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7723影视大全在线看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第2900章 攻打风元学宫

风懿大致把当初风歌阑在南洲北境和玄剑宗那一战向风山悬讲解了一番。

风山悬听完后,顿时不由陷入一阵沉默之中。

“看来,还是得按照原计划行事,先夺取风元学宫再说!”

风山悬说道。

原本他听说风歌阑回来了,并且还突破到了通玄境,还以为风元皇族有了一个大靠山。

但是现在,听到居然连风歌阑都重创在玄剑宗的手下,风山悬心中顿时又有些慌了。

如今玄剑宗和风元学宫的高端主力都尚且没有回来,风歌阑便已经不是对手,一旦楚剑秋和南宫染雪等人返回,光靠风歌阑一人,能否抵挡得住,还真未可知。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看来,还是先攻下风元学宫。

风元学宫和风元皇宫,是风元皇城护城大阵的两大阵眼。

要想彻底掌控风元皇城的护城大阵,就必须同时掌控风元皇宫和风元学宫的大阵,两者缺一不可。

一旦风元皇城的护城大阵彻底落入他们风元皇族的掌控之中,就再也无惧玄剑宗和风元学宫了。

“走,随我攻占风元学宫!”

风山悬一挥手说道。

说着,他一马当先,率先朝着风元学宫方向飞去。

对于风山悬等人的返回,江霁早就已经察觉了。

还没等风山悬等人真正到来,他便已经启动了风元学宫的护山大阵。

反正师父已经说了,宫主如今赚了上千亿的七品灵石,根本用不着节省,他只需要尽最大的努力,守住风元学宫就行了。

风山悬带领着风飞尘、炎熙、扶柏、承漪和魏通,一起全力攻打着风元学宫,就连周方和吴夏,此时也同样被他们拉了过来。

周方和吴夏,此时心中简直是有苦说不出。

他们在这条道上是越走越黑了,今天一旦跟随风山悬等人攻打风元学宫,他们周家和吴家,就彻底成为玄剑宗和风元学宫的敌人了。

但是在风山悬的逼迫之下,他们又不得不为,谁让他们之前已经作出了选择,对风元皇族进行投诚呢。

只是风元学宫的护山大阵何等强大,即使风山悬带领着一众的半步通玄境强者猛烈攻打,却也难以一时半会攻打得下,甚至反而被江霁调动风元学宫的护山大阵,险些对他们造成重创。

“风懿,把风元皇宫的护山大阵开启了,协助我们一起进攻!”

风山悬喝道。

身在风元皇宫中的风懿听到这话,立即启动了风元皇宫的护山大阵,朝着风元学宫这边轰了过来。

风元皇宫的护山大阵,可丝毫不比风元学宫的弱。

在两大护山大阵的碰撞之下,江霁根本就无暇再去顾及风山悬等人了。

只不过,就在风懿开启风元皇宫的护山大阵后,风元学宫内,骤然间,一片黑压压的身影从天而降。

这些身影,一个个身高千丈,手中持着巨大无比的弓箭。

“列阵!”

梁雁翎带着五十具战阵甲兵,被白衣楚剑秋用天雨洞天的力量挪移过来后,立即下令道。

在梁雁翎的命令下,那些战阵甲兵,立即以迅速无比的速度,列好阵法,取出背后箭壶中的巨大箭矢,弯弓搭箭。

“射!”

梁雁翎又是一声令下。

“嗖嗖嗖!”

五十根巨大无比的箭矢,瞬间激射而出,朝着风山悬等人笼罩过去。

五十根箭矢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强大无比的恐怖箭阵,直接把方圆百万里的空间,都完全封锁住,让他们根本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风山悬等人见到这一幕,脸色骤然剧变。

这一个箭阵带给他们的威胁,委实太过可怕了。

看着这个箭阵朝他们笼罩过来,他们此刻,心中甚至升起了一股死亡的危机。

“给我全力抵挡!”

风山悬大声喝道。

说着,他率先一剑朝天空中那个箭阵劈了过去。

风飞尘、炎熙、扶柏、周方等人,此时也不敢有丝毫怠慢,纷纷全力以赴地朝那个箭阵攻去。

一道道恐怖无比的攻击和那个箭阵撞击在一起,最终,那个箭阵在天空中,直接炸裂成齑粉。

但是风山悬、风飞尘、炎熙、扶柏等人,却一个个全都身受重创,口中鲜血狂喷而出。

他们这么多人的合力,实力虽然不弱,但是充其量,也就和风歌阑差不多而已。

连风歌阑都被神箭军这玄晶神铁金甲箭阵所重创,更何况他们。

“撤!”

风山悬看了一眼风元学宫中的那五十具身高千丈的战阵甲兵,顿时喝道。

怪不得风歌阑会被玄剑宗重创了,玄剑宗这支大军的战力,委实太过惊人了。

看着风山悬等人撤回风元皇宫内,梁雁翎也并没有乘胜追击。

事实上,他们也根本追击不了。

玄晶神铁金甲箭阵,他们神箭军如今每一次只能发动一击。

一击过后,不但他们神箭军所有将士的真元会消耗一空,就连一部分的战阵甲兵,也会因为承受不了恐怖的力量汇聚,而直接崩裂。

如今楚剑秋还并没有炼制出七阶中品的战阵甲兵,所以,如今神箭军所使用的,都还仅仅只是七阶下品的战阵甲兵。

在击退了风山悬等人之后,五十具战阵甲兵忽然身形一闪,又在风元学宫中凭空消失,被白衣楚剑秋通过天雨洞天的力量,挪移回去了。

白衣楚剑秋看了一眼这五十具战阵甲兵中,至少有五具战阵甲兵,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有一具损坏严重的,甚至差不多到了报废的程度。

看来,这炼制七阶中品的战阵甲兵,真是刻不容缓啊!

否则,这些七阶下品的战阵甲兵,都成了消耗品了,他们玄剑宗的家底再厚,也经不住这么奢侈的挥霍。

梁雁翎和神箭军回到南洲后,把破损的战阵甲兵替换下来,在南洲北境的城头上驻守着,随时待命。

白衣楚剑秋则是把手头上的所有事情都搁下来,全力以赴地开始炼制七阶中品战阵甲兵。

风山悬等人经过那一战之后,就一直躲在风元皇宫内养伤,再也不敢冒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