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乱伦小说网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谢谢款待。”

走出电影院,混迹在人群里,永野芽郁伸手帮今出川理了理衣领,又很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围巾,然后才朝她挥了挥手,很俏皮地说道:“经纪人来接我啦,下次再见,小渡。”

“再见。”

看着她得到自己的回应之后,一蹦一跳离开的背影,今出川莞尔一笑。

但是轻松的心情只持续了片刻,在永野芽郁离开她的视线范围之后,她沉了脸,并没有迅速离开。

因为飞鸟还在电影院内。

以飞鸟的性子,肯定会磨磨蹭蹭到确定自己离开之后,才出来。

但是今出川向来相当有耐心。

她还不慌不忙地掏出手机打电话——第一次,小南没接。

于是今出川又打了一次。

直到电话被接通。

“小渡!我都睡着了!你找我干嘛呀。”

依旧是她向来的那种软乎乎的腔调,

今出川轻哼了一声,没有吱声。

星野南只和她僵持了两三秒便低头服软。

“哎,虽然我是故意的,但是这是因为,你们都明明很想和好嘛,又不是什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乱伦小说网

么大事。”

星野南向来有举重若轻的超能力。

今出川轻咬着下唇,随意地盯着铺满梧桐落叶的地面发呆,没有吭声。

见她没有反驳,星野南再接再厉,“我只是,觉得飞鸟有点寂寞,其实明明她也很想和大家、还有你一起玩的嘛。小渡,你连这都不清楚吗?口上说着讨厌,说不定是因为心里实在是太喜欢了,喜欢到左顾右盼,小心翼翼,你为什么不懂她的心呢?”

话一说完,星野南就很迅速地挂断了电话。

连再见都没说。

一片黄得很彻底的梧桐叶在夜空里盘旋了一会儿之后,轻飘飘地落在今出川的肩上。

她莫名奇妙地开始联想——北纬35度的冬天,还会有蝴蝶吗?

冬日里充斥着攻击性的夜风,让她接连不断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下意识跺了跺脚,又缩了缩脖子。

从蝴蝶的绮梦里回到现实,心想,或许小南说的是对的,但是,傲娇真讨厌!

怪不得,看各种电视剧、电影、动漫的时候,她从没喜欢过傲娇属性的角色。

肯定是天性不合吧——就像她从没有在东京的冬天里遇见过蝴蝶。

这样想着,今出川从口袋里摸出手帕,轻轻地擦了擦眼角——一定是太冷了,所以自己都被冻出了眼泪。

真狼狈。

狼狈到完全不符合她的人生原则。

她今天的私服不算厚。

飞鸟迟迟不出来,让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涕泗横流的她,显得更加滑稽。

终于,有些迟疑的脚步声在耳畔响起。

今出川立马转身。

果然,是飞鸟。

斋藤飞鸟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瞪得圆圆的——你、你怎么在这儿?

怎么还在这儿?

今出川板着脸哼了一声,“碰巧!”

斋藤飞鸟原本因为见到她脸色苍白如纸、身形单薄得仿佛下一刻就要倒下去的脆弱样子而生出的同情心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的,今出川也有很恶劣的时刻。

她不是永远不会生气的老好人,也不完全是永远温和微笑的小天使。

“那确实挺巧的。”

斋藤飞鸟不再看她。

“但是比不上飞鸟你,和我看同样的电影也就罢了,偏偏还是同一个放映厅、同一场、同一排,乃至于就在我的身旁。真是好巧。”

真是阴阳怪气。

今出川一边冷着脸说着,一边在心里唾骂自己。

对着麻衣样玲香真夏她们阴阳怪气,其实是交流感情的一种方式,无伤大雅,而且有些人还就喜欢自己s她呢。

但是飞鸟不一样,飞鸟比她们更敏感。

她就像是探头探脑想要探索外部世界的雏鸟,一旦受惊,就会以人类反应不及的速度缩回安全区域。

斋藤飞鸟并没有发觉今出川的色厉内荏。

她明白,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是她理亏,她没有可以和今出川针锋相对的资本。

但是她梗着脖子,绝不认输——

“某人病都没好,还不忘和漂亮妹妹约会,真是厉害。”

今出川本来想说——总比你一个人看电影好。

但是话在嗓子眼转了两圈,还是被咽下去了。

她知道,有些话一说出口,自己就会后悔。

所以,算了。

她还没学会理直气壮地去出口伤人。

她咳嗽了一声,选择了一种最幼稚的方法回击斋藤飞鸟。

“我不想和你说了!”

话到最后,竟然有些哭腔。

今出川渡,一个从出生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八年的人,吵架从来没有赢过的人,吵着吵着哭鼻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当然,她就没和人吵过几次架。

想到这里,她更委屈了,垂着眼,委屈巴巴地为自己正名。

“我早就和咩酱约好了。”

斋藤飞鸟心里有些无名火——今出川总觉得叫昵称肉麻,对于成员,一开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规规矩矩说敬语叫名字。她很少这样迅速地亲昵称呼另一个人。

“人家一约你,你就答应?你还记得上次节目里日芽香吐槽你很难约吗?”

今出川的脸皱成了一团,一副小孩子生气的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乱伦小说网

样子。

“我本来就不难约——明明是你老是拒绝我的邀请,不愿意和我一起出去。你和千春、能条、日芽香呆在一起的时间,比我多多了。”

“你不也是只和minami、生田一起玩吗?”

“可是我明明邀请过你,是你拒绝了我。”

“但是有些时候你根本没邀请我!”

“重点是我邀请你的时候都被你拒绝了——你和小南一起出去的次数都比我多!”

“明明是你!你每年都和minami一起出去旅行,从来没想过带我去。”

两个人翻旧账翻得厉害,却各有各的重点,各有各的不爽。吵着吵着,都有些眼眶发红,眼里泛泪。

特别是今出川,眼泪汪汪的。

她再也不想搭理飞鸟了——飞鸟一直回避重点,无理取闹。

“…这是我第一次和人这样针锋相对地吵架。”

她吸了吸鼻子,弱气得不行。抽噎着退步,想中止这场争吵。

这不是她预想的剧本!

她本来想的是,帅气十足地嘲笑落单的飞鸟一顿,然后扬长而去。

从第一个喷嚏和第一滴眼泪起,她的剧本就彻底跑偏了。

“说得就像是我不是第一次似的。”

斋藤飞鸟终于软了态度。

今出川紧了紧围巾,试探性地问道:“你不打算——道歉吗?”

斋藤飞鸟垂下眼,只盯着她的大衣衣角看——

“我们去打垒球吧,我输了的话,我就道歉。”

今出川很轻易地发觉了她这个要求有问题——她本就该道歉,而不是输了才道歉。

“你不可能赢。”

今出川说得很绝对。

在垒球上,连白石麻衣都比不过她,更别提斋藤飞鸟这个菜鸟。

“我想试试。”

试一试找个台阶下,试一试如何顺遂心意。

今出川很冷淡地笑了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她一直很有竞技精神。

两个人就近找了家垒球馆,这个点,垒球馆里还有不少的人。

她们心里都憋着一股气,默不作声的,很迅速地换好了衣服。

再次在垒球场地,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又很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

上次,飞鸟的眼睛也红了。

今出川握紧球棒,冷眼旁观着飞鸟不标准的动作,以及一次次的失之交臂。

良久,她放下手臂,用球棒支撑着身体,额上是一层细密的汗珠。

“对不起。”

斋藤飞鸟喘着气,说出了这句话。

很意外的,或者,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

今出川远远地看着铁丝网上方的盾形标志,得到了道歉,却并没有开心起来。

或许,真正想要的根本不是道歉,而是想确认——

“你现在讨厌我吗?”

“你呢?”

斋藤飞鸟直接坐在了地上。

“我没有讨厌过你。”

今出川不理解她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

“或许以后会,或许再走近一些之后会。”

“为什么要做这种假设?”

“不知道。那我们这次会留下隔阂吗?”

“虽然我很想说会,但其实我不是一个记仇的人。”

“你在暗示我很记仇吗?”

“…”

“呐,总之,对不起。上次,并不是想要指责你…”

“哼,指责的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还对我说什么不是在指责。”

“你又想吵架?我累了,拉我一把。”

斋藤飞鸟朝她伸出了手。

今出川没有立刻回应她,只是小声说道:“你输了。”

斋藤飞鸟被她在这一点上的执着气笑了,反唇相讥:“你都还没有开始打,就知道我输了?”

今出川抓住她的手。

——你确实输了。

喜欢乃木坂平行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