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里番本子库无翼乌 大唐之妻妾成群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罗伯斯皮尔的想法还是欠缺考虑,或者说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拿出‘李维会催眠’作为政治筹码。

毕竟李维给出的保持国民公会条件,是保持全部,第一执政官的地位和权力,跟现在的罗伯斯皮尔差不多。

国民公会中通过法兰西大革命崛起的大佬眼里,他们做出的妥协,无非就是把罗伯斯皮尔为首的雅各宾专政政党,换成李维.查尔斯。

没有君主头衔的李维,连暴君都算不上。

现在罗伯斯皮尔为首的雅各宾专政政权,眼瞅着要财政崩溃了,大家对上面换一个政府抵触感自然不会太大。

最重要的是,他们没得选!

再拖延下去,等到财政危机彻底引爆,恐怕法郎的印钞权都得被巴黎的金融资本家们掌控!

这可不是国民公会愿意看到的!

虽说国民公会里有不少资本家,但其中的金融资本家占比并不高,而且即便是金融资本家,也未必能在控制法国货币中获利。

资本界本就内战不断,商场如战场这句话可不是东方世界发明的,别说是工厂主资本家与金融银行资本家之间的利益矛盾,即便同为金融银行资本家之间,也有的是龌蹉,甚至同行之间的竞争往往更加惨烈。

巴黎的金融资本家再强,也不可能将整个国民公会收买,别说是18世纪的资本界,即便是21世纪已经真正意义上掌控国际金融的华尔街,也不敢说将整个美国国会都收买……

21世纪的美国政府只是被资本掌控,并不是被某一个财阀和资本家掌控!

正因如此,法兰西革命政府中的国民公会,早就对罗伯斯皮尔为首的雅各宾专政政权,造成的国家财政危机感到不满。

借贷那么多,打赢内战也就算了,但现在却要面临内战失败的糟糕局面,光是罗伯斯皮尔一个人下台已经不足以弥补损失,整个雅各宾专政政权都面临着解体的风险。

在如此大势之下,之前被压制的革命法庭肆意屠戮的民怨,也开始在各地爆发大规模的群众游行示威。

革命法庭这柄伤人伤己的利刃,在雅各宾专政政权式微的时候,立刻跳了出来。

这其实就代表着,在李维公开宣布和平意向,和给出各种许诺条款后,法兰西革命政府高层已经产生内部分裂,不是所有人都鼎立支持罗伯斯皮尔为首的雅各宾专政政权。

政治一旦分裂,就很容易被敌方趁机渗透。

李维这面还在忙着帮助克莱贝尔接收缴械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呢,法兰西革命政府的内斗就已经上台了。

除了投诚的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之外,其他各条战线的救国革命军,都纷纷开始龟缩乃至撤回原本的出发地。

李维趁机兵不血刃收复了被占领的旺代地区,重新打通了新法兰西王国占领区的南北通道。

丢城失地的黑锅,理所当然的扣在了执政的罗伯斯皮尔为首的救国委员会上。

就连当初最支持罗伯斯皮尔为首的救国委员会,为雅各宾的信仰而欢呼的巴黎无套裤汉们,也出现了明显的分裂倾向,很大一部分人开始怀疑罗伯斯皮尔的领导能力。

如此显著的效果,连李维都没有想到。

他最开始发表和平声明,只是为了安抚投诚的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而已。

正如马尼德所说的那般,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的中下层官兵,很多人都不愿意接受投诚的结果,在他们眼里这跟放弃革命投降旧势力没什么区别。

正因如此,李维才亲自出来站台,到各大城市举行演讲,还让人在自己的占领区内广发公告,宣扬自己的和平理念。

克莱贝尔等投诚的高级将领,自然也帮着李维在南部集团军中造势。

如此内外夹击之下,才让救国革命军的南部集团军没有爆发大规模的兵变。

当然,李维大度的让那些不愿意投降的革命战士,交出武器装备,自行回家的宽容政策,也产生了积极的效果。

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中,革命极端分子可不是少数个例。

不过,在大势之下,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大部仍然和平放下武器,进入李维政权的占领区,并且开始分散到各个城市乃至农村之中,从事农业和手工加工业的生产。

说白了,就是李维政权给他们分配了临时工岗位,让他们有事可做,有衣可穿,有饭可吃!

当然,不要钱的许诺也是一大把一大把的灌输。

物质上的条件满足了,甚至吃的比以前当兵的时候好了一丢丢,精神上的愧疚也在反复饱和轰炸式的宣传中,消散一空。

人心思安毕竟是大多数人的心理写照。

真正不安分,或者跟李维政权有着血海深仇的官兵,都已经回返家乡,不会在李维政权的后方土地制造麻烦。

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放下武器投诚,可不仅仅只是影响到了法兰西革命政权的中央政府分裂,还对李维政权后方的游击队势力造成极大的打击。

而李维政权的内阁,也恰到时机的放出了一枚政治炸弹——招安。

只要游击队战士主动投降,并保证愿意做一个良民,就可以得到一定的土地分配,若是愿意继续从军的话,还可以成为地方保安团的一员。

如此既往不咎的处理方式,顿时让大势无望的法兰西南部游击队,成群结队的走出山区林区,投入李维政权的怀抱。

自从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投诚,哪怕是普通的法兰西农民伯伯都知道,李维恐怕会成为法兰西内战中的真正胜利者。

而雅各宾支持者数量的急剧下降,似乎也在强调着这一事实。

说白了,还是内战打的时间太久,法兰西民众有点疲惫和厌战了。

现在法兰西内部的局势明显了,李维又不是外国侵略者,大家只要能有一口饱饭吃,何必去战场上拼命呢?

等到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投诚安置结束后,李维也迎来了全面战争系统的战役总结结算。

从第二次全面战争爆发开始,到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投诚被安置结束,李维总共获得相当于6次史诗大捷的奖励,也就是60点荣耀值和6点建筑点数。

不过这一场战斗李维的黑龙军团本部的损失也很大。

前前后后共计13000多名近卫步兵阵亡,200多名神枪手战死。

毁掉和炸膛的火炮数量也不少,只不过后续缴获的更多,火炮数量不降反增!

普通的枪械弹药,更是让后方的军火仓库爆满。

这可是几十万军队缴械留下来的军火,哪怕其中部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损毁,也足以让李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用再为火枪发愁。

这一战结束后,对救国革命军的打击是非常致命的,法兰西革命政府麾下的救国革命军数量,已经下降到不足十万之数。

并且还分散在各地,跟李维政权的军队对峙,难以调防。

救国委员会设立的各地新兵营中,出现了火枪短缺问题,财政困难让救国委员会领导的法兰西革命

ACG里番本子库无翼乌 大唐之妻妾成群

政府,无法大批量的下单购买军火,救国革命军的新兵扩张计划,被迫停止。

一个政府一旦没钱,做什么都会变得困难重重。

对罗伯斯皮尔为首的救国委员会而言,唯一的好消息或许就是他们没有了南部集团军几十万张嘴巴的负担,可以让财政破产的日期往后延长。

只是,这个好消息根本没有解决雅各宾专政政权面临的危机。

国民公会内部已经出现不同党派团结一起,派出代表跟李维政权的人私下里密谈的迹象。

大家只等谈出一个有利条约后,就立刻把不得人心的罗伯斯皮尔为首的救国委员会赶下台。

克莱贝尔等高级将领,很快与李维见面,李维可是答应了他们不少条件。

结果这一见面,他们手里掌握的文件证据就被他们自己销毁了……

李维惊喜的发现,这些军队中的高级将领,在行政方面也有不俗的能力。

毕竟这些人都是这个时代的高级知识分子嘛。

在行政点化的作用下,他们十分乖顺的听从李维的命令,弃军从政,充当李维政权中一名兢兢业业的高级行政官员。

这些高级将领都是投诚的支持者,李维哪怕对他们进行行政点化,也不能亏待这些‘投诚榜样’,自然要摆在一个高位。

李维甚至还让这些弃军从政的投诚将领们,公开发表言论,声称他们不是被李维逼着放弃兵权,而是因为厌倦了无止境的战争,所以想要为法兰西的统一和平做出自己的努力,才从事政治活动。

这些南部集团军投诚的高级将官亲自发表的演讲,再加上他们弃军从政后的高级行政职务,立刻打消了法兰西革命政府对李维言而无信的担忧。

不管李维这个人的品行多么恶劣,至少政治上的信誉还是不错的,投靠到他手下的人,都得到了不菲的待遇和权力。

然而,李维这面的信誉在法兰西本土传扬开,罗伯斯皮尔为首的救国委员会就十分难受了。

自从罗伯斯皮尔为首的救国委员会拒绝和平解决法兰西内战问题后,雅各宾就跟李维彻底站在对立面上。

这一次的雅各宾不再受到法兰西革命政权的鼎力支持,即便是最极端的巴黎公社,内部都出现了反对雅各宾的声音!

要知道,法兰西革命政府中,地位十分特殊,象征着法兰西大革命成果的巴黎公社,可是具备很高的政治地位,他们也是巴黎无套裤汉平民们的政治发言机构,甚至参与管理了很多巴黎行政事务。

巴黎有超过一半的城卫军和警察,听从巴黎公社的命令!

与雅各宾和国民公会相比,巴黎公社才是真正意义

ACG里番本子库无翼乌 大唐之妻妾成群

上的平民政治组织。

原本,巴黎公社是雅各宾最坚定的支持者,现在连巴黎公社都出现了反对雅各宾的声音,可想而知雅各宾专政政权到了多么危机的时刻。

只可惜,一直把李维当作最大敌人的罗伯斯皮尔,下意识的忽略了法兰西革命政府的内部问题,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对付李维身上。

救国革命军南部集团军投诚将领的亲身演讲传入巴黎后,愤怒的罗伯斯皮尔立刻增加革命法庭,将那些投诚将领的直系和旁系亲属,全都送上了断头台!

还没消失多久的白色恐怖,又一次笼罩在巴黎民众头顶。

而罗伯斯皮尔的这种行径,让巴黎政治势力中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多,毕竟谁也不喜欢动不动杀人全家的政府和领导人……

现在大家都已经开始跟李维和平谈判了,你还屠杀投诚将官的全家,图个啥?

是想吓唬谁么?

嗯,国民公会的大佬们确实怕了,所以他们的和谈行为变得更加隐蔽!

被行政点化的投诚将官自然不会因为自己全家被杀的威胁而出现动摇,老婆孩子没了,大不了娶妻再生,对他们这种地位的人而言,别说是老婆了,情人和私生子数量的多寡,都只是看他们某个器官的能力是否扛得住……

如果是父母兄弟姐妹被杀,这就没办法了,自古忠孝不两全,在行政点化的威力下,这些投诚将官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忠诚。

由于罗伯斯皮尔疯狂的用革命法庭报复那些投诚将官,法兰西内战的阴云还没有消散,再次变得浓密起来。

底层平民都知道,罗伯斯皮尔代表的雅各宾专政政权不想停止内战,要跟李维死磕到底,和平还是遥遥无期……

而准备和平的国民公会等政治势力,根本不敢冒头,所以大局上,法兰西内战仍然在持续着。

只不过,这一次救国委员会控制下的救国革命军,不光兵力严重缩水,士气也低的可怜,如果不是土地分配的好处硬撑着,甚至会出现逃兵现象。

当然,整个法兰西也不是没有力挺罗伯斯皮尔的人群,其中的佼佼者就是革命热情一直没有下降的马赛市市民!

喜欢18世纪全面战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