他们的脸,并用你的鞋子用力踹他们的屁股。”许宣平说完这句话,他也陷入了沉默。

不仅如此,

李白也懵逼的瞥了眼师父。

好家伙。

这也太狠了吧?

还要公开截教弟子的身份?

这河狸吗?

嗯,很河狸。

因为这当真是祖师爷能想到,也敢做的事情。

打阐教的脸,尤其还是借用许仙的手,去打阐教十二金仙的脸。

啊这,

若是真的成功了。

有一说一。

圣人的面皮似乎都要被拍响了。

他们甚至都能联想到,此事若是成功了,祖师爷必定会在凡间界之外,狠狠的嘲讽二老爷了。

但问题来了。

那十二道子之战,是不是就是为了阐教十二金仙出场,从而做出的场面活?

如果真的是……

事后清晨小说 乱翁系列小说

许仙这波,

大致是要送人头了。

哪怕他拿着青萍剑……

不管怎么说,

砸佛门、道门的场子,确实可以。

前提那是一宗门、一佛寺搞出的小场面。

但这不同啊。

这场面,大的就离谱。

甚至许宣平在说完这些话,他都若有所思起来。

因为他也怀疑凭借自己的本事,到底能不能为许仙撑住场子。

“教主老爷,这次玩的有一丢丢大啊。”许宣平抠了抠脚,琢磨着要不要请一些救兵。

例如,要不要去长安城,找其余的截教仙去帮忙镇场子,防止出现意外?

有必要吗?

真的有必要吗?

嗯,大可不必。

毕竟许仙这么咸…努力!

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若是真的找人帮忙撑场子。

好家伙,

天知道会有多少闲来无事的家伙去看热闹。

搞不好,

直接就特么打起来了啊。

狗脑子都会被打出来的。

喜欢许仙不是剑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