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uss 工口里番库大全全彩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中神州武者!

这五个字响起来的一瞬间,山谷里所有人,包括张天千在内,全都猛地一惊,竟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对方,知道他们的身份和来历!

这说明什么?

“他就是幕后主使?!”

“不对!他是圣境二重天!是那种无论肉体还是灵魂,对大道的掌控,都达到了极限的圣境二重天!绝不是洞天至强者!”

“甚至……他不是巫族!”

一瞬间的交手,足以让他们看出许多东西了,包括周庆年的境界,种族,甚至……

“道兵!”

“符合他属性的本命道兵!”

“他不是那幕后之人。凭他的武道修为,绝对不可能把我们全部生擒至此!”

所以,问题来了。

周庆年到底是哪边的?

众人恍惚,如在梦中,完全抓不住重点,心绪杂乱不宁。

“莫非,他真的是中神州某一圣宗的打手?”

他们不得不如此猜测。因为,周庆年不是巫族,他们一交手就清楚了。

虽然数千年那场大战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对于巫族,他们谁都没见过。但,关于巫族的种种传说,他们还是略有耳闻的。

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是……

道兵!

并且是个后者属性完全一样的本命神兵。

纵观整个中神州,除了各大圣宗之外,谁能为麾下修士提供如此道兵?

不能说没有,但也绝对称得上是凤毛麟角。而周庆年出现的时机如此巧合,并且还能在一个照面道出自己等人的身份……

他定然来自中神州。

并且,他身后之人,极有可能就是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一场大战,牵引风波……”

再联想到之前的推断,众人的脸色立刻更加凝重了,望向周庆年的眼神杀意涌动,无法遏止。

而就在这时,望着下方山谷里忌惮莫深的众人,周庆年脸上则是……

失望!

他真的很失望。

刚才那句话,自然不是他故意嘲讽,而是他此时心思的真实写照。

在来时之前,他还在想着,自己可以通过此地的中神州外敌,进入中神州。但现在看来……

连自己这等战力,都无法穿越整个南蛮山脉抵达尽头,眼前这些人……怎么可能?

甚至,他们真的是中神州外敌么?

周庆年表示怀疑。虽然在刚才的交手中,他已经确定,对方绝非血月魔教之人,也不可能是东神州修士,只能是东神州强者,但……

这也太弱了吧?

他们是怎么来的?

还是说,他们只是先锋,在他们的背后,还有强者坐镇?

极有可能!

想到这里,周庆年的眼神不由变得谨慎起来,神念笼罩方圆数百里,洞察每一寸,只要有不正常的波动就立刻逃遁。

周庆年自负圣境二重天无敌,但面对圣境三重天道君,他还是要怂的。

然而,同样脑筋急转的周庆年却浑然没有意识到,他已经陷入了一个极大的误区。

这个误区,源于他对中神州人族的不熟悉,更源自于李云逸昔日对中神州的描述。

中神州。

那究竟是一片怎样的土地,竟然让李云逸在把东神州与之比较的时候称前者为贫瘠之地?

周庆年认为,以李云逸的机缘和造化,他早就可以和南蛮巫神一起前往中神州了,投奔更广阔的天地。李云逸之所以不走,是因为他对东神州这片土地还有眷恋。

但。

眷恋,能说出这种话?

所以,潜意识里,中神州这三个字,已经在周庆年的心里神化了。

同样神化的,还有中神州的圣境。

但他没有意识到的是,自己究竟有多强!

和他的认识相比,李云逸对他的评价就中肯多了。

无敌!

圣境二重天无敌!

周庆年的战力,哪怕是在中神州,也必然是顶尖行列。如熊俊等人,拥有特殊血脉加持,到圣境二重天巅峰,只怕也比不上他。

而正是因为这种理解上的偏差,使得他在面对张天千等人的时候,犹疑了。

如果他对自己的实力认知清晰,下一步必然会强行出手,从山谷众人里擒下一人,逼迫后者带着自己去中神州。

并且,以他的实力,这是可以做到的,甚至,在没有南蛮巫神的干涉下,小心一些,穿越整个南蛮山脉也不成问题。

只可惜,没有如果。

“果然。”

“李云逸之所以派我前来,定然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

“之所以让我不奢求追杀,很有可能也是因为他们的背后隐藏着一尊大能,至少是道君层次!”

“李云逸的目的……是借我之手逼出他来?”

周庆年眼底精芒闪烁,显得很睿智,却不知道,他此时已经完全想偏了。

对于中神州的误区,对于李云逸老谋深算的忌惮,令他在思维上已经开始畏手畏脚。

不过。

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呼!

大道之力狂涌,手臂粗细的雷霆笼罩整个山谷,当紫色光华再次映入眼帘,山谷之中,包括张天千在内,所有人脸色再变。

道兵锋锐,可斩圣境!

周庆年的威势更强了,这是要把他们全灭的节奏?

人人感到强烈的危机感。

双方的第一次交手已经让他们确定,周庆年的战力层次必然是圣境二重天巅峰,甚至极限!

若只是这样,他们还有勇气与之一战,拼个生死。但是现在……

道兵在手,周庆年……

就是无敌!

“逃!”

中神州的武道比东神州更加完善,张天千等人更加明了,此战继续的后果。

有些战斗就是这样,只要一击,甚至有时候连交手都不需要,这场战斗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但。

怎么逃?

逃出这片山谷?

然后呢?

众人眼底不甘之色闪烁,望向山谷外的天地,眼神畏惧。

在周庆年到来之前,他们虽然没有交流,但第一次交锋意志已经相通。

必须将对方拿下!

并且,必须就在这山谷之中!

战圈的扩大,对他们来说是更大的威胁,更容易被巫族发现!

可是现在。

这山谷眼看着就待不下去了,周围虽然群山重重,也已经阻拦不住周庆年的雷霆肆虐。

打不过。

逃不了。

这是绝境?!

呼!

千钧一发之际,所有人目光投向张天千,他是所有人中武道修为最高的,战力最强!先前离开的决议更是他第一个当众提出的,从那时起,后者就隐隐有成为众人之首的趋势了,此时更是如此。

咕咚!

张天千感受到众人投来的目光,感受着头顶传来的澎湃威压,立刻感觉压力山大。

此时的决定,太重要了。即使身为大夏王朝统领,身居高位,这样的压力也让他隐隐无法承受,后背冒汗。

但。

该决定的时候,还是要决定的,不止是为了在场所有人,更是为了自己。

是的。

哪怕张天千面对周庆年,也没有逃出生天的绝对把握。

想活,只有一起!

所以终于,在所有人焦灼的期待下。

“我们……”

张天千要做出足以决定在场所有人命运的指令了!

人人精神一振,大道之力蓄势待发,已经做好了拼命一搏的准备。

千钧一发!

风暴将至!

用这八个字形容这一瞬间的凝重绝对贴切。不仅是他们压力山大,就是半空俯瞰整个山谷的周庆年也感受到了众人身上腾起的疯狂意志,脸色更加凝重了,神念更是飞速弥漫,笼罩每一寸空间,警惕提防。

而就在这时,不等张天千把这句话说完整,突然。

“这里逃!”

“我来困住他。”

一道对于在场所有人,包括周庆年都感到陌生的低吼骤然响起,人人精神一振,讶然望去,只见在山谷边缘的峭壁上,一袭灰袍迎风飘扬,陌生的脸映入眼底。

陌生。

不认识!

“他是谁?”

人人精神一振,不止是因为此人的突然出现,更因为,他们的神念竟然无法捕捉到此人的存在!

是的。

若不是亲眼所见,只是用神念,他们甚至发现不了此人!

“他是谁?”

半空上,周庆年更是心头一震。因为,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竟然能无视我的神念探查,突然出现?!”

“他是……道君?!”

呼!

周庆年眼瞳猛地一缩,本能地感到敬畏。没办法,后者出现的方式实在太诡异了,哪怕就在眼前,自己仍然无法看破,就像眼前只是一团空气。

可就在全场所有人一脸茫然,被这突然出现灰袍

eeuss 工口里番库大全全彩

人震惊之时,后者所说的出手,显然不只是说说而已。

呼!

手臂飞扬,全场瞩目下,一道道灰色丝线宛若草蛇灰线朝周庆年激射而去。后者本能持刀躲闪,可就在这时,令全场众人惊悚的一幕发生了。

轰!

雷震爆响,周庆年一步踏出,竟然……只挪移了十丈!

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于天地降临,所有人都有种如陷沼泽的感觉,身体重达千钧!

“这是……”

“封锁大道?!”

“道君!他是已经开辟了道宫的道君?!”

哗!

瞬间,山谷里所有人色变,张天千也是如此,惊呼声震耳,更让周庆年脸色大变。

真的!

他们的背后果然有道君强者坐镇?!

只是……

他为何不杀我,只是将我困住?

周庆年感受着身周雷霆大道之力的滞涩,心头惶恐不安,满是不解,一时迟疑。

然而,另一边,山谷里的张天千等人可不会有半点停顿。如果说在灰袍人莫名出现的一瞬间,他们还心存迟疑的话,那么,当这漫天草蛇灰线困锁虚空,已经对他们展现出极大威胁的周庆年明显被困住的节骨眼上,他们哪里还会有半点犹疑?

“走!”

呼!

一声令下,整个山谷顿

eeuss 工口里番库大全全彩

时掀起漫天烟尘,一道道身影极速奔驰,朝灰袍人所在的方向掠去。

灰袍人是谁?

是不是他才是自己等人会落于此地的真正幕后之人?

他为何不直接出手杀了周庆年?或者,直接强行带我们离开?

生死当前,对于这些问题,他们已经无暇多想,满心就一个字。

逃!

堂堂圣境,哪怕不用大道之力,拼命奔走的速度也是极快的。

只是半个时辰后……在灰袍人的带领下,他们已经奔出了数百里之远!已经脱离了周庆年的神念笼罩范围。

是的。

周庆年没有追赶。

自然是因为心里的忌惮!

喜欢我真不是大魔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