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以后1v1沈倾温明远 奇优电影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金曲奖以一种谁都没有想到的结果落幕。

虽然都已经预感楚阳会在这次的颁奖典礼上大出风头,但谁都没想到这风头出的那么大。

自己拿下了七座奖杯不说,还能将前歌后带飞……

楚阳、宋鞍和姜萱各拎着两座奖杯,楚灵怀里又抱着一座,进货的名头算是坐实了。

他们此行就七个人,除了他们四个外,还有宋鞍的经纪人、吴雪和叶兰。

一行人在会场外面汇合,直接回了酒店。

楚灵还有点不满,“我感觉在作词上能打败《青花瓷》的全世界只有《但愿人长久》了,但偏偏就是让它们碰上了,老哥你思虑不周啊……”

宋鞍也遗憾道:“太可惜了,如果今年能拿五座年度金曲,明年楚阳哥就有资格提名天籁奖了,现在又要多等一年。”

“那明年就先让给别人好了,然后后年是我哥,大后年是姜萱姐,大大后年是宋鞍你,完美!”

“不不不,我还是往后吧,大大后年是你的。”

“唉我还是差点,还是你先吧。”

“你先你先,女士优先……”

两人煞有其事地互相谦让,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说相声,这对话一往外传绝逼得罪完整个华语乐坛的节奏。

姜萱这才有机会第一次正式向楚阳表示祝贺:“恭喜了,七座奖杯。”

“运气,”楚阳道,“没想到主办方那么大方。”

“还是小气了,不然你最少应该再拿三座。”

“有进步哈,学会拍马屁了。”

“必须的,竞争太激烈了……”

这竞争已经不是激烈可以形容了。

如果说之前楚阳之前在别人眼里还只是香馍馍,现在已经是金矿级别。

一堆人向他祝贺,除了歌坛的,还有几位影视或者节目组的导演,再加上晨曦那边有些交情的,电话几乎就没停过。

好在知道他这个号码的人不算很多,总算都应付了过去。

“《斯卡布罗集市》和《胜利》已经报名格莱美了,听环球那边的意思,提名问题不大,但能不能获奖不太好说。”

姜萱无所谓地道:“没事,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呗。”

“我看你是被我姐传染了,越来越咸鱼了。”

“咸鱼的快乐你不懂。”

几人把奖杯摆好,咔嚓咔嚓的就是好几张合照。

叶兰迅速把照片修好,同时通过花果山官微和楚阳个人账号上传。

宋鞍这边动作也不慢,在叶兰发好后自己这边也立刻把照片发了出去。

最热闹的当然是楚阳这边,但谁都没想到,转发最多的竟然是宋鞍的那条。

人家小宋就是直接把七座奖杯都照了进去,然后配文:“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简简单单一条微博引发了大批明星的共鸣,但凡是跟楚阳有点交情的都立即纷纷转发。

“一条微博炸出一堆柠檬精。”

“柠檬精的事先放一边,我就想知道楚阳最近在搞什么鬼?都一个月没有新歌了,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歇!”

“歌不歌的无所谓,我就想知道《隐秘的角落》有没有续集。”

“楚阳太可惜了,《精忠报国》的影视最佳歌曲奖换成年度金曲奖就好了,明年绝对天籁奖无疑。”

“呵!还天籁奖,肚子里那点墨水已经干了吧?以前不是一个月十几首歌吗?现在怎么哑巴了?”

“有完没完,怎么好像整个微博都是金曲奖的消息?有那个时间多去关心一下科学家好不好?”

“搞笑呢?微博号称六亿注册用户,现在讨论金曲奖的才有多少?”

“平均2.3个华夏人就有一个微博用户?牛逼牛逼,rbq,rbq!怪不得我周围的人都在用头条。”

“歪个楼,萧章的粉丝和云千寻的粉丝吵起来了,速去围观!”

“不是都在说楚阳吗?怎么是这两个闹上了?”

“还不是天籁奖的事?”

云千寻也是到家之后才知道自己被萧章的粉丝骂了。

一进微博,最新的评论里全都是在内涵自己的。

“厉害了,一个人拿两座,这是金曲奖还是选

结婚以后1v1沈倾温明远 奇优电影

美大赛啊?”

“一直弄不明白,不懂创作的也能叫音乐人吗?那不是大家都学会抱大腿就行了?”

“光会抱大腿有什么用,你还得叫得好听啊。”

结婚以后1v1沈倾温明远 奇优电影

“怎么叫的?”

“这个就要靠自己想象了。”

“奖又不是她自己发给自己的,你们来这里闹有什么用?有本事继续去怼金曲奖啊!来,超话和官微都在这儿,不用谢【链接】”

“照你们这么说,那么多歌王歌后有多少个不是抱大腿抱来的?”

“不好意思,这里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粉丝坑爹系列第二部?”

“去怼金曲评委才叫坑爹,来这里喊只能说是无能狂吠吧。”

两个都是亿级粉丝的大V,真闹起来立马上热搜的,虽然本尊没有下场,但一边的粉丝憋着火气,一边则正在志得意满的当口,哪受得了这样的阴阳怪气。

云千寻的微博下方立马一阵乌烟瘴气。

双方团队立即下场控评,但还是有点晚了。

云千寻正在房间里打电话跟经纪人商量对策,韩芳就敲了敲门端着碗宵夜走了进来。

“大半夜的,跟谁打电话呢?”

“跟杨露姐商量点工作上的事……谢谢妈,好吃。”

“什么事必须得大半夜商量啊?”

“没什么,我得奖有些人不服气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谁啊?萧章还是江帆?”

“表面上是萧章,但应该方方面面的人都有,您不用管,习惯了。”

“我不管可以,反正我也不懂,不过他也不管?”

“他?谁啊?”

“你说谁?”

“我真的不知道您说的是……额……”

桌上手机响了。

两人同时看过去,“楚阳”两个字晃眼的很。

韩芳抱着肩膀,以目示意,“接啊。”

云千寻硬着头皮接通了电话。

“喂?”

“你微博什么回事?怎么吵起来了?”

“就那样呗,木秀于林嘛,你懂的。”

“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等事情自己冷却吧。”

“我还想拱把火,你却要它冷却?没默契啊!伤心了伤心了。”

云千寻好奇道:“你想怎么拱?”

“发条微博艾特你:天籁三连和金针奖,选一个?”

“疯了吧?”云千寻嘴里骂着,脸上却笑开了花,“我看你是飘了!”

“这怎么是飘呢?我什么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呸!反正不准乱来。”

“行吧,低调,我懂的。”

“微博可以不发,但是…嗯,我比较喜欢三连……”

“……姑娘,你飘了。”

“不是你说的二选一?”

“我开玩笑的。”

“但我当真了。”

喜欢文娱从吐槽大会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