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 杜冰若 家政 斗罗大陆小说免费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两位大神闹事,告一段落。

但接下来一段时间,吴缺渐渐察觉,仙庭关的犯罪率好像提高了。

“是意识到,帝尊不会回来,才人心思变?”

吴缺怀疑,是否是自己,不够威慑力。

“不会,之前我杀了那么多当官的,多少也有些知道我的手段,为何还要在我新即位的时期撞上来?”

“还都是一些,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事儿。”

就很巧合。

就像是在试探东皇的态度,并且想看看他如何衡量判罚。

“是试探。”

吴缺确定。

“只是,不知道是帝师他们的试探,还是其他人在试探。”

多少有点明白了,要坐稳这个阁主,不是帝尊一道法旨就行的。

要令人服,就得各方面都足够完美。

“不好了……”

这一日,吴缺在东皇府乘凉,坐在那株雪桑不死仙树之下。

这棵树,吴缺一直都藏着,现在可以放出来了。

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是帝尊传给东皇的。

“什么不好了?”吴缺一本正经地站着。

任谁也不知道,他刚在雪桑不死仙树的纸条搭成的秋千上,荡了好一会儿。

“有人被刑堂抓了,说是要明日处斩。”

“现在很多人,都在斩仙台围起来了,等着明天开刀呢。”

吴缺:“斩仙台经常喋血,这算什么新闻,哪里又不好了?”

大惊小怪!

“可是我听说,被抓的人是昆仑的人。”卓悦一脸惊色。

吴缺瞳孔微缩,瞬间激灵了一下。

刚刚即位,昆仑的人就出事。

是巧合,还是故意安排在这个时间?

一向想多的吴缺,这时候也没停止思考。

他觉得,可能是试探。

只是,这个试探,有点狠了。

“是谁?”吴缺问了问。

“不知道,刑堂的人没透露太多,谁也不敢多问,怕沾关系。”卓悦沉声,脸色肃穆。

吴缺长身而起,将外袍披上,飞扬的衣角扫过卓悦肩膀,他已经遁出了东皇府。

没有去刑堂。

吴缺回到阁主府。

这是总阁之内,最核心中央的位置,各部门拱卫的中心。

阁主府以前是帝尊府,后来帝尊准备选继位者之后,便将帝尊府搬到了总阁旁边。

回到阁主府的办公案旁,坐着。

吴缺在等,等刑堂的公函,不多时就会送来,这种事情需要政务府的批阅。

以前是墨飞鱼直接批阅,然后发回刑堂,才可以行刑。

这个过程,很短,基本在一日之内。只要鉴察府、水晶宫、刑堂,三方的调查审问的结果对得上,就可以推上斩仙台了。

现在,吴缺即位阁主,他是政务府的中心,一切要务都需要他看过。

启动斩仙铡刀,这是个大事儿。

“阁主,有刑堂公函……”

吴缺抬头,看向门外,逆着霞光。

“来了……送来吧。”

那下属小心送来,放在桌上,立刻告退到门外站着。

若是往日,他是会守在一旁的,今日并不敢。

谁都知道,东皇阁主出自昆仑组织,现在昆仑的成员出事儿了,无法预测这位新阁主会如何震怒。

“哗——”

吴缺打开公函。

赫然,看见了其上书写的名字。

“不止一个?”吴缺脸色难看。

那名字,确是昆仑成员的名字,可是居然不止一个。

“七位,皆是昆仑的人……”吴缺深吸一口气,感到有些心中发寒。

其中罪状,条理清晰,证据链完整,还有鉴察府提供的,以玄天镜刻录的画面为证。

完全是死有余辜。

“刑堂什么意思?”吴缺皱眉,“非得这个时候做这事儿?”

门外的下属,皆是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这事儿谁还看不明白?

宰相门前五品官,何况是帝尊阁主……没点政治嗅觉的人,敢在这里任职?

明显这是上位者的博弈,大佬之间的相互试探,谁这时候冒头多嘴,那就是作死。

到最后,大佬之间罚酒三杯了事,小人物却可能丢了前途性命!

“是谁的意思,帝师、易天机、古玄天,还是帝尊?”吴缺心中升起一股怒气。

显然这是试探。

也是挑衅,与战书。

或者说,是报复。

就看这事儿,是谁做的,那就可以知道,干这事儿的人是什么态度了。

如果是帝师,那就是单纯的试探与提点,要吴缺认识到自己的位置,应该怎么做。

若是鉴察府或是刑堂内的某人,故意压下这些事情,等待在东皇得意地时候引爆,无疑有打脸与挑衅的意思。

许多事情,是非黑白很明显,但也依然藏有深意,不是简单的一两句话可以说清。

“哼。”吴缺冷笑,却提起笔,在公函末处,勾写了“同意”二字,并用东皇印压上。

他没用帝尊印,应该用帝尊印的,但吴缺烙了自己的东皇印。

这是他为了阁主之位,用玄黄气、息壤与大神木炼制的,绝巅神兵!

“想试探我的态度,那我就要看看,你敢出几招!”吴缺冷冷地起身。

对门外的人道:“拿给刑堂!”

说罢,一步跨出阁主府,留下一道怒叹:“若是觉得我不够坐这个位置,让他们自己来跟我说,我让了就是!”

东皇怒了。

“是……”阁主府的下属,皆是附和,不敢多言。

不消多时,这个消息传了出去。

“发生了什么?”

麻豆 杜冰若 家政 斗罗大陆小说免费

“阁主府内,东皇一怒而去了?”

“听说刑堂抓了昆仑的人,明日就要处斩。”

“昆仑……那是东皇阁主的昆仑吧?刑堂居然不问就抓人了?”

“不对吧,昆仑之主不是东皇,是典煜。”

“那也应该知会一下吧……阳堂主虽然刚正,但没这么憨吧?”

“我看要出事,东皇震怒了,他竟扬言可以退位让贤!”

“哗——”此言传出,仙庭关一片哗然,有点政治嗅觉的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发表意见。

喜欢一符遮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