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情欲满载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268,

“奥格尼吗。”

轻原轶一皱眉头,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声音很熟悉,依靠着音色,他很容易就分辨出来了说话的人是谁。

“唰——”

挥手之间,散去星火不死鸟的火焰气流,但是朱红色火焰并未熄灭,而是被他握在手心中藏了起来。

大半夜被袭击让他对周围的一切都抱有了警惕之心。

他回头看了看拄着镰刀跪在地上的黑袍女孩,然后向被斩开的窗台走去。

右眼亮起朦胧白光,轻原轶开启了灵视。

短短的零点几秒之中的一瞥,让他看清了窗外的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属于奥格尼的生灵之火根本就不在外面。

每个人的生灵之火虽然都是白色,但是轻原轶可以敏锐地分辨出来不同之处。

眼下,外面的四团生灵之火。

其中一团连接着的长弓正处于紧绷的形态,而另外一团连接着的灯笼则在轻轻地摇晃着,另外两团普通火焰在悄无声息地顺着轻原轶所在楼的外墙向上移动。

四团都是陌生的。

更何况伪装声音并不是一件难事。

所以,

发生了什么已经很明显了。

“......”

轻原轶在即将走到窗边时停住了脚步。

他的发梢已经出现在楼下之人的视野之中,只要他再往前踏出一步,整个头部便会暴露在敌人的射程之内。

那张长弓帝具的威力他刚刚见识过了,一箭就能打的他丧失战斗能力,所以绝对不能大意。

“......”

“咔。”

细微的咬碎声在身后响起,紧接着传来了女孩艰难的吞咽声。

“吃药了吗。”

轻原轶心中明白得很,帝国暗杀部队的刺客怎么可能不随身携带疗伤的药物。

只是他长时间没有和人交手,对于这些手段一时间有些疏忽。

深吸一口气,轻原轶在等着黑袍女孩来攻击他。

他张开了握着火焰的手,朱红色光芒再次流动起来,缠绕在了守护与破妄之剑的剑身之上。

“......”

鞋底蹬地时碾动地面上的沙粒,发出了“咯吱”声。

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自身后快速接近。

轻原轶感觉到脑后开始有“突突突”的针扎般刺痛感。

这是他的身体对于危机的预警。

没有多余的动作,轻原轶压低重心往侧面一错步,躲开了力大身沉的一击。

他清楚,黑袍少女的这一招并不在于要伤到他,而是在于将他逼进同伴的攻击范围之内。

团队配合永远要比单打独斗来的好。

“唰!”

镰刀闪着漆黑的光芒一击斩空,但是黑袍女孩并没有第一时间将镰刀抽回。

而是顺势前手反握,后手一推,镰刀背横着往轻原轶腰间抡了过来。

“呜!”

这次是钝器破空的声音。

镰刀帝具的背部是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狮子首浮雕,眼窝处镶嵌的两颗绿油油的晶石在黑暗中陡然亮起。

“嗤——”

随着镰刀接近,一道浓郁的绿色瘴气从狮子口中喷出,瞬间将轻原轶的身体笼罩在其中,而瘴气仿佛无穷无尽,还在快速扩散着。

很快便将不大的屋子充满,开始向劈开的外界飘去。

“嘁!”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情欲满载

脑子不灵光的东西。”

黑袍女孩侧脸吐出一口带着血的吐沫,然后从破碎的外墙边跳下。

————

瘴气内。

一道朱红色剑光划下,将绿色瘴气从中劈开。

随着光芒亮起,缠绕着剑身的火焰细绳陡然腾升,爆发出一蓬朱红色火芯,属于帝具的火焰在接触到同属帝具的瘴气时瞬间燃烧起来,眨眼之间便烧得一干二净。

轻原轶吻衔着三笠的唇,给她送过一口气,以免她受到伤害。

“行了。”

点点火芯从眼前飘过,轻原轶直起了身子。

“呼——”

三笠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有些苍白的脸恢复了血色。

“还好吗?”

轻原轶关心道。

“没事。”

三笠摇摇头,答道。

“嗯。”

轻原轶点头,然后将守护与破妄之剑塞进了三笠手中。

“是需要用斧子了吗?”

三笠墨瞳闪动着,她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挣扎,问道。

“不用。”

轻原轶从受到战斗波及而变得破烂不堪的柜子上拿起了幸存的一把刀:“我想我们需要改变一下战斗方式了。”

“改变......”

三笠眼中被她压制下去的光芒又亮了起来。

“刚才之所以打得这么被动,不是因为我弱,而是因为一挑二。”

轻原轶笑了笑:“咱们这边少人。”

“你感受到了吗?”他问道:“生灵之火只要与身体接触就能发挥出本来的效果。”

“回路的......力量。”

三笠虚起眼睛,有些惊讶地发现,哪怕自己的生灵之火被轻原轶抽出凝结成守护与破妄之剑,但是在她握上剑柄之后,身体中空荡荡的回路便亮了起来。

停滞住的火能重新运转起来,阿克曼回路对于体质的增幅又重新生效。

“和我一起战斗吧,三笠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情欲满载

。”

轻原轶看着三笠的眼睛,笑道:“帮帮我,这回真的打不过。”

“当然可以了!”

三笠眼中跳动的光芒几乎要化为实质的火焰,但是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皱眉问道:“你把剑给我了,你用什么战斗?普通的刀材质太脆弱,恐怕会被帝具轻易砍断,到时候战斗会陷入极其不利的局面。”

“我用这个就行,只不过得加点料。”

轻原轶将直刀端到眼前,缓缓拔出,和刀刃上反射出的他自己对视着:“以第三种方法激活的星火不死鸟在战斗方面不属于任何一件帝具,我必须在实战当中学会灵活使用它,否则握着这样一件帝具而没提升什么战斗力,是对它的浪费。”

“蓬——”

以火能引燃的特殊火焰在拔出的刀刃上跃动。

——【神圣之火】。

随着刀刃一寸一寸拔出,神圣之火将刀刃表面全部覆盖住,拥有‘治愈’职能的它不像星火不死鸟燃起的普通火焰那样具有高温,而是温和的,哪怕接触到普通钢铁也不会让其发生哪怕是一丝的形变。

“神圣之火确实是用来救人的......”

轻原轶将刀鞘扔掉,双手紧握住刀柄,缭绕着火焰的直刀像是骑士剑一般立在了身前。

“蓬——!!”

炽热了数百倍的火焰覆盖了神圣之火,将周围的空气扭曲,普通的直刀化作一把火焰长刀。

有神圣之火作为中间层,火焰既能附着在刀刃上,又不会损伤到刀刃,形成了全新的招式。

“——但是火焰,本身就蕴含着毁灭的威力。”

轻原轶看着面前熊熊燃烧的刀刃,眼前闪过几幅画面。

——满是火焰的世界。

——由一扇又一扇门组成的天空。

——浮动在火焰当中的长刀。

——不断跃动的生灵之火。

“......”

画面闪动的很快,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有给轻原轶仔细思考的余地,只不过又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虽然拿着刀,但我可是法师。”

他没来由地吐出了一段话。

“什么......法师?”

三笠疑惑道。

“不......没什么,专注于战斗吧。”

轻原轶摇摇头,然后将刀上的火焰熄灭,亮堂的室内一下子陷入黑暗,只有刀刃静静地反射着月光。

......

喜欢和三笠一起穿越的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