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浪货 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一丝丝的寒光在章镜眼中闪过。

如果他没有算错的话,这是白莲教第四次截杀他了。

第一次是白莲教圣女主导,为了夺回那枚黑山的铁牌子。

第二次是在上京城外,章镜爆发了远超常人的实力,直接斩杀了数个先天宗师。

第三次是在章镜从南晋出来刚刚进入东齐境内的时候,白莲教的一位金丹和白虎宫的岳星河对他联手截杀。

不过那时候幸好有韩千树来援,将白莲教金丹斩杀,将岳星河吓跑,这才保住了性命。

这是第四次,白莲教堂堂的副教主亲自来截杀他。

这些仇,章镜一笔一笔的都记着呢。

等到日后有了实力,章镜不会让白莲教有一个人活着。

这是他对自己立下的目标。

花玲珑阴寒的目光从章镜身上缓缓移开,最后瞥了一眼地上的那些白莲教高手的尸体,最终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萧靖和风九霄在这里,在打下去也就没有意义了。

她没有压倒性的力量。

说起来,这一次之所以失败还是他小瞧了萧靖。

她算到了东齐朝廷会派天人大能前来,毕竟章镜已经展露出了天人境的实力和潜力,不可能被轻易放弃。

所以,她主动派人前往了天冥族邀请了古冥前来压阵。

但她,没有想到,萧靖居然也有后手,直接将西楚绣衣卫的大都督也给拉来了。

这一次是她输了。

所带来的金丹强者和先天高手,不管是白莲教的还是血刀门的,都栽到了南疆。

其中更是有血刀门的门主。

现在她真的是有些头疼该怎么面对断三刀了。

那家伙脑子一热真不知会做出些什么来。

这武胜天可是断三刀看好的未来血刀门的天人大能。

血刀门的实力不如白莲教,人数也不如白莲教众多,但普遍实力都远超常人。

尤其是血刀门的太上长老,断三刀。

连她都没有把握能够击败。

见到花玲珑的点头,古冥也松了一口气。

要真是花玲珑硬要动手,他还真的是没有办法阻止。

“萧大都督和风大都督立刻带人离开南疆即可,至于说法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必要了,权当交萧大都督这个朋友了,”古冥手持黑拐,语气之中的腔调有些怪异。

“好,”萧靖点了点头。

这样自然是最好了,真要是让他付出什么代价,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论实力他们二人可不惧于这花玲珑和古冥。

花玲珑冷哼了一声,对着古冥点了点头,面色挂满寒霜,随后,转身直接消失在虚空之中。

虚空就好似水面,泛起涟漪,在花玲珑消失之后,很快便重归了平静。

花玲珑没有放什么狠话,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这一次是她错算了萧靖。

也高估了古冥这老家伙,没想到他见到危险之后,直接就提出了罢手,显然是不想动手,打生打死。

只能顺风,不能逆风。

不然凭借着他们二人的实力,未必就不能战胜萧靖和风九霄。

但古冥不动手,仅仅只是她一人的话。

那面对萧靖和风九霄的联手,她撑不了多少时间,指不定还会将性命搭到这里。

花玲珑消失之后,古冥的脸上挤出了一些笑容,对着萧靖二人道:

“既如此在下便先告辞了,二位也尽早离开南疆吧。”

“大祭司放心,我等很快便会离开南疆,”萧靖拱手道。

古冥这么客气,他自然也是不可能失了礼数。

风九霄点了点头,没有对古冥多言。

西楚和南疆的矛盾不小,真要是让他摆出一副笑脸也不可能。

古冥点了点头,最后打量了一眼远方的章镜。

他知道,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都是因为这个人造成的。

如果不是他,白莲教不会来,萧靖和风九霄也不会踏足南疆。

古冥将章镜的样貌记了下来,他有预感,这个家伙,日后的成就恐怕会很不一般。

当然,前提是没有陨落。

古冥手中黑色拐杖在虚空中轻轻一点。

众人只听得轻轻的一声闷响,随后古冥的身影便缓缓消散。

“这老家伙……”风九霄见到毫不犹豫离开的古冥,摇了摇头。

“他是个聪明人,估计白莲教没有给他足够好处,否则的话,今天还真不一定能够善了。”

“不过,风老鬼你可得好好警惕了,这一次没有打起来不代表下一次不会,白莲教暗中与南疆的这些部族勾结,背后有什么谋划,还真说不好。”

萧靖提醒了一声。

“难不成他白莲教还想将上次在上京发生的事情,也在我大楚身上也来一次不成?”

风九霄冷哼了一声。

萧靖面色有些黑,风九霄这次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非得提点黑历史,找找存在感。

“风老鬼,你别高兴的太早了,真到了那一天,我等着看你傻眼。”

萧靖淡淡的说。

“那样正好,这一次只跟那个不阴不阳的家伙过了一招,本都督还没有尽兴呢。”

风九霄一挥手中凤翅镏金镋,道道锋锐弥漫。

“风老鬼,你这意思是想跟我切磋切磋?”

“如何?”风九霄抬了抬下巴。

萧靖面色淡然,轻踏了一步,“纵使我一手托青山法相不动,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何必自如欺辱呢?”

他和风九霄是老冤家了,之间的争斗不算少数。

“笑话,萧老鬼……”风九霄话音未落。

章镜便到了近前,对着萧靖和风九霄拱手一礼。

“此番多谢大都督,风前辈的援手,章某必定铭记于心。”

章镜的神色非常诚恳。

岔开了萧靖和风九霄之前的话题。

当然了,章镜也知道他们只是说说而已,不可能在南疆这地方真的打起来的。

他们都是一国顶层,各自执掌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司。

个个都是人精。

“你倒是比这萧老鬼明白的多,”风九霄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必要谢他,南疆本就是他西楚的大患,咱们来这里闹一闹,指不定他有多高兴呢。”

“有没有兴趣来我大楚?只要你愿意,我必定倾尽顶级资源让你晋升天人,日后就算是我这个位置,你也有希望能够得到。”风九霄饶有兴趣的邀请道。

身为法相境界的大能强者,他自然是能够看出一些章镜现在的状态,知道他非常有希望能够晋升天人境界。

而且实力远超同境,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对于风九霄的招揽,章镜只是面露微笑,没有什么回应。

他现在可不需要西楚的这些个条件,即便是不用任何资源,他也能跨入天人境界。

再者,他已经在东齐经营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为了一个承诺,便背离东齐踏入西楚。

萧靖的脸上更加黑,没想到风老鬼这么不要脸,直接当着他的面挖人。

“风老鬼这里没你的事儿了,感觉回你的盛京,”萧靖摆了摆手。

“萧老鬼,你还真是卸磨杀驴啊,章镜,考虑考虑,大楚欢迎你,”风老鬼有些不满萧靖的态度。

最后对着章镜邀请了一次,便离开了这里。

待风九霄离开之后,章镜便老老实实的立在了萧靖的身旁。

等着他的问话,毕竟,他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太过于让人惊诧。

“你隐匿了实力?是在怕我忌惮你吗?”萧靖语气很平淡,似乎只是很平常的问话。

“回大都督,卑职之前的确是隐匿了一些实力,并不是金丹三转境界,而是金丹五转,卑职觉得这样的修行速度容易惹得卑职的那些仇家忌惮。”

“才修行了一门隐匿气息的功法来压制。”

“至于现在的修为……不敢瞒大都督,这其实是卑职在南疆得到的一个机缘。”

章镜话中有真有假,将苗家的金蝉蛊告知了萧靖。

让萧靖知道,他的修为之所以暴涨,就是因为炼化了金蝉蛊。

这样虽然实力依旧暴涨了,但至少还有逻辑可言。

而且他也是的确没有说谎,他身上的修为暴涨确实是从金蝉蛊身上得到的。

“金蝉蛊……你倒是好运气,”萧靖自然是知道金蝉蛊的存在的。

只不过是没有想到苗家居然暗中养了一只,还养到了大成,但可惜最终却为章镜坐了嫁衣。

之后,章镜又将自己为什么会来南疆的事情告知了萧靖。

虽然没有提前打招呼,但萧靖也不可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就去处罚他。

章镜现在可不仅仅是普通的金丹强者了。

而是一位半只脚已经跨入天人境界的大能了。

萧靖自然要予以尊重,不可能简单的将其当做是下属。

这便是实力带来的印象。

如果章镜没有斩杀天人的消息传出去,东齐朝廷会不会派萧靖

你这个浪货 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冒险进入南疆,还真的不一定。

萧靖没有多言,只是告诫章镜以后再离开国境必须要告诉他。

不然的话,再遇到这样的险情,他不一定会出手。

章镜自然是老老实实的答应。

“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了了,你便跟我一起回上京吧,”萧靖负手而立轻声道。

章镜抿了抿唇角,看了一眼下方的忘忧和尚等人,开口道……

喜欢从山匪开始的武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